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45章:诈诱 二
  “在中原有句话叫『事出反常必有妖』,眼下我羯角势衰,可这三人却仍然主动凑上来,欲与我羯角部落里应外合对付魏人,大族长,你就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么?”

  “……”

  听闻博西勒的【大魏宫廷】话,比塔图沉默不语。

  的【大魏宫廷】确,这天底下,终归是【大魏宫廷】『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莫说势利,事实上若是【大魏宫廷】某件事无利可图,有几人会去做?趋利,是【大魏宫廷】人的【大魏宫廷】天性。

  可正如博西勒所言,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不在他们羯角初抵雒城,军势鼎盛时暗下派人与他们联络,偏偏选择在他们羯角如今势微时前来私会,要说比塔图心中不怀疑,这固然是【大魏宫廷】假的【大魏宫廷】。

  而此时,博西勒又说了一句让比塔图深以为然的【大魏宫廷】话。

  “若是【大魏宫廷】他们当真有心与我羯角携手,里应外合对付魏军,他们早该想办法与我们联络。”

  听闻此言,比塔图转头望向萨因三人,皱眉问道:“此事,本族长亦有些不解,为何嘎契罕不早早与我羯角联络?”

  “因为那几日魏军防范甚严。”萨因低头行了行礼,解释道:“大族长可曾记得,嘎契罕在向大族长送递消息后,大族长便下令你部落的【大魏宫廷】战士攻击我纶氏以及孟氏的【大魏宫廷】战士们,当时那个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就开始怀疑,我们之中必定有人与大族长你送递了消息。……因此,魏军虽然表面上与我们和和睦睦,但是【大魏宫廷】私底下,他们也防着我们。大族长恐怕不知,在大族长猛攻雒城的【大魏宫廷】头一天,即便当时的【大魏宫廷】战况对魏人相当不利,但那个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仍然留下了五千人,并未投入战场……因为他并不是【大魏宫廷】万分信任我们。”

  比塔图缓缓点了点头,算是【大魏宫廷】接受了萨因的【大魏宫廷】解释。随后,他又问道:“那么今日呢?”

  听闻此言,萨因脸上闪过一丝讪讪,小心翼翼地说道:“说句可能会让大族长不高兴的【大魏宫廷】话。眼下,雒城内魏人,他们对羯角已不再像前一阵子那样重视了,巡防也比前一阵子薄弱了许多,我们这才得到机会,偷偷潜出城来。”

  『……可恶!』

  比塔图听了这话,面色一阵铁青。

  他当然听得懂萨因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大魏宫廷】魏军在三次打败了他们羯角后,早已不再将他们放在眼里。

  望着比塔图连番变幻的【大魏宫廷】眼神,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心中亦仿佛在打鼓。

  说实话,他们愿意肩负起『诈诱』羯角军的【大魏宫廷】任务,他们的【大魏宫廷】妻儿已不必受到他们的【大魏宫廷】牵连,仍可继续留在部落里,居住在三川之地,而不必遭到被驱逐的【大魏宫廷】苦楚。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仅仅如此的【大魏宫廷】话,并不能让他们将功赎罪。

  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免去了『觝刑』,从此背井离乡,四方漂泊,最终老死在异地。

  除非他们立下大功。

  只有立下大功,他们才能舔着脸以『贬为奴隶』的【大魏宫廷】方式,继续留在部落里。

  说是【大魏宫廷】奴隶,但事实上,这与族人又有什么区别?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原来头领的【大魏宫廷】职务被取消而已,仍可生活在部落里,仍可每日瞧见自己的【大魏宫廷】妻儿。

  若是【大魏宫廷】日后再做出些贡献,恢复如初也不是【大魏宫廷】没有机会的【大魏宫廷】。

  但前提是【大魏宫廷】,他们得说服比塔图带领着那些羯角骑兵踏入雒城,踏足魏军与羱羝战士给他们预备的【大魏宫廷】陷阱。

  可让萨因三人暗恨不已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本来他们已经说动比塔图,没想到比塔图的【大魏宫廷】养子博西勒却对他们产生了质疑,从而使得他们至今未能说服比塔图。

  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对视一眼,他们感觉,事到如今,唯有动用那位魏国肃王亲自口述教给他们的【大魏宫廷】『大杀器』了。

  想到这里,萨因故意表情怏怏地说道:“说了半天,没想到大族长还是【大魏宫廷】不相信我们的【大魏宫廷】话,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吧。我们就此告别,返回雒城。”

  说罢,他与阿鲁、舒尔哈三人故作气愤地向比塔图行了行礼,准备就此离开。

  见此,博西勒当即喝道:“站住!”

  萨因三人回过头来,神色气愤地说道:“还有什么事?”

  只见博西勒打量了三人几眼,冷冷说道:“实话说出你们三人此行的【大魏宫廷】企图……魏人究竟叫你们做什么?”

  “可笑!”萨因三人辩解道:“我们岂是【大魏宫廷】为了魏人而来?”

  见此,博西勒当即唤来毡帐外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将萨因三人用绳索绑了起来。

  随后,他转头对比塔图说道:“大族长,严刑逼供,定能逼他们说出实情。”

  比塔图眼神微微一动。

  而就在这时,忽听阿鲁气愤地骂道:“想不到羯角人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居然说什么我们是【大魏宫廷】为魏人做事,难道魏人如今还需要借助这种伎俩来打败羯角么?!”

  『……』

  听了这话,比塔图为之一愣,随即眼中闪过浓浓的【大魏宫廷】怒意。只不过这怒意中,却夹杂着几分悲伤。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羯角败局已定,魏人根本不需要借助诈诱这种手段来打败羯角。

  “放了他们吧。”比塔图黯然地挥了挥手。

  “大族长……”博西勒还想再劝,但最终,只好命人将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放了。

  松了绳索后,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显得很气愤,尤其是【大魏宫廷】萨因,更是【大魏宫廷】指着博西勒冷冷地说道:“乳臭未干的【大魏宫廷】小子,你以为你们羯角还是【大魏宫廷】像当初那样鼎盛么?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魏军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偷袭了你们后方的【大魏宫廷】诸部落营地,乌角、乌蹄,好些个部落被魏人屠杀殆尽,下一个就是【大魏宫廷】你们羯角!……还有,你们羯角人眼下还有充足的【大魏宫廷】食物么?养得活数万的【大魏宫廷】部落战士与十几万的【大魏宫廷】奴隶?你们快要完了!”

  他这番话,尽管是【大魏宫廷】冲着博西勒说的【大魏宫廷】,却让比塔图面色铁青。

  因为这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羯角目前的【大魏宫廷】恶劣近况。

  终于,比塔图忍不住了,阴沉着脸,沉声说道:“萨因头领,你是【大魏宫廷】为与本族长携手而来,还是【大魏宫廷】为羞辱羯角而来?”

  见比塔图发怒,萨因心中直打鼓,但是【大魏宫廷】为了达成目的【大魏宫廷】,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按照赵弘润所教授的【大魏宫廷】话,继续刺激比塔图。

  “比塔图大族长,嘎契罕还有我们这些不甘心臣服于魏人的【大魏宫廷】人,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希望能与羯角携手打败魏军,但是【大魏宫廷】有一点希望大族长弄清楚,我们,并非一定要与羯角携手。……我们的【大魏宫廷】族长已经取得了魏国那肃王的【大魏宫廷】信任,就像大族长所说的【大魏宫廷】,要是【大魏宫廷】我们放下自尊给魏人当狗,我们还是【大魏宫廷】可以活下去,继续生活在三川这片土地上,而羯角部落……哼哼,再过些日子,还有没有羯角部落,恐怕还未知啊!”

  听闻此言,比塔图气得面色铁青,猛地站起身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大魏宫廷】矮几,双目死死瞪着萨因,仿佛眼眸中能喷出火来。

  见此,萨因吓得面色惨白,畏畏缩缩地说道:“我……我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实情……”

  『实情……』

  怒视着萨因,比塔图心中泛起一阵悲意。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萨因说的【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实情,眼下,是【大魏宫廷】他们羯角已经没有了退路,而不是【大魏宫廷】雒城那些臣服于魏人的【大魏宫廷】部落族长们。

  “说出你们的【大魏宫廷】条件。”比塔图阴沉着脸说道。

  言下之意,他已经同意了夜袭雒城的【大魏宫廷】计划。

  见此,萨因三人对视一眼,行礼说道:“战后,那些果真依附于魏人的【大魏宫廷】部落,由我们来接收,无论是【大魏宫廷】男人、女人,还是【大魏宫廷】羊群。”

  “可以。”比塔图缓缓点了点头。

  几人又说了一阵,萨因、阿鲁、舒尔哈三人带着由衷的【大魏宫廷】喜悦离开了。

  望着他们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博西勒再次忍不住劝道:“大族长,夜袭雒城,此事太过于冒险了……”

  “可却是【大魏宫廷】我们唯一的【大魏宫廷】机会了。”比塔图长叹道。

  博西勒皱了皱眉,继续劝道:“只是【大魏宫廷】短暂的【大魏宫廷】失利而已,我们仍有数万英勇的【大魏宫廷】战士,仍有十几万的【大魏宫廷】奴隶,哪怕部落营地被魏人袭击,那些失去的【大魏宫廷】东西,我们仍然可以从北地的【大魏宫廷】胡人那里抢掠回来,无论是【大魏宫廷】女人还是【大魏宫廷】羊群。”

  “不,魏人不会给我们喘息的【大魏宫廷】机会的【大魏宫廷】。”比塔图摇摇头说道。

  博西勒皱皱眉,又劝道:“不如就与魏人和解吧,羷部落的【大魏宫廷】头领鄂尔德默不是【大魏宫廷】说,愿意为我们牵头,与魏人和解么?”

  “哼。”比塔图轻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摇摇头说道:“魏人可以与三川之地上任何一个部落和解,但唯独不会与我羯角和解。”

  “为何?”博西勒不解地问道。

  『为何……』

  比塔图眼中泛起几丝茫然之色,脑海中浮现出当时在合狩时,所见到的【大魏宫廷】那个矮个子的【大魏宫廷】魏国王族。

  『……不知贵部落坐落在何处?』

  『你问这个做什么?』

  『当然是【大魏宫廷】去拜访羯角部落咯。……若是【大魏宫廷】此次的【大魏宫廷】会谈不顺利的【大魏宫廷】话,本王会率领我大魏最精锐的【大魏宫廷】士卒,找到你们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居地,将你们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人杀个精光。』

  『哈哈哈……』

  『哈哈哈……』

  当时的【大魏宫廷】比塔图,哈哈大笑。

  而当时那位魏国年轻的【大魏宫廷】王族,亦是【大魏宫廷】哈哈大笑。

  究竟是【大魏宫廷】谁在笑对方不自量力?

  直到如今,比塔图终于想明白了。

  “这是【大魏宫廷】我们最后的【大魏宫廷】机会了,若此战败了,羯角将不复存在。……我决定了,今晚偷袭雒城!”

  “大族长!”博西勒似乎还想再劝,却被比塔图被阻止了。

  “那三人说得没错,如今我羯角势衰,已不如当初的【大魏宫廷】强盛,哪怕魏人什么都不做,我们也注定战败。……在必胜的【大魏宫廷】情况下,魏人没有必要再耍什么诡计。”

  比塔图说得很自信。

  但他却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野心。

  赵弘润想要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战胜羯角,而是【大魏宫廷】彻底踏平羯角部落,使其成为过去,完成当初在合狩时『踏平羯角、杀尽羯角人』的【大魏宫廷】承诺。

  此时此刻,别说羷部落的【大魏宫廷】头领鄂尔德默,就算是【大魏宫廷】乌须王庭亲自出面干涉也没有用。

  因为他要用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覆灭,来震慑三川之地!

  犯魏国者,必诛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大魏宫廷  三寸人间  修真聊天群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奇门医圣  神级奶爸  努努书坊  贞观帝师  圣墟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