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59章:羚、羯部落的【大魏宫廷】请求

第459章:羚、羯部落的【大魏宫廷】请求

  拓展雒水之盟规模的【大魏宫廷】任务,赵弘润将其交给了羱族白羊部落族长哈勒戈赫与羝族纶氏部落族长禄巴隆等人。

  其实较真起来,这些部落为大魏所做的【大魏宫廷】贡献,在赵弘润看来并不足以评定为『一级盟众』,不过为了激励那些部落投靠雒盟、臣服魏国,赵弘润也不介意破格提拔一回,反正哈勒戈赫、禄巴隆那些族长们,他们的【大魏宫廷】确已经逐渐产生了对魏国的【大魏宫廷】亲近感。

  因此,赵弘润打算将其塑造为『魏川和睦』的【大魏宫廷】典例,诱使更多的【大魏宫廷】三川部落加入到亲近魏国的【大魏宫廷】阵营方来。

  有些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羯部落与羚部落婉言拒绝加入雒盟,而代替羷部落出席会议的【大魏宫廷】头领鄂尔德默,他也并未急着做出决定,只是【大魏宫廷】婉言告诉赵弘润,此事事关重大,他希望回去后征求其羷部落老族长费扬塔珲的【大魏宫廷】意见,再给赵弘润答复。

  换而言之,目前三川之地上仅存的【大魏宫廷】三个大部落,都未曾表露希望加入雒水之盟的【大魏宫廷】意思。

  正因为如此,使得好些依附这三大部落的【大魏宫廷】中小部落,亦出现了犹豫,打算观望一阵子再说。

  对此,赵弘润暗暗冷笑。

  他并不打算去说服那些自视甚高的【大魏宫廷】部落,也不想去理睬那些打算观望一阵子再说的【大魏宫廷】部落。

  等下次机会?

  嘿!十年以后再说吧!

  毋庸置疑,十年之内,似纶氏部落这样亲善魏国的【大魏宫廷】部落,会迅速壮大以至于成为大部落,而那些自视甚高的【大魏宫廷】部落,十年之后这片三川土地是【大魏宫廷】否还存在他们的【大魏宫廷】生存空间,那可就未知了。

  虽然这件事不是【大魏宫廷】完成地十全十美,但能做到这种程度,赵弘润已经很满意了。

  剩下的【大魏宫廷】,他只要再跟加入雒盟的【大魏宫廷】诸部落族长们开个会议,商讨一下具体的【大魏宫廷】商贸步骤,三川这边的【大魏宫廷】事就算是【大魏宫廷】告终了,他也可以返回魏国,继续埋头在冶造局,致力于提高魏国的【大魏宫廷】工冶技术了。

  不过让赵弘润感觉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晚,就当赵弘润准备与乌娜入睡时,毡帐外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却进来禀告,说是【大魏宫廷】羯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巴图鲁与羚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阿克敦两人联袂前来求见。

  说实话,在二人明确已表示目前不会加入雒盟的【大魏宫廷】主张后,赵弘润对这两个部落便已失去了招揽之心,连威胁的【大魏宫廷】想法也没有。

  因为羯部落可不是【大魏宫廷】羯角部落,羯部落与羚部落世代为邻,同进同退,赵弘润虽然不惧其中任何一个大部落,但若是【大魏宫廷】同时与羯部落以及羚部落为敌,就连赵弘润也没有把握。

  更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刻南梁王赵元佐所率领的【大魏宫廷】西征军,已经经过三川之地,前往了陇西;而眼下三川之地上的【大魏宫廷】羯族人,也逐渐表露出了屈服于魏国的【大魏宫廷】意思,哪怕还未屈服的【大魏宫廷】部落,也不敢再像以往那样肆意地在魏国西边国境抢掠。

  既然征讨三川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已经达到,赵弘润觉得也没有必要再逼迫对方,免得弄巧成拙。

  不过在细细思忖了片刻后,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接见了这两位族长,因为他大致已猜到了这两位大族长的【大魏宫廷】来意。

  在肃王卫的【大魏宫廷】放行下,宗卫沈彧、穆青二人领着巴图鲁与阿克敦两位大族长走入了毡帐。

  只见巴图鲁与阿克敦走入毡帐,四下打量了几眼,便瞧见了乌娜这位羱族少女,脸上露出几分怪异的【大魏宫廷】表情。

  其实他们早就听说,羱族青羊部落族长阿穆图的【大魏宫廷】小女儿,成为了这位肃王的【大魏宫廷】女人,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大魏宫廷】谣传,直到此刻亲眼见到,他们这才相信。

  “(羱族语)愚蠢的【大魏宫廷】比塔图,因为他的【大魏宫廷】盲目短视而败亡。倘若他能放下成见,到尊敬的【大魏宫廷】肃王帐内一观,相信他不至于兵败而亡。”

  望着一脸懵懂疑惑的【大魏宫廷】乌娜,羚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阿克敦微笑着说道。

  赵弘润当然听得懂阿克敦的【大魏宫廷】话,闻言摇摇头说道:“比塔图对我大魏成见颇深,哪怕瞧见乌娜,恐怕也只会认为是【大魏宫廷】本王故意做给他看,不会相信的【大魏宫廷】……”说罢,他拍拍乌娜的【大魏宫廷】后背,温声说道:“乌娜,我与两位族长有要事商议,你若是【大魏宫廷】困倦了,便到隔壁的【大魏宫廷】小帐篷先睡下吧。”

  “我还不倦。”乌娜摇摇头,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说道:“我去让人准备一些酒菜。”

  说罢,她在巴图鲁与阿克敦略带笑意的【大魏宫廷】善意目光下,噔噔噔地跑出了毡帐。

  “好一朵美丽的【大魏宫廷】乌须花……”巴鲁图忍不住赞叹道:“不知怎的【大魏宫廷】,我们羯族的【大魏宫廷】女儿,就没有羱族的【大魏宫廷】女儿长得水灵……”

  『难道不是【大魏宫廷】你们的【大魏宫廷】教育方式导致的【大魏宫廷】么?』

  赵弘润瞥了一眼巴图鲁,心下暗暗嘀咕。

  他早已见过了羯族的【大魏宫廷】少女,虽然也美丽热情,但一个个跟女汉子似的【大魏宫廷】豪爽,在见过羯族少女喝酒的【大魏宫廷】样子后,沈彧等宗卫们对那些羯族少女就没有丝毫憧憬可言了。

  没有一个魏人愿意娶一个酒量比男人还要好的【大魏宫廷】女人。

  如此,也难怪温柔而开朗的【大魏宫廷】羱族少女会成为三川之地上的【大魏宫廷】男人们普遍追求的【大魏宫廷】对象。

  “两位,请。”

  赵弘润将巴图鲁与阿克敦两位族长请到一张案几旁坐下,随即问道:“两位族长深夜前来,想必是【大魏宫廷】有要事。”

  巴图鲁与阿克敦对视一眼,后者点点头,坦诚说道:“我们羯族人说话不喜拐弯抹角,冒犯之处,还请肃王见谅。……我们希望,屯驻于伊山的【大魏宫廷】魏军,能够撤离那一带。”

  “伊山……”赵弘润想了想,这才意识到对方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成皋军,心下暗暗好笑。

  他可是【大魏宫廷】听说了,因为屯驻于伊山的【大魏宫廷】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关系,羯、羚两个部落最近一段时日在巴国人手中吃了好几场败仗,但因为顾忌到后方的【大魏宫廷】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关系,巴图鲁与阿克敦这两位族长都不敢向前线增添兵力。

  更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了不使自己腹背受敌,他们还不敢驱逐屯驻在伊山的【大魏宫廷】成皋军,以至于最近那几场与巴国人的【大魏宫廷】仗打得极为难受。

  “可以!”想了想后,赵弘润点头说道:“我大魏与三川的【大魏宫廷】干戈既已化解,成皋军自当返军成皋关,两位族长可以放心。”

  见赵弘润如此痛快,巴图鲁与阿克敦心下暗暗点头,随即,后者又开口说道:“尊敬的【大魏宫廷】肃王,据我们所知,魏国与巴人乃世代之仇,不知肃王可有兴趣加入我们?”

  赵弘润闻言一愣,疑惑地问道:“两位族长这是【大魏宫廷】……邀请我大魏一同攻打巴国?”

  “不,是【大魏宫廷】邀请你。”羯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巴图鲁望着赵弘润说道:“我们羯族人只信服强者,而你,虽然年轻,但颇具权谋、手段……怎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攻下了巴国领土,我们可以平分。”

  赵弘润表情古怪地瞧着对方,若不是【大魏宫廷】看在那句『我们羯族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大魏宫廷】份上,说不定他会指着对方的【大魏宫廷】脸骂对方脑袋有坑。

  要知道,魏国与巴国相邻的【大魏宫廷】土地,几乎只有『南梁』那一片。

  而南梁那是【大魏宫廷】什么地方?那可以被视为是【大魏宫廷】魏国流放囚犯的【大魏宫廷】贫瘠荒芜之地,虽然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国土,但若是【大魏宫廷】有朝一日被某个国家或势力夺走,其实魏国也无所谓。

  因为南梁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贫瘠、太荒芜了,对于魏国而言,实在是【大魏宫廷】一块可有可无的【大魏宫廷】土地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魏国要一块位处南梁西南,与魏国本土并不相邻的【大魏宫廷】『飞地』有个屁用?

  更何况,魏国对于国土的【大魏宫廷】需求并不急迫。

  倘若对方是【大魏宫廷】中原人的【大魏宫廷】话,相信赵弘润多半是【大魏宫廷】认为对方这是【大魏宫廷】想利用魏国,不过对方既然是【大魏宫廷】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大魏宫廷】羯族人,赵弘润暗暗猜测,这或许是【大魏宫廷】这两个羯族部落表明立场的【大魏宫廷】举动:他们并不希望加入雒水之盟而臣服于魏国,但是【大魏宫廷】可以与魏国平等地合作。

  想到这里,赵弘润摇摇头说道:“两位族长的【大魏宫廷】善意,本王心领,不过,我大魏要一块与国土并不相邻的【大魏宫廷】『飞地』无用,不得已要拒绝两位的【大魏宫廷】善意了。”

  “共同对付巴国人也没有兴趣么?”巴图鲁不可思议地问道:“你们魏人不是【大魏宫廷】与巴人有世仇么?”

  赵弘润闻言暗暗苦笑。

  不可否认,有不少注重传统的【大魏宫廷】魏人,仇视巴人远甚韩、楚、三川,比如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父皇魏天子,就曾提到过『房陵之耻』,并严厉地告诫赵弘润『身为王族不得以往先祖所遭受的【大魏宫廷】耻辱』等等。

  但对赵弘润而言,对巴国人的【大魏宫廷】仇恨还是【大魏宫廷】太遥远了,相比之下,他更在意魏国能否在韩、楚的【大魏宫廷】威胁下逐渐使国家壮大,不惧外敌。

  “抱歉。”赵弘润面带遗憾地摇了摇头。

  见赵弘润拒绝了此事,巴图鲁与阿克敦对视一眼,不觉有些惋惜。

  见此,赵弘润好奇问道:“观两位族长的【大魏宫廷】面色,似乎攻打巴国并不顺利?”

  阿克敦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不瞒肃王,巴人的【大魏宫廷】顽强,出乎我们的【大魏宫廷】意料,我们的【大魏宫廷】战术……用来对付巴人毫无作用。”

  『哦,对,巴国也是【大魏宫廷】奴隶制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暗暗点头,毕竟据他从暘城君熊拓口中听说的【大魏宫廷】有关于巴国的【大魏宫廷】消息,巴国虽然称之为国,但实际上也是【大魏宫廷】大大小小的【大魏宫廷】氏国、部落所组成的【大魏宫廷】,国家形态与三川有相似之处,也拥有着无法估量的【大魏宫廷】奴隶。

  这就意味着,羯族人那用奴隶兵消耗敌军体力的【大魏宫廷】惯用战术,在巴人面前几乎没有丝毫作用,充其量就是【大魏宫廷】双方的【大魏宫廷】奴隶相互消耗,看看谁能坚持地更久而已。

  也难怪在这种情况下,巴图鲁与阿克敦这两位族长会想到魏国,毕竟魏国是【大魏宫廷】遵循精兵策略的【大魏宫廷】,或有可能击破这种人海战术。

  而就在赵弘润思忖之际,阿克敦终于道出了他们此番前来的【大魏宫廷】根本目的【大魏宫廷】。

  “不知肃王能否做主,使魏国给我们一定的【大魏宫廷】支持?”

  “支持?”

  “对,支持我们战胜巴人。”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调教大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  努努书坊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修真聊天群  深圳民升激光  三寸人间  笔趣阁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