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374章:入营
  『那便是【大魏宫廷】砀山军……』

  驾马伫立于高坡,赵弘润神色凝重地观望着远处那支正在单方面屠杀褐角部落军队的【大魏宫廷】砀山军。

  虽然他早就预料,认为阿穆图口中那所谓的【大魏宫廷】『强大的【大魏宫廷】褐角部落』,并不会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对手,但却也未曾想到,砀山军胜地竟然如此轻松。

  此时,偎依在赵弘润怀中的【大魏宫廷】乌娜面露惊恐之色地问道:“姬润,那就是【大魏宫廷】你们魏国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吗?好……好吓人的【大魏宫廷】……”

  『吓人?』

  还没等赵弘润反应过来,从旁乌娜的【大魏宫廷】兄长乌兀亦面色震惊地喃喃说道:“喂,那些家伙……为何会这般安静,他们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人么?”

  『……』

  赵弘润转头瞥了一眼乌兀,旋即就将目光投向战场,他这才发现,远方的【大魏宫廷】那支砀山军,过于地安静了。

  他上过战场,因此他心中清楚,在战场上,由于受到战死的【大魏宫廷】威胁,因此士卒们的【大魏宫廷】精神十分紧张,在挥舞兵刃杀敌的【大魏宫廷】时候,几乎都会似“啊啊”地这般大声嘶喊,仿佛此举能够增添心中的【大魏宫廷】勇气,使他们挥舞兵器的【大魏宫廷】力量更加强劲。

  虽然在赵弘润看来,这只是【大魏宫廷】一种类似心理暗示般的【大魏宫廷】错觉,但不可否认,很多军队的【大魏宫廷】士卒都有这种习惯。

  但远处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士卒没有。

  他们太安静了,除了将官向下传达命令,几乎没有人张口大喊,一脸冷漠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士卒,仿佛是【大魏宫廷】准备将全身的【大魏宫廷】体力都用来杀死敌军,不希望浪费在无谓的【大魏宫廷】嘶喊上。

  这是【大魏宫廷】一支能够控制自己情绪、从容赴死的【大魏宫廷】士卒所组成的【大魏宫廷】军队。

  一支『死气沉沉』的【大魏宫廷】军队。

  而乌兀与乌娜兄弟二人所惊惧的【大魏宫廷】,恐怕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一点。

  因为哪怕是【大魏宫廷】隔得很远,他们亦能感受到来自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强大的【大魏宫廷】压迫力。

  “被你料中了,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战士们……全完了……”

  望着远处战场的【大魏宫廷】战况,乌兀长吐一口浊气,神色显得有些微妙。

  听闻此言,赵弘润低声说道:“抱歉,此刻我救不下那些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人……”

  “唔。”

  乌兀点点头示意自己能够理解。

  毕竟前方的【大魏宫廷】战事还未结束,若是【大魏宫廷】贸然闯入,很有可能会使砀山军误会,对他们展开攻击。

  虽说乌兀也很想救下那些被屠杀的【大魏宫廷】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战士们,但与自己妹妹乌娜的【大魏宫廷】安危相比,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选择了后者。

  “打旗。”

  为了防止遭到牵连,赵弘润吩咐肃王卫取出他的【大魏宫廷】『王旗』。

  只见肃王卫的【大魏宫廷】卫长岑倡从马背上的【大魏宫廷】行囊中取出黑底白边、内绣白色『肃王』字样的【大魏宫廷】王旗,将其绑在一支长枪上,高举起来,借此向砀山军表明身份。

  毕竟他们一行人中,还有包括乌兀、乌娜在内的【大魏宫廷】百余名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人,因此并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可能被砀山军误会而发动攻击。

  而赵弘润一行人这边刚一打旗,在砀山军的【大魏宫廷】本阵,大将军司马安便早已注意到了。

  其实确切地说,当赵弘润一行人在那处高坡上观瞧战场的【大魏宫廷】战况时,这位大将军就已经察觉到了,只不过赵弘润身边宗卫们与肃王卫们那清一色的【大魏宫廷】甲胄,让他打消了『这是【大魏宫廷】敌人援军』的【大魏宫廷】念头而已。

  “不堪一击。”

  在大将军司马安的【大魏宫廷】身边,砀山军大将闻续面色冷淡地望着战场上兵败如山倒的【大魏宫廷】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军队,转头对自家大将军说道:“将军,天色不早了,让白方鸣从中央突袭敌军本阵,尽快结束这场仗吧,也好早些扎营过夜。”

  “我还打算偷偷懒的【大魏宫廷】……”

  话音刚落,另外一位大将白方鸣便开口抱怨道,随后,他一脸无奈,一边活动着手臂一边说道:“算了,早点打完早点做饭……中午那些干粮我就没吃饱。”

  说罢,他正等着司马安下达命令,却意外地发现,自家大将军的【大魏宫廷】注意力似乎并不在战场上。

  这可是【大魏宫廷】甚为罕见的【大魏宫廷】事。

  “大将军?您怎么了?”闻续疑惑地问道。

  司马安也不解释,只是【大魏宫廷】面朝着赵弘润所在的【大魏宫廷】那处高坡,努了努嘴。

  闻续与白方鸣两位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大将下意识转过头去,正巧望见肃王卫们扬起的【大魏宫廷】肃王王旗。

  “哈哈,被逮到了!”

  发现这一状况,白方鸣顿时咧嘴大笑。

  “闭嘴吧你!”闻续的【大魏宫廷】面色有些不大好看,呵斥了白方鸣一句,旋即暗自嘀咕道:“奇怪了,并未听说商水军就在附近啊……难道,那位殿下是【大魏宫廷】撇下了商水军,特地追赶过来的【大魏宫廷】?啧!”

  闻续暗自皱了皱眉。

  毕竟赵弘润再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先行军的【大魏宫廷】主帅,前些日子他们砀山军私下脱离大队伍,如今被这位主帅撞上,要是【大魏宫廷】不发生些什么不愉快的【大魏宫廷】事,闻续自己都不信。

  毕竟据他所知,肃王弘润那可也是【大魏宫廷】一位颇为强势的【大魏宫廷】皇子。

  “大将军,怎么办?”闻续低声问道。

  司马安想了想,命令道:“叫季鄢、乐逡二人率骑兵去寻觅那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住地。至于你俩,迅速结束这场仗,返回营地。”

  “是【大魏宫廷】!”

  闻续与白方鸣抱拳领命。

  片刻工夫后,那些被包围的【大魏宫廷】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战士们,皆被砀山军士卒无情地杀死,此后,司马安留下一支兵力善后,清理战场,便领着剩下的【大魏宫廷】大军返回了数里之外的【大魏宫廷】营地。

  与浚水军的【大魏宫廷】编制情况相似,尽管砀山军的【大魏宫廷】正式编制才一万两千五百人,但事实上,这支军队有超过一万五千人,大约有三千左右,是【大魏宫廷】不在正式编制内的【大魏宫廷】预补军士卒,这些士卒平常不参与战事,只负责寻找食物、安营扎寨。

  因此,在砀山军与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军队厮杀之际,那些编制外的【大魏宫廷】士卒,就已经在附近垒起了简易的【大魏宫廷】营寨。

  而另外一边,赵弘润远远瞧见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大队人马似乎是【大魏宫廷】有回到其营地的【大魏宫廷】迹象,亦对众人说道:“走吧,去砀山军的【大魏宫廷】营地!”

  一行人骑着坐骑,尾衔在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大军后方。

  按理来说,这么近的【大魏宫廷】距离,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兵将不可能瞧不见赵弘润一行人才对,毕竟那可是【大魏宫廷】近三百人的【大魏宫廷】队伍,岂会瞧不见?

  但此刻的【大魏宫廷】情况却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兵将们皆对跟在后头并逐渐追赶上来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一行人视而不见。

  很显然,司马安多半是【大魏宫廷】下达了『此非敌众、不允许攻击』的【大魏宫廷】命令。

  但让赵弘润气恼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待等他们来到砀山军的【大魏宫廷】临时驻营地时,他们却被守辕门的【大魏宫廷】士卒给拦下了。

  “此乃我砀山军军营,外人不准入内!”一名守营门的【大魏宫廷】伯长,将赵弘润一行人给拦了下来。

  『司马安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赵弘润心下纳闷,毕竟从方才沿途砀山军对他们视而不见可以看出,司马安那位大将军十有**已经发现他们。

  可在这种情况下,守营的【大魏宫廷】士卒却拒绝赵弘润入内,这就有点意思了。

  见此情形,宗卫长沈彧策马上前,冷斥道:“放肆!……肃王殿下乃此番出征三川的【大魏宫廷】主帅,你砀山军亦归殿下调度,岂有殿下不许入内的【大魏宫廷】道理?”

  然而,那名砀山军伯长却面不改色地说道:“大将军有令,战争期间,一切以军务为首要,不见任何人。”

  “放肆!”沈彧闻言大怒,提起马鞭就要抽向那名伯长的【大魏宫廷】脸,却被赵弘润给及时阻止了。

  毕竟在赵弘润看来,眼前这名伯长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听命于司马安,不至于遭到鞭责。

  『看来,司马安是【大魏宫廷】不想见我啊……』

  赵弘润暗暗想道。

  但是【大魏宫廷】旋即,他嘴角一扬,莫名地笑了笑。

  『虽然你不想见我,可我非要见你不可!』

  想到这里,他拨马上前。

  那名砀山军的【大魏宫廷】伯长见此皱了皱眉,当即用身体挡在赵弘润胯下战马前,用行动表明了立场。

  见此,赵弘润俯视了一眼这名伯长,沉声问道:“军卒,你可知道你拦下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何人么?”

  那名伯长犹豫了一下,恭敬说道:“乃肃王殿下。”

  “不!”赵弘润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你拦下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先行军』的【大魏宫廷】主帅。……父皇委任本王督慑这场战事,无论是【大魏宫廷】你,还是【大魏宫廷】司马安,皆受本王调度。你若是【大魏宫廷】抗命不尊,便是【大魏宫廷】欺君叛国,罔视君父。……那样的【大魏宫廷】你,会失去作为一名光荣的【大魏宫廷】大魏军人所享有的【大魏宫廷】一切荣誉与军饷补贴,甚至于,你的【大魏宫廷】家人亦会遭到牵连。”

  “……”听闻此言,那名伯长面色骤然一变,连呼吸都变得略有些气促。

  赵弘润冷哼一声,再次沉声说道:“让道,军卒。”

  那名伯长满头是【大魏宫廷】汗,犹豫良久,终于让开了道路。

  见此,赵弘润双腿一夹马腹,径直入了营寨。

  看得出来,这是【大魏宫廷】一座仅仅只为过夜所设的【大魏宫廷】建议营寨,军营内称得上建筑的【大魏宫廷】,就只有四周那些充当营墙的【大魏宫廷】木栏,剩下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随处可见的【大魏宫廷】行军帐篷。

  不出意外的【大魏宫廷】话,司马安多半没想着在这里久呆。

  此时在营地内,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正刚刚结束与褐角部落的【大魏宫廷】厮杀,因此几乎所有士卒身上都沾满了血污,看起来极为凶悍,这让乌兀、乌娜等青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人们不由地绷紧了神经。

  帅帐很好找,毕竟在非特殊情况下,帅帐都会设置在中营,因此,摸准了方向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没过多久便找到了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帅帐。

  “帅帐重地,来者止步。”

  在帅帐外,司马安的【大魏宫廷】护卫军们似乎还想拦下赵弘润,然而赵弘润根本不搭理他们,待翻身下马后,叫宗卫与肃王卫们将那些护卫军挡下,而他自己,则直接闯入了帅帐。

  而待等他闯入帅帐后,迎面就瞧见司马安正坐在帐内帅位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很显然,这位大将军恐怕是【大魏宫廷】早已预料到赵弘润会闯到这里来。

  “司马安,起身恭迎!”

  赵弘润进帐后的【大魏宫廷】第一句话,就让司马安微微皱了皱眉。(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白袍总管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开天录  三寸人间  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开天录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