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384章:诱敌
  “乌兀大哥,姬润他们为什么要撤退呢?”

  在跟随魏国砀山军撤往东边的【大魏宫廷】途中,乌娜一脸担忧地询问着兄长乌兀:“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羯角部落派出了很多军队,姬润他们打不赢?”

  『未战而退……怎么可能!』

  暗自耻笑一声,乌兀侧过脸,望向附近那些砀山军士卒,只见那一名名魏**卒一脸漠然,仿佛根本不在意他们为何会向东撤退,不过让乌兀更加在意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们斗志昂然的【大魏宫廷】眼神,以及那种『浑不在意前方究竟是【大魏宫廷】生路还是【大魏宫廷】死路的【大魏宫廷】镇定』。

  『无论看多少次,都是【大魏宫廷】一支让人毛骨悚然的【大魏宫廷】军队……砀山军。』

  乌兀瞥了一眼自己激起鸡皮疙瘩的【大魏宫廷】手臂,不动声色地用另外一只手抚了抚。

  “乌兀大哥!”

  “唔?”乌兀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妹妹乌娜正嘟着嘴不满地望着自己。

  见此,乌兀微微一笑,宽慰道:“放心吧,乌娜,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不是【大魏宫廷】因为打不赢羯角部落而撤退的【大魏宫廷】。”

  “咦,不是【大魏宫廷】么?那是【大魏宫廷】为什么?”

  『为什么……是【大魏宫廷】示弱吧?示敌以弱、骄敌之心、攻敌不备……中原国家所广为流传的【大魏宫廷】兵法。』

  乌兀暗自沉思着。

  『砀山军主动撤军,是【大魏宫廷】因为诱敌么?……诱使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撇下奴隶军,轻装追赶砀山军……这就是【大魏宫廷】姬润与那个司马安大将军的【大魏宫廷】计划么?如若比塔图真的【大魏宫廷】中计了……会被吞掉啊,比塔图。你派出追赶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会被这支可怕的【大魏宫廷】魏**队一口吞掉!』

  乌兀抬头望向了一眼这片三川之地那晴朗的【大魏宫廷】天空。

  他隐隐有种猜测,那就是【大魏宫廷】他其实并没有猜到魏人们全部的【大魏宫廷】意图,但是【大魏宫廷】即便只是【大魏宫廷】猜到其中一条,就足以让乌兀替羯角部落感到惋惜:倘若比塔图那些羯族人果真因此而小看了这些魏人的【大魏宫廷】话,那么,羯角部落会因此得到沉重的【大魏宫廷】代价。

  不得不说,乌兀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一名脑筋与其憨厚长相仿佛不匹配的【大魏宫廷】羱族人。

  他猜地没错,砀山军之所以选择主动撤退,其目的【大魏宫廷】有三。

  首先,与商水军汇合。

  先前由于砀山军与商水军每日赶路的【大魏宫廷】速度差距颇大的【大魏宫廷】关系,使得砀山军哪怕走另外一条迂回的【大魏宫廷】路线,仍然超过了商水军,提前到达了与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势力范围。

  换而言之,此刻商水军正朝着砀山军的【大魏宫廷】撤退路线而来,大概还有十日到半个月的【大魏宫廷】工夫,才能抵达之前砀山军安营扎寨的【大魏宫廷】位置。

  但是【大魏宫廷】,倘若砀山军主动向东撤退的【大魏宫廷】话,那么,根本不需要十日甚至半个月,依照砀山军的【大魏宫廷】行军速度,他们在三四日内就能与商水军汇合。

  而一旦与商水军汇合,借助商水军所运载的【大魏宫廷】那些由冶造局所研发的【大魏宫廷】新式连弩,司马安便不需要担心自己麾下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士卒,会牺牲在于羯角部落那二十余万作为炮灰的【大魏宫廷】奴隶军的【大魏宫廷】厮杀中。

  其次,便是【大魏宫廷】投下“诱饵”。

  以故意营造出魏军作战不利的【大魏宫廷】局面,来试探或考验巩、雒两地的【大魏宫廷】羱族人与羝族人部落。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倘若这些部落见『魏军作战不利』而侧向羯角部落,那么就对不住了,这些部落,亦会被列入『铲除』与『驱逐』的【大魏宫廷】名单内。

  至于第三个目的【大魏宫廷】,那就是【大魏宫廷】引诱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

  根据乌兀的【大魏宫廷】透露,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与『奴隶军』,完全就是【大魏宫廷】两支能力有如天壤之别的【大魏宫廷】军队。

  前者是【大魏宫廷】由部落中英勇的【大魏宫廷】勇士组成,皆是【大魏宫廷】些弓马娴熟的【大魏宫廷】战士。

  这些人,往往一个人配置三匹马,一匹马驮着辎重、口粮,另外两匹交换骑乘,可一日赶路数百里。

  这是【大魏宫廷】游牧民族骑兵标准的【大魏宫廷】配置。

  而魏国作为一个农耕国家,骑兵的【大魏宫廷】数量远远不及对方,并且,军中的【大魏宫廷】骑兵也并未奢侈到一个人配置复数战马的【大魏宫廷】地步,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乌兀提醒魏军莫要妄想去偷袭羯族人,因为要偷袭游牧民族的【大魏宫廷】骑兵,这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困难的【大魏宫廷】事,一旦偷袭不成,派出去的【大魏宫廷】军队就会被羯族骑兵拖死。

  哪怕是【大魏宫廷】同样作为骑兵,亦会被配置有三匹战马的【大魏宫廷】羯族骑兵拖死。

  但这只是【大魏宫廷】羯族人的【大魏宫廷】骑兵,至于那些奴隶军,就根本没有这种待遇了。

  羯族人的【大魏宫廷】奴隶军,全身上下唯一的【大魏宫廷】装备,就只有一根长枪,甚至于有时候,奴隶们往往握着削尖的【大魏宫廷】木棍冲上战场,毕竟他们只是【大魏宫廷】羯族人眼里作为炮灰的【大魏宫廷】消耗品,根本不需要装备太多太好的【大魏宫廷】武器。

  因此,当羯族人的【大魏宫廷】骑兵们牵着三匹战马优哉游哉地前进时,那些奴隶军,却要凭借着双腿来赶路。甚至于,保不定还是【大魏宫廷】在半饥半饱的【大魏宫廷】状态用双腿赶路。

  这就意味着,羯族骑兵与奴隶军的【大魏宫廷】行军速度,有着极大的【大魏宫廷】差距。

  若在平时,那些羯族骑兵们或许会远远跟在奴隶军身后,优哉游哉慢慢地赶路。

  可如今,在砀山军故意示弱,营造出『不战而退』局面的【大魏宫廷】如今,那些羯族的【大魏宫廷】骑兵,会不会为了追赶他们砀山军,而撇下奴隶军,加快追赶呢?

  而这,恰恰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司马安所希望的【大魏宫廷】。

  只要没有那二十余万奴隶军搅局,司马安以及他麾下的【大魏宫廷】砀山军,根本不惧那些所谓『部落勇士』的【大魏宫廷】羯族人骑兵。

  如此过了数日,转眼便到了八月四日。

  『注:上一章时间表记错了,羯角部落出兵应该是【大魏宫廷】“七月底”而不是【大魏宫廷】“八月底”,实在抱歉。』

  在这一日,砀山军派出去搜寻商水军的【大魏宫廷】骑兵,已成功找到了后者的【大魏宫廷】位置。同时,不但将赵弘润亲笔所写的【大魏宫廷】书信交给了商水军掌兵大将伍忌,而且伍忌还托信使带回了口讯。

  “伍忌将军托小人回覆殿下,他说,『谨遵肃王殿下帅令,末将会小心戒备。』”

  充当信使的【大魏宫廷】砀山军骑兵抱拳言道。

  听闻此言,司马安皱眉问道:“伍忌将军只叫你传来口讯?没有亲笔回书?”

  倒不是【大魏宫廷】不相信自己麾下的【大魏宫廷】骑兵,他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很奇怪罢了,毕竟按理来说,伍忌应该亲笔写一封回信才对。

  『回信?那也要伍忌认得字啊……』

  赵弘润暗自苦笑了几声。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堂堂商水军掌兵大将,伍忌颇为勇武,但,由于出身楚国贫寒农户的【大魏宫廷】他,并不识字,就连楚国的【大魏宫廷】文字都难得认得几个,更别说魏国的【大魏宫廷】文字了。

  顺便提及一句,赵弘润写给伍忌的【大魏宫廷】书信,实际上是【大魏宫廷】用楚篆写的【大魏宫廷】。毕竟,就算伍忌认不全几个楚国篆字,但他账内的【大魏宫廷】将军们,他的【大魏宫廷】亲卫们,总会有识字的【大魏宫廷】。

  不过话说回来,倘若换做魏篆的【大魏宫廷】话,恐怕伍忌那帮人就全傻眼了。

  “伍忌将军,还未学会我大魏的【大魏宫廷】篆字么?”司马安可能是【大魏宫廷】瞧出了点端倪,表情怪异地问道。

  “唔……仍在努力掌握当中。”赵弘润挑着好听的【大魏宫廷】话解释道。

  说起来,楚国出身的【大魏宫廷】将领们,除非是【大魏宫廷】贵族出身、否则,很少有机会去学习本国的【大魏宫廷】文字。

  但是【大魏宫廷】在魏国这边,身为一名将领,不要求你有怎样的【大魏宫廷】文采、能写出怎样的【大魏宫廷】文章,但你至少得掌握最基本的【大魏宫廷】常用文字,否则,岂不是【大魏宫廷】连兵法都看不懂?连朝廷送来的【大魏宫廷】文书都看不懂?

  正是【大魏宫廷】考虑到这一点,司马安咂了咂嘴,忍不住说道:“希望其尽快掌握,否则……真不像话。”

  “呵呵。”赵弘润苦笑了两声。

  其实说起来,这话也就是【大魏宫廷】司马安、百里跋、徐殷等宗卫出身的【大魏宫廷】大将军有资格说,事实上在魏国国内,仍然有不少『明明执掌着军队却大字不识』的【大魏宫廷】将官。

  『回国后,要不要弄个军官私塾,教一教那些大字不识的【大魏宫廷】将领们呢?』

  赵弘润暗自想道。

  只可惜,要落实这件事非常困难,毕竟将领们几乎都驻守在边疆,将他们召回大梁,办学一同教授文字,那边防还要不要了?

  想来想去,最稳妥的【大魏宫廷】办法还是【大魏宫廷】先招收一批文学基础不弱的【大魏宫廷】文人,教授他们在赵弘润看来颇为有效的【大魏宫廷】战术,然后再让这些人单独去给边防的【大魏宫廷】将领军教课,前提是【大魏宫廷】武人与文人凑在一起不至于发生矛盾。

  『算了,先应付眼前的【大魏宫廷】事吧。』

  回了回神,赵弘润转头望向司马安,说道:“大将军,再往前,可就是【大魏宫廷】『雒地』了。”

  “唔。”司马安应了一声,神色似乎显得有些失望。

  毕竟到眼下为止,巩、雒两地的【大魏宫廷】羱族与羝族人还未暴露出“背叛”魏国的【大魏宫廷】迹象,而派出去的【大魏宫廷】骑兵,也还未传递回『羯角部落派出先遣骑兵队』的【大魏宫廷】消息,这使得他那『一石三鸟』的【大魏宫廷】计划,除了与商水军汇合以外,其余两个目的【大魏宫廷】都未能达成。

  而就在司马安暗暗遗憾羯角部落并未上当的【大魏宫廷】时候,砀山军骑兵营两位将军之一的【大魏宫廷】季鄢,在赶路途中策马靠近了赵弘润与司马安。

  “殿下,大将军,『他们』回来了。……正如大将军所估计的【大魏宫廷】,羯族人,果真派出了数量不少的【大魏宫廷】骑兵,追赶我军。”

  与同样面露凝重之色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对视了一眼,司马安沉声问道:“多久到?”

  “约半日。”

  “……”赵弘润与司马安互望了一眼。

  他们丝毫没有去责怪那些打探消息的【大魏宫廷】骑兵『为何这么迟才将消息送回军中』的【大魏宫廷】意思,毕竟要打探到羯族部落是【大魏宫廷】否派出了先遣的【大魏宫廷】骑兵,就意味着那一队魏军斥候几乎是【大魏宫廷】与羯族先遣骑兵同时启程的【大魏宫廷】。

  对方是【大魏宫廷】一人配三马,而魏军的【大魏宫廷】骑兵斥候却是【大魏宫廷】单人单骑,在这种情况下,能提早半日左右将这个消息传回军中,这已经是【大魏宫廷】非常了不起的【大魏宫廷】事情。

  不难猜测,那些斥候为了拉开与羯族先遣骑兵的【大魏宫廷】距离,多半是【大魏宫廷】日夜兼程、不眠不休,拼了命将这宝贵的【大魏宫廷】消息传回砀山军中。

  打?还是【大魏宫廷】不打?

  司马安取出了三川地图,默不作声地注视着地图上的【大魏宫廷】地势。(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正道潜龙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