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40章:引导士气

第440章:引导士气

  “本王知道,在场的【大魏宫廷】诸位,有绝大多数此刻都在茫然,茫然于『诸位究竟为何而战』,那些牺牲的【大魏宫廷】人,又是【大魏宫廷】为何而牺牲……”

  当听到赵弘润坦诚说出这句时,在场诸商水军兵将们,绝大多数皆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复杂的【大魏宫廷】神色。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在纠结这一点,谁让这场体现『魏国意志』的【大魏宫廷】战争中,仅看到他们商水军这些楚人在浴血奋战,为此牺牲无数,却瞧不见一名魏兵么?

  虽然说,事实上砀山军与成皋军同样付出了很大的【大魏宫廷】代价,但是【大魏宫廷】这些,此刻赵弘润眼前这些商水军士卒毕竟是【大魏宫廷】没有亲眼瞧见,因此,他们心中会有狐疑也在所难免。

  更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们亲眼所见羯角人对待那些奴隶兵的【大魏宫廷】态度,下意识地就想到了他们曾经在楚国时的【大魏宫廷】遭遇,因此产生联想,浮现出种种诸如『这位肃王其实会不会也是【大魏宫廷】在利用我们』这类的【大魏宫廷】疑问。

  这一切,都合乎情理。

  四周,寂静无声,所有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皆默默注视着那位个子并不高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

  而就在这时,赵弘润再次张开嘴,郑重地说道:“不错,你们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在为你们心中的【大魏宫廷】魏国而战,为魏人而战。……让本王不能理解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何你们会有那样的【大魏宫廷】抱怨?难道你们不是【大魏宫廷】魏人的【大魏宫廷】一份子,不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一份子么?!为国家而战?为同胞而战?难道这有什么不对么?!”

  这巧妙的【大魏宫廷】反问,让在场诸商水军士卒们心中一愣。

  『国家?』

  『同胞?』

  『我们?……魏人的【大魏宫廷】一份子?』

  诸商水军兵将们面面相觑。

  他们原以为赵弘润会向解释这场仗的【大魏宫廷】原因,没想到,这位肃王居然用这种语气强烈的【大魏宫廷】反问,仿佛是【大魏宫廷】在严厉地质问他们。

  可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些商水军士卒们在听到这句严厉的【大魏宫廷】质问后,非但没有生气的【大魏宫廷】情绪,反而有种莫名的【大魏宫廷】慌乱,仿佛他们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魏宫廷】事似的【大魏宫廷】。

  “本王记得,去年在正阳县的【大魏宫廷】时候,当本王下达那道将令的【大魏宫廷】时候,本王便对当时尚且称之为『平暘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们言道,『任何一名愿意归顺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楚人,本王皆会一视同仁,视其为魏人,视其本王的【大魏宫廷】同胞。』归国之后,本王将平暘军一拆为二,安置于鄢陵与商水二县。……本王知道,安陵、召陵、睢阳等地的【大魏宫廷】城县,那些国民仍对你们抱持着敌意,但这并非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错,也并非是【大魏宫廷】你们的【大魏宫廷】错,只能说,是【大魏宫廷】那场楚魏两国之间的【大魏宫廷】战争的【大魏宫廷】错,是【大魏宫廷】平暘军熊拓的【大魏宫廷】错!”赵弘润毫不犹豫地将黑锅甩给他眼下私底下的【大魏宫廷】盟友,暘城君熊拓。

  “在那场战争中,无论是【大魏宫廷】魏人,还是【大魏宫廷】楚人,皆蒙受了巨大的【大魏宫廷】损失,有说不尽的【大魏宫廷】家庭失去亲人,丈夫、儿子、父亲……但在如今,商水军即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军队!商水人、鄢陵人、长平人,即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子民,不会有魏人、楚人的【大魏宫廷】区分!本王很抱歉,本王没有改变人心的【大魏宫廷】本领,强行扭转安陵、召陵、睢阳等地的【大魏宫廷】民众接纳诸位,但是【大魏宫廷】本王以及朝廷户部、礼部的【大魏宫廷】官员们,一直在致力于化解双方的【大魏宫廷】恩怨与仇视。……数百年前,我魏人从陇西迁出,当时所有的【大魏宫廷】魏人都姓姬。随后,我大魏吸纳了梁国,国内出现了以『梁』为首的【大魏宫廷】诸姓;吸纳了郑国,国内又出现了以『郑』为首的【大魏宫廷】诸姓,到如今,我姬姓赵氏王族所治理的【大魏宫廷】大魏,国内何止存在着几十、上百的【大魏宫廷】姓氏?……『国即大家』,我大魏,一直在吸纳外族人,融入到名为『大魏』的【大魏宫廷】这个大家族,今日是【大魏宫廷】你,明日是【大魏宫廷】他,一切愿意与大魏同存亡,同甘共苦的【大魏宫廷】子民,本王皆称之为……魏人!”

  “……”附近诸商水军兵将闻言为之动容,毕竟其中有绝大多数人,是【大魏宫廷】首次听赵弘润如此郑重地阐述这件事。

  环视了一眼众商水军兵将,赵弘润缓了缓语气,正色说道:“本王,不会说什么感谢诸位的【大魏宫廷】话,因为在本王看来,你们也是【大魏宫廷】魏人的【大魏宫廷】一份子,为国分忧,这是【大魏宫廷】理所应当的【大魏宫廷】!……不过,本王为你们感到自豪!你们会作为一名魏人,得到应有的【大魏宫廷】尊重与应得的【大魏宫廷】待遇,或许青史不会记载诸位,但是【大魏宫廷】本王会记得,国民会记得,我大魏洪德十七年征讨三川羯角的【大魏宫廷】战役,那支打败了羯角二三十万大军的【大魏宫廷】商水军,那些英勇作战、慷慨赴死的【大魏宫廷】士卒,来自于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商水县!!……后人不会称其为归降魏国的【大魏宫廷】楚人,只为尊称其为,为国捐躯的【大魏宫廷】商水郡魏人!……这个称呼,诸位可满意?!”

  “噢!”

  一名商水军振臂高呼了一声。

  听闻此声,附近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亦纷纷振臂,呐喊附和。

  那冷不丁的【大魏宫廷】呐喊,吓得那些羱羝一脸惊容地四下观望,想不懂这些人究竟是【大魏宫廷】犯了什么毛病。

  『居然……』

  千人将冉滕望了眼自己的【大魏宫廷】右手,自嘲地笑了笑。

  记得片刻之前,他还在为这件事而纠结,但是【大魏宫廷】此时此刻,听了那位肃王的【大魏宫廷】话,他豁然开朗。

  是【大魏宫廷】啊,若是【大魏宫廷】作为一名魏人,为大魏而战,哪怕牺牲再多,又有什么呢?

  想到这里,他握紧拳头,亦振臂挥舞起来。

  见此,赵弘润挥挥手示意了一下,示意诸兵将收声。

  诸商水军兵将们猜到这位肃王殿下仍有话要说,遂陆续地收了声音。

  而就在这时,赵弘润对面响起一句怯生生的【大魏宫廷】问话:“肃王,真的【大魏宫廷】没有赏赐么?不是【大魏宫廷】有犒赏的【大魏宫廷】么?”

  包括赵弘润在内,在场诸商水军兵将都愣住了,随即哄堂大笑,使得气氛更为回暖。

  “你这蠢货!”千人将冉滕狠狠地一拍身边央武的【大魏宫廷】脑袋,心说:肃王殿下正在开导我军,你小子胡乱插什么嘴啊?

  不过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不在意,或者说,他觉得那名士卒插嘴后的【大魏宫廷】气氛变得更好了。

  “唔……”只见赵弘润故作沉吟了片刻,问央武道:“你要什么赏赐?”

  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想到赵弘润会询问自己,央武颇有些受宠若惊,抓抓头讪讪说道:“最好能有个百来两银子什么的【大魏宫廷】。”

  『百来两银子……』

  已经充分体会过魏国物价的【大魏宫廷】诸商水军士卒,目瞪口呆地望向央武。

  要知道在魏国,百两足够一户人家非常滋润地过上一年了。

  可让诸商水军兵将们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闻言竖起三根手指,笑着说道:“本王给你们三倍!”

  “三、三百两?”

  在诸商水军士卒惊地倒吸一口冷气之余,央武亦是【大魏宫廷】瞠目结舌。

  他连忙又说道:“肃王,可不可以分我们两只羊,一只公的【大魏宫廷】,一只母的【大魏宫廷】,让我们带回商水,好叫家人养着?”

  赵弘润略一思忖,再次说道:“羊,本王也给你们三倍!”

  还没等满心欢喜的【大魏宫廷】诸商水军兵将们反应过来,就见央武瞪大着眼急迫地说道:“肃王殿下,小的【大魏宫廷】尚未婚娶,能不能分个女人给咱?”

  赵弘润点了点头,竖着三根手指,笑着说道:“好,本王也给你们三倍……你以为本王会这么说么?!”

  诸商水军士卒哄堂大笑,皆好笑地望着央武,却见央武颇有些郁闷地撇了撇嘴。

  『这小卒,有点意思……』

  打量了几眼央武,赵弘润笑着说道:“此事,本王可不能给你做主,不过,你若是【大魏宫廷】自己有本事拐走几个女人,只要不强迫对方,不做出败坏我商水军军纪的【大魏宫廷】事,本王非但不会阻拦,还会另外给你一份庆贺婚娶的【大魏宫廷】分子钱。至于这钱拿不拿地到,就看你自己了。”

  诸商水军兵将们哈哈大笑,不出意外的【大魏宫廷】话,央武这回可是【大魏宫廷】出名了。

  而此时,赵弘润将目光投向了那些羱羝两族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们,改用羱族语对他们说道:“本王不会忘记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贡献,同样也不忘记诸位。虽然诸位不能算是【大魏宫廷】我魏人,但却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盟友。……在军势浩大的【大魏宫廷】羯角人面前,诸位坚定与站在本王这边,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一同携手作战,本王不会忘记那些在此战中牺牲的【大魏宫廷】勇士。……或许有人会担心本王过河拆桥,在打败了羯角人后,便背弃了与诸部落的【大魏宫廷】盟约。那么在此,容本王再次重申一遍,本王以及本王身背后的【大魏宫廷】大魏,会永远视『雒水之盟』内的【大魏宫廷】部落为盟友,共进共退、祸福与共,任何企图破坏『雒水之盟』的【大魏宫廷】人,本王会将其视为不共戴天的【大魏宫廷】仇人。”说到这里,他聚起拳头,大声喊道:“三川之地,永远属于『雒水之盟』!只要我大魏尚存于世上,那么三川,就永远是【大魏宫廷】你们可安居的【大魏宫廷】土地,十年、二十年,百年、两百年,直至……万、万、年!”

  “(羱族语)雒水之盟!”

  “(羱族语)雒水之盟!”

  那些羱、羝两族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亦像之前那些商水军士卒一样,喜悦欢呼起来。

  而他们的【大魏宫廷】欢呼,亦感染了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

  而在人群外,闻讯而来的【大魏宫廷】伍忌以及几名将领,还有以白羊部落族长哈勒戈赫为首的【大魏宫廷】其余羱族部落族长们,他们皆望着眼前的【大魏宫廷】这一幕,不觉有些吃惊。

  他们都是【大魏宫廷】在听说赵弘润视察西城墙,由于担心西城墙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以及羱、羝两族部落战士,会由于巨大的【大魏宫廷】伤亡数字而对这位肃王殿下有所冲撞,有所冒犯。

  可没想到,赵弘润却用草笛吹了一支优美的【大魏宫廷】曲子,抓住了这些人的【大魏宫廷】心,此后又通过一番话,使得那些商水军士卒与部落战士,他们原本略有些低迷的【大魏宫廷】士气,再次高涨起来。

  人心所向、众志成城,虽羯角仍有十余万之众,焉有不败之理?!

  诸位将领与诸位部落族长们对视一眼,不觉有些庆幸。

  庆幸他们彼此做出了正确的【大魏宫廷】选择。(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圣墟  开天录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笔趣阁  圣墟  努努书坊  神级奶爸  修真聊天群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三寸人间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