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六十六章:成皋关下 二

第三百六十六章:成皋关下 二

  “这几位,想必是【大魏宫廷】殿下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吧?”

  目视了沈彧等人几眼,朱亥问道。

  赵弘润闻弦声而知其雅意,连忙指着宗卫沈彧代为介绍道:“此人叫做沈彧,乃小王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长。”

  听闻此言,沈彧连忙出列,抱拳恭敬拜道:“沈彧见过大将军。”

  然而,朱亥却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我乃同出于宗府的【大魏宫廷】宗卫,唤一声前辈即可。”

  不得不说,宗卫制的【大魏宫廷】存在,非但让皇子与宗卫结下了亲如兄弟般的【大魏宫廷】情谊,并且,一般情况下,作为前辈的【大魏宫廷】宗卫们都会照顾自己的【大魏宫廷】后辈,比如百里跋,曾经就将沈彧等人投到他浚水军中,让沈彧等人在战场上得到了难得的【大魏宫廷】战场经验与领兵经验。

  似这种提携,那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大魏宫廷】殊荣,要不是【大魏宫廷】百里跋看在彼此皆是【大魏宫廷】宗卫出身的【大魏宫廷】份上,哪怕是【大魏宫廷】世家之子,都难以让百里跋对其这般照顾。

  “宗卫长啊……”朱亥上下打量着沈彧,心中难免也想到了当年他们的【大魏宫廷】宗卫长李钲,也联想到了当初时候的【大魏宫廷】他们。

  “好,好。”作为宗卫的【大魏宫廷】前辈,朱亥和善地打着招呼。

  “这是【大魏宫廷】吕牧……”

  “嗯,看上去挺稳重可靠的【大魏宫廷】,哈哈……”

  “这是【大魏宫廷】卫骄……”

  陆陆续续地,赵弘润将身后十名宗卫全向大将军朱亥介绍了一番,而后者,皆点头善意地报以微笑。

  之后,赵弘润向朱亥介绍了御史补官邱毓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掌军大将伍忌。

  “这位是【大魏宫廷】父皇派至军中的【大魏宫廷】监军大人,御史邱毓邱大人。”

  “喔?”朱亥闻言露出几许惊讶,颇感意外地说道:“朱某听说了,御史监是【大魏宫廷】陛下去年新设的【大魏宫廷】司署吧,听说职权超然啊,没想到邱大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御史监当差……”

  “大将军过奖了,在下仍只是【大魏宫廷】补官而已。”邱毓谦逊地谢道。

  “这位是【大魏宫廷】小王所掌的【大魏宫廷】商水军掌兵将军,伍忌。”

  “掌兵将军?这倒是【大魏宫廷】个别致的【大魏宫廷】官职……”朱亥有些疑惑地上下打量着伍忌,似乎有些不明白『掌兵将军』的【大魏宫廷】含义。

  见此。伍忌恭敬地解释道:“朱大将军,我商水军始终视肃王殿下为我军主帅,因此不设主帅衔。”

  朱亥闻言这才心中释然:所谓的【大魏宫廷】『掌军将军』,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不具主帅尊号、却行主帅事务的【大魏宫廷】将军。除了称号外,与一军主帅没有什么区别。

  “足下还未及弱冠吧?竟已是【大魏宫廷】一军之长……”朱亥瞪大眼睛瞧着伍忌。

  一听这话,伍忌颇有些面红耳赤,连忙解释道:“大将军误会了,『一军之长』再怎么也轮不到末将。还有谷粱(崴)、巫马(焦)两位将军呢。只不过两位将军眼下一人守着商水,一人暂代鄢陵军守着鄢陵,因此,末将这不成器的【大魏宫廷】才有荣幸带兵前来。”

  『这小子也过于谦逊了吧?』

  朱亥颇感意外地打量着伍忌,他可不会将后者的【大魏宫廷】话当真,毕竟这个叫做伍忌的【大魏宫廷】年轻将军,让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大魏宫廷】潜力。

  正在众人其乐融融地交谈时,大将军司马安带着白方鸣、闻续两名大将,骑着战马悠悠地从后方上了前来。

  只见那司马安策马来到朱亥身边,也不下马。就是【大魏宫廷】面无表情地看着朱亥,而朱亥也不搭理司马安,仍与赵弘润等人笑谈,并拉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手,热情地准备将其迎到关上。

  至于司马安,似乎朱亥完全没有请他入关喝酒的【大魏宫廷】意思。

  这情形,怎么瞧都感觉诡异。

  『朱亥大将军不认得司马安大将军么?』

  赵弘润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朱亥与司马安当初皆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怎么可能不认识?

  可从眼下的【大魏宫廷】情况来看,仿佛彼此都将对方当成空气。视若无睹。

  眼瞅着朱亥似乎要将司马安晾在此地,领着自己一行人入关喝酒,赵弘润心中不由地苦笑起来。

  本来就已经得罪了司马安,若是【大魏宫廷】再将这位大将军晾下。两者的【大魏宫廷】关系岂不是【大魏宫廷】更加恶化?

  想到这里,赵弘润也顾不得朱亥与司马安其实早就认得对方,主动打破此刻的【大魏宫廷】凝固气氛。

  毕竟总不能真将司马安这位大将军给晾在这边不管吧?

  想到这里,赵弘润故作不知地介绍道:“朱叔,这位是【大魏宫廷】司马安大将军……”

  按他想来,方才朱亥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故意装作没看到司马安。可他赵弘润如今刻意提起,这位朱叔总不能再装作没看到了吧?

  正如他所料,朱亥其实早就看到了司马安,只是【大魏宫廷】故意装作没看到罢了,但如今赵弘润刻意提及,他就不好不给这位肃王殿下面子了。

  只见他瞥了一眼司马安,方才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早已被冷淡所取代,淡淡说道:“哟,这不是【大魏宫廷】人屠司马安嘛。……这般热衷于杀宰,改行当屠户不好么?”

  『……』

  赵弘润骇然地望了一眼朱亥。

  他当然听得懂,这是【大魏宫廷】朱亥在讽刺司马安杀人不眨眼,屠宰无数,可当着司马安的【大魏宫廷】面这般冷嘲热讽,这真的【大魏宫廷】好么?

  赵弘润偷偷望了一眼司马安,却发现这位大将军依旧是【大魏宫廷】面无表情,似乎并没有动怒的【大魏宫廷】意思。

  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就在赵弘润以为司马安胸襟豁达、不理会这句嘲讽之际,却见司马安淡淡说道:“改行宰彘豚么?本将军倒不反感。”

  所谓的【大魏宫廷】『彘豚』,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猪,不出意外的【大魏宫廷】话,司马安是【大魏宫廷】在暗讽朱亥是【大魏宫廷】一只猪,毕竟『朱』与『猪』谐音嘛。

  “你说什么?”朱亥闻言一双虎目顿时凝了起来,冷冷笑道:“在我成皋关下,你真是【大魏宫廷】好大的【大魏宫廷】胆子啊,司马屠子!”

  『司马屠子?这算什么?』

  赵弘润强忍着笑。

  他不敢笑,毕竟司马安的【大魏宫廷】面色已近乎发青了。

  只见司马安面色愈加阴沉,冷冷说道:“老匹夫,你活得不耐烦了?”

  “哈?你说什么呢,司马宰户?”朱亥故意装作没听到的【大魏宫廷】样子。

  “……”见此,司马安虎目一眯,右手缓缓伸向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剑。

  而与此同时。朱亥亦向旁边伸出手,示意部下将武器递给他。

  『喂喂喂,这两位大将军这是【大魏宫廷】要当众互撕啊!』

  赵弘润一听心中大惊,他真没想到。朱亥与司马安之间竟然有着如此矛盾。

  而从旁,似沈彧、似伍忌、似邱毓那些人,早已经看傻眼了。

  见此,赵弘润连忙站出来打圆场:“两位大将军,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大魏宫廷】入关后再细聊吧?”说罢,他恳求似地望了一眼朱亥。

  见赵弘润开口,朱亥这才作罢,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器又丢还给他的【大魏宫廷】部下,再瞥了一眼司马安后,一脸怏怏地嘀咕道:“精心准备的【大魏宫廷】酒菜,用来招待一个屠子,还真是【大魏宫廷】让人难以接受。”

  司马安闻言冷哼一声:“留着你那些猪食吧!”

  眼瞅着两人似乎又有要打起来的【大魏宫廷】迹象,赵弘润哭笑不得之余,只得再次站出来打圆场。

  不过在此期间。赵弘润意外地发现,无论是【大魏宫廷】司马安麾下的【大魏宫廷】闻续、白方鸣等将军,还是【大魏宫廷】朱亥麾下的【大魏宫廷】将军封夙,似乎都对自家大将军与另外这位大将军之间的【大魏宫廷】敌意习以为常,全然没有过来帮腔的【大魏宫廷】意思,甚至于,根本就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这让赵弘润有些纳闷。

  『难道说朱亥与司马安两位大将军互有怨隙已是【大魏宫廷】众所周知的【大魏宫廷】事?』

  赵弘润颇感奇怪,毕竟他并未听说过这类事。

  当晚在成皋关上用饭,不得不说,朱亥果然是【大魏宫廷】准备了颇多佳肴用来款待赵弘润。

  可别扭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一同在屋内用饭的【大魏宫廷】司马安,他面前的【大魏宫廷】案几上就只有摆着一碟腌肉与一碟盐菜与一碗米饭,寒酸地不得了。

  后来赵弘润才知道,那两碟子菜。皆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士卒给他们家大将军准备的【大魏宫廷】,自尊心极强的【大魏宫廷】司马安,怎么也不情愿接受朱亥给予的【大魏宫廷】“嗟来之食”,宁可粗茶淡饭。

  而朱亥呢,也丝毫没有劝说的【大魏宫廷】意思,反而在用饭时一个劲地劝赵弘润多吃些肉、多喝些酒。并且不时地夸赞他们成皋关的【大魏宫廷】野味是【大魏宫廷】多么的【大魏宫廷】鲜美,酒水是【大魏宫廷】多么的【大魏宫廷】香醇,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故意去气司马安的【大魏宫廷】。

  拜这两位大将军所赐,赵弘润这顿饭吃得冷汗淋漓,胃痛不已。

  用过饭后,赵弘润悄悄唤来将军封夙,小声地询问他这件事。

  直到封夙低声向他解释了一通,赵弘润这才了解,为何朱亥与司马安明明都是【大魏宫廷】曾经魏天子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出身,却相互瞧不顺眼的【大魏宫廷】原因。

  倒不是【大魏宫廷】二人有什么仇恨,而是【大魏宫廷】二人的【大魏宫廷】某个观点存在着严重的【大魏宫廷】分析,即『应对外族的【大魏宫廷】态度』这件事。

  像朱亥,他是【大魏宫廷】提倡『讨抚并举』的【大魏宫廷】,比如针对于三川之民,这位大将军提倡『讨伐对大魏心怀敌意的【大魏宫廷】外族人,并招揽安抚对大魏较为亲近的【大魏宫廷】另外一部分外族人』,正因为如此,朱亥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皆屠之』这种观点的【大魏宫廷】司马安怎么也合不来。

  『怪不得父皇将司马安安置在大魏腹地的【大魏宫廷】砀山,而令徐殷、朱亥两位大将军分别镇守汾陉塞与成皋关……要是【大魏宫廷】换一换,那真是【大魏宫廷】要出乱子了。』

  赵弘润心中感慨着。

  一想到明后几日,他『先行军』就要踏足三川之地,到时候,迎面皆是【大魏宫廷】属于外族人的【大魏宫廷】三川之民,赵弘润真不敢想象,到时候司马安与砀山军将会如何对待那些三川之民。

  当晚,朱亥命人将他所搜集的【大魏宫廷】有关于三川之民的【大魏宫廷】情报与这片土地的【大魏宫廷】地图,交到了赵弘润手中。

  至于这位大将军是【大魏宫廷】否有将同样的【大魏宫廷】情报命人交给司马安,这种问题显而易见。

  不过话说回来,这份地图可谓是【大魏宫廷】详细,清楚注明了羱、羯、羝三族人的【大魏宫廷】大概活动范围,包括那个羯角部落。

  不难猜测,镇守成皋关的【大魏宫廷】朱亥其实没少派人打探三川之民的【大魏宫廷】情况。

  “堵不如疏……不如就拿羯角部落开刀?”

  望着地图上那个代表着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标记,赵弘润暗暗思忖道。(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神级奶爸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笔趣阁  正道潜龙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