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09章:行刺
  “你是【大魏宫廷】怎么知道我的【大魏宫廷】行踪的【大魏宫廷】?”

  在被芈姜提醒后,被下令杀害陈宵之父陈炳一事所困扰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隐隐就感觉有些不对。,

  要知道,因为乌娜的【大魏宫廷】关系,他们一行人可是【大魏宫廷】在半途中下船的【大魏宫廷】。

  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被那陈宵找到,就连赵弘润都有些发愣。

  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有件事芈姜不幸言中,那就是【大魏宫廷】,陈宵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怨恨,随着赵弘润拒绝杀死熊拓以及熊琥,甚至还反过来私下帮助他俩,而逐渐变成了憎恨。

  “问我是【大魏宫廷】如何得知肃王你的【大魏宫廷】行踪?”

  面对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询问,陈宵冷笑连连,直截了当地说道:“你杀了我父亲,我此番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杀你为父报仇的【大魏宫廷】!”

  说罢,他可能是【大魏宫廷】意识到他如今已成为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阶下囚,又连忙补充道:“肃王以为你抓到我我就没办法了么?实不相瞒,为了杀肃王你,我找了许多同伴。”

  咱能别来这套么?你之前明明还在犹豫是【大魏宫廷】否要杀我好不好?

  “……”赵弘润表情古怪地盯着陈宵半响,忽而用奇怪的【大魏宫廷】口吻反问道:“你刚刚不还说,你是【大魏宫廷】为了质问我为何放走平舆君熊琥而来么?”

  陈宵下意识地接口道:“话虽如此,但……”说罢,他愣了愣,狐疑地问道:“我说过么?”

  这家伙……

  赵弘润忍着笑,神色漠然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陈宵长吐一口气,点点头说道:“既然已被肃王看破,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说罢,他抬起头望向赵弘润,说道:“我告诉你,但是【大魏宫廷】你要放我走,如何?”

  赵弘润根本不用猜也晓得这家伙准是【大魏宫廷】打算去杀熊琥以及熊拓二人,当即摇头拒绝道:“不,你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我请你吃一顿好的【大魏宫廷】。”

  陈宵愣了愣,摇头说道:“我自有干粮,不需要肃王请我吃什么好的【大魏宫廷】。”说罢,他使劲又挣扎了一下,只可惜他身上的【大魏宫廷】绳索众宗卫们绑得十分严实,他挣脱不开。

  于是【大魏宫廷】他只好再次望向赵弘润,重申了一遍条件:“我告诉你原因,你放我走。”

  然而,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摇了摇头,拒绝道:“死了这条心吧。……我是【大魏宫廷】为你好,你以为单凭你一个人,就能杀死熊琥与熊拓二人?你知道他们身边有多少护卫么?”

  “不试试怎么晓得不成?”陈宵自信满满地说道。

  ……这算是【大魏宫廷】变相承认只有他一个人么?

  赵弘润看着这耿直的【大魏宫廷】年轻人,摇摇头正色说道:“熊琥也好、熊拓也罢,即便你有自信杀死他俩,眼下我也不能坐视此事……我不会杀害你,但从今日你,我也不会放任你离开我的【大魏宫廷】视线,这是【大魏宫廷】为你好。”

  关于此事,赵弘润倒没有撒谎,毕竟在他看来,陈宵有些过于耿直了,虽然武力悍勇,但凭他缺根筋的【大魏宫廷】脑袋,杀的【大魏宫廷】了熊拓与熊琥?

  要是【大魏宫廷】熊拓与熊琥沦落到被这种蹩脚刺客杀害的【大魏宫廷】地步,那赵弘润根本就没有必要暗中支持熊拓去争夺什么楚王的【大魏宫廷】位置了。

  毋庸置疑,若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放陈宵去暗杀熊拓、熊琥二人,这位武力不俗的【大魏宫廷】年轻必定会死在前两人手中,这是【大魏宫廷】猜都不必猜的【大魏宫廷】事。

  而赵弘润并不希望这样,毕竟他对那位原召陵县令陈炳,还是【大魏宫廷】极为敬重的【大魏宫廷】。

  但是【大魏宫廷】拒绝释放陈宵,这也使得陈宵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恨意又加深了些许,耿直的【大魏宫廷】他闭上眼睛,不再与赵弘润说话。

  不过对于性格如此耿直的【大魏宫廷】家伙,赵弘润倒不反感,甚至于,他还闲着没事逗逗陈宵。

  “陈宵,你不是【大魏宫廷】找了一些同伴么?怎么你被抓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同伴露面救你呢?”

  “他、他们只是【大魏宫廷】暂时不想暴露而已,一旦时机成熟,定会救我脱困的【大魏宫廷】……”

  “真的【大魏宫廷】么?”赵弘润一脸我不相信的【大魏宫廷】表情。

  见此,陈宵愤慨地说道:“肃王,你别得意。……我劝你还是【大魏宫廷】早早将我释放,否则……”

  “否则怎样?”

  “……”陈宵满头大汗,憋了半响后说道:“我的【大魏宫廷】同伴,必定已在前面的【大魏宫廷】路上布满了陷阱。”

  “喔喔,那我拭目以待。”

  赵弘润点点头道。

  就在赵弘润逗着陈宵玩之际,宗卫沈彧指着前方说道:“公子,前边有家野栈,不如在那稍歇片刻?”

  赵弘润当即点头同意,毕竟这些日子他们尽是【大魏宫廷】就着水吃些干粮,还有些干巴巴的【大魏宫廷】肉干,有机会能吃顿好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自然不会错过。

  不过在去那家开设在荒野的【大魏宫廷】客栈前,赵弘润仍不忘逗逗陈宵:“你不会是【大魏宫廷】想说,那店里有你的【大魏宫廷】同伴吧?”

  “自、自然。”陈宵嘴硬地说道。

  见此,赵弘润好笑地摇了摇头。

  片刻后,一行人来到了这家客栈。

  店主是【大魏宫廷】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大魏宫廷】中年人,带着四五个店伙计,看起来都比较和善,瞧见赵弘润一行人走入店中,连忙迎了上来。

  “几位是【大魏宫廷】打尖还是【大魏宫廷】住店?”店主热情地问道。

  赵弘润打量了几眼店内四周,发现这是【大魏宫廷】一家挺小的【大魏宫廷】客栈,二楼估计是【大魏宫廷】住人的【大魏宫廷】房间,但随意一瞥,应该只有三间。

  一楼则是【大魏宫廷】吃饭的【大魏宫廷】厅堂,摆着一张张的【大魏宫廷】长桌,大约有九张桌子,每桌能做八人左右。

  而在赵弘润等人来到之前,店内已有两拨客人,一拨四人,一拨五人,正在喝着酒、吃着菜,相互谈笑着,从衣着打扮判断,像是【大魏宫廷】商旅。

  “不住店,就吃些酒菜。”宗卫沈彧将一块银子拍在柜台上,说道:“上你们店里最好的【大魏宫廷】酒菜!”

  “明白、明白。”那店主连忙拿起那块银子,两眼放光。

  此后,赵弘润一行人走到靠近店内的【大魏宫廷】桌子,赵弘润与宗卫长沈彧,还有芈姜、芈芮、苏姑娘、绿儿、羊舌杏、乌娜坐了一桌,其余众宗卫们,以及陈宵,分坐了两桌。

  此时,店内那些客人们,在瞧了一眼赵弘润等人后,谈话声不禁小了许多。

  也难怪,毕竟似沈彧等宗卫们,虽然一个个做平民打扮,但身上却带着刀剑,一看就知道不是【大魏宫廷】寻常百姓。

  自然而然,也没有谁胆敢去张望赵弘润那一桌的【大魏宫廷】几个姿色各异的【大魏宫廷】女人。

  不得不说,虽然是【大魏宫廷】小店,但上菜的【大魏宫廷】速度却很迅速,没多少工夫,几盘肉食、几盘炒野菜便迅速地端了上来。

  此时店主在旁介绍,这些肉,都是【大魏宫廷】当地的【大魏宫廷】野味。

  说罢,他又吩咐三名店伙计搬过来三坛酒,每桌一坛。

  只见店伙计拍掉了酒坛上的【大魏宫廷】封泥,赵弘润立马就闻到了酒香。

  他用酒勺从酒坛里舀起一勺,倒入碗里,似陶醉般嗅了嗅。

  可正要喝,忽听隔壁桌的【大魏宫廷】陈宵在那冷哼道:“就不怕酒里有毒?”

  “什么?”赵弘润疑惑地望向陈宵。

  却见后者愤慨地说道:“这店里的【大魏宫廷】人,皆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同伴,早已在酒菜中下了毒,你若不怕死就吃吧。”

  喂喂喂,咱们已经不玩了好不好?

  赵弘润瞥了一眼在旁呆若木鸡的【大魏宫廷】店主,笑着摆摆手说道:“抱歉,别理那家伙,那家伙脑子有点问题。”

  “喔……”呆若木鸡的【大魏宫廷】店主,用异样的【大魏宫廷】眼神看了一眼陈宵。

  而此时,赵弘润已喝了一口酒,随即似笑非笑地望着陈宵。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没吓住赵弘润,陈宵有些怏怏,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魏国有习俗,桌上身份最尊贵的【大魏宫廷】人尚未动杯、动筷,其余人不能动的【大魏宫廷】,因此,待等赵弘润喝了一口酒后,众女以及众宗卫们这才提起筷子来。

  但唯独芈姜没有动筷,而是【大魏宫廷】面无表情地盯着那店主。

  在她身旁,苏姑娘正要用筷子夹一片肉,却被芈姜一把抓住了手臂。

  “等等,都别动筷!”芈姜轻声喝道。

  众人面面相觑,皆转头望向芈姜,却见芈姜面无表情地对妹妹芈芮说道:“妹,试毒。”

  此时芈芮正用筷子夹着好几片肉,准备塞到嘴里,闻言愣了愣,从挂在腰间的【大魏宫廷】包里拿出一双精致的【大魏宫廷】银筷,在桌上每道菜上都戳了几下。

  但银筷依旧光鲜亮丽。

  “你这是【大魏宫廷】做什么?”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表情有些尴尬,毕竟这种举动可是【大魏宫廷】相当不礼貌的【大魏宫廷】。

  然而芈姜却没有理睬赵弘润,示意她妹妹芈芮道:“酒。”

  芈芮点点头,将银筷错戳入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酒碗中。

  只是【大魏宫廷】眨眼工夫,光鲜的【大魏宫廷】银筷上顿时就蒙上了一层黑兮兮的【大魏宫廷】东西。

  “酒中有毒!”

  芈姜二话不说,抄起面前那盘肉都砸向站在他们不远处的【大魏宫廷】那店主。

  只见在赵弘润愕然的【大魏宫廷】目光中,那店主以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速度闪开,居然从怀中摸出一柄匕首,径直就刺向赵弘润。

  好在芈芮的【大魏宫廷】反应也很快,抬手在对方手腕处一敲,只听“当啷”一声,那店主手中的【大魏宫廷】匕首便掉落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店内那些商旅们,亦一改之前的【大魏宫廷】谈笑,从桌子底下抽出兵刃,朝着赵弘润这边扑了过来。

  “保护公子!”

  宗卫长沈彧大喊一声,与其余反应过来的【大魏宫廷】宗卫们顿时抽出兵刃迎了上去。

  “……”

  望着眼前那混乱的【大魏宫廷】局势,赵弘润不可思议地转头望向陈宵。

  然而陈宵此刻早已傻眼,见赵弘润目光投来,面色惨白连连摇头说道:“不、不是【大魏宫廷】我……他、他们……并非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同伴。我、我方才是【大魏宫廷】瞎说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当然不至于会怀疑陈宵这个耿直的【大魏宫廷】家伙,仔细想想,正是【大魏宫廷】因为陈宵那句话,才使得芈姜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问题在于,这些刺客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莫非,是【大魏宫廷】冲着我来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皱了皱眉,瞬时间就联想起了他六王叔前些日子在他肃王府上问他的【大魏宫廷】话。

  ……这回除了宗老外,弘润你还得罪什么人了么?(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三寸人间  神级奶爸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开天录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笔趣阁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