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10章:行刺 2
  随着三声仿佛门被踹开的【大魏宫廷】声响从二楼的【大魏宫廷】住房传来,赵弘润等人下意识地转头望去,骇然发现这家客栈的【大魏宫廷】二楼上亦涌下二十几名男子,这些人一个个用灰巾蒙脸,手中攥着刀剑,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善类。

  待等这些人加入战局后,宗卫们的【大魏宫廷】处境立马就变得岌岌可危。

  难怪,毕竟宗卫们只有十人,而且还分出了两人与芈姜、芈芮姐妹一同保护赵弘润与其余几名女眷,仅有沈彧等八名宗卫应战那些贼子,在人数上处于极其不利的【大魏宫廷】处境。

  见此,面色发白的【大魏宫廷】陈宵连忙站起身来,来到赵弘润身边,大声叫道:“快、快放开我!……我可以帮忙击杀这些贼人!”

  赵弘润狐疑地打量了陈宵几眼,不可否认,此子的【大魏宫廷】武力比他身边任何一名宗卫都要厉害,是【大魏宫廷】一位出身军旅的【大魏宫廷】骁勇之将,若是【大魏宫廷】拒绝这股战力的【大魏宫廷】话,未免太可惜了。

  只不过,虽然赵弘润并不觉得陈宵会与这些贼子有何关联,但不可否认,陈宵能找到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行踪,而这些贼子亦能找到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行踪,要说这两者没有丝毫关联,想来赵弘润自己都不信。

  然而,赵弘润在稍稍思忖了片刻后,还是【大魏宫廷】朝着芈姜略微点了点头。

  芈姜会意,遂用剑削断了绑着陈宵的【大魏宫廷】绳索。

  不过,她还是【大魏宫廷】防着陈宵骤然出手反制。

  然而,这陈宵倒是【大魏宫廷】没有让赵弘润失望,在绳索被削断之后,只见那陈宵大叫一声,踩着桌子跃向沈彧等人,一拳就将一名贼子击飞了丈余,与陷入被围攻处境的【大魏宫廷】沈彧背对背。

  宗卫沈彧有些意外,转头望了一眼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方向,见后者微微点了点头,随用脚尖挑起地上一柄兵刃,反手递给陈宵,口中却亦忍不住调侃陈宵道:“这些人,不是【大魏宫廷】你同伴么?”

  陈宵的【大魏宫廷】脸黑了黑,一边接过兵刃,一边愤愤说道:“这些人才不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同伴咧!……我的【大魏宫廷】同伴,他们……在另一家客栈。”

  只可惜,沈彧根本懒得理睬这种漏洞百出的【大魏宫廷】瞎话,大喊一声“自己小心”,便挥刀迎上了一名贼子。

  “啧!”陈宵颇有些郁闷地吐了口气,亦挥剑砍向一名贼子。

  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大魏宫廷】很擅长刀剑,挥剑的【大魏宫廷】动作毫无章法,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胡劈乱砍,但凭着他那仅仅只是【大魏宫廷】略逊色于褚亨的【大魏宫廷】强劲臂力,他还是【大魏宫廷】硬生生杀出了一条生路。

  『这家伙……是【大魏宫廷】要独自逃生么?』

  用眼角余光瞥见陈宵的【大魏宫廷】举动,正在奋力杀敌的【大魏宫廷】众宗卫们微微皱了皱眉,可让他们有些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陈宵生生杀到客栈的【大魏宫廷】栈门后,居然丢掉了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器,从门后找出一根粗如大腿的【大魏宫廷】门栓,挥舞着门栓又杀了回来。

  『喔……原来这家伙是【大魏宫廷】枪卒出身。』

  众宗卫恍然了,他们这才意识到,那陈宵只是【大魏宫廷】觉得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刃不趁手而已。

  还别说,挥舞着粗大门栓的【大魏宫廷】陈宵,终于展现出了他悍勇的【大魏宫廷】一面,手中门栓四下挥舞,虎虎有风,居然硬生生让围攻他的【大魏宫廷】数名贼子连近身都难以办到。

  忽然,只听“砰”地一声,陈宵手中的【大魏宫廷】门栓向前一顶,硬生生撞在一名贼子的【大魏宫廷】胸口,后者惨叫一声,倒飞出数丈远,狠狠撞在墙壁上,随即闷哼一声口吐一口鲜血,便软趴趴地倒在地上不动了。

  『……好臂力!』

  众宗卫们心下不觉有些吃惊。

  他们这才意识到,他们那日能在那么短的【大魏宫廷】时间内拿下陈宵,只是【大魏宫廷】因为后者手中没有趁手的【大魏宫廷】兵器而已,倘若给陈宵一根似门栓般沉重的【大魏宫廷】铁枪,他们短时间内未必制服地了这名悍将。

  而陈宵的【大魏宫廷】悍勇,赵弘润亦看在眼里。

  或许陈宵的【大魏宫廷】脑筋确实有点问题,但他的【大魏宫廷】武力,让人很难想象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出身中阳县的【大魏宫廷】军队。

  『话说中阳县有军队么?』

  赵弘润摸了摸下巴,仔细回想了一番,这才不可思议地发现,中阳县作为地方县,充其量就只有一支卫戎军而已,也就是【大魏宫廷】俗称的【大魏宫廷】县兵、县卫。

  『原来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地方县卫中,也有如此武力的【大魏宫廷】悍勇兵将?』

  赵弘润不禁有些意外。

  因为在他的【大魏宫廷】印象中,地方县的【大魏宫廷】卫戎军平时顶多就是【大魏宫廷】负责一些缉盗、治安、剿寇的【大魏宫廷】任务,不至于会出现诸如陈宵这种勇悍的【大魏宫廷】兵将。

  不得不说赵弘润忘记了,他忘记了原鄢陵军,也就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大魏宫廷】召陵军,那其实也是【大魏宫廷】一支最早由鄢陵、临颍、西华等地的【大魏宫廷】卫戎军在面对楚军的【大魏宫廷】攻势下所临时组成的【大魏宫廷】军队,只不过如今已拥有了正式的【大魏宫廷】军队番号,摇身一变成为了正规军而已。

  由此可见,魏国地方县的【大魏宫廷】卫戎军,虽然战斗力远不如驻军六营等精锐之师,但也并未是【大魏宫廷】乌合之众。

  随着陈宵这一员悍勇之将加入战局,宗卫们的【大魏宫廷】处境改善了许多,因为他们在厮杀时分出了些精力关注着赵弘润这边的【大魏宫廷】情况,因此,他们并没有想要将这一伙贼人一网打尽的【大魏宫廷】打算。

  可出乎他们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随着厮杀的【大魏宫廷】战况逐渐偏向赵弘润他们一方,那些贼子居然没有一个落跑,仍是【大魏宫廷】一次又一次企图袭击赵弘润,只可惜被众宗卫以及陈宵拦了下来,芈姜与芈芮姐妹甚至到后来都没有再加入战局。

  『果然是【大魏宫廷】冲着我来的【大魏宫廷】么?』

  几次注意到这伙贼人企图靠近自己,赵弘润深深皱紧了双眉。

  说起来,他还是【大魏宫廷】第一次遇到行刺这种事。

  与其说是【大魏宫廷】害怕的【大魏宫廷】话,反而有些新鲜感。

  也是【大魏宫廷】,想来赵弘润他也是【大魏宫廷】执掌过千军万马、见识过动辄十余万人厮杀战场的【大魏宫廷】,岂会因为区区几十名贼子的【大魏宫廷】行刺而面露惊恐?

  他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奇怪,奇怪于这些贼人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所派。

  赵弘润不相信这伙贼子是【大魏宫廷】为了劫财、或者对苏姑娘啊、乌娜啊等女的【大魏宫廷】美色有何企图,在他看来,这伙贼子分明是【大魏宫廷】早有预谋,提前布下了陷阱就等着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到来。

  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伙人受何人指使?或者换一种说法,究竟有什么人恨他赵弘润恨到派人要杀了他的【大魏宫廷】地步?

  『难道是【大魏宫廷】安陵的【大魏宫廷】赵来峪?』

  赵弘润瞬间便想到了居住在安陵的【大魏宫廷】那一支姬姓赵氏王族,即他三叔公赵来峪的【大魏宫廷】那一支。

  但是【大魏宫廷】转念细细思忖了一番后,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将这位三叔公给排除在嫌疑人之外。

  要知道赵来峪亦是【大魏宫廷】姬姓赵氏王族成员,甚至于曾经还贵为宗府上一任的【大魏宫廷】宗正,怎么可能会派人行刺赵弘润这种族人内的【大魏宫廷】小辈?

  倘若真是【大魏宫廷】赵来峪所为,那么此事一旦暴露,赵来峪势必身败名裂,甚至于会被剔除出姬姓赵氏王族的【大魏宫廷】族谱,日后也无法安葬于祖坟。

  赵来峪已经六十几岁了,正是【大魏宫廷】半截入土的【大魏宫廷】年纪,而魏人素来有着落叶归根的【大魏宫廷】习俗,他难道会冒着死后无法安葬于祖坟的【大魏宫廷】危险,派人行刺赵弘润?

  同理,太叔公赵泰汝亦不可能会做这种事。

  那么问题就来了,致使这帮贼人的【大魏宫廷】家伙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

  赵弘润仔细打量了几眼这混乱的【大魏宫廷】局势,忽而指着那店主喊道:“先拿下这店主!”

  众宗卫与陈宵听闻此言,当即朝着那店主杀了过去。

  然而,那店主似乎是【大魏宫廷】这些贼子的【大魏宫廷】头头,见众宗卫们与陈宵围住了前者,急忙过来营救。

  这让众宗卫们以及陈宵更加打定主意要拿下那店主。

  如此又混战了约一刻辰左右,那总共三十几名贼子,陆续被陈宵以及众宗卫们杀死,只剩下那名店主,以及另外两名贼子。

  见此,赵弘润淡淡开口对那名店主说道:“喂,事到如今,足下也该束手就擒了吧?”

  可让赵弘润感到愕然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浑身上下多处创伤的【大魏宫廷】店主,居然咧嘴笑了起来,似赞赏般说道:“不愧是【大魏宫廷】宗府出身的【大魏宫廷】宗卫,果真厉害……”

  『连宗卫的【大魏宫廷】存在都清楚么?』

  赵弘润眯了眯眼睛,不动声色地问道:“宗卫?什么宗卫?”

  那店主闻言哈哈笑道:“肃王何必装蒜?”

  『果然是【大魏宫廷】冲着我来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心下释然,在略一思忖后,问道:“你们究竟受何人主使?与本王又有何仇怨?”

  听闻此言,那店主哼笑一声,瞥了一眼护在他身前的【大魏宫廷】那两名贼子,居然用剑从背后捅死了其中一个。

  “你……”在赵弘润一行人愕然乃至骇然的【大魏宫廷】注视下,另外一名贼子见此亦是【大魏宫廷】神色大变,回顾那店主说道:“你做什么?”

  岂料那店主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等还走的【大魏宫廷】了么?……该履行事先约好的【大魏宫廷】事项了!”

  那名贼子闻言面色一滞,咬咬牙,居然在赵弘润等人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注视下,引刃自刎。

  见此,那店主面色稍霁,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似的【大魏宫廷】东西,端详了此物片刻,随即放入嘴里,目视着赵弘润说道:“真是【大魏宫廷】可惜。……倘若能杀掉名声赫赫的【大魏宫廷】肃王……”

  刚说到这,他的【大魏宫廷】面部忽然变得扭曲起来,随即,嘴角流出一缕黑血,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众宗卫们面面相觑,半响后,宗卫长沈彧大着胆子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将那店主扶正,伸手一探此人颈间的【大魏宫廷】脉搏,这才回头对赵弘润说道:“死了,公子。”

  『……』

  赵弘润张了张嘴,起身走到那名店主的【大魏宫廷】尸首旁,仔细端详死尸。

  他这才发现,这名店主面色发青、嘴唇发紫,连流出的【大魏宫廷】血都变成了黑色,一副中毒致死的【大魏宫廷】迹象。

  『没有一个活口……』

  他环视了一眼寂静的【大魏宫廷】客栈,望着那遍地的【大魏宫廷】尸体,脑门微微渗出了些冷汗。(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努努书坊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大魏宫廷  房贷计算器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