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12章:羯角!兵临城下!

第412章:羯角!兵临城下!

  “对了,你们说羯角的【大魏宫廷】军队什么时候来啊?”

  “不清楚,不过这两天砀山军与成皋军陆续离开雒城,分兵筑营,看来羯角人应该是【大魏宫廷】快到了。”

  “听说羯角的【大魏宫廷】军队有百万之众?咱们三支军队加起来也不到五万,这怎么打啊?”

  “那是【大魏宫廷】羯角人自吹自擂。……此事我碰巧听纶氏部落前去打探的【大魏宫廷】战士们说了,羯角的【大魏宫廷】军队顶多三十几万,而且其中只有六七万可以称之为军队,其他都只是【大魏宫廷】些连武器装备都不全的【大魏宫廷】奴隶,这样算下来,咱们与羯角人的【大魏宫廷】兵力相差,其实并不大。”

  “咦?阿武,你还听得懂羱族语?”

  “那当然,哈哈哈……”

  “阿惠,你别听这小子瞎说,他哪里听得懂羱族语,根本就是【大魏宫廷】那名纶氏部落的【大魏宫廷】氐族人懂得魏国的【大魏宫廷】语言而已。”

  “可恶,阿豹你……”

  在雒城西城墙上的【大魏宫廷】某段城墙,隶属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三名新兵,李惠、乐豹、央武,一边干着手中的【大魏宫廷】活,一边小声交谈着。

  可能是【大魏宫廷】他们仨的【大魏宫廷】动静过大,引起了正带着两名兵卒正在城墙上巡视的【大魏宫廷】一位商水军千人将。

  只见那名商水军千人将眼睛一瞪,操着一嘴明显带有楚国口音的【大魏宫廷】魏国方言,大声呵斥道:“喂,那边的【大魏宫廷】三个小子!给我闭上嘴赶紧干活!”

  “糟糕,是【大魏宫廷】冉滕千人将。”央武睁大了眼睛。

  三名商水县少年缩了缩脑袋,不敢再闲聊,他们唯唯诺诺的【大魏宫廷】模样,引起附近许多商水军老卒的【大魏宫廷】哄笑。

  “笑个屁啊!”千人将冉滕瞪着眼珠子环视了一眼周遭,没好气地骂道:“赶紧给我将女墙加固,羯族人可都是【大魏宫廷】神箭手,现在不抓紧时间,到时候对方一箭射死你们!”

  所谓的【大魏宫廷】女墙,指着是【大魏宫廷】有城墙中留有窥探口的【大魏宫廷】墙体,即凹凸循环的【大魏宫廷】墙垛,其作用是【大魏宫廷】当士卒们站在凹处,从城墙上窥探城外的【大魏宫廷】敌军时,两边凸起的【大魏宫廷】墙垛能最大限度地起到保护作用,对于弓箭尤其有效。

  近百年来魏国新建的【大魏宫廷】城池,其城墙皆是【大魏宫廷】筑有女墙的【大魏宫廷】,这种有效的【大魏宫廷】防御措施在所有中原国家都广为流传。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座魏国在建国初期所筑的【大魏宫廷】雒城,其城墙本来就不具备这种功能。

  因此,从前几日起,砀山军与商水军便开始针对雒城的【大魏宫廷】城墙进行增筑,两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从城外砍伐林木,随后将圆木劈成木板,再将其钉成一丈宽、半丈高的【大魏宫廷】厚板,固定在雒城的【大魏宫廷】城墙上,一方面使墙体增高,增加敌军攀爬城墙的【大魏宫廷】难度,另外一方面则充当阻挡敌军飞矢的【大魏宫廷】掩体。

  为了防止敌军用火箭烧毁这些木墙,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在每一块木板之间,皆留下了约一人宽的【大魏宫廷】空隙,这样一来,哪怕其中一段木板被烧毁,也不会牵连到其他的【大魏宫廷】木板。

  没办法,毕竟雒城是【大魏宫廷】数百年前魏国所建的【大魏宫廷】古城,其防御性能与近百年来所建的【大魏宫廷】魏国城池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谁敢想象,雒城的【大魏宫廷】城墙只有区区两丈多的【大魏宫廷】高度?

  区区两丈余的【大魏宫廷】高度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敌军根本不需要云梯、井阑车等攻城器械,单凭士卒架起人梯,就足以攀上城墙。

  正因为如此,因此商水军只能用木板变相地墙体加高,尽管他们都清楚这种木头所筑造的【大魏宫廷】墙体,敌军只需一波火箭就能烧掉大半。

  就在千人将冉滕呵斥这边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之际,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下意识望了一眼,这才发现,来人竟然是【大魏宫廷】他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掌兵大将,伍忌。

  “将军。”附近的【大魏宫廷】军卒纷纷行礼。

  伍忌挥了挥手,随即,他在望了一眼这段城墙的【大魏宫廷】作业进度后,皱皱眉,对千人将冉滕道:“加紧速度!羯角人应该会在今明两日抵达雒城。”

  “是【大魏宫廷】。”冉滕抱拳领命。

  而从旁,小卒央武瞪大着眼睛,一脸惊喜地望着全身将军甲胄的【大魏宫廷】伍忌,一个劲地推攘身边的【大魏宫廷】同伴,小声说道:“是【大魏宫廷】伍忌将军,伍忌将军诶。”

  似乎是【大魏宫廷】听到了什么,伍忌转头望了一眼央武,微微一笑,随即继续朝前面的【大魏宫廷】城墙走去。

  见此,央武一脸憧憬地喃喃说道:“伍忌将军对我笑了,哈哈,伍忌将军对我笑了……”

  说罢,他见身边的【大魏宫廷】同伴没有回应,遂纳闷地转头望去,却见他同伴李惠正惊愕地望着城外。

  “怎么了,阿惠?”

  见同伴脸上露出惊愕之色,央武顺着他的【大魏宫廷】目光朝城外远处瞧了一瞧,却骇然瞧见,远处的【大魏宫廷】山坡,明明方才还空无一物,此刻却已出现了数百骑穿着各式各样羊皮袄的【大魏宫廷】人。

  随后,仅仅只是【大魏宫廷】眨眼工夫,那视线尽头的【大魏宫廷】山坡上,陆陆续续出现无数类似的【大魏宫廷】骑士,皆是【大魏宫廷】一名骑士驾驭三匹战马的【大魏宫廷】标准羯族骑兵的【大魏宫廷】配置。

  “敌……敌情!”央武下意识地大声叫道。

  听闻此言,还没走多久的【大魏宫廷】伍忌立刻停下脚步,紧忙来到城墙边,从墙体的【大魏宫廷】窥探口窥视那视线尽头的【大魏宫廷】骑兵,那仿佛无穷无尽、却明显可以看出仍在继续增多的【大魏宫廷】羯族骑兵。

  『皆是【大魏宫廷】骑兵,没有跟随奴隶军……是【大魏宫廷】羯角的【大魏宫廷】先遣哨骑么?』

  伍忌皱了皱眉。

  “将军,要吹警号么?”千人将冉滕在旁急声问道。

  伍忌沉着地观望着视线尽头的【大魏宫廷】无数羯族骑兵,摇头说道:“羯族人习惯用奴隶军消耗敌军的【大魏宫廷】体力。……这些羯角人的【大魏宫廷】奴隶军还未出现,他们不可能冒着巨大的【大魏宫廷】牺牲而攻城,商水军继续手中的【大魏宫廷】活。不过,记得留一只眼睛盯着城外那些羯族人,据说摹敬笪汗ⅰ壳帮人很擅长偷袭,别被他们伺机夺去了性命。”

  说罢,他吩咐千人将冉滕道:“吹笛警戒,通知全军,羯角人已至!”

  “是【大魏宫廷】!”千人将冉滕点了点头,将捏在手中的【大魏宫廷】那只号角举到嘴边,使劲吹响。

  “呜——”

  一阵厚重而悠长的【大魏宫廷】号角声响起。

  似这种代表着警戒的【大魏宫廷】号角,一般都比较悠长,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告诉军中士卒:『敌军已经到可视范围内,务必提高警惕。』

  而若是【大魏宫廷】羯角人开始攻城,那么,号角声都会相对短促,借此表达『迫在眉睫』的【大魏宫廷】意思。

  而在城内,那些听到了这种号角声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亦不惊慌,在各自千人将或百人将的【大魏宫廷】率领下,迅速增防于城墙。

  同时,亦有人迅速将此事禀告正在毡帐内玩泥巴的【大魏宫廷】赵弘润。

  不开玩笑,此时此刻,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确正在毡帐内玩泥巴,不过,他并非真的【大魏宫廷】为了玩,而是【大魏宫廷】在制作战争泥盘,将雒城一带的【大魏宫廷】地形,用泥盘模拟出来,这可远比一纸地图更加直观。

  这不,当城内诸部落族长们听到商水军用来预警的【大魏宫廷】号角声,在亲自登上城楼确认了此事后,连忙赶到赵弘润所在的【大魏宫廷】毡帐,却震惊地发现,这位肃王殿下竟然在毡帐内,用泥盘绘出了雒城一带的【大魏宫廷】地势,使得整个战场一目了然。

  “怎么,诸位小时候没玩过泥巴么?”

  蹲下地上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抬头瞧了一眼站在毡帐口的【大魏宫廷】诸部落族长们,笑着调侃道。

  听闻此言,灰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齐穆轲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那是【大魏宫廷】小孩子玩意,怎可与肃王您这……简直不可思议。”

  诸族长们纷纷点头附和,目瞪口呆地望着帐内的【大魏宫廷】那一片栩栩如生的【大魏宫廷】泥盘。

  只见这泥盘,地势高低起伏,有峡谷、有峭壁、有森林、有湖畔,一切布置皆与他们印象中的【大魏宫廷】当地地形几乎一模一样,而正中央,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用泥巴捏成了一座城池,不出意外便是【大魏宫廷】他们脚下这座雒城。

  “这里倒点水。”赵弘润指了指泥盘中一块凹陷地。

  见此,身旁的【大魏宫廷】宗卫种招提着羊角杯倒了大概小半杯的【大魏宫廷】清水,于是【大魏宫廷】乎,一片“湖泊”就这样形成了。

  “总算是【大魏宫廷】完工了。”赵弘润站起身来,走到角落的【大魏宫廷】木桶中洗干净双手,随后,见那些族长们仍呆呆站在帐口,遂好笑地说道:“诸位,还愣着做什么?都进来啊。”

  听闻此言,诸族长们这才走入帐内,围绕着那片泥盘站着,眼眸中仍然是【大魏宫廷】满满的【大魏宫廷】不可思议之色。

  “本王听到警号了,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吧?……羯角的【大魏宫廷】大军到了么?”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纶氏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禄巴隆点点头,说道:“不过并未发现奴隶军的【大魏宫廷】踪迹,因此,应该是【大魏宫廷】羯角的【大魏宫廷】一支前哨骑兵到了。”

  “在哪?”赵弘润用抹布擦着手,随口问道。

  而同时,宗卫穆青递给禄巴隆一根纤细的【大魏宫廷】木杆。

  望了一眼手中的【大魏宫廷】纤细木杆,禄巴隆又望了一眼那栩栩如生的【大魏宫廷】泥盘,一下子就领悟了,遂用右手捏着木杆,用木杆另外一头,在泥盘中雒城西侧的【大魏宫廷】一片土坡上方画出一个范围,口中说道:“这里,雒城西边的【大魏宫廷】土坡。”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随即从一名宗卫手中接过两只用墨汁染黑的【大魏宫廷】黑色木雕,分别将其放在泥盘中雒地北方的【大魏宫廷】一片森林、以及雒地南方的【大魏宫廷】一片山涧附近。

  很显然,这两只木雕,分别代表着砀山军与成皋军。

  而之后,赵弘润又取过一些用羊血染红的【大魏宫廷】红色木雕,将其摆在禄巴隆所指的【大魏宫廷】一带,随即站起身来,居高临下注视着这片战场。

  “情报还是【大魏宫廷】不足啊……先守一阵再说。”赵弘润冷静地说道。

  望了眼眼前那片栩栩如生的【大魏宫廷】泥盘,不知为何,方才还对羯角人气势汹汹赶至而有些担心的【大魏宫廷】诸部落族长们,此刻竟感觉意外地平静。

  难道是【大魏宫廷】因为,眼前这位肃王,很不可思议地俯视着整个战场的【大魏宫廷】关系?(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白袍总管  深渊主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开天录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