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六十五章:成皋关下

第三百六十五章:成皋关下

  当日,先行军大概了走了近五十里的【大魏宫廷】路程,从中牟县境内来到了中阳县,离目的【大魏宫廷】地成皋关仍有三个县的【大魏宫廷】距离。

  当晚宿营的【大魏宫廷】时候,由于有了前一日发生的【大魏宫廷】事,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已有了这方面的【大魏宫廷】经验,再没有什么人误入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宿营地,而砀山军,也不理睬商水军。

  以至于这两支明明是【大魏宫廷】被称之为『先行军』的【大魏宫廷】友军,无论是【大魏宫廷】白天赶路还是【大魏宫廷】夜里宿营,都是【大魏宫廷】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大魏宫廷】样子,虽说暂时到没有引发出什么骚乱,但似这种不友善的【大魏宫廷】彼此态度,已让巡视过全营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暗暗提高警惕。

  最终,先行军花了整整四日工夫,才抵达成皋关附近。

  记得第四日在成皋关东面一个叫做『密』的【大魏宫廷】小县县郊宿营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曾碰到遇到了大将军司马安,当时这位将军的【大魏宫廷】面色,阴沉地实在吓人,唬地赵弘润都没敢上去与对方打招呼。

  仔细算起来,真正抵达成皋关下的【大魏宫廷】时候,其实已经是【大魏宫廷】第五日的【大魏宫廷】上午了。

  “殿下,您看前方。”

  当时大军正在赶路,赵弘润身旁的【大魏宫廷】宗卫沈彧提醒他抬头望向前方。

  赵弘润抬头一看,这才注意到前方远处尘土飞扬,似乎有一支兵马正朝此地而来。

  显然,这是【大魏宫廷】成皋关的【大魏宫廷】守关军前来迎接了。

  片刻工夫后,一支人数约为五百人左右的【大魏宫廷】骑兵,在前方缓缓停了下来,而一名看似将军打扮的【大魏宫廷】男人,则单骑座跨着战马来到了赵弘润身前,抱拳行礼。

  “成皋军主帅、朱亥大将军麾下,封夙,拜见肃王殿下。”

  对于这位名叫封夙的【大魏宫廷】将军,其实赵弘润已不是【大魏宫廷】初次见面,因为前一阵子率军护送他们从与三川之民的【大魏宫廷】宿营地返回成皋关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这位封夙将军。

  “封将军别来无恙啊。”赵弘润笑着打招呼道。

  封夙恭谨地还礼,旋即。此将望了一眼大队伍的【大魏宫廷】后方,半开玩笑地调侃道:“肃王殿下这一路,想必是【大魏宫廷】辛苦了。”

  赵弘润当然听得懂封夙的【大魏宫廷】言外深意,苦笑着摇了摇头。

  说实话。虽然行军赶路他有马匹代步,但因为时刻关注着商水军与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关系,时刻提防着两军有发生冲突的【大魏宫廷】可能,因此,赵弘润这一路真可谓是【大魏宫廷】劳心劳神。哪怕是【大魏宫廷】当初率领原平暘军与浚水军急行军赶到楚国,都不曾如此劳累。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大魏宫廷】苦笑,封夙淡淡一笑,不过因为事关砀山军,因此他也不好说得太多,于是【大魏宫廷】岔开话题说道:“大将军已在关上备下薄酒,既是【大魏宫廷】为殿下接风,亦是【大魏宫廷】恭祝殿下早日凯旋,望殿下赏脸。”

  赵弘润闻言面色一正,连忙说道:“朱大将军的【大魏宫廷】盛情。本王愧领。……劳烦封将军特意来迎,本王心中亦过意不去。”

  封夙闻言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殿下误会了,末将倒不是【大魏宫廷】特地来迎接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恰逢其会。”

  赵弘润一听有些奇怪,疑惑问道:“那封将军这是【大魏宫廷】……”

  “是【大魏宫廷】桓虎。”封夙闻言面色严肃了许多,低声说道:“据消息所称,那罪大恶极的【大魏宫廷】贼寇之首桓虎,如今仍藏匿在这片邙山,虽然我军多番派出军队围剿。但……”

  “没能剿灭?”赵弘润意外地问道。

  封夙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事实上,非但没能剿灭,反而被那厮袭击了数个县城。甚至于,前几日末将一位同僚在运粮的【大魏宫廷】途中,亦被这厮偷袭,一番苦战,幸好粮草得以保全。”

  『那桓虎……』

  赵弘润听得心惊胆颤,心说这桓虎也太胆大妄为了吧?面对着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围剿非但没有躲入邙山避风头。竟然还敢主动出击,甚至于公然袭击成皋军的【大魏宫廷】运粮队伍,这简直是【大魏宫廷】匪夷所思。

  “此事当真?……不过本王有些纳闷,桓虎手底下仅百余骑,何以能骚扰成皋军的【大魏宫廷】粮道?”

  “事实上末将亦不能理解。”封夙苦笑连连,他也不能理解,这天底下哪有率领不到两百马贼就敢袭击一支两千余人的【大魏宫廷】运粮队伍的【大魏宫廷】傻瓜,可偏偏这傻瓜还成功骚扰了粮草,杀了不少士卒后这才扬长而去。

  这摆明了不是【大魏宫廷】为袭粮草,而是【大魏宫廷】为报复前来的【大魏宫廷】。

  “这伙马贼究竟从何处来到河南(黄河以南),有头绪了么?”

  封夙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道:“这伙马贼是【大魏宫廷】从河东郡的【大魏宫廷】西面而来,据说是【大魏宫廷】袭击了河北的【大魏宫廷】一处渡口,抢了不少船只。”

  “可本王并未听说朝廷渡口被袭、船只被抢啊。”

  “殿下误会了,桓虎抢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河东一个世族的【大魏宫廷】商船。……据消息称,桓虎将那户世家满门给屠尽了,使贼众屯扎在其庄院内。”

  “贼众?”赵弘润一听就感觉情况不大对,愕然问道:“桓虎在河东还有手下人?”

  “还有约六七百之众,可能更多,而且皆是【大魏宫廷】骑卒。……因此,大将军怀疑这伙人可能是【大魏宫廷】韩国一支叛乱的【大魏宫廷】骑兵队出身,否则,不可能如此凶悍。”

  『叛乱的【大魏宫廷】韩国正规军骑兵?』

  赵弘润闻言震惊之余,亦为之释然,他心说,怪不得桓虎与他麾下的【大魏宫廷】马贼能够压制住虎贲禁卫,原来是【大魏宫廷】正规军出身,这就怪不得了。

  “若是【大魏宫廷】能招揽到我大魏就好了……”他喃喃嘀咕道。

  而听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嘀咕,封夙苦笑着说道:“这招恐怕是【大魏宫廷】行不通。”

  赵弘润闻言一愣,旋即会意过来。

  也对,桓虎那可是【大魏宫廷】率领马贼袭击了他们魏国君王的【大魏宫廷】贼寇,属于是【大魏宫廷】罪大恶极的【大魏宫廷】罪犯,并且,赵弘润他父皇也早就下达了『死活不论』的【大魏宫廷】通缉令,似这种凶徒,岂可召入麾下?

  『真是【大魏宫廷】可惜……』

  赵弘润暗暗道了一声可惜。

  闲聊淡扯着,大军缓缓来到成皋关下。

  正如封夙所说的【大魏宫廷】,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朱亥竟当真亲自在关下迎接,这让赵弘润颇有些受宠若惊。

  见此,赵弘润下令全军在成皋军士卒的【大魏宫廷】指引下缓缓入关,而自己则带着芈姜、沈彧等人,在将军封夙的【大魏宫廷】带领下。来到了成皋军大将军朱亥这边。

  远远望见自家大将军,封夙便对赵弘润说道:“肃王,那位便是【大魏宫廷】我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朱亥。”说罢,他翻身下马。牵着战马步行过去,作为对自家大将军的【大魏宫廷】尊重。

  而见此,赵弘润亦在封夙惊讶以及欢喜的【大魏宫廷】目光下翻身下马,与身后一干人徐徐走向那位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

  说实话,赵弘润贵为皇子、又有肃王的【大魏宫廷】王衔。哪怕骑着马过去,也不会有人说他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朱亥可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他父皇曾经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论交情,哪怕赵弘润叫一声『外叔』也不为过,因此,如今朱亥亲自在关下迎接,若赵弘润还摆着一副肃王的【大魏宫廷】架势,别人怎么说暂且不论,赵弘润自己这关就过不去。

  而此时。朱亥亦瞧见了赵弘润这一行人,咧着嘴大笑着走了过来。

  见此,赵弘润将缰绳递给身边的【大魏宫廷】沈彧,率先上前,抢先一步行礼,笑着说道:“承蒙朱大将军亲自在关下迎接,弘润实在过意不去。”

  “肃王殿下言重了。”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朱亥仔细端详着这位“外侄”,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其实仔细说来,前一阵子魏天子从三川返回成皋关时,下关迎接的【大魏宫廷】朱亥亦远远地瞧见过赵弘润一面。只不过当时魏天子因为与三川之民谈判遇挫,兼之又被大盗贼桓虎率领马贼夜袭了营地,心中气愤,没有在成皋关停留。以至于赵弘润与朱亥对彼此都未曾有机会深入了解罢了。

  而如今见到赵弘润这位肃王谦逊守礼,对自己颇为尊重,朱亥对后者顿时印象奇佳。

  “想当初朱某初见殿下时,殿下尚在襁褓之中,真是【大魏宫廷】一晃许多年啊。……如今殿下已贵为肃王,为我大魏立下了赫赫功勋。攻楚一役,实在漂亮!”

  朱亥一脸感慨地说道,随即重重拍了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肩膀,作为对后辈的【大魏宫廷】鼓励与赞许。

  纵观魏国诸多将领,恐怕也只有李钲、百里跋、司马安、徐殷、朱亥这寥寥五位外姓将军,有这个资格。

  “大将军过奖了,弘润微薄功勋,岂比得上大将军镇守成皋十余年,扼守我大魏西面边疆?”

  “哈哈。”朱亥亦是【大魏宫廷】个直爽的【大魏宫廷】汉子,闻言心中大喜,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关系立马就攀升到了叔侄相称的【大魏宫廷】地步。

  不过因为双方地位的【大魏宫廷】关系,朱亥实在不好厚着脸皮称呼赵弘润为“贤侄”,仍以殿下来称呼,倒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唤他“朱叔”,他满脸笑容地接受了。

  “朱某已在关上备下薄酒,殿下可要赏脸啊。”

  “朱叔美意,弘润断不敢辞。”

  二人正说着,朱亥注意到了赵弘润身后的【大魏宫廷】沈彧等人,顿时脸上露出几分亲近之色。

  毕竟他当年也是【大魏宫廷】从宗卫府出来的【大魏宫廷】宗卫,运气好才被派到当时仍只是【大魏宫廷】皇四子的【大魏宫廷】魏天子身边,逐步成为如今手握重兵的【大魏宫廷】一方大将军。

  的【大魏宫廷】确,对于一名宗卫而言,运气十分重要。

  比如说,南梁王赵元佐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同样是【大魏宫廷】宗卫出来的【大魏宫廷】,可朱亥当了十几年的【大魏宫廷】成皋关大将军,可南梁王赵元佐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呢?

  却在大梁内乱之后一度被投入死牢,随后跟着其主南梁王赵元佐颠沛流离,远赴南梁那个不毛之地,一呆就是【大魏宫廷】整整十七年,纯粹就是【大魏宫廷】蹉跎岁月。

  明明都是【大魏宫廷】同一个宗府出来的【大魏宫廷】宗卫,然而命运却是【大魏宫廷】截然相反。

  正因为清楚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尽管似沈彧这位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此刻籍籍无名,但朱亥绝不会小看他们。

  因为这些宗卫所效忠的【大魏宫廷】主君,乃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年纪轻轻便展露惊人才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

  甚至于朱亥隐隐有种错觉。

  那即是【大魏宫廷】,这些肃王殿下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或许他们日后的【大魏宫廷】成就与地位,还要在他朱亥之上。(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开天录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