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41章:士气跌涨

第441章:士气跌涨

  因为己方出现大量人员伤亡而导致的【大魏宫廷】士气低迷情况,自古以来就比比皆是【大魏宫廷】,哪怕是【大魏宫廷】某些为了国家、民族等大义而踏足战场前去打仗的【大魏宫廷】军队亦不例外,更何况是【大魏宫廷】本就不是【大魏宫廷】一个民族的【大魏宫廷】士卒。

  但赵弘润却通过一支草笛曲,一番慷慨激昂的【大魏宫廷】话语,再次抓住了商水军士卒与羱羝两族部落战士们的【大魏宫廷】心,并且振奋、鼓舞了两者的【大魏宫廷】士气,这在许多人看来都感觉很不可思议。

  而最让众人感到心悦且荣幸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商水军士卒的【大魏宫廷】对话。

  当时,赵弘润用一句幽默的【大魏宫廷】话调侃了央武,这让在场的【大魏宫廷】诸商水军士卒们感到一种很新奇的【大魏宫廷】感觉:原来,这位肃王殿下并非是【大魏宫廷】一直高高在上,他其实离我们很近。

  正是【大魏宫廷】有了央武的【大魏宫廷】打岔,随后西城墙这边的【大魏宫廷】氛围变得非常好。比如,当赵弘润鼓励完诸兵将,准备回毡帐时,便又有一名年轻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鼓起勇气,出言恳求这位肃王殿下再吹一遍方才的【大魏宫廷】曲子。

  可能这名士卒是【大魏宫廷】像千人将冉滕一样,都是【大魏宫廷】在曲子告终时这才闻讯赶来,希望能听一遍完整的【大魏宫廷】。

  当然了,也可能是【大魏宫廷】纯粹喜欢那支曲子。

  但无论怎样,这个提议,得到了在场所有商水军士卒与羱羝部落战士们的【大魏宫廷】普遍支持。

  其实,赵弘润无所谓再吹一遍那支曲子,毕竟再吹一遍又有什么?但是【大魏宫廷】,他却忍不住想逗逗那些商水军士卒们,故意望着早已暗沉下来的【大魏宫廷】天色,犹豫说道:“再吹一遍倒是【大魏宫廷】无妨,不过,眼下天色已暗,诸位还未清理战场……”

  果不其然,听闻此言,附近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们不禁有些失望。

  而就在这时,三千人将徐炯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思,在远处高声喊道:“肃王殿下,您就再吹一遍吧。……殿下放心,待会末将就是【大魏宫廷】下令点火把,也会叫这帮兔崽子在今夜前打扫完战场的【大魏宫廷】。”

  附近众商水军士卒微微一愣,随即纷纷起哄。

  见此,赵弘润也不矫情,笑着说道:“好,既然徐炯三千人将为你们保证,本王便再吹一遍。……对了,记下了曲律的【大魏宫廷】不放跟着哼。”

  “喔喔——”

  众商水军兵将们欢呼起来。

  此后,赵弘润又吹了一遍,而那些商水军士卒,甚至是【大魏宫廷】羱羝两族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么,这次也如赵弘润所言,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希望能将这支优美的【大魏宫廷】曲子牢记在心中。

  大约又过了小半柱香工夫,赵弘润吹完了第二遍。

  众商水军士卒们虽然不舍,但因为有言在先,遂只好放这位肃王殿下离开。

  不过在这位肃王殿下离开时,他们给予了前者莫大的【大魏宫廷】欢呼,可谓是【大魏宫廷】夹道欢送。

  “殿下,您真是【大魏宫廷】……太出色了。”

  就连之前反复几次提醒赵弘润早早离去的【大魏宫廷】宗卫长沈彧,此刻亦忍不住小声称赞道。

  赵弘润微微笑着。

  得到那么多人衷心的【大魏宫廷】认可、支持与拥护,硬要说不高兴,这未免也太虚伪了。

  但一想到那巨大的【大魏宫廷】伤亡数字,他的【大魏宫廷】心中仍有些发堵。

  “本王能做的【大魏宫廷】,也就只有那么多了……”

  他微微叹了口气。

  “肃王殿下。”

  远处,伍忌带着羱族部落的【大魏宫廷】几名族长,朝着赵弘润过了过来。

  “肃王殿下,可真是【大魏宫廷】多才多艺啊,我方才仔细听了,那曲子,果真是【大魏宫廷】……美轮美奂。”羱族白羊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哈勒戈赫称赞道。

  话音未落,其余族长们亦纷纷开口赞叹。

  也难怪,毕竟三川之民本来就是【大魏宫廷】喜爱音乐的【大魏宫廷】民族,羱族文化中,有着许许多多历史相当悠久的【大魏宫廷】民谣。

  “哪里哪里,让诸位见笑了。”赵弘润朝着诸位族长拱了拱手,一脸谦逊之色地说道:“本王只是【大魏宫廷】感觉此战牺牲过大,心中亦悲凉,念及这些兵将与诸部落的【大魏宫廷】战士们,故而……”

  一听到此战的【大魏宫廷】伤亡情况,诸族长们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就逐渐收敛了起来。

  要知道,他们羱族几个部落,今日可是【大魏宫廷】损失了相近两千名族内的【大魏宫廷】年轻人,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小数目。

  不过他们并无恨意,因为他们此刻已经可以坚信,眼前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是【大魏宫廷】值得信任的【大魏宫廷】:能吹奏出那样优美动听的【大魏宫廷】草笛曲的【大魏宫廷】人,绝不可能是【大魏宫廷】出尔反尔、心肠歹毒之辈。

  虽然这个解释在魏人看来或许有些好笑,但是【大魏宫廷】羱族人却对此深信不疑。

  寒暄了几句后,众人便聊到了正事。

  这些羱族族长们的【大魏宫廷】建议与伍忌相似,都提议趁着羯角大军今日大败,趁胜追击。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却摇摇头,否决了他们这种贪功冒进的【大魏宫廷】建议:“虽今日羯角新败,损失了奴隶兵众多,但是【大魏宫廷】,其部落骑兵却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损失,说白了,我方仍然处在劣势。……若我们想要一鼓作气击败羯角,擒杀比塔图,还需要一场大胜。”

  『话虽如此,可大胜……哪里是【大魏宫廷】那般容易得到的【大魏宫廷】?』

  诸族长们面面相觑。

  “诸位族长莫要心急,待本王再观察羯角三日。三日之内,必有定夺!”

  “既然如此……”

  诸族长们点了点头。

  当夜,那些商水军士卒们果然是【大魏宫廷】点着篝火与火把,将西城墙一带的【大魏宫廷】尸体给处理了。

  不得不说,由于今日在西城墙一带的【大魏宫廷】敌我士卒死亡数量实在太多,以至于众商水军士卒们一直忙碌到深夜。

  但是【大魏宫廷】,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个人喊累,或者发出不满的【大魏宫廷】抱怨。

  只见那些士卒们,一边借着火把的【大魏宫廷】光亮搬运尸体,一边在嘴里哼着赵弘润用草笛吹奏的【大魏宫廷】曲子。

  这让许多并未到场聆听赵弘润吹奏的【大魏宫廷】士卒大为吃惊。

  这不,有一名士卒就拉住了正在哼着此曲的【大魏宫廷】小卒李惠、央武等人,惊讶地问道:“喂,兄弟,你嘴里哼的【大魏宫廷】那是【大魏宫廷】什么?似乎不像是【大魏宫廷】我们楚国的【大魏宫廷】曲子。”

  只见央武嘿嘿一笑,说道:“嘿嘿,这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黄昏前后在西城墙附近用草叶吹的【大魏宫廷】曲子……”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颇有些自豪地补充道:“对了,以后别说什么『我们楚国』,肃王殿下说了,咱们商水军如今都是【大魏宫廷】魏人,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同胞,所以应该说是【大魏宫廷】『咱大魏』……”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大魏宫廷】。”那名士卒显然对故国也没啥归属,不耐烦地打断了央武的【大魏宫廷】话,反而好奇地问起了曲子的【大魏宫廷】事:“肃王吹的【大魏宫廷】曲子?为啥?”

  “为啥?”央武挠挠头,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缅怀牺牲的【大魏宫廷】士卒呗,咱商水军可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嫡系军队啊。”

  “缅怀牺牲的【大魏宫廷】士卒?是【大魏宫廷】故肃王殿下在西城墙吹了那支曲子?”附近的【大魏宫廷】士卒们都围了上来。

  见此,似李惠、乐豹、央武等有幸现场聆听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七嘴八舌地称赞赵弘润所吹奏的【大魏宫廷】草笛,甚至于,有几名商水军士卒们还学着用草笛尝试吹奏,只可惜技术太差,被听过赵弘润吹奏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一阵埋汰。

  随后,随着议论这件事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越来越多,使得『肃王在西城墙吹奏一曲缅怀牺牲的【大魏宫廷】战士』这件事迅速就传遍了整个商水军,让那些未听说此事、未到场聆听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一阵顿足捶胸。

  而与赵弘润对话了几句的【大魏宫廷】央武,还有另外一名出言恳求赵弘润再吹一曲的【大魏宫廷】士卒,眨眼间就变成了众商水军士卒妒忌的【大魏宫廷】对象,一时间在军中风头无两,可算是【大魏宫廷】出了名。

  短短几日,『相见难别亦难』这支草笛曲,恍如风暴袭过般,成为了商水军士卒与羱羝两族部落战士几乎人人会哼唱两句的【大魏宫廷】小曲。

  甚至到日后,商水军在战后悼念牺牲的【大魏宫廷】同泽时,都会用草笛吹奏这支曲子,作为对战友的【大魏宫廷】送别。

  一夜无话。

  次日,即八月二十四日,羯角人再次聚集在雒城的【大魏宫廷】西、北、南三面城墙,再次攻城。

  不得不说,或许昨日还瞧不出来,但是【大魏宫廷】在今日,商水军与羯角奴隶兵这两支军队的【大魏宫廷】士气,却出现了显著的【大魏宫廷】差距。

  只见西城墙上那些商水军士卒们,还是【大魏宫廷】如昨日那般士气高昂,甚至于,隐隐有着比昨日还要奋不顾死的【大魏宫廷】悍凶势头;反观那些奴隶兵,却仿佛是【大魏宫廷】被拔去了爪牙的【大魏宫廷】野兽,再也没有了昨日的【大魏宫廷】疯狂,好似病怏怏、萎靡不振。

  这就导致,今日西城墙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仅依靠昨日的【大魏宫廷】『一部营残部』,就挡住了那些羯角奴隶兵的【大魏宫廷】攻势。随即,负责指挥全局的【大魏宫廷】伍忌,临机应变,撤下了一部分盾手,换上了一批弩手,居然硬生生将那些羯角奴隶兵堵在城下。

  可能是【大魏宫廷】意识到势不可违,今日羯角军只攻打了一个时辰便收兵了。

  待等八月二十五日,羯角人再次攻打雒城,同样是【大魏宫廷】一如前几日的【大魏宫廷】兴师动众,但结果,大军攻打雒城不过半个时辰,羯角人便草草收兵了。

  战后,西城墙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们都感觉很纳闷。

  因为与八月二十三日那场恶战想必,之后两日的【大魏宫廷】羯角奴隶兵的【大魏宫廷】攻势根本就是【大魏宫廷】毫无凶悍可言,仿佛那些奴隶兵,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来送死的【大魏宫廷】。

  那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大魏宫廷】错觉么?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

  计较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商水军众兵将们在听了赵弘润那一番话后,逐渐接受了『我是【大魏宫廷】一名魏人,当为大魏效死』的【大魏宫廷】事,逐渐将自己当做一名真真正正的【大魏宫廷】魏人,因此斗志高昂。

  而那些奴隶兵,羯角部落族长比塔图以及他麾下的【大魏宫廷】羯角战士们,他们会像赵弘润那样去关心手底下奴隶兵的【大魏宫廷】状态?

  对待方式的【大魏宫廷】不同,使得羯角军虽然在兵力上仍旧占据着绝对优势,但却越来越无法撼动坚如磐石的【大魏宫廷】雒城。(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墟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