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93章:交锋 三
  兵卫、禁卫、郎卫,这三支王都大梁负责各地段治安的【大魏宫廷】京畿卫戎军,来得非常迅速,仿佛是【大魏宫廷】提前有所准备,事先就埋伏在宗府外面似的【大魏宫廷】。

  只不过是【大魏宫廷】片刻工夫,兵卫便包围了整个宗府,并封锁了宗府所在的【大魏宫廷】那整条大街,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而一身黑甲的【大魏宫廷】禁卫与郎卫,则迅速控制了宗府内的【大魏宫廷】诸宗卫羽林郎,缴械了他们的【大魏宫廷】武器,令其在操场双手抱头坐在地上。

  而另外一部分禁卫与郎卫们,则冲进了内堂,将内堂内的【大魏宫廷】那数十名宗卫羽林郎们逼到了角落。

  不得不说,宗卫羽林郎,即宗府的【大魏宫廷】羽林军,论单兵武力远远在兵卫、禁卫、郎卫之上,但奈何召来这些卫军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君王魏天子,因此,他们不敢拔剑。

  而那些禁卫与郎卫们,亦没有拔剑,只是【大魏宫廷】右手握着尚未出鞘的【大魏宫廷】宝剑剑柄,利用人数的【大魏宫廷】优势,硬生生用身体将这些宗卫羽林郎们逼到了角落,挤得那一干宗卫羽林郎们别说拔剑,就连转身都难。

  『注:这里补充一个小设定,禁卫与郎卫都是【大魏宫廷】黑甲卫戎,两者最大的【大魏宫廷】区别是【大魏宫廷】,郎卫有黑甲面具,而禁卫没有。这个设定取自《琅琊榜》,最后几集中,两军在皇宫内殿外争锋相对,彼此手握剑柄、引而不发的【大魏宫廷】一幕,真的【大魏宫廷】挺带感的【大魏宫廷】。至于兵卫,其实与诸书友印象中的【大魏宫廷】城防军没啥区别,顶多就是【大魏宫廷】铠甲质量好些。』

  整个宗府,已被魏天子所控制。

  也难怪,当在朝天子赵元偲与现任宗府宗正二人赵元俨弟兄二人站在同一个阵营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宗府内的【大魏宫廷】宗卫羽林郎们岂敢造次?

  “你们二人,这不愧是【大魏宫廷】兄弟啊……”

  太叔公看看赵元俨,又看看魏天子,语气中带着强烈的【大魏宫廷】恨意。

  他知道,其实魏天子赵元偲早就对宗府有所不满,但是【大魏宫廷】这份不满,这位天子以往却不敢表现出来,为何,因为宗府,既是【大魏宫廷】约束魏国内王族、公族、贵族的【大魏宫廷】府邸,亦是【大魏宫廷】代表着后者的【大魏宫廷】府邸。

  作为天子,赵元偲的【大魏宫廷】确可以下旨削弱宗府,但只要似成陵王赵文燊、济阳王赵文倬等国内的【大魏宫廷】王族、公族、贵族依旧支持宗府,那么,即便是【大魏宫廷】魏天子,亦不敢对宗府加以削弱,否则,他就会遭到国内贵族势力的【大魏宫廷】联合施压。

  然而眼下,赵弘润却凭借手段使成陵王赵文燊、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等人装聋作哑,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借机削弱宗府的【大魏宫廷】天赐良机。

  因此,太叔公赵泰汝不会问出『陛下您想做什么』这种愚蠢的【大魏宫廷】问题来,因为这件事已经非常明了。

  “元偲,你真是【大魏宫廷】生了一个『好』儿子!……但愿我姬赵氏的【大魏宫廷】社稷江山,不会覆于你父子之手。”

  在深深望了几眼魏天子后,太叔公冷冷地说道。

  魏天子淡淡一笑,也不多说什么,毕竟成王败寇,对于这些在权利争夺中落败的【大魏宫廷】败者,又有什么好多说的【大魏宫廷】。

  而见魏天子不说话,太叔公拄着拐杖缓缓站了起身,再又深深望了一眼跪坐在堂内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后,一步一步地迈步走下了台阶。

  他的【大魏宫廷】身影,不禁有些悲凉萧索,因为他非但已失去了在宗府的【大魏宫廷】莫大权利,更失去了在王都大梁的【大魏宫廷】立锥之地。

  眼下的【大魏宫廷】他,唯有离开大梁,去投靠他的【大魏宫廷】儿女们。

  “叔父……”

  三叔公赵来峪连忙站了起来,扶住了这位颤颤巍巍的【大魏宫廷】老叔父。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来峪的【大魏宫廷】心思,太叔公淡淡说道:“走吧,来峪,收拾东西,我们……离开大梁。……来朴、来拓。”

  他唤着另外两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堂叔公、与小叔公的【大魏宫廷】名讳。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堂叔公赵来朴亦站起身来,与三叔公赵来峪一起将他们的【大魏宫廷】叔父赵泰汝扶了出去。

  临走至赵元俨面前时,赵泰汝停下脚步,转头望向赵元俨,冷冷说道:“眼下,那个位置属于你了。”说罢,他晒笑一声,似嘲讽般又说道:“老夫想交给你一个完整的【大魏宫廷】宗府,你却偏偏要一个……被东拆西拆的【大魏宫廷】宗府,呵呵呵,呵呵呵呵……”

  在讽刺的【大魏宫廷】笑声中,赵泰汝在两位老侄子的【大魏宫廷】搀扶下,缓缓走出了内堂。

  三人,没有再说任何话。

  哪怕是【大魏宫廷】在经过赵弘润身边时,太叔公赵泰汝也只是【大魏宫廷】用阴冷的【大魏宫廷】目光扫了一眼后者,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小叔公赵来拓,在赵泰汝等人离开了内堂后,走到了赵弘润身前,面色无奈地叹了口气。

  赵弘润对于这位小叔公的【大魏宫廷】印象还是【大魏宫廷】颇好的【大魏宫廷】,当即站起身来,歉意地说道:“此番连累您了,小叔公。”

  “无妨。”小叔公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事实上老夫也想回乡下去了。……我最小的【大魏宫廷】孙子啊,如今也快到婚娶之龄了,老夫正好回乡下去,给日后的【大魏宫廷】孙媳妇把把关,呵呵呵。只不过……”

  说到这里,他抬头望了一眼赵泰汝三人离开的【大魏宫廷】方向,压低声音对赵弘润提醒道:“你要小心了,弘润。”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便明白了这位小叔公的【大魏宫廷】意思,拱了拱手道:“多谢小叔公提醒。”

  小叔公点了点头,随即深深望了一眼眼前这位小辈,又望了一眼赵元俨、赵元偲兄弟二人,摇头叹息着,走出了内堂。

  他可以预测到,从即日起,姬赵氏一支的【大魏宫廷】王族与公族,不会再是【大魏宫廷】团结一致的【大魏宫廷】和睦局面了。

  『但愿别酿成同族相残的【大魏宫廷】惨剧……』

  小叔公暗自叹息着,消失在诸人眼前。

  待等这最后一位宗老走出了内堂,成陵王赵文燊等四位诸侯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而在松气之余,他们也明白,此番,他们可是【大魏宫廷】将那几位宗老给得罪惨了。

  不过幸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宗府不再受那几位宗老的【大魏宫廷】操纵,而是【大魏宫廷】由现任的【大魏宫廷】宗正赵元俨来掌握,这是【大魏宫廷】不幸中的【大魏宫廷】大幸。

  不过,就在他们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大魏宫廷】时候,却听赵元俨率先开口了。

  “我宗府今日遭逢变故,此事希望诸位不得外传。”

  说话间,他在经过魏天子允许后,喝退了堂内的【大魏宫廷】宗卫羽林郎,以及众禁卫、郎卫。

  而在此之后,赵元俨又说道:“诸位族兄族弟,我宗府尚有要事,就不留诸位了。……请陛下暂留片刻。”

  魏天子微微一笑,转头对赵弘润说道:“弘润,朕尚有要事与你二伯商议,你且先回去吧。”

  赵弘润当然明白他父皇要与他二伯商议什么,无非就是【大魏宫廷】针对将宗府削弱至什么地步而扯皮罢了。

  对于这件事,赵弘润一来没有兴趣,二来嘛,他的【大魏宫廷】地位还不足以参与其中。

  见此,他朝着其父皇与二伯拱了拱手,正色说道:“既然如此,弘润暂且告退。”

  而与此同时,那四位诸侯王见赵弘润都告退了,又岂会不识趣,纷纷拱手告退,顷刻间,堂内就只剩下魏天子与俨王爷二人。

  在四下已并无旁人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俨王爷长叹了一口气,苦笑说道:“希望陛下手下留情……”

  魏天子微微一笑。

  而在这对兄弟扯皮于将宗府削弱至何等程度的【大魏宫廷】同时,心情大好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正走在离开宗府的【大魏宫廷】路上。

  当然了,如果他身后没跟着成陵王他们四位族叔的【大魏宫廷】话,相信赵弘润会更加愉悦。

  只可惜,成陵王等人却不敢轻易放赵弘润离开,毕竟他们刚刚才得罪了赵泰汝等老一辈的【大魏宫廷】宗老,若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耍赖,拒绝给予他们前几日说好的【大魏宫廷】利益,相信这四位恐怕真要吐血了。

  不过还好,赵弘润是【大魏宫廷】个守信的【大魏宫廷】人。

  “四位族叔,本王答应你们的【大魏宫廷】,一定会兑现,四位族叔何必急于一时呢?”

  一听赵弘润这话,成陵王等人悬起的【大魏宫廷】心顿时又落了下来,但不可否认,这件事一日没确切落实下来,他们心中多少都有些忐忑。

  “肃王殿下,今日族叔等人,已按照你所说的【大魏宫廷】,装聋作哑,助你逼走了那几位宗老,倘若你再拖延三川之事,到时候我等信得过你,我等身后那些人,恐怕等不了那么久……你要知道,那几位宗老虽被你从宗府逼走,但余威仍在,若是【大魏宫廷】他们得到了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支持,到时候别说肃王你,就连陛下,恐怕也会有麻烦……因此,还是【大魏宫廷】尽早解决三川之事吧。”

  成陵王赵文燊软磨硬泡地说道。

  而听闻此言,赵弘润亦觉得有些道理。

  毕竟光是【大魏宫廷】几个已被踢出宗府的【大魏宫廷】宗老,其实并没有什么能量,关键在于这些老骨头能否得到国内贵族势力的【大魏宫廷】支持,倘若国内姬姓赵氏的【大魏宫廷】贵族们一致支持那几位宗老,到时候,就算宗府已在赵元俨的【大魏宫廷】掌控下,就算魏天子贵为魏国君王,恐怕他们这些人都会举步维艰。

  毕竟今日这件事,似赵元偲、赵元俨、赵弘润这一支,与那些位宗老们可谓已经撕破脸皮,若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再将三川之事拖延下去的【大魏宫廷】话,无疑是【大魏宫廷】让太叔公赵泰汝有机会东山再起,重夺大权。

  想到这里,赵弘润轻笑说道:“文燊族叔,这里谈不方便,不如去你府上详谈此事?”

  听闻此言,成陵王赵文燊面露喜色,在与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三人对视一眼后,四人异口同声地言道:“善!”

  而与此同时,大权旁落,已准备离开王都的【大魏宫廷】太叔公赵泰汝等人,正在宗府内收拾包裹。

  “真想不到,那小子居然说动了成陵王那些人……居然连赵元俨也……哎!”

  三叔公赵来峪恨恨地咬了咬牙,愤愤说道:“竟然被一介黄口孺子逼出大梁,简直岂有此理!”

  “忍!”

  太叔公赵泰汝拄着拐杖,淡淡说道:“眼下,大梁已无我等立足之地……不过,临走前,老夫却是【大魏宫廷】不能叫那小子得意。”

  说罢,他招招手叫三叔公赵来峪走近,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只听得后者喜上眉梢。

  “妙!”

  在小叔公暗自摇头叹息之余,三叔公欢喜地笑道。(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圣墟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开天录  调教大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