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380章:说服
  因为夜里赶路过于危险,司马安决定等次日天明后再启程。

  于是【大魏宫廷】到了第二天,他命人去召唤闻续与白方鸣两名大将,结果才发现,昨夜与他一同去见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白方鸣却一夜未归。

  『那家伙……不会是【大魏宫廷】多嘴透露了什么吧?』

  司马安皱皱眉想道。

  他并不喜欢别人嘴杂谈论他的【大魏宫廷】事,不过对于白方鸣留在赵弘润那一行人身边,倒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抵触。

  “……换而言之,某将返回大梁,而你与白方鸣,则将代替本将军,在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麾下听用。”

  司马安将昨晚做出的【大魏宫廷】决定告诉了大将闻续。

  “听命于肃王殿下?”闻续皱皱眉,露出了不情愿的【大魏宫廷】神色。

  旋即,他小声说道:“其实,大将军大可不必如此。……末将就不信,那位殿下真敢率商水军征讨我砀山军。”

  “……”司马安闻言望了一眼闻续,平静地说道:“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赌那位肃王殿下『不敢』么?可若是【大魏宫廷】他真的【大魏宫廷】『敢』呢?砀山军上下一万二千余人,结局会如何?究竟是【大魏宫廷】默认叛乱、迎击商水军,还是【大魏宫廷】乖乖就范、引颈就戳?”

  “这个……不会吧?”闻续一脸『我不相信他真会这么做』的【大魏宫廷】表情。

  见此,司马安摇了摇头,脑海中不由地浮现起昨日赵弘润在说『不服从上令的【大魏宫廷】军队没有存在的【大魏宫廷】必要』这句话时,其脸上那平静的【大魏宫廷】神色。

  『以那种姿态,一言决定万余人的【大魏宫廷】命运……真不像是【大魏宫廷】一位皇子所能具备的【大魏宫廷】魄力……不可思议。』

  感慨般地摇了摇头,司马安叮嘱闻续道:“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对了,闻续,某离开军营之后,砀山军便交予你了。白方性情轻佻、放荡不羁,某实在不放心托付于他。”

  “大将军难道就一定得离开?”

  “……”司马安沉默了片刻,沉声说道:“某与肃王殿下主张不合。……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性格你也瞧见了,看似温和,但性格颇为刚硬强势。”顿了顿,他带着几分惆怅说道:“他乃皇子殿下,且是【大魏宫廷】陛下如今最器重的【大魏宫廷】皇子,某深受皇恩,岂可当真对他不利?唯有我主动退让。……不过你放心,只要某主动退让,肃王殿下便会收回那所谓的【大魏宫廷】十日期间。”

  “那种事无所谓。”闻续皱了皱眉,不满地说道:“事实上大将军大可不必如此低声下气,那位殿下不耻我砀山军,我砀山军随大将军退回成皋关内便是【大魏宫廷】,让他商水军……”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未说完,就被司马安突然间变得冰冷恐怖的【大魏宫廷】眼神给打断了。

  心中一惊,闻续连忙低头告罪:“是【大魏宫廷】末将失言了。”

  “……”司马安冷冷地盯着闻续半响,沉声说道:“协助肃王殿下征讨羯族人,这是【大魏宫廷】本将军的【大魏宫廷】命令,明白了么?”

  “是【大魏宫廷】!末将明白。”闻续暗自咽着唾沫应道。

  就在这时,帐幕被撩起,砀山军另外一位大将白方鸣走了进来,口无遮拦地说道:“哟,大将军还没出发啊?”

  “……”司马安翻了翻白眼,懒得理睬这个吊儿郎当的【大魏宫廷】家伙,拿起床铺上早已收拾好的【大魏宫廷】包裹便要离开军营,却不想白方鸣抓住了那只包裹。

  『你做什么?』

  司马安的【大魏宫廷】眼神中透露出一个讯息。

  只见白方鸣咧嘴笑了笑,说道:“大将军先别忙走嘛,有一人想见大将军。”

  『有一人?』

  司马安下意识地望向帐口,这才发现,肃王赵弘润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帐内。

  可能是【大魏宫廷】跟在白方鸣身后进来的【大魏宫廷】。

  “肃王殿下?”

  司马安抱了抱拳,旋即狐疑地望了一眼白方鸣,眯着眼睛低沉说道:“你没多嘴说什么不该说的【大魏宫廷】吧?”

  可能是【大魏宫廷】感觉到了司马安话中的【大魏宫廷】威胁口吻,白方鸣“哇”地大叫了一声,拽着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包袱就逃出了帅帐。

  临走时,他还将有些一头雾水的【大魏宫廷】闻续也给拽走了,使得帅帐内就剩下赵弘润与司马安二人。

  在片刻的【大魏宫廷】沉寂中,司马安一言不发地看着赵弘润。

  半响后,他咂咂嘴,有些不爽地说道:“看来,白方鸣那混账东西,已经向肃王殿下透露过,某为何不信任外族之人的【大魏宫廷】缘由了。”

  赵弘润闻言笑了笑,说道:“白方鸣将军,是【大魏宫廷】一位对大将军颇为信赖与忠诚的【大魏宫廷】将军哟,何必称其为『混账东西』呢。”

  一听此言,司马安更加肯定了心中的【大魏宫廷】猜测,在徐徐吐了口气后,询问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来意。

  “只是【大魏宫廷】想跟大将军聊聊而已。”

  赵弘润在帐内踱了几步,四下打量着这个简陋的【大魏宫廷】帅帐。

  昨日因为心有旁骛,不曾仔细打量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军营帅帐,如今仔细一瞧,赵弘润这才发现,这个所谓的【大魏宫廷】帅帐还真是【大魏宫廷】够简陋的【大魏宫廷】,帐内就只有一把充当门面的【大魏宫廷】椅子,一张案几,以及一张干草铺就的【大魏宫廷】床铺。

  弯腰用手指抹了抹案几,待感觉到有些污垢时,赵弘润皱了皱眉,搓了搓手指。同时,他口中说道:“大将军知道父皇此番任命本王为主帅的【大魏宫廷】缘故么?”

  司马安闻言表情古怪地望着赵弘润,开口道:“是【大魏宫廷】陛下对殿下极为器重,欲借此磨练殿下吧?”

  听了这个答案,赵弘润这才明白司马安脸上为何会露出那种古怪的【大魏宫廷】表情,毕竟这事,听着就像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在自卖自夸,强调他在魏天子心中的【大魏宫廷】地位似的【大魏宫廷】。

  想到这里,赵弘润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大将军完全误会了。……父皇将本王任命为主帅,只是【大魏宫廷】想看看本王能否『善用』司马大将军您而已。”

  “善用?”司马安感觉这个词有点别扭。

  “唔,父皇的【大魏宫廷】原词是【大魏宫廷】『驾驭』,不过本王觉得还是【大魏宫廷】『善用』比较好。”赵弘润挠了挠脸,笑着说道。

  『驾驭?』

  司马安闻言神色一正,他并没有如赵弘润所顾忌的【大魏宫廷】那样心生不悦之色,只是【大魏宫廷】极为吃惊而已。

  『陛下对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器重,远比我猜想的【大魏宫廷】还要重么?……可这位殿下不是【大魏宫廷】早已放弃了争夺皇位么?虽说并非只有坐上那个位置,才能执掌六营驻军,不过总感觉有点不对……唔,不对,倘若真是【大魏宫廷】用“驾驭”的【大魏宫廷】话……难道陛下他?』

  “……”司马安表情古怪地盯着赵弘润,脸上浮现出几丝怪异的【大魏宫廷】神色,稍纵即逝。

  只可惜,赵弘润并没有注意到司马安脸上的【大魏宫廷】怪异神色,仍自顾自说道:“倘若真让大将军独自返回大梁的【大魏宫廷】话,就意味着父皇交给本王的【大魏宫廷】功课失败了,因此,本王想再尝试一番,说服大将军。”

  “殿下打算如何说服末将?”司马安脸上罕见地露出几分莫名的【大魏宫廷】笑意,望着赵弘润说道:“殿下方才,可是【大魏宫廷】将此事的【大魏宫廷】内情都告诉了某,就不怕某以此作为凭仗?”

  “本王只是【大魏宫廷】觉得,既然要折服大将军,自然要坦诚相待。”赵弘润正色说道。

  “呵!”司马安罕见地含笑点了点头,说道:“殿下的【大魏宫廷】坦诚,某深感荣幸,不过,殿下的【大魏宫廷】主张与某不合。殿下亦与百里跋的【大魏宫廷】浚水军一同征讨楚国,应该知道,『一支军中不可存在两个声音』,殿下不能接受某的【大魏宫廷】主张,而某亦不能接受殿下的【大魏宫廷】主张,因此,必定要有一方退让。……殿下愿意退让么?”

  “就不能是【大魏宫廷】大将军退让么?”赵弘润有些不爽地说道。

  司马安闻言笑了笑,抱持着无所谓的【大魏宫廷】态度说道:“某不已然退让了么?……砀山军的【大魏宫廷】虎符,已在殿下手中。”

  “那还真是【大魏宫廷】……彻底的【大魏宫廷】退让啊。”

  赵弘润颇有些无语地瞅着司马安,旋即表情更换,耸耸肩笑着说道:“不过没关系,本王还是【大魏宫廷】能让大将军自愿留下、且自愿为本王所用的【大魏宫廷】对策。”

  “喔?”司马安眼中露出几丝异色,用不可捉摸的【大魏宫廷】语气说道:“某洗耳恭听。”

  见此,赵弘润笑着说道:“或许,大将军是【大魏宫廷】见本王亲近羱族青羊部落,且指责砀山军在三川之地屠杀无辜住民,便觉得本王的【大魏宫廷】主张与大将军不合。可其实啊,本王与大将军的【大魏宫廷】主张,在某件事上,可是【大魏宫廷】相当一致的【大魏宫廷】。”

  “愿闻其详。”司马安眼中闪过一丝兴致。

  “那即是【大魏宫廷】,羯族人,尤其是【大魏宫廷】羯角部落。”缓缓收起了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赵弘润冷冷说道:“前一阵的【大魏宫廷】合狩,羯族人无视我大魏主动递出的【大魏宫廷】善意,拒绝派遣使者与我大魏亲善洽谈,唯一前去的【大魏宫廷】,就只有羯角部落……然而,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比塔图,却在商议期间频频挑衅我大魏礼部官员,口气狂妄、气焰嚣张,兼之本王又听说,过于我大魏最近十几年对三川过于客气,使得那些狂妄的【大魏宫廷】羯族人逐渐不再将我大魏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不妨借这场仗,好好教训一番那些狂妄自大的【大魏宫廷】羯族人,作为对三川之民的【大魏宫廷】警告!……不知司马大将军,可有兴致助本王一臂之力,铲除这些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敌人呢?”

  司马安闻言眼中闪过几分讶色,但他并未急着表态,而是【大魏宫廷】问道:“什么样的【大魏宫廷】教训?”

  只见赵弘润彻底收敛了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冷冷说道:“印入骨髓的【大魏宫廷】教训!要比我魏人牢记『上党之战』……更甚!”

  望着眼神杀气腾腾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司马安不禁有些意外,他真没想到,说这番话,竟然是【大魏宫廷】昨日还在指责他屠杀三川之民的【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

  『用羯族人,给三川之阴戎一个印入骨髓的【大魏宫廷】深刻教训……么?』

  司马安的【大魏宫廷】表情有些微妙,毕竟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此刻所投出的【大魏宫廷】“饵”,让素来奉行『杀光一切或会对大魏造成威胁的【大魏宫廷】外族』这一宗旨的【大魏宫廷】他有些动摇了。

  “司马安,本王要羯角部落,不复存在!”

  “……是【大魏宫廷】!某,愿为殿下所驱!”(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奇门医圣  圣墟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