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16章:二度行刺 2

第516章:二度行刺 2

  就在宗卫们以及驿站守卫在驿站前院与那数十名贼人厮杀之际,在驿站的【大魏宫廷】后墙,二十余名黑影翻越围墙,来到了驿馆内。√∟,

  看得出来,这伙贼人要比前院的【大魏宫廷】贼子厉害地多,无论是【大魏宫廷】翻越围墙还是【大魏宫廷】跃入墙内,皆是【大魏宫廷】悄无声息,以至于那名手持长枪站在一间屋子外守卫的【大魏宫廷】驿站兵丁,居然丝毫没有察觉身背后的【大魏宫廷】动静。

  除掉他!

  其中一个黑影似乎是【大魏宫廷】这些人的【大魏宫廷】头头,指了指那名兵丁,随即做了一个割喉的【大魏宫廷】手势。

  在他身旁,有另外一个黑影点点头,猫着腰悄无声息地潜行到那名兵丁身后,右手捂住后者的【大魏宫廷】口鼻,左手手中的【大魏宫廷】匕首,瞬时就割断了后者的【大魏宫廷】咽喉。

  突然间来自身背后的【大魏宫廷】袭击,让那名兵丁痛地睁大了眼睛,他好似还想挣扎,可就在这时,那名割断了他咽喉的【大魏宫廷】黑影,左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刃亦不停留,顺势从这名兵丁的【大魏宫廷】左肋下刺入,直戳心口。

  只见那名兵丁浑身一震,随即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黑影,悄悄将兵丁的【大魏宫廷】尸体拖到了墙根处,随即,在仔细瞧了瞧四周,回头朝同伴们招了招手,大概是【大魏宫廷】威胁已解除的【大魏宫廷】意思。

  瞬时间,那二十几名猫着腰躲在墙根处的【大魏宫廷】黑影,无比迅速且悄无声息地窜了过来。

  你们几个去这,你们几个去那,挨个屋子搜寻,目标应该就在这附近。

  这些黑影的【大魏宫廷】头头,用手势比划着。

  众黑影点点头,二十几人分成三批,朝着三个不同的【大魏宫廷】方向而去。

  而其中一拨人,就径直来到了苏姑娘、乌娜等女眷所在的【大魏宫廷】大屋子处。

  此时,众女正静静地呆在屋内,前院的【大魏宫廷】厮杀声,让她们感到十分害怕,于是【大魏宫廷】,作为众女中最年长的【大魏宫廷】姐姐,苏姑娘虽然她自己亦是【大魏宫廷】担心受怕,但仍然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安慰着羊舌杏、乌娜,以及丫环绿儿。

  相比之下,芈姜芈芮两姐妹就镇定地多了,前者抱着佩剑靠在门边的【大魏宫廷】墙壁旁,闭目养神仿佛等待着什么;而妹妹芈芮,则坐在摆满了药罐的【大魏宫廷】桌子旁,居然是【大魏宫廷】一边轻轻哼着楚国的【大魏宫廷】音律,一边调配着某种药粉。

  这两姐妹,仿佛丝毫不为眼下的【大魏宫廷】处境所担忧。

  由于屋内实在过于安静,安静地让苏姑娘感觉发毛,于是【大魏宫廷】她忍不住询问芈姜道:“芈姜,你……不害怕么?”

  芈姜缓缓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反问道:“为何要害怕?”

  “为何……”苏姑娘愣了愣,还没等她再开口,她怀中正在安抚的【大魏宫廷】羊舌杏怯生生地说道:“芈姜姐姐武艺很厉害的【大魏宫廷】,她不会害怕的【大魏宫廷】。”

  眼瞅着众女那好似恍然大悟般的【大魏宫廷】神色,芈姜没有解释什么。

  只是【大魏宫廷】在心底,涌现了几副画面:一名三四岁的【大魏宫廷】女娃,抱着一个尚在襁褓内的【大魏宫廷】女婴,呆呆地坐在车厢内,而在车厢外,前来杀她们姐妹俩的【大魏宫廷】刺客,与暘城君熊拓派遣护送她们逃往巴国的【大魏宫廷】护卫们杀成一片,遍地的【大魏宫廷】尸骸,不绝于耳的【大魏宫廷】惨叫声。

  不关武艺、剑技厉害与否,只不过经历地多了,自然而然就不会太在意了……

  暗自微叹一口气,忽然芈姜眼神一凛,当即怀中的【大魏宫廷】利剑出鞘,反手扎向窗户外,只听一声闷哼,窗户纸的【大魏宫廷】外侧瞬间被鲜血所染红。

  “呀——”

  一声由好几个不同的【大魏宫廷】声音混合在一起的【大魏宫廷】尖叫在屋内响起,随即戛然而止。

  原来,是【大魏宫廷】在看到窗户纸上的【大魏宫廷】鲜血后下意识尖叫起来的【大魏宫廷】苏姑娘,生生闭上了嘴,且同时用双手捂住了乌娜与丫环绿儿的【大魏宫廷】嘴。

  至于她怀中的【大魏宫廷】羊舌杏,在那一声尖叫后就已经晕过去了。

  而此时在屋外,一名企图从窗户窥探屋内究竟的【大魏宫廷】黑影,被芈姜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刺了一个透心凉,不可思议地低头望向那贯穿了胸膛的【大魏宫廷】利刃,恐怕至死都没有想通,屋内的【大魏宫廷】人如何会知道。

  屋内有高人?

  其余六七名黑影见此微微一惊,见行踪已泄,索性也不再藏匿,其中一人抬脚砰地一声就将屋门给踹开了。

  可没想到,屋门被踹开后,里面却站着一名看似十五六岁的【大魏宫廷】小丫头,身穿着赤白两色的【大魏宫廷】衣服,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们。

  那正是【大魏宫廷】芈芮。

  笑?

  几名黑影呆了呆,而就在这时,却见芈芮那仿佛攥着什么的【大魏宫廷】右手凑到嘴边,随即“呼”地吹了一口气。

  顿时间,一团粉末被吹到了那几名黑影身上。

  怎么……

  站在最前面的【大魏宫廷】那个黑影,突然间骇然地发现,他全身上下逐渐有种发麻、发痒的【大魏宫廷】感觉。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只感觉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倒在地上,随即,整个人好似全身上下的【大魏宫廷】神经剧烈抽搐了一般,痛地他忍不住想大声哀嚎,却震惊地发现,他全身上下都失去了知觉,除了眼珠子尚且能动外,就连动一动嘴都办不到。

  “噗通——”

  “噗通噗通——”

  连续几声重物落地的【大魏宫廷】声音响起,那六七名黑影居然一个个都倒在地上,不住地哆嗦、抽搐。

  唯有一名黑衣人尚能咬着牙齿,似乎是【大魏宫廷】挣扎着想爬起来,只可惜,就算是【大魏宫廷】他,也只剩下一只左手尚且可以活动,其余部位,亦失去了知觉。

  “咦?你怎么不倒呢?”

  芈芮蹦蹦跳跳地来到这个尚在挣扎的【大魏宫廷】黑衣人身边,蹲下身仔细看着他,随即在后者惊恐的【大魏宫廷】目光中,回到屋内又去捏了一小撮药粉来,“呼”地一声吹向了他。

  “一、二、三、四、五……”

  芈芮开心地数着,待等她数到五的【大魏宫廷】时候,那名黑衣人再也坚持不住了,亦噗地一声栽倒在地,除了一双眼睛尚能转动,透露出惊恐之色,就像是【大魏宫廷】死尸一般。

  “真弱啊……”

  芈芮拍了拍双手,仿佛有些意犹未尽地嘀咕道:“当初沈彧他们,可是【大魏宫廷】坚持到我数到三十几呢……”说着,她歪了歪脑袋,又好似不甚肯定地嘀咕道:“咦?当初给沈彧他们使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个药粉么?唔,好像是【大魏宫廷】,又好像不是【大魏宫廷】……”

  就在她皱着鼻子思索之际,芈姜提着剑刃带血的【大魏宫廷】利剑从屋内走了出来,神色疑惑地打量了几眼四周,喃喃说道:“奇怪,这些人居然在宗卫的【大魏宫廷】眼皮底下潜到了此处……”说罢,她转头对芈芮说道:“妹,你守在这里,我去前边瞧瞧究竟。”

  “姐,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芈芮信心十足地说道。

  芈姜点点头,正要提着剑前往前院,忽然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叮嘱道:“妹,用毒之前,记得先给屋内的【大魏宫廷】那几个女人服解药。……记住,先让她们服解药!”

  “知道啦!”

  芈芮愤愤地说道,小脸微微有些发红。

  嘱咐罢芈芮后,芈姜便疾步奔向前院。

  而此时在前院,宗卫们指挥着此间驿馆的【大魏宫廷】兵丁们,仍在于那些从前院翻墙而入的【大魏宫廷】贼人厮杀。

  只见这些贼人,服饰各异,所使用的【大魏宫廷】武器也是【大魏宫廷】各不相同,有使剑的【大魏宫廷】、有使刀的【大魏宫廷】,还有使短枪的【大魏宫廷】,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传闻中擅长行刺暗杀的【大魏宫廷】隐贼,倒像是【大魏宫廷】一群游侠。

  所谓的【大魏宫廷】游侠,即流浪的【大魏宫廷】侠勇、俜(ping)者,它最早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好词,更与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没有丝毫关系,就是【大魏宫廷】指一些有点武力,希望扬名立万、飞黄腾达,可最终却只能四处流浪、赚取些赏金糊口的【大魏宫廷】武夫。

  注:其实这类人,最合适的【大魏宫廷】称谓应该是【大魏宫廷】浪人,即游荡无赖之徒、行踪无定之人,早在北魏时期就有相关文字记载,并非是【大魏宫廷】某岛国的【大魏宫廷】名词。不过,有强迫症的【大魏宫廷】作者在打出这个词后总感觉十分别扭,违和感太浓。没办法,浪人、浪客这些词,某种意义上已经被某岛国文化给夺走了。这就是【大魏宫廷】被文化输入的【大魏宫廷】结果,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糟糕的【大魏宫廷】事。

  似这种四处流浪、专门赚取赏金糊口且作为酒资的【大魏宫廷】游侠,在宗卫们以及驿站的【大魏宫廷】兵丁们面前,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一群毫无组织乌合之众,只不过这回这些人来地不少,因此才使宗卫们陷入苦战而已。

  这不,有些家伙也不知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为了高额的【大魏宫廷】赏金,简直疯了,硬生生突破了宗卫们与兵丁们的【大魏宫廷】防线。

  眼瞅着有十几个家伙正冲着赵弘润所在的【大魏宫廷】屋子而去,卫骄心中大急,叫道:“陈宵,褚亨,去帮沈彧!”

  “我又不是【大魏宫廷】你下属,你冲我吼什么?”

  陈宵愤愤地嘀咕了一句,不过却未抗拒卫骄的【大魏宫廷】命令,与褚亨一同去支援沈彧。

  不得不说,有一杆长枪在手的【大魏宫廷】陈宵,实力简直超乎寻常,在方才的【大魏宫廷】混战后,就数他杀的【大魏宫廷】贼人最多。

  而待等陈宵与褚亨二人来到赵弘润所在的【大魏宫廷】屋子前时,他们发现沈彧果然已陷入了苦战。

  当然,这个苦战指的【大魏宫廷】并不是【大魏宫廷】沈彧有什么性命危险,而是【大魏宫廷】指他实在分身乏术。

  谁让赵弘润与何之荣二人点着烛火在屋内下棋呢,以至于这些贼人纷纷往这间有光亮的【大魏宫廷】屋子跑。

  眼角余光撇见陈宵与褚亨二人前来支援,此时被七八名贼人所包围的【大魏宫廷】沈彧丝毫不顾自己,大声喊道:“陈宵,守住屋门!”

  “都说我不是【大魏宫廷】你们下属……可恶!”

  陈宵一边骂,一边疾奔,因为他分明看到,有一名贼人已绕过了沈彧,冲入了屋内。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仍与此间驿站的【大魏宫廷】驿长何之荣在屋内聊天。

  两人正聊着有关于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事,赵弘润忽然看到屋门被踹开,一名凶神恶煞且满脸欣喜的【大魏宫廷】男人闯了进来。

  见此,赵弘润不慌不忙,从身边两条板凳上,双手各自拿起一把手弩,站起身来,对准了那名贼人,二话不说便扣下了左手上手弩的【大魏宫廷】扳机。

  只听嗖地一声,弩矢应声朝着那名贼人射去,那名贼人下意识地向右一闪身,结果赵弘润右手的【大魏宫廷】手弩亦瞬时扣下。

  噗地一声,弩矢正中那名贼子胸口,瞬时间后者胸膛一片殷虹,一脸不甘地缓缓栽倒在地。

  “……这么说,阳夏如今已是【大魏宫廷】隐贼的【大魏宫廷】天下咯?”

  看也不看那名栽倒在地的【大魏宫廷】贼人,赵弘润皱着眉头询问何之荣。

  “阳夏,古时地处郑、宋边界,我大魏灭郑后,又一度成为魏、宋边界城池,以至于阳夏数百年来龙蛇混杂,十分混乱,朝廷虽有心派兵围剿,可那些人只要往戈阳山一躲,躲上数个月,到最后朝廷只能无功而返……再者,那些隐贼潜伏于平民之中,根本不知谁为良民、谁为贼子,若是【大魏宫廷】惹得民怨沸腾,反而失了道理。”

  说罢,何之荣忍不住望了一眼那名闯入屋内的【大魏宫廷】贼子的【大魏宫廷】尸体,心下暗暗咋舌。

  他不由得心生感慨:眼前这位肃王殿下,虽然岁数尚且年轻,但真不愧是【大魏宫廷】统领过千军万马,见识过动辄十几万人混战的【大魏宫廷】人,即便遭遇行刺,居然仍能如此镇定,向他询问有关于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事。

  就在何之荣暗暗感慨之际,陈宵大叫着肃王你没事吧,与褚亨一同闯入了屋内,没想到进了屋内后,却愕然发现地上躺着一具死尸,似乎正是【大魏宫廷】刚才强行闯进来的【大魏宫廷】那名贼人。

  而听到他那句大喊,赵弘润皱了皱眉,说道:“你是【大魏宫廷】生怕这伙贼子不知本王在这么?”说罢,他一指屋外,吩咐道:“去帮沈彧!……记得留几个活口。”

  “我又不是【大魏宫廷】你下属……”

  陈宵嘴里正嘀咕着,却见褚亨已经背起地上那具尸体,走向了屋外。

  见此,陈宵抓了抓头发,亦转身走向屋外。

  可还没等他走出屋外,就听赵弘润在那平静地说道:“出去时把门带上。”

  陈宵张了张嘴,随即放弃了再申辩我并非你下属之类的【大魏宫廷】言论,乖乖在走出屋外时顺便带上了屋门。

  而此时,赵弘润则与何之荣继续聊起了之前的【大魏宫廷】话题。

  “……不管怎样,倘若这接二连三的【大魏宫廷】行刺果真与阳夏那些隐贼逃不开关系的【大魏宫廷】话,我就算将整个阳夏翻个底朝天,亦不会姑息这群人。”

  何之荣闻言提醒道:“那肃王殿下就要小心,那些人裹胁不知情的【大魏宫廷】平民,诋毁殿下你,传播出一些对殿下不利的【大魏宫廷】谣言。”

  “不利的【大魏宫廷】谣言?”赵弘润失笑般摇摇头:“”

  他心说:再不利还能比得上在大梁放出的【大魏宫廷】那则谣言?

  不过话说回来,依照他从何之荣口中所听说的【大魏宫廷】有关于阳夏的【大魏宫廷】情况下,那座县城还真乱得是【大魏宫廷】一塌糊涂。

  作为当地的【大魏宫廷】地头蛇,那些被称之为隐贼的【大魏宫廷】家伙,居然能凌驾于县令之上?

  那可真是【大魏宫廷】要见识见识!

  赵弘润暗暗说道。

  他无法想象,他魏国境内竟然有似阳夏这种被不法之徒所掌控的【大魏宫廷】县城。

  简直匪夷所思!(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深圳民升激光  谎话大王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