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97章:影响 二
  就在骆瑸说服东宫太子弘礼的【大魏宫廷】时候,雍王弘誉,亦在其王府内秘密接见了襄王弘璟。

  只见二人在一间密室内,一边对坐小酌,一边谈论着。

  而他俩所谈论的【大魏宫廷】,无非也正是【大魏宫廷】那则对赵弘润极为不利的【大魏宫廷】谣言。

  对于这则谣言,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看法与骆瑸一致,亦觉得是【大魏宫廷】宗府某些人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报复之举。

  因此,雍王弘誉笑呵呵地说道:“三弟,为了这种小事,你亲自登门拜访为兄,可不似你的【大魏宫廷】性格啊。”

  听闻此言,襄王弘璟轻笑了两声,随即似笑非笑地说道:“二王兄,你真觉得,这只是【大魏宫廷】一件无关痛痒的【大魏宫廷】小事么?”

  雍王弘誉闻言摇摇头说道:“我了解弘润,他对我等兄弟都争相抢夺的【大魏宫廷】那个皇位,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不屑一顾,就跟六弟弘昭似的【大魏宫廷】。……只不过,弘昭他喜欢吟诗作画,若非出生在王室,想必早已在某座仙山隐居,与山水为伴,与鸿儒为伴了。而弘润嘛,他对『使我大魏成为强国』一事,有着十分强烈的【大魏宫廷】执念,我曾听他说过,他说,他所做的【大魏宫廷】一切,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是【大魏宫廷】一名魏人,而非是【大魏宫廷】为了那个位子。再者,只有我大魏愈发强大,他日后想要撒手不管当一位闲王,也能当得更加舒坦……哈哈哈,还真是【大魏宫廷】符合他性格的【大魏宫廷】话,对吧?”

  “呵。”襄王弘璟静静地听着,听到最后不置与否地笑了声。

  随即,他将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收起了大半,淡淡说道:“二王兄还真是【大魏宫廷】不实诚啊。……王弟问的【大魏宫廷】,并非『弘润他是【大魏宫廷】否想要那个位子』,而是【大魏宫廷】『父皇是【大魏宫廷】否希望弘润坐上那个位子』……”

  “……”雍王弘誉皱了皱眉。

  “王弟不相信二王兄没有看出来。”眯了眯眼睛,襄王弘璟低声说道:“父皇有内侍监作为耳目,监视着大梁的【大魏宫廷】风吹草动,宗府那几个老家伙此番没能斗过老八,被夺了权柄,故而在离开前给老八使绊子……难道父皇就当真没有预测到?更别说,就算当时没有预测到,待内侍监禀报了此事后,父皇仍可以将这则谣言压制下来,只要他愿意。但是【大魏宫廷】,父皇却没有这么做,放任这则谣言越传越广……二王兄以为,这是【大魏宫廷】为何?”

  “……”雍王弘誉扫了一眼襄王弘璟,淡淡说道:“或许是【大魏宫廷】父皇疏忽了呢。”

  “疏忽?”襄王弘璟呵呵一笑,压低声音说道:“那可是【大魏宫廷】他如今最器重、最疼爱的【大魏宫廷】儿子啊!……老八如今手中有多少兵权?十万!十万兵权!比驻军六营加起来还要多!我大魏历代皇子中,可曾有哪个皇子,手握十万兵权的【大魏宫廷】?”

  雍王弘誉皱了皱眉,说道:“终归弘润对我大魏立下了赫赫功勋,有些特权也实属正常。”

  “难道只是【大魏宫廷】这样么?”襄王弘璟似笑非笑地说道:“在我看来,此番父皇放任这则谣言,恐怕是【大魏宫廷】想借机试探老八,看看他是【大魏宫廷】否对那个位子有那么一丁点的【大魏宫廷】兴趣……”

  “弘润对皇位毫无兴趣。”雍王弘誉淡淡说道。

  “但愿如此!”襄王弘璟轻笑一声,自嘲道:“否则,咱们这些人还争什么?其实二王兄也看出来了吧?父皇早就在培养他心中最合适的【大魏宫廷】继位者了,否则,似那位继位者的【大魏宫廷】恶劣性子,再加上他什么都要插一手的【大魏宫廷】作风,早就以僭越的【大魏宫廷】罪名被御史监问罪了。……在成皋关私设关隘,收取出关税,还拒绝对国内贵族势力开放三川,甚至因此闹出人命来,啧啧啧,父皇对老六的【大魏宫廷】爱护,怕是【大魏宫廷】也没有到这种地步!”

  “但不可否认,弘润所做的【大魏宫廷】一切都是【大魏宫廷】为了大局着想。”雍王弘誉面带不悦地正色说道。

  “好好好,这些事就到此为止。”见雍王弘誉面色不佳,襄王弘璟没有再说下去,当即打住了这个话题,低声说道:“二王兄,老八,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屈于人下的【大魏宫廷】人。……前一阵子,王弟所在的【大魏宫廷】户部,曾帮他打造了一批什么……『三川纪念币』,你可知晓。”

  “唔。”雍王弘誉点了点头。

  “当时,户部请示了王弟,王兄也知道,我不想与老八作对,就懒得去管这件事,让户部自己拿主意,结果,户部当时是【大魏宫廷】拒绝了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最后呢?老八自己出资,叫冶造局打造了一批熔铸钱币的【大魏宫廷】模具,并请户部帮忙铸了一大批三川纪念币。……他决定的【大魏宫廷】事,就一定要做,似这样性子的【大魏宫廷】人,王兄真以为他会是【大魏宫廷】能屈于人下的【大魏宫廷】?”摇了摇头,襄王弘璟正色说道:“当时我就明白了,老八,不会是【大魏宫廷】一个屈于人下的【大魏宫廷】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雍王弘誉看似越来越烦躁了。

  “我只是【大魏宫廷】想提醒二王兄,老八今日对那个位子不感兴趣,并不代表他明日也是【大魏宫廷】如此。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父皇也对他寄以厚望……”

  “……”雍王弘誉深深望了一眼襄王弘璟,皱眉问道:“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借机削弱弘润?”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哂笑一声,自嘲道:“老八连宗府都能扳倒,咱俩与他相处地好端端的【大魏宫廷】,何必树敌呢?”说罢,他压低声音说道:“王弟只是【大魏宫廷】觉得,老八此番很有可能会暂时离开大梁……老四尚在山阳、老五去了陇西,倘若老八再离开了大梁,这大梁,就只剩下东宫,以及你我了……”

  听闻此言,雍王弘誉饶有兴致地望着襄王弘璟,笑道:“你有自信能扳倒东宫?那骆瑸可不简单。……弘润若暂离大梁,方便的【大魏宫廷】可不是【大魏宫廷】你我。东宫扩大势力的【大魏宫廷】速度,可要在你我之上。”

  “我知道。”襄王弘璟笑着点点头,随即又似笑非笑地说道:“但,正所谓『欲要取之、必先予之』……若老八仍呆在大梁,东宫可是【大魏宫廷】会投鼠忌器的【大魏宫廷】,他对老八,太忌惮。”

  “……”

  雍王弘誉沉思了片刻,随即缓缓点了点头。

  如此过了两日,关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那则谣言在大梁传得沸沸扬扬。

  一时间,很多人都在猜想,猜测肃王弘润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如谣言中所传的【大魏宫廷】那样,以退为进、意在皇位。

  甚至于此事传到了肃王府后,就连玉珑、芈芮、苏姑娘,都变得有些将信将疑。

  倒不是【大魏宫廷】反对赵弘润去争夺那个位子,若按照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说法是【大魏宫廷】,倘若赵弘润登上了魏国君王的【大魏宫廷】位置,那她就更有仰仗了;而芈芮更是【大魏宫廷】一个劲地支持赵弘润去争夺皇位,可能她觉得,若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成为了魏王,她就有数不尽的【大魏宫廷】甜点可食了。

  唯独苏姑娘有些担惊受怕,毕竟『王妃』她都不敢奢望了,又岂会奢求『后妃』,赵弘润站得越高,她对于失去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臆想就更加担忧。

  而这一切的【大魏宫廷】一切,都让赵弘润烦不胜烦。

  终于,他忍不住了,来到了垂拱殿,请他父皇魏天子动用力量制止这则谣言。

  然而,魏天子对此倒是【大魏宫廷】十分镇定,淡淡说道:“只是【大魏宫廷】谣言罢了,过不了多久就会风平浪静,有什么好担心的【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赵弘润倍感无语。

  “父皇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儿臣什么也不用做?这岂不是【大魏宫廷】默认了此事?”

  魏天子闻言瞧了一眼赵弘润,淡淡说道:“那你就将川雒交给朝廷,怎样?”

  “呃……”赵弘润面色一滞。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信不过朝廷,只是【大魏宫廷】他生怕好端端的【大魏宫廷】出现什么变故,比如前几日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势力联合起来因为三川之事对朝廷以及对他施压,当时赵弘润是【大魏宫廷】硬生生抗住了压力,可换做朝廷,恐怕此刻早已妥协,对国内那些贵族势力开放了三川。

  毕竟就算是【大魏宫廷】在魏国,平民在朝廷心目中的【大魏宫廷】分量,也仍然不会有贵族那么高,朝廷顶多只会像魏天子所做的【大魏宫廷】那样,借那些平民来敲打敲打那些贵族,借此机会拿回一部分国内的【大魏宫廷】矿脉,又岂会真的【大魏宫廷】去扶持那些平民商贾。

  赵弘润不肯交出川雒,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确保一切按照他所想的【大魏宫廷】那样发展。

  “五万川北骑兵?”见赵弘润默不作声,魏天子又问道。

  “……”

  “鄢陵军?”

  “……”

  “商水军?”

  “……”

  “冶造局?”

  “……”

  随着魏天子一句句的【大魏宫廷】询问,赵弘润哑口无言。

  倒不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不肯交出权利,只是【大魏宫廷】他不希望他的【大魏宫廷】心血被某些人给糟蹋,毕竟那是【大魏宫廷】他好不容易撑起来的【大魏宫廷】。

  望着无言以对的【大魏宫廷】儿子,魏天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循循善诱道:“若是【大魏宫廷】你肯交出手中的【大魏宫廷】权利,那谣言立即不攻自破。但事实上,朕却不希望你那样做……比如说『川雒』,在那里,你在羱、羯、羝三族中的【大魏宫廷】威慑,比朝廷更甚,若是【大魏宫廷】换做其他人,朕也担心会震慑不住那些三川之民……再者,万一派去的【大魏宫廷】官员搞砸了怎么办?”

  “……”赵弘润皱皱眉,半响后烦躁地说道:“可那则谣言……”

  “那只是【大魏宫廷】谣言而已。”魏天子笑了笑,试探道:“过不了多少时日,就会风平浪静的【大魏宫廷】。再者……以你对大魏做出的【大魏宫廷】贡献,就算是【大魏宫廷】力争皇位,也无不可嘛。据朕所知,朝野对于此事的【大魏宫廷】评价,反而是【大魏宫廷】对你颇为支持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抬头望着魏天子,半响后皱了皱眉。

  “父皇,儿臣怎么觉得……这件事不太对劲啊。”

  “什么?”魏天子一脸茫然。

  只见赵弘润眯了眯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魏天子,皱眉说道:“儿臣忽然想起,那晚从凝香宫出来时,父皇就曾暗示过儿臣这件事……换而言之,父皇早就知道了。然而,父皇却并未派人制止谣言,反而放任它传得沸沸扬扬……父皇,你是【大魏宫廷】在给儿臣下套么?”

  『不好……』

  魏天子心中咯噔一下,暗暗责怪自己前几日的【大魏宫廷】多嘴。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贞观帝师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圣墟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房贷计算器  大魏宫廷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圣墟  修真聊天群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之神帝驾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