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31章:缓兵之计

第531章:缓兵之计

  “报——!”

  随着一声急喊,一名商水军传令兵急匆匆地奔入阳夏县县衙的【大魏宫廷】前衙,朝着负背双手站在堂上沉思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叩地行礼,抱拳沉声述道:“启禀肃王,巫马(焦)将军在搜查城内士馆时,于大街上遭到乱党的【大魏宫廷】袭击。”

  赵弘润平静地回过头来,平静地问道:“巫马将军可是【大魏宫廷】希望请援?”

  “呃……未曾。将军只是【大魏宫廷】叫小的【大魏宫廷】前来禀报肃王殿下。”那名传令兵在愣了愣后,如实说道。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袭击巫马焦的【大魏宫廷】贼人并不多,他可以自己解决,只{猪}猪岛{小}说是【大魏宫廷】派个人过来知会我一声……』

  赵弘润暗自点了点头,说道:“本王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是【大魏宫廷】!”

  传令兵应声而退。

  望着传令兵走出前衙的【大魏宫廷】大堂,赵弘润低头沉思着,脸色不是【大魏宫廷】很好看。

  因为就在一炷香工夫内,他已接二连三接到了数次禀报,其原因就在于城内的【大魏宫廷】众多隐贼势力以及那些游侠,前后袭击了城内此刻已被商水军所接管的【大魏宫廷】驻所、兵备库以及钱粮库。

  尤其是【大魏宫廷】兵备库,据前来传讯的【大魏宫廷】士卒讲述,聚众袭击兵备库的【大魏宫廷】贼子多达数百人,其中绝大多数人,从衣着打扮来看就是【大魏宫廷】城内的【大魏宫廷】许多游侠。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赵弘润令巫马焦等人在城内众多士馆内收缴得来的【大魏宫廷】兵器,暂时就堆放在那兵备库内。

  因此不难猜测,那些游侠们主要袭击兵备库,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夺回他们被收缴的【大魏宫廷】兵器。

  问题就在于,那些袭击兵备库的【大魏宫廷】游侠们,手中那可是【大魏宫廷】个个带着兵器的【大魏宫廷】。

  这个现象非常有意思。

  无论怎么想,都与城内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脱不开关系:要么是【大魏宫廷】城内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蛊惑那些还未被收缴兵器的【大魏宫廷】游侠,挑唆他们袭击商水军所把守的【大魏宫廷】兵备库;要么,就是【大魏宫廷】那些隐贼势力将额外的【大魏宫廷】兵器分给那群被收缴了兵器的【大魏宫廷】游侠们,教唆后者聚众前来夺回自己的【大魏宫廷】兵器。

  换而言之,在他赵弘润率先与阳夏一众隐贼撕破脸皮后,后者也迅速地开始反击,至于反击的【大魏宫廷】力度,暂时而言倒并非很激烈。

  作为反击主力的【大魏宫廷】,仍是【大魏宫廷】那些游侠们,一群在商水军看来一触即溃的【大魏宫廷】乌合之众,初次交锋时稍微死了十几二十几个人,便立马吓得缩回了他们出现时的【大魏宫廷】小巷,几乎没有给驻防在城内各地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造成什么影响。

  当然,尽管看似无法撼动商水军的【大魏宫廷】防御,但赵弘润依旧不敢小觑阳夏县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毕竟他也看得出来,如今冒出头来袭击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些诸如游侠的【大魏宫廷】亡命之徒,那些擅长行刺暗杀的【大魏宫廷】隐贼们,至今尚未有所行动。

  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赵弘润自然明白:阳夏一众隐贼势力这是【大魏宫廷】在警告他,或者说是【大魏宫廷】在彰显武力。

  不出差错的【大魏宫廷】话,倘若赵弘润继续执意要代朝廷收回阳夏,并且做出根除阳夏城内隐贼势力的【大魏宫廷】举动,那么阳夏城内那些隐贼势力,便会正式对他以及他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展开攻击。

  正应了圉县县令黄玙那句话:简直是【大魏宫廷】目无王法!

  赵弘润恨恨地攥紧了拳头。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阳夏一众隐贼的【大魏宫廷】威胁,他心底多少也有些担心。

  他本以为,在四千商水军进驻阳夏后,那些隐贼纵使有天大的【大魏宫廷】胆子也不敢作乱,可没想到,那帮人居然仍有这么大的【大魏宫廷】胆子,挑唆城内的【大魏宫廷】游侠攻击商水军。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对方并不畏惧四千商水军。

  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对方自认为能在随后与四千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冲突中,占据上风。

  『难道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力量,并不止我猜测的【大魏宫廷】那些?』

  赵弘润迈步在堂内来回踱步。

  他对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认识,绝大多数都来自于圉县县令黄玙与武尉邹亮的【大魏宫廷】讲述,可仔细想想,后两者也未见得能准确把握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势力多寡啊。

  很有可能,黄玙与邹亮对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了解,也仅仅局限于阳夏隐贼所暴露出来的【大魏宫廷】那点力量。

  『这可不太妙……』

  赵弘润停下脚步,皱眉思忖着。

  不可否认,他也明白这次是【大魏宫廷】他过于冲动了,否则,只要等上一个月左右,待鄢陵军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主力返回,谅阳夏隐贼也翻腾不出什么花样来。

  不过眼下说这些已经迟了,毕竟他已经命令商水军进驻了阳夏,难不成还能再退出城去?

  如此,他这个肃王岂不是【大魏宫廷】颜面尽失?

  更何况,丢脸事小,助涨了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气焰才是【大魏宫廷】大大的【大魏宫廷】不妙。

  『怎么办呢?』

  赵弘润暗自嘀咕着。

  忽然,只见他脸上露出几许讶色,一拍双手,似懊恼般说道:“我傻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此时此刻,赵弘润这才惊觉自己步入了一个误区。

  诚然,伍忌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主力,此刻应该仍在大梁京郊,进行战后的【大魏宫廷】整编以及接受朝廷的【大魏宫廷】犒赏,也诚然,这支商水军主力从大梁回到商水一带需要大概一个余多左右。

  而其中的【大魏宫廷】误区就在于,那一个多月是【大魏宫廷】伍忌那一支商水军走陆路从大梁回到商水一带所需的【大魏宫廷】日期,可如果是【大魏宫廷】走水路呢?

  临时征用户部本署下仓部司署的【大魏宫廷】运输船,叫那支商水军乘船沿着蔡河、涡河,直抵阳夏县地界,不过寥寥数日而已。

  不可否认,仓部司署的【大魏宫廷】那些运输船,无法一次性将伍忌麾下一万六千左右士卒全部运到阳夏,那种船只,每船大概只能运个两百人左右,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如今仓部往返于祥符港与商水县的【大魏宫廷】船只,何止数十上百艘?

  换算下来,只要来回几趟,就能将伍忌那一万六千左右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全部运到阳夏。

  “呵呵呵呵……”

  在宗卫长沈彧愕然的【大魏宫廷】注视下,赵弘润忽然笑了起来。

  『威胁我?好!咱们走着瞧!』

  想罢,赵弘润命宗卫们找出笔墨纸张来,片刻工夫便写了四封信。

  这四封信,第一封是【大魏宫廷】交给六王叔赵元俼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想询问后者一些事。

  毕竟在还未离开大梁的【大魏宫廷】时候,他六王叔就亲自到肃王府,询问他除了宗老外还得罪了什么人,当时赵弘润直说没有,可结果他刚刚离开大梁就遭遇了刺杀。

  要说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赵弘润死也不信,因为这并未也太巧合了。

  而第二封书信,是【大魏宫廷】交给户部尚书李粱的【大魏宫廷】,毕竟赵弘润想临时征用户部本署下仓部司署的【大魏宫廷】运输船只,自然要亲笔写一封书信,这是【大魏宫廷】礼数,总不能随随便便叫某人传个口信,毕竟李粱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朝廷的【大魏宫廷】户部尚书大人,并非是【大魏宫廷】他可随意呼来喝去的【大魏宫廷】对象。

  至于第三封,则是【大魏宫廷】交给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局丞王甫的【大魏宫廷】,毕竟此番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敌人是【大魏宫廷】身手敏捷的【大魏宫廷】隐贼,单兵实力非常强,近距离的【大魏宫廷】白刃战,商水军士卒未必是【大魏宫廷】这伙隐贼的【大魏宫廷】对手,除非是【大魏宫廷】借助手弩。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总不能每人都端着手弩到处跑吧?要知道手弩那也是【大魏宫廷】需要双手操作的【大魏宫廷】。

  因此,赵弘润希望冶造局能打造一件特殊的【大魏宫廷】兵器,专门用于对付阳夏隐贼。

  一件比起手弩来说虽然威力减弱不少,但却更加轻便,单手便能操作的【大魏宫廷】兵器,袖箭。

  至于最后一封信,那自然就是【大魏宫廷】给伍忌的【大魏宫廷】。

  在写完了这四封信后,赵弘润唤来宗卫朱桂、何苗二人,叫二人带上两百名商水军士卒,顷刻前往商水。

  毕竟商水县有仓部的【大魏宫廷】运输船,乘船前往大梁,哪怕是【大魏宫廷】逆江流而上,速度也要远比骑马快得多,顺便,还能传达给此刻在商水县的【大魏宫廷】肃王卫,让他们赶到阳夏县来。

  倘若万一不凑巧,仓部的【大魏宫廷】商船已经离开商水返回大梁去了,这也无妨,因为就算没有了仓部的【大魏宫廷】船只,不是【大魏宫廷】还有楚平舆君熊琥名下的【大魏宫廷】船只么?凭着双方眼下暗中所保持的【大魏宫廷】关系,征用一条楚国船只,楚船上那些平舆君熊琥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将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安排好这一切,赵弘润眼下唯一要做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稳住阳夏县内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

  “沈彧,传我的【大魏宫廷】命令,让驻守兵备库的【大魏宫廷】兵将们放点水。”

  “放水?”沈彧久在赵弘润身边,岂会不知放水的【大魏宫廷】意思,闻言惊诧问道:“殿下,兵备库内,可是【大魏宫廷】堆放着巫马将军等人收缴上来的【大魏宫廷】兵器啊,若是【大魏宫廷】被其夺走,『刀剑禁令』岂不是【大魏宫廷】成了空谈?”

  “无妨。”赵弘润摇了摇头,淡淡说道:“唯有如此,才能够稳住那伙隐贼。……就暂时让那帮人先得意一阵子。”

  沈彧皱眉思忖了一番,随即恍然大悟,由衷地称赞道:“殿下英明!”

  “对了,再传令给巫马焦,叫他不必这两日不必再收缴兵器了,但是【大魏宫廷】城防给本王千万守好!”

  “卑职明白!”

  当晚,由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放水,兵备库被那些沉不住气的【大魏宫廷】隐贼以及那众多游侠们攻陷了,当那些被收缴了兵器的【大魏宫廷】游侠们再次夺回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兵器时,他们尽情地欢呼起来,惊扰地附近民居内的【大魏宫廷】平民惊疑不定地从门缝中张望。

  而这个消息传到邑丘众首领应康、阜丘众首领金勾以及游马众的【大魏宫廷】首领游马等人耳中时,这些阳夏隐贼中的【大魏宫廷】大佬们不由得面露惊诧之色。

  他们怎么也不相信,由商水军所把守的【大魏宫廷】兵备库,居然会如此轻易地就失守了。

  要知道,阳夏隐贼中诸如邑丘众、阜丘众、游马、黑蛛、丧鸦、段楼等比较大的【大魏宫廷】隐贼组织,至今为止还没有开始动手对付商水军,结果商水军却被几股弱小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给夺走了兵备库?

  难不成,商水军只是【大魏宫廷】徒有虚名?

  游马等人着实有些想不通了。(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圣墟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开天录  大魏宫廷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