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375章:先声夺人

第375章:先声夺人

  这两日,赵弘润一直都在考虑,如何才能“平等”地与司马安这位骄傲而又固执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对话。

  莫以为这句话好笑,要知道,司马安天生就是【大魏宫廷】那种『一旦沉下脸来就会让对方感到惊惧』的【大魏宫廷】人,通俗地说就是【大魏宫廷】气场十足,单用眼神就能吓到一大批人。

  与这样一个人面对面地对峙,那可不是【大魏宫廷】寻常人能够办到的【大魏宫廷】,除非有一颗坚韧的【大魏宫廷】大心脏。

  思前想后,赵弘润这才想出这招『先声夺人』,携怒之势先挫一挫司马安的【大魏宫廷】气势。

  因此,才有了赵弘润一进帐时的【大魏宫廷】那句『起身恭迎』之说。

  然而效果……似乎不怎么样,司马安依旧坐在帅位上,无动于衷。

  见此,赵弘润硬着头皮,再次呵斥道:“司马安,本王乃是【大魏宫廷】先行军主帅,你是【大魏宫廷】本王的【大魏宫廷】副将,此乃誓师当日父皇金口玉言,难不成,你对父皇有何不满么?”

  这就是【大魏宫廷】所谓的【大魏宫廷】欲加之罪了,反正就是【大魏宫廷】瞎说呗。

  甚至于,为了逼迫司马安起身,赵弘润他眼角余光撇见御史补官邱毓已掏出了笔与册子,故意说道:“邱大人,你亦亲眼所见,可要如实记载啊。待本王日后返回大梁时,要以此作为凭据。”

  其实邱毓不过是【大魏宫廷】在记录赵弘润与司马安见面时的【大魏宫廷】情况而已,哪里是【大魏宫廷】在记录司马安的【大魏宫廷】什么“欺君之事”,因此听闻此言,邱毓无奈地苦笑了一声,因为他知道,他被赵弘润给小小利用了一下。

  『御史……』

  司马安扫了一眼御史补官邱毓,他当然了解这位监军大人在朝中的【大魏宫廷】官职,自然也清楚朝中御史究竟是【大魏宫廷】吃那碗饭了。

  用当官的【大魏宫廷】人的【大魏宫廷】话来说,御史就是【大魏宫廷】专门对他们添堵找茬的【大魏宫廷】,而偏偏他们还奈何不了这类『言官』。

  犹豫了一下后,司马安还是【大魏宫廷】勉为其难地站了起来。

  莫以为他们这些当初担任魏天子身边宗卫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就可以不畏惧任何事物,事实上,他们也有无能为力的【大魏宫廷】事,比如说,舆论。

  前一阵子,汾陉塞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徐殷遭人暗算,被诬为是【大魏宫廷】袭击楚国使臣队伍的【大魏宫廷】背后主使,在魏国民间掀起了轩然大波,逼得魏天子与朝廷不得不借着『浚水军与汾陉军换防』这件事,顺从民意将大将军徐殷与汾陉军召回大梁,借此打消国民对徐殷的【大魏宫廷】怀疑。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倘若赵弘润也来这么一手,将司马安『或对天子有何不满』的【大魏宫廷】事传扬不出,不管魏天子与朝廷信不信,至少民间的【大魏宫廷】舆论,就足以让司马安寝食难安。

  毕竟,肃王赵弘润如今在魏国,也算是【大魏宫廷】声望颇高的【大魏宫廷】姬姓赵氏王族,兼之去年成功击退来犯的【大魏宫廷】楚军、并率军反杀入楚国一事,让魏国的【大魏宫廷】子民在暗感痛快之余,亦将这位皇子视为国家的【大魏宫廷】英雄。

  因此,若赵弘润真的【大魏宫廷】传播了对司马安不利的【大魏宫廷】消息,后者还真不会太好过。

  可能不希望像徐殷那样,司马安站起身来,朝着赵弘润抱拳微微欠了欠身子,一副敷衍做派地,权当了事。

  然而司马安却不知道,哪怕他只是【大魏宫廷】随便敷衍了一下,亦让赵弘润暗自松了口气。

  『开局不错……』

  心下暗自激励了自己一番,赵弘润哼了一声,竟在司马安以及帐内另外闻续、白方鸣两名将军那惊愕的【大魏宫廷】眼神中,目无旁人地走到了帅位,坐了下来。

  司马安:“……”

  闻续:“……”

  白方鸣:“……”

  邱毓:“……”

  此时帐内,一片寂静。

  不得不说,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这一手,出乎了所有人的【大魏宫廷】意料。

  不过较真来说,赵弘润能坐么?他能坐在砀山军营寨帅帐的【大魏宫廷】主位上么?

  当然!

  毕竟他可是【大魏宫廷】先行军的【大魏宫廷】主帅,无论是【大魏宫廷】商水军还是【大魏宫廷】砀山军,皆受到他调度,因此,他坐这个位置,丝毫不存在问题。

  因此,砀山军大将军闻续在见到这一幕后虽然张了张口,仿佛想说什么,但是【大魏宫廷】最终,他仍闭上了嘴。

  而司马安,则是【大魏宫廷】一言不发,只是【大魏宫廷】直直地盯着赵弘润。

  『肃王殿下这是【大魏宫廷】要与司马安大将军撕破脸皮了?』

  御史补官邱毓攥紧了手中的【大魏宫廷】笔,已做好准备,等着记录下待会所发生的【大魏宫廷】一切。

  毕竟,赵弘润“夺”了司马安的【大魏宫廷】位置,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准备好与司马安发生冲突了。

  果不其然,待坐上主位后,赵弘润酝酿了一番情绪,语气深沉地问罪道:“司马安,你可知罪?”

  “……”司马安皱眉望了一眼赵弘润,淡淡说道:“某不知肃王殿下……”

  “此乃征伐途中,唤本王『大帅』!”赵弘润沉声打断了他的【大魏宫廷】话。

  『……』

  可能是【大魏宫廷】被打断了话的【大魏宫廷】关系,司马安皱了皱眉,旋即面无表情地说道:“某不知大帅何出问罪之言。”

  “不知?本王问你,你为何擅自使砀山军脱离大军,自作主张屠戳三川之民?”

  『自称本王却又要某唤你大帅……』

  司马安眉头又皱紧了几分,旋即淡淡说道:“非常时刻,事急从权。……某身为『六营』大将军之一,有权临场调度,便宜从事。”

  这话,说得赵弘润一点脾气都没有。

  的【大魏宫廷】确,『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六位大将军权柄极大,尤其是【大魏宫廷】曾经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身边宗卫出身的【大魏宫廷】司马安、百里跋、徐殷等几人,更是【大魏宫廷】有着先斩后奏的【大魏宫廷】权利。

  因此,若是【大魏宫廷】司马安一口咬死是【大魏宫廷】因为发现突发状况因此脱离大队伍,赵弘润要降罪于他,还真是【大魏宫廷】一件比较麻烦的【大魏宫廷】事。

  赵弘润沉思了一番,又问道:“那你为何屠戳三川无辜之民?……你应该知道,我军此番的【大魏宫廷】敌人,唯有羯族人。”

  司马安闻言淡淡说道:“阴戎夺我大魏三川,岂是【大魏宫廷】无辜友邦?某并不认为我军错杀无辜。”说罢,他看了一眼赵弘润,冷冷说道:“大帅可还有什么吩咐么?若是【大魏宫廷】无有,大帅请回吧,某还要准备接下来的【大魏宫廷】战事。”

  『……这家伙,冥顽不灵啊。』

  赵弘润皱了皱眉,他觉得,事到如今,必须祭出绝招了。

  想罢,他长吐了一口气,正是【大魏宫廷】说道:“司马安,既然你不肯认清错误,那本王对你也就没有话好说了。”说罢,他轻吸一口气,正色说道:“此刻,本王以先行军主帅的【大魏宫廷】名义,革除司马安『先行军副将』与『砀山军大将军』一职,待日后押回大梁问罪!”

  听闻此言,闻续与白方鸣面色大变,就连司马安亦罕见地露出了惊怒之色,怒笑道:“革除某的【大魏宫廷】军职?就因为本将军杀了一些倾夺我大魏疆土的【大魏宫廷】阴戎,肃王殿下竟欲降罪于本将军?”

  然而赵弘润却不理睬他,用目光望向闻续与白方鸣两名将军,冷冷说道:“两位将军,将司马安拿下。”

  “……”闻续与白方鸣皱了皱眉,对视一眼,无动于衷。

  见此,司马安冷哼一声,那眼神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说,『你何德何能,能命令我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将军?』

  然而,赵弘润见此并不惊怒,只是【大魏宫廷】叹了口气说道:“果然!大将军抗命不尊,手底下的【大魏宫廷】将军亦抗命不尊……似这等军队,没有存在的【大魏宫廷】必要!”

  说罢,他站起身来,沉声说道:“现本王以先行军主帅的【大魏宫廷】名义,取消『砀山军』在此次战事中的【大魏宫廷】任务,你们,回国内去吧。”说罢,他瞥了一眼司马安,冷声说道:“十日期间,若砀山军仍逗留在三川之地上,则本王亲率商水军,将砀山军以『叛军』剿灭!”

  “站住!”司马安闻言惊怒不已,眼神杀气腾腾地瞪着赵弘润,冷冷说道:“肃王殿下,你是【大魏宫廷】当真的【大魏宫廷】么?”

  赵弘润扭头望向司马安,淡淡说道:“不错!……本王认为,不服从上令的【大魏宫廷】军队,没有存在的【大魏宫廷】必要!撤军回国内去吧,羯角部落,本王自会解决。哦,对了,待等本王凯旋之日,本王会亲自上奏父皇,恳请撤销『砀山军』的【大魏宫廷】番号。还是【大魏宫廷】那句话,不服从上令的【大魏宫廷】军队,没有存在的【大魏宫廷】必要!”

  “小子放肆!”听闻此言,向来冷静的【大魏宫廷】司马安竟勃然大怒,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衣襟。

  随后,待看到赵弘润嘴角扬起一阵淡淡的【大魏宫廷】笑意后,他这才惊觉:不好!

  就在他暗叫不妙之际,只见赵弘润脸上露出几分笑容,轻笑说道:“你在做什么,司马安大将军?难不成你想杀了本王灭口?你有这胆子么?”

  『这小子……是【大魏宫廷】故意激怒我?』

  明知上当的【大魏宫廷】司马安面色一阵青白,缓缓放松了抓着赵弘润衣襟的【大魏宫廷】手。

  见此,赵弘润轻笑说道:“果然,你不敢杀本王,但……”说到这里,他面色顿变,从腰间抽出利剑砍向司马安的【大魏宫廷】脖子,口中喝道:“本王却敢杀你!”

  然而,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这一剑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能斩到司马安身上,毕竟,从旁瞧见赵弘润面色不对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将领白方鸣,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手腕,笑呵呵地说道:“肃王殿下,聊得好好的【大魏宫廷】,何必动刀呢?”

  说罢,他笑着解下了赵弘润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

  “……”赵弘润瞥了一眼白方鸣,毫无惊讶意外之色,毕竟他本来就没有真要杀司马安的【大魏宫廷】打算,就算白方鸣不阻拦,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会停手的【大魏宫廷】。

  他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借此摆明立场:似你这种不听将领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哪怕是【大魏宫廷】曾经父皇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我亦敢因罪杀你!

  “哼!非但不服从上令,还欲对身为主帅的【大魏宫廷】本王行凶,罪加一等!……这桩事,本王日后再跟你们细细算,眼下,你们且撤军回国吧,否则,十日之后,本王便视你砀山军为造反叛乱,亲率商水军征讨!”

  丢下一句话,赵弘润拂袖走出了帅帐。(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大魏宫廷  三寸人间  开天录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  笔趣阁  谎话大王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