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18章:白刃
  这种时候,开城门做什么?

  难道放城外那约两三万之数的【大魏宫廷】羯族奴隶入城?

  对的【大魏宫廷】,这就是【大魏宫廷】伍忌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什么?伍忌背叛赵弘润?

  不不,这只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所策划的【大魏宫廷】战术而已,高效率杀死敌军的【大魏宫廷】战术。

  此时,城上城下仍在激战。

  唔,说是【大魏宫廷】激战,其实就是【大魏宫廷】城上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弓手单方面地射杀城外那些,不顾后路被截断、仍然疯狂朝着城墙攻过来的【大魏宫廷】羯族奴隶而已。

  “放箭!”

  “第二队,放箭!”

  在城墙上商水军士卒密集的【大魏宫廷】箭矢攻击下,城外西郊那些羯族奴隶们在飞奔过程中,此起彼伏地栽倒在地,但是【大魏宫廷】每有一名奴隶中箭栽倒在地,便有后续者弥补他的【大魏宫廷】位置。

  然而那名中箭栽倒在地的【大魏宫廷】奴隶兵呢?

  却活生生被其他奴隶兵践踏至死。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由于『三棱箭镞』仅仅只运用在连弩的【大魏宫廷】弩矢上,尚未普及一般规格的【大魏宫廷】弓弩箭矢中,因此,此时商水军士卒们所射的【大魏宫廷】箭矢,仍然只是【大魏宫廷】『双翼箭镞』而已,只要并非射中要害,是【大魏宫廷】不足以致命的【大魏宫廷】。

  但是【大魏宫廷】,对于城外的【大魏宫廷】羯族奴隶兵而言,倒下,就意味着死亡,因为身边其他的【大魏宫廷】奴隶兵,绝不会因为你倒下了而从旁绕过,在羯族督军的【大魏宫廷】恐吓下,他们会直接践踏过倒在地上的【大魏宫廷】同伴的【大魏宫廷】身体。

  正因为如此,有些冲在队伍前头的【大魏宫廷】奴隶兵,哪怕身中数箭,嘴角渗血,仍然咬紧牙关坚持着,仍旧继续朝前冲锋。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停下了,就会被后继的【大魏宫廷】奴隶兵推倒在地,践踏至死。

  “(楚国语)喂喂喂,这群家伙怎么回事?”

  在城墙上,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小卒央武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用他那听起来有些怪异的【大魏宫廷】楚国方言,倍感不可思议地喃喃说道:“那群人难道就真的【大魏宫廷】不怕死么?”

  “将军不是【大魏宫廷】说了,对方是【大魏宫廷】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奴隶兵,是【大魏宫廷】羯角人逼迫他们在与我们厮杀,可能他们的【大魏宫廷】家人都在羯角人的【大魏宫廷】手里,因此,他们不敢反抗。”从旁,他的【大魏宫廷】同伴乐豹古怪地望了一眼这位同伴。

  与他跟李惠这种在商水县入伍的【大魏宫廷】新兵不同,央武那可是【大魏宫廷】从『魏楚战役』中活下来的【大魏宫廷】老兵,经历过『鄢水之战』、『鄢水魏营之战』、『穆山之战』这三场让十六万楚军死地只剩下五万余人的【大魏宫廷】惨烈战争,有时候乐豹实在不能想象,经历过那样三场惨败的【大魏宫廷】央武,为何还能那样开朗、乐观,就跟个新兵似的【大魏宫廷】。

  忽然,乐豹注意到了另外一名同伴李惠,注意到他面色发白,正在瑟瑟发抖。

  『会害怕……并不奇怪啊。』

  望了一眼自己那死死捏着武器的【大魏宫廷】右手,乐豹神色凝重地望着城外那距离城墙越来越近的【大魏宫廷】奴隶兵。

  他知道,区区不到两丈的【大魏宫廷】城墙,不足以阻挡这些疯狂的【大魏宫廷】奴隶兵,哪怕是【大魏宫廷】他们刻意加固加高的【大魏宫廷】木墙,在随着战争的【大魏宫廷】进行恐怕也会被那些奴隶兵敲掉,然后一股脑地爬上城墙。

  就在这时,央武提着一把剑走到两名同伴的【大魏宫廷】身前,笑嘻嘻地说道:“别担心,咱们可是【大魏宫廷】穿着『浚水军』的【大魏宫廷】铠甲啊!……它会保佑我们的【大魏宫廷】!”说着,他握拳锤了锤胸膛,锤地身上的【大魏宫廷】士卒甲胄咣咣作响。

  李惠闻言低头望了一眼身上那磨损地非常严重的【大魏宫廷】旧甲胄,虽然破旧,但却意外地牢固,据说是【大魏宫廷】用厚牛皮缝制而成的【大魏宫廷】,并且关键位置还嵌着铁甲,比如胸口、后背、关节、裆部等等。

  “很厉害么?魏国的【大魏宫廷】浚水军……”

  “啊。”央武舔了舔嘴唇,一脸憧憬地说道:“那可是【大魏宫廷】单凭两万五千人,就轻松击败了熊琥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六万士卒的【大魏宫廷】军队啊,当时要不是【大魏宫廷】肃王,咱们这些人早就被逼到河中,溺死在水里了……”说罢,他见李惠眼中露出恐惧之色,连忙摆摆手说道:“虽然听上去可怕,但只是【大魏宫廷】针对敌人哦,我们投降肃王后,浚水军对我们意外地友善……砀山军完全不能比。”

  显然,央武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忘记前一阵子被砀山军的【大魏宫廷】兵将们恐吓一事。

  听闻此言,李惠小声说道:“其实仔细想想,砀山军也不是【大魏宫廷】那么坏……”

  “恶。”央武做了一个厌恶的【大魏宫廷】鬼脸,随即,用拳头抵了抵李惠身上的【大魏宫廷】甲胄,笑着说道:“总之,它会保护你的【大魏宫廷】!”

  就在这时,负责他们这段城墙的【大魏宫廷】将领,千人将冉滕急步走了过来,挥手喝道:“敌至城下,所有持盾的【大魏宫廷】士卒上前,其余人在后协助!”

  听闻此言,三名小伙伴对视一眼,旋即,央武从地上拾起配置给他的【大魏宫廷】一块铁盾,左手伸过盾牌后的【大魏宫廷】绑带,将其固定在左手的【大魏宫廷】小手臂处。

  “嘁!真沉啊,不会是【大魏宫廷】全都是【大魏宫廷】用铁打造的【大魏宫廷】吧?真难想象当初浚水军的【大魏宫廷】步兵提着这玩意追杀了我们十几里地……”嘴里碎碎念了一阵,央武深吸一口气,握紧了右手的【大魏宫廷】铁剑,同时,他压低声音说道:“别死了啊,阿豹、阿惠。”

  “你在说谁呢?”乐豹轻哼一声,与李惠一起站在手持盾牌的【大魏宫廷】央武身后,眼神死死盯着他们三人负责的【大魏宫廷】那一块木墙与木墙之间的【大魏宫廷】缝隙。

  而此时,城下的【大魏宫廷】奴隶兵们已经搭起了人梯,雒城那区区不到两丈高度的【大魏宫廷】城墙,根本无法有效地阻挡奴隶兵的【大魏宫廷】攀爬,这不,仅仅片刻工夫,便有不少奴隶兵踩着其他奴隶的【大魏宫廷】肩膀,将脑袋伸到了城墙上。『注:再次提醒一下,文中的【大魏宫廷】度量衡,皆采用肃氏新规。即,一丈约等于两米。所以,区区四米不到的【大魏宫廷】城墙,如果有同伴帮忙,诸位书友也爬地上去。』

  “来了!”

  千人将冉滕嘴里迸发出一声怒吼:“不许后退!违令者就地处斩!……盾兵,堵上去!”

  与其他手持铁盾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一样,央武手持盾牌堵住了面前木墙与木墙间那仅仅只有一人宽的【大魏宫廷】间距。

  但他并没有彻底用盾牌堵死,因为这样的【大魏宫廷】话,就无法杀死敌人,因此,他只是【大魏宫廷】用盾牌堵住了一半的【大魏宫廷】空隙,故意留出另外一半来,方便他用手中的【大魏宫廷】铁剑在那些企图爬上城墙的【大魏宫廷】奴隶兵身上狠狠戳上一剑,然后把对方推出去。

  忽然间,央武眼神一凛,原来,他们三人负责的【大魏宫廷】那个间隙,忽然搭上了一只手。

  见此,央武二话不说,直接提剑将那只手给剁了下来。

  一声近在咫尺的【大魏宫廷】惨叫声响起,随即,央武隐约听到面前那嘈杂的【大魏宫廷】声音中,仿佛有一声重物落地的【大魏宫廷】声音。

  “哈哈,活该!”他笑道。

  “……”乐豹望了一眼那只掉落在城墙上的【大魏宫廷】人手,随即再次望向面前那位同伴的【大魏宫廷】目光中,微微有些陌生。

  『好果断……这就是【大魏宫廷】上过战场的【大魏宫廷】老兵么?』

  乐豹环首望向四周。

  他发现,那些与他同样是【大魏宫廷】商水军一员的【大魏宫廷】士卒,此刻基本上分为两类。

  一类是【大魏宫廷】面色苍白,双手发抖,不出意外,这些人准跟他们一样,是【大魏宫廷】在商水县入伍的【大魏宫廷】新兵。

  而另外一类人,尽管看上去面色不佳,但看得出来,他们的【大魏宫廷】精神紧绷着,时刻注意着会突然露面的【大魏宫廷】敌人,并且,他们的【大魏宫廷】双手也不会颤抖,该挥剑的【大魏宫廷】时候,丝毫不会犹豫。

  就像央武一样。

  就在乐豹走神之际,忽然间,他左侧的【大魏宫廷】木墙在响起一阵吱嘎吱嘎的【大魏宫廷】怪声后,竟轰地一声倒了下来,旋即,三名脚踏在女墙上的【大魏宫廷】奴隶兵,竟在手无寸铁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朝着乐豹与附近其余两名商水军士卒扑了过来。

  “哪个王八蛋钉的【大魏宫廷】木墙啊!”央武瞥了一眼左边,大叫一声:“阿惠,去帮阿豹,这里我顶着!……阿惠?!李惠?!”

  “啊?”李惠如梦初醒,回头看了一眼正与一名奴隶兵在地上扭打的【大魏宫廷】乐豹,连忙提着武器上前帮忙。

  可能是【大魏宫廷】初次上战场的【大魏宫廷】关系,也可能是【大魏宫廷】乐豹与那名奴隶兵扭打在城墙上,来回翻滚,以至于李惠提着武器,竟不敢刺出去。

  “阿惠,快刺啊!”

  被那名奴隶兵压制在地上乐豹,早已失去了一贯的【大魏宫廷】冷静,他实在想不通,面前这个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大魏宫廷】奴隶兵,如何会有那么强大的【大魏宫廷】力量。

  “阿惠,小心身后!”

  这时,随着央武的【大魏宫廷】一声警告,李惠下意识地转头,这才发现,又有一名奴隶兵以牺牲了一只手的【大魏宫廷】代价,硬生生突破了央武的【大魏宫廷】阻挡,朝着他扑了过来。

  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大魏宫廷】狰狞的【大魏宫廷】脸,李惠整个人都吓傻了,以至于被那名断臂的【大魏宫廷】奴隶兵扑倒在地。

  『阿惠!』

  眼角余光瞥见同伴被奴隶兵扑倒,乐豹心中大惊。

  突然,他忍不住惨叫一声,原来,那名奴隶兵张嘴咬住了他的【大魏宫廷】脖子一侧。

  “啊!”

  一声大叫,被那名奴隶兵死死压制住了乐豹,索性用脑袋狠狠向对方,借此摆脱了对方的【大魏宫廷】束缚,随后,他拾起掉落在地的【大魏宫廷】长枪,狠狠扎向了对方的【大魏宫廷】胸口。

  而与此同时,千人将冉滕瞥见这边的【大魏宫廷】突发状况,挤开人群几步跑了出来,一把抓起压制着李惠的【大魏宫廷】奴隶兵,用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刺穿了对方的【大魏宫廷】身躯。

  此时再看李惠,满脸鲜血,显然是【大魏宫廷】吓傻了。

  赞赏地望了一眼乐豹,千人将冉滕一边丢掉手中的【大魏宫廷】尸体,一边狠狠瞪了一眼仍躺在地上的【大魏宫廷】李惠,恶狠狠骂道:“还有气么?蠢货!没死就给我起来!……嘁!明明穿着如此优质的【大魏宫廷】甲胄!”

  说罢,这位千人将便帮助央武等人堵住那个缺口去了。

  “阿惠,你没事吧?”

  乐豹将同伴扶了起来,尽管对方才的【大魏宫廷】惊变心有余悸,但仍然安慰着一看就知道已吓坏了的【大魏宫廷】李惠。

  “这就是【大魏宫廷】……战场么?”

  李惠环视着四周,一脸惊恐地喃喃道。

  “啊,这就是【大魏宫廷】战场。”

  摸了摸被咬烂一块皮肉的【大魏宫廷】脖子,乐豹怅然地肯定道。(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深渊主宰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