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26章:激怒
  『恢复游马的【大魏宫廷】军号……换而言之,为游马平反?』

  游马惊愕地望着赵弘润,但最终,他摇了摇头,婉言拒绝道:“肃王的【大魏宫廷】好意,在下心领,不过,我游马一众,已过惯了似眼下的【大魏宫廷】生活,不想再……再打打杀杀了。”

  『是【大魏宫廷】不想再被大魏所抛弃了吧?』

  赵弘润暗自嘀咕一句,在想了想之后,也没有再说劝说。

  虽然他很同情游马的【大魏宫廷】遭遇,亦十分惋惜『游马军』,毕竟这是【大魏宫廷】魏国效仿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组建模式,对『骑兵单独成军』的【大魏宫廷】初次尝试。

  倘若十余年年并未发生楚、魏联合攻宋的【大魏宫廷】那场战争,游马军很有可能会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第一支单独成军的【大魏宫廷】游骑兵。

  要知道,这可不是【大魏宫廷】像浚水军的【大魏宫廷】『骁骑营』、砀山军的【大魏宫廷】『猎骑营』这种为配合步、弓大部队而存在的【大魏宫廷】骑兵队,而是【大魏宫廷】像羯族骑兵、韩国骑兵这种主力骑兵队,是【大魏宫廷】战场上的【大魏宫廷】绝对主角。

  只可惜,魏国初次尝试骑兵单独成军所组建的【大魏宫廷】游马众,最终因为窃取宋国领土的【大魏宫廷】关系,被无情地舍弃了。

  或许很多人眼里,魏天子为了宋国那么一大块领土而抛舍掉只有区区两三千人的【大魏宫廷】游马军,这是【大魏宫廷】很能理解的【大魏宫廷】事,但赵弘润却不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魏天子抛舍掉的【大魏宫廷】,不单单是【大魏宫廷】两三千游马军,还抛舍掉了魏国骑兵的【大魏宫廷】未来。

  毋庸置疑,游马众单凭他们那点人数,能搅地曾经的【大魏宫廷】宋国焦头烂额,甚至后来还一度切断了楚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后勤粮草运输,这说明,游马众是【大魏宫廷】非常擅长游击骚扰战术的【大魏宫廷】。

  倘若能以这些经验丰富的【大魏宫廷】骑兵作为骨干,扩大编制规模,说不定魏国就能拥有一支可以比肩羯族骑兵、比肩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骑兵部队。

  要知道,军营里所训练出来的【大魏宫廷】骑兵,充其量只能称作合格的【大魏宫廷】骑兵,而优秀的【大魏宫廷】骑兵,则能做到以小股兵力拖住数倍于己的【大魏宫廷】敌军,且最终将其徐徐蚕食殆尽。

  虽然说,眼下赵弘润手中有五万川北弓骑,但不可否认,那终归是【大魏宫廷】外族的【大魏宫廷】骑兵,无论是【大魏宫廷】出于忠诚考虑,还是【大魏宫廷】心中的【大魏宫廷】骄傲,赵弘润都希望他魏国也能诞生一支强大的【大魏宫廷】骑兵,待日后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打败韩国的【大魏宫廷】骑兵,洗刷当年『上党战役』惨败的【大魏宫廷】耻辱,再次使魏人有底气挺直那根当时被强大的【大魏宫廷】韩国骑兵所打断的【大魏宫廷】脊梁骨,以一个超级大国的【大魏宫廷】姿态立于中原之地。

  不过很遗憾,游马众虽然还不至于因此憎恨魏国到恨不得其灭亡的【大魏宫廷】地步,但很显然,这些人也不再想回归朝廷的【大魏宫廷】怀抱了。

  多说无益。

  想到这里,赵弘润岔开话题道:“既然游马足下心意已决,本王也就不再强迫了。……游马,本王想知道,那个关于本王首级的【大魏宫廷】悬赏,究竟是【大魏宫廷】来自于何人。”

  游马闻言摇了摇头,说道:“那是【大魏宫廷】阜丘众与邑丘众接到的【大魏宫廷】,在下并不清楚。……正如在下所言,在下只是【大魏宫廷】应邑丘众的【大魏宫廷】要求,宣示于士馆内而已。”

  赵弘润皱了皱眉,不解问道:“你们游马,如今是【大魏宫廷】邑丘众的【大魏宫廷】下属么?”

  游马轻笑了几声,思忖后解释道:“肃王可以这般理解。为了报答当年邑丘众收容我等的【大魏宫廷】恩情,如今我游马众可以视为是【大魏宫廷】邑丘众的【大魏宫廷】下属……”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你有办法与邑丘众的【大魏宫廷】首领联系咯?”

  “是【大魏宫廷】。”游马点了点头。

  “那很好。”赵弘润一口饮尽杯中的【大魏宫廷】酒水,随即将空酒杯放回桌上,目视着游马说道:“告诉邑丘众,一个月左右,本王要收回阳夏县,使阳夏县回归朝廷治理。”

  『……』

  游马闻言眼睛猛地一睁,随即皱眉说道:“肃王殿下,据我所知,邑丘众并未参与行刺殿下你。”

  “哼!”赵弘润轻哼一声,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否参与行刺本王,与本王收回阳夏县,这是【大魏宫廷】两码事。……阳夏县本就是【大魏宫廷】我大魏治下县城,阳夏隐贼违背朝廷意愿,驱逐、迫害朝廷命官,本就是【大魏宫廷】不可赦的【大魏宫廷】罪名。更何况……”他笑了笑,带着几分嘲讽意味说道:“你口口声声说邑丘众并未参与行刺本王,然而你们这些士馆却高挂着关于本王首级的【大魏宫廷】悬赏……这也已足够治罪!”

  说罢,赵弘润站起身来,朝着游马拱了拱手,看样子是【大魏宫廷】准备离开了。

  而游马却仍然坐在桌旁,目视着赵弘润,低声说道:“肃王殿下,您若做出此举,无异于逼阳夏的【大魏宫廷】隐贼们聚合一起,与肃王为敌……”

  已转身走向门口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闻言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说道:“如此,正好本王将其一网打尽!”

  说罢,他在宗卫们的【大魏宫廷】簇拥下,迈步走出了屋子,只留下游马一人坐在屋内,面色阴晴不定。

  良久,他长吐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素传肃王性格刚烈,想不到强硬如斯……这下麻烦大了。”

  说罢,他站起身来,推开房间内的【大魏宫廷】一个书柜,从书柜后的【大魏宫廷】一个小门离开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与邑丘众联络去了。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一行人已沿着来路,走出了这间士馆。

  刚刚走出这间士馆,赵弘润便看到当地的【大魏宫廷】地痞吕三在旁边的【大魏宫廷】小巷口伸头探脑,待瞧见赵弘润后,他当即走了过来,苦笑说道:“肃公子,你们可出来了……”

  “你还在这里等我们?”

  赵弘润有些惊讶地望着吕三,因为说真心话,他方才还真以为这家伙会自行逃离的【大魏宫廷】。

  毕竟,沈彧等人曾在士馆内小闹了一回,吕三即便呆在士馆外,但多半也是【大魏宫廷】能听到里面的【大魏宫廷】动静的【大魏宫廷】。

  “这不是【大魏宫廷】收了锭银了嘛。”吕三讪笑地说道。

  『嚯,还是【大魏宫廷】个有职业道德的【大魏宫廷】地痞……』

  赵弘润暗笑一声,随即迈步走下了台阶,口中对吕三说道:“先带我去县衙瞅瞅。”

  “去县衙?”吕三愣了愣,正要询问却忽然看到高括的【大魏宫廷】眼神,连忙会意道:“我不问、我不问,只管带路。”

  说罢,他走上前几步,带着赵弘润前往阳夏县衙。

  去县衙,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进城时就产生的【大魏宫廷】念头,毕竟在城门口收取城门税的【大魏宫廷】县兵,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当地的【大魏宫廷】隐贼,因此,赵弘润很是【大魏宫廷】纳闷。

  要知道据他所知,阳夏的【大魏宫廷】官府机构已不再运作,这座县城已落入了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手中。

  可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阳夏的【大魏宫廷】某些朝廷政令仍在运转,因此赵弘润很想去县衙看看,看看已数年没有了县令的【大魏宫廷】阳夏县衙,究竟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还在运作。

  本来,赵弘润并不着急前往当地县衙,他打算今日先在阳夏住上一宿,待明日再另作安排。

  但是【大魏宫廷】鉴于方才在那间士馆内,那个叫做游马的【大魏宫廷】男人一口道破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身份,这让赵弘润意识到,阳夏这边的【大魏宫廷】隐贼,或许早已得知他入了城。

  因此,赵弘润这才决定尽早离开这个县,毕竟虽然说他此番带了七百余商水军士卒,但城内的【大魏宫廷】隐贼,数量也绝不会少于这个数,万一对方决定孤注一掷,联合起来再次行刺他,即便有那七八百商水军士卒的【大魏宫廷】保护,赵弘润也未见得能安然无恙。

  紧走慢走来到阳夏县的【大魏宫廷】县衙,赵弘润诧异地发现,县衙的【大魏宫廷】府门紧闭,且府门前也颇为脏乱,好似已荒置了好一阵子似的【大魏宫廷】。

  『这就奇怪了……』

  赵弘润嘀咕了一句,随即问吕三道:“吕三,县衙里面还有人么?”

  “有。”吕三点点头,说道:“有一个姓马的【大魏宫廷】老头子。”

  『马?难道就是【大魏宫廷】圉县县令黄玙所提过的【大魏宫廷】,那位姓马的【大魏宫廷】阳夏县令?不对啊,据黄玙所说,那位姓马的【大魏宫廷】县令当时才三十出头,推算岁数,如今也不过年近四旬而已,怎么会是【大魏宫廷】老头子呢?』

  赵弘润听得心中纳闷,皱眉问吕三道:“吕三,那位姓马的【大魏宫廷】老头子,可是【大魏宫廷】你们阳夏县的【大魏宫廷】县令?”

  吕三朝着四周瞧了几眼,这才压低声音说道:“正是【大魏宫廷】。……这人可是【大魏宫廷】被阜丘众害得不浅,妻子儿女全被杀光,如今一个人住在府衙内,平日里有时候疯疯癫癫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偶尔有几日,神志稍微清醒些,还会自己开府门升堂……不过,他手底下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也就是【大魏宫廷】个摆设而已。”

  吕三正说着,忽然紧闭的【大魏宫廷】府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一名穿着官服的【大魏宫廷】中年人走了出来,朝着一街两巷喊道:“府衙升堂,有冤的【大魏宫廷】速速冤来。”

  喊罢这一句,那位官员迈步走入了县衙。

  “……”赵弘润默然地站了片刻,忽然迈步朝县衙走去。

  临走到府衙门前,他望了一眼宗卫沈彧。

  沈彧会意,来到府衙门旁的【大魏宫廷】鸣冤鼓旁,拿起鼓锤咚咚咚地敲了起来。

  顷刻后,就听到府内传来一声大喊:“有冤情的【大魏宫廷】,进来叙说冤情。”

  赵弘润一行人迈步走入府内,只见府内,积雪已被铲掉,院子里的【大魏宫廷】花圃中种着一些蔬菜,四周看起来都有条不紊。

  但正如身旁的【大魏宫廷】吕三所言,偌大的【大魏宫廷】县衙,空无一人。

  “府衙升堂!”

  前衙,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大魏宫廷】大喊。

  赵弘润转头望去,便瞧见那位方才开府门的【大魏宫廷】中年人,正站在府衙内大喊了一声。

  随即,此人又走到衙役所站的【大魏宫廷】位置,提着根杀威棍,一边顿着地,一边高喊“威武”。

  而在此之后,那名中年人又走到主位上坐下,一拍惊堂木,高叫:“带冤主入堂!”

  『这是【大魏宫廷】在说我?』

  赵弘润愣了愣,遂迈步走了进去,一边仔细地打量着眼前那位疑似阳夏县令的【大魏宫廷】中年人,只见对方头发梳地整整齐齐,官服、官帽也是【大魏宫廷】干干净净,相貌堂堂、颇有官威。

  不过看起来,的【大魏宫廷】确不像是【大魏宫廷】年近四旬,苍老得像是【大魏宫廷】五六十岁。

  见此,赵弘润拱了拱手,拜道:“马县令。”

  但出乎赵弘润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位疑似阳夏县令的【大魏宫廷】中年人就跟没听见似的【大魏宫廷】,就只是【大魏宫廷】呆呆坐在那里。

  这时,吕三在旁小声说道:“肃公子,他……已经疯了好些年了。”

  赵弘润缓缓垂下双手,默默望着那位马县令,只感觉心底涌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大魏宫廷】情绪,让他感觉极为压抑。

  半响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大魏宫廷】怒意,眼眶微红,双拳死死攥紧。

  “召商水军,进驻阳夏!!”他不容反驳地下令道。

  听闻此言,沈彧一脸惊愕,要知道赵弘润本来决定是【大魏宫廷】在一月后,待鄢陵军与商水军返回驻地后,这才正式进驻阳夏,与阳夏隐贼彻底撕破脸皮的【大魏宫廷】。

  “殿下。”沈彧连忙在旁劝说道:“此时收回阳夏,是【大魏宫廷】否有些操之过急了?……殿下要不再等些日子,待鄢陵军与商水军返回?”

  赵弘润没有说话,只是【大魏宫廷】默默地望着那个独自一人坐在大堂上的【大魏宫廷】人影。

  良久,用带着浓浓愠怒与嗟叹的【大魏宫廷】口吻,低沉地说道:“本王可以等,但是【大魏宫廷】他……已等了太久了。”

  说罢,赵弘润转头望了一眼众宗卫,沉声下令道:“召那七百商水军,进驻县衙,再召巫马焦,率其余兵卒进驻此城。……就于今日,本王代朝廷收回阳夏,若有贼子胆敢阻拦,格杀勿论!”

  见赵弘润已将话说到这份上,众宗卫顿时神色一凛,抱拳喝道:“谨遵殿下之令!”

  而在旁,阳夏县的【大魏宫廷】地痞吕三惊讶地望着赵弘润,眼中闪过阵阵异色。(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三寸人间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白袍总管  深圳民升激光  修真聊天群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