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92章:交锋 二
  内堂内,寂静一片。

  宗府宗正赵元俨在装聋作哑之余,亦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赵弘润。

  这些日子以来所发生的【大魏宫廷】事,赵元俨皆看在眼里。

  记得前两次在这内堂的【大魏宫廷】谈话,尽管赵弘润用他那一嘴毒舌气地那位太叔公与三叔公几近晕厥,但几乎都是【大魏宫廷】用指桑骂槐的【大魏宫廷】方式,甚少指名道姓。

  哪怕是【大魏宫廷】今日,在上回与三叔公闹翻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赵弘润仍然笑眯眯地称呼赵来峪为三叔公,并未对其指名道姓,直到太叔公赵泰汝在话中涉及到沈淑妃。

  的【大魏宫廷】确,赵弘润谈不上是【大魏宫廷】一个孝顺长辈的【大魏宫廷】晚辈,但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太叔公讽刺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坐姿是【大魏宫廷】因为其母亲没有教好他而称不上是【大魏宫廷】一位贤惠的【大魏宫廷】女子后,赵弘润却居然立马换了跪坐的【大魏宫廷】坐姿。

  『注:“睡衣的【大魏宫廷】帽子”书友,作者这段就是【大魏宫廷】写给你看的【大魏宫廷】,不知你可曾注意到上章节的【大魏宫廷】这段剧情。那段情节,不是【大魏宫廷】没有意义的【大魏宫廷】。并不是【大魏宫廷】如字面所描写的【大魏宫廷】那样,只是【大魏宫廷】主角忍着气换了一个坐姿而已,而应该深入地剖析他更换坐姿的【大魏宫廷】原因。』

  而眼下,望着那位正襟危坐却满脸阴沉的【大魏宫廷】侄子,赵元俨心中暗叹:今日这件事,恐怕是【大魏宫廷】无法善了了。

  就在赵元俨心中暗叹之余,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那位太叔公赵泰汝,亦满心惊愕地瞅着堂内。

  自打前几日赵弘润在宗府内大闹了一番后,赵泰汝岂是【大魏宫廷】心中没气?

  正所谓姜还是【大魏宫廷】老的【大魏宫廷】辣,这位太叔公思忖了两日,便想到了两招可以用来制约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办法。

  其一,就是【大魏宫廷】牵扯到凝香宫的【大魏宫廷】沈淑妃。

  据太叔公所知,沈淑妃虽然并非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生母,但从小将后者视如己出,而赵弘润亦对其养母极为孝顺、维护,甚至于为此在两年前,因为当时魏天子宠爱的【大魏宫廷】陈淑嫒侮辱其母,带着宗卫们登门找茬,硬生生将幽芷宫的【大魏宫廷】前殿给砸了。

  因此在太叔公看来,若是【大魏宫廷】涉及到其母沈淑妃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这个狂妄的【大魏宫廷】小子应该会乖乖就范。

  这不,方才因为一个坐姿的【大魏宫廷】事,太叔公小试牛刀,效果奇佳,硬生生让赵弘润自己改变了坐姿。

  这让他心中颇为自得,因为他已找到了一招可以用来约束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妙招。

  而倘若第一招只是【大魏宫廷】可以用来掣肘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那么第二招,便是【大魏宫廷】他真正给予这个小辈的【大魏宫廷】教训。

  然而,让太叔公颇感惊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就在他寻思着教训这个狂妄的【大魏宫廷】小辈之时,整个狂妄的【大魏宫廷】小辈,居然也在谋划着对付他,而且此子所用的【大魏宫廷】招数,比他还要狠!

  此子,居然是【大魏宫廷】想将他们这些宗老踢出宗府!

  倘若换做在平日,太叔公恐怕早已哈哈大笑起来: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大魏宫廷】小辈?居然也敢大放厥词?

  可让他难以置信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堂内诸人中,无论是【大魏宫廷】现任宗府宗正赵元俨,还是【大魏宫廷】那四位起初来寻求宗府帮助的【大魏宫廷】诸侯王,居然在这件事上抱持沉默,这让太叔公渐渐感觉,这件事仿佛已脱离了他的【大魏宫廷】掌控。

  望着那四位眼观鼻、鼻观口,一言不发的【大魏宫廷】诸侯王,太叔公眼睑微颤,气地手都在哆嗦。

  要知道,这件事的【大魏宫廷】起因正是【大魏宫廷】这四位诸侯王!

  唔,虽然说按照先前约定的【大魏宫廷】事,倘若宗府出力达成了此事,宗府便能得到一笔不菲的【大魏宫廷】供奉,但再这怎么说,这四位诸侯王才是【大魏宫廷】这件事的【大魏宫廷】起因啊!

  这算什么?眼下宗府为了这伙人与赵弘润那劣子斗得不可开交,可这帮人,却居然与那劣子在私底下达成了不可告人的【大魏宫廷】协议?

  这已非是【大魏宫廷】过河拆桥,而是【大魏宫廷】两面三刀,简直是【大魏宫廷】将宗府放在火上烤啊!

  “成陵王!”

  太叔公嘴皮一动,沉声说道:“你等……为何不说话?”

  看得出来,宗府的【大魏宫廷】威慑力还是【大魏宫廷】极重的【大魏宫廷】,尤其是【大魏宫廷】当这位魏国内最年老的【大魏宫廷】长辈亲口询问时,成陵王赵文燊整个人不禁颤了一下,神色亦变得有些惊慌尴尬。

  事实上,这件事成陵王等人的【大魏宫廷】确做得不地道,先是【大魏宫廷】寻求宗府的【大魏宫廷】帮助,想让宗府去使赵弘润屈服,可眼下,他们却私底下与赵弘润达成了协议,将宗府给出卖了。

  如若在平时,他们绝对没有这个胆子,只是【大魏宫廷】奈何赵弘润所用的【大魏宫廷】『红枣与大棒』一番说辞,『红枣』太甜,而『大棒』亦太狠,逼得他们只能选择与赵弘润站在一起。

  宗府虽势大,但在三川,威慑力明显不如肃王弘润。

  宗府虽势大,但论敛财、挣钱的【大魏宫廷】本事,明显不如肃王弘润。

  更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正如赵弘润所言,他太年轻了,今年才十六岁,二十年后,他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三十六,可此刻堂上所坐的【大魏宫廷】诸人,又有几个能再活二十年?

  除非弄死此子,否则,二十年后,他们这些人势必会被赵弘润逐一清算旧账。

  可弄死这个肃王弘润,谈何容易?

  人家肃王弘润乃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如今最疼爱、最器重的【大魏宫廷】儿子,在朝野威望颇高,谁敢轻言『赐死』两字?真当魏天子是【大魏宫廷】懦弱之辈么?

  既然无法彻底击垮一个强大的【大魏宫廷】敌人,那就只有与其达成共识,化解干戈恩怨,这才是【大魏宫廷】上上之策。

  “赵文燊(shen),老夫问你话,你为何不答?”太叔公拄着拐杖质问道。

  『……死就死了!』

  承受着来自太叔公的【大魏宫廷】阴冷目光,成陵王赵文燊咬了咬牙,抬起头来堆笑说道:“叔公,晚辈以为,肃王殿下体恤诸老年势已高,此乃孝顺之举,叔公为宗府操心了一辈子,晚年也该享享清福了。”

  “……”听闻此言,太叔公面色铁青,虽然他早已猜到了几分,但他还真没想到,成陵王赵文燊居然还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大魏宫廷】话来。

  这不,三叔公的【大魏宫廷】语气一下子变得阴冷了许多,目视着其余三位诸侯王,冷冷质问道:“你们三个,亦是【大魏宫廷】这般想法么?”

  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三人对视一眼,硬着头皮说道:“晚辈以为,肃王与成陵王之言,大善。……叔公年事已高,当爱护身体,安享万年,不宜在为宗族之事操心。”

  “好……好!”太叔公气地连连顿着拐杖,随即猛地转过头来望向赵元俨,恨声说道:“元俨,莫非连你也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么?!”

  “……”赵元俨依旧默不作声。

  “好!好!”太叔公环视了一眼众人,最终将目光定格在赵弘润身上,咬牙切齿地说道:“小辈,看来果真是【大魏宫廷】老夫小看你了,你可真有本事啊,居然能说服……这些人。”说罢,他猛地一顿拐杖,重重喝道:“来人!”

  话音刚落,内堂涌出数十名宗卫羽林郎,只见太叔公抬手一指赵弘润,喝道:“将此子,拿下!”

  而就在那些宗卫羽林郎准备上前抓捕赵弘润时,忽见方才始终闭口不言的【大魏宫廷】赵元俨,终于开了口,沉声说道:“都退下!”

  这一句话,惊呆了太叔公与三叔公,也使得那些宗卫羽林郎们面面相觑。

  “元俨,你……”三叔公赵来峪震惊地望着就坐在身边的【大魏宫廷】侄子,惊骇地说道:“元俨,你可知你在说什么么?”

  只见赵元俨眼中闪过几丝复杂的【大魏宫廷】神色,低声说道:“叔公,三叔,此番,是【大魏宫廷】我宗府僭越了……”

  “你……”三叔公赵来峪怎么也没想到,他万分器重的【大魏宫廷】侄子居然说出这番话来。

  而这时,太叔公赵泰汝亦摇着头,仿佛痛心般说道:“元俨,你太让老夫失望了。”说罢,他目光一扫那些呆在原地的【大魏宫廷】宗卫羽林郎,低声喝道:“你们还等什么?!”

  众宗卫羽林郎闻言正要上前,却又听赵元俨沉声说道:“本王乃宗府宗正,本王令你等退下!”

  “……”那些宗卫羽林郎们顿时又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之余,转头望向主位上的【大魏宫廷】太叔公,与赵元俨身旁的【大魏宫廷】赵元俨。

  看得出来,赵元俨虽然是【大魏宫廷】现任的【大魏宫廷】宗府宗正,但论权柄、威信,却远不如太叔公赵泰汝与三叔公赵来峪。

  “好好好,看来你是【大魏宫廷】铁了心欲站在逆子那一边了。”太叔公赵泰汝恨恨地看着赵元俨,冷哼道:“你的【大魏宫廷】宗正之位,是【大魏宫廷】老夫与来峪推荐的【大魏宫廷】,老夫亦能削了它!……赵元俨,你不再是【大魏宫廷】宗府宗正了!”说罢,他转头对那一干宗卫们呵斥道:“还等什么,拿下赵弘润!”

  而就在这时,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来到了赵弘润身前,将后者护在身后,呵斥那一干宗卫道:“退下!否则,别怪李某不顾同泽之情!”

  而就在这时,一直在旁看戏的【大魏宫廷】魏天子猛然睁大了眼睛,沉声说道:“童宪,召禁卫!”

  童宪点点头,疾步出了内堂,高叫一声『护驾』。

  很难想象,这个年纪看上去比魏天子还要老的【大魏宫廷】大太监,尖叫起来嗓音居然那样尖锐,简直要冲破云霄。

  而待这一声尖叫声过后,此番护送魏天子而来的【大魏宫廷】那一群全副武装的【大魏宫廷】禁卫,亦如潮水般涌入内堂。

  『……』

  太叔公赵泰汝震惊地望着这一幕,面色阴沉地质问道:“陛下,您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然而,魏天子却不理太叔公,再次沉声下令道:“童宪,速召兵卫、禁卫、郎卫,包围宗府!……宗卫羽林郎,全部拿下!若有反抗者,就地格杀!”

  这一番话,让整个内堂再次陷入了死寂。

  就连那些对宗府极为愚忠的【大魏宫廷】宗卫羽林郎,似此时此刻,也不敢再造次了。(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圣墟  修真聊天群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圣墟  努努书坊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