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32章:各怀鬼胎

第532章:各怀鬼胎

  此时密室内的【大魏宫廷】那张长桌旁,已经坐满了阳夏各隐贼势力的【大魏宫廷】大佬与代表们。

  邑丘众、阜丘众、游马众、黑蛛、丧鸦、段楼、耿楼等等,但凡是【大魏宫廷】数百人以上规模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皆已受游马邀请前来参加这次会议。

  在子时之前,他们商量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如何迫使肃王弘润退出阳夏,使阳夏继续保持原来的【大魏宫廷】局面。

  期间,诸如索性将其杀了、将其绑来威胁一番等无脑荒唐的【大魏宫廷】建议,层出不穷,只听得诸如金勾、应康、游马等颇有心计之人暗翻白眼。

  没想到子时之后,他们忽然听说商水军失守了兵备库,这让他们不禁有些惊愕。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阳夏隐贼中真正有实力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此刻绝大多数都集中在这里,还未正式对商水军发难呢,结果商水军却被阳夏县内那些小势力给打败了?

  或许就连赵弘润也不知情,那些建在阳夏县内的【大魏宫廷】士馆,他们背后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不过只是【大魏宫廷】此刻在座的【大魏宫廷】诸隐贼大佬们手底下的【大魏宫廷】附庸势力而已,阳夏隐贼真正的【大魏宫廷】大势力,其实并不在县内,而在于县城四周的【大魏宫廷】山中,那里才是【大魏宫廷】隐贼大势力的【大魏宫廷】老巢。

  比如在戈阳山的【大魏宫廷】邑丘众与阜丘众,在县城南郊安岭的【大魏宫廷】黑蛛,在城外林场的【大魏宫廷】丧鸦,这些大隐贼势力,可不会将自己的【大魏宫廷】老巢光明正大地建在县内,否则朝廷再次派来围剿的【大魏宫廷】军队,他们的【大魏宫廷】家业岂不是【大魏宫廷】全没了?

  而如今,就在他们这些大佬们还在商量如何应付肃王弘润与商水军时,那些依附他们的【大魏宫廷】小势力,却与城内的【大魏宫廷】许多游侠联手,一举攻陷了由商水军士卒把守的【大魏宫廷】兵备库,夺回了那些被收缴的【大魏宫廷】兵器,这着实让他们有些始料不及。

  倘若商水军果真这么容易对付,那这次会议岂不是【大魏宫廷】毫无必要?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当真是【大魏宫廷】那么容易对付的【大魏宫廷】么?

  “那赵润莫非是【大魏宫廷】在耍诈?”

  段楼的【大魏宫廷】首领,一名孔武有力的【大魏宫廷】中年人摸着胡须猜想道。

  可能在座的【大魏宫廷】这些人都没见过赵弘润,但是【大魏宫廷】对于后者一讨楚国、二伐三川,两战两胜的【大魏宫廷】赫赫战功,却是【大魏宫廷】早有耳闻的【大魏宫廷】。

  而商水军,更是【大魏宫廷】讨伐三川的【大魏宫廷】得胜军队,虽说此商水军并非彼商水军,但想来,两者出自同一个军营,怎么可能相差太多?

  换而言之,并非是【大魏宫廷】县城内那些隐贼小势力伙同游侠们攻陷了商水军所把守的【大魏宫廷】兵备库,而是【大魏宫廷】后者故意将兵备库让给了前者而已。

  只不过,那位肃王为何要这么做呢?这其中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有什么阴谋呢?

  这正是【大魏宫廷】在座的【大魏宫廷】诸隐贼势力大佬们所想不通的【大魏宫廷】。

  忽然,邑丘众的【大魏宫廷】首领应康灵光一闪,压低声音说道:“会不会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借这个举动,来表现他打算退让妥协的【大魏宫廷】意思?”

  听闻此言,游马疑惑地问道:“应大哥,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县内那些沉不住气的【大魏宫廷】家伙,让那位肃王意识到他的【大魏宫廷】举动或会激起我等的【大魏宫廷】反抗,但是【大魏宫廷】又自重颜面,不肯收回刀剑禁令,遂用这种方式来归还被收缴的【大魏宫廷】兵器,向我们转达愿意和解的【大魏宫廷】心意?”

  众大佬一听,觉得这个解释有些道理。

  反而是【大魏宫廷】替应康解释了一番的【大魏宫廷】游马,心中不禁有些怀疑。

  因为他与赵弘润见过一面,在他眼中,赵弘润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骄傲且自负的【大魏宫廷】人,虽然据说此人每每都能做出正确的【大魏宫廷】判断,但不可否认,这位肃王有点刚愎自用的【大魏宫廷】意思。

  回想起赵弘润当日所说的【大魏宫廷】转告邑丘众,本王当收回阳夏那句话时的【大魏宫廷】语气,简直是【大魏宫廷】王霸气十足,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大魏宫廷】意思,游马很难想象这样的【大魏宫廷】人,居然会在决定立即收回阳夏后,再次改变主意与他们妥协。

  虽然游马至今还没弄明白,明明说好一个月之后才收回阳夏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为何会改变主意立即收回阳夏,并火急火燎地开始对付他们隐贼势力,但不管怎样,似朝三暮四、反复无常般的【大魏宫廷】做事态度,完全不像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作风。

  “金大哥,你对此怎么看?”游马转头望向阜丘众的【大魏宫廷】首领金勾。

  在游马眼里,虽然他对应康十分尊敬,但轮到奸诈狡猾,应康远远不是【大魏宫廷】金勾的【大魏宫廷】对手。

  然而,老当益壮的【大魏宫廷】金勾只是【大魏宫廷】动了动眼珠子,嘿嘿笑了两声,并未开口。

  而此时,丧鸦的【大魏宫廷】首领,一个将全身罩在黑色斗篷里装神弄鬼的【大魏宫廷】家伙,却在桀桀怪笑了两声后,用嘶哑的【大魏宫廷】嗓音说道:“想要弄懂,这很简单,咱们不妨再吓他一吓,若是【大魏宫廷】他真是【大魏宫廷】怕了咱,说不定他会乖乖离开阳夏呢。”

  “不可!”应康当即反对,皱了皱眉,反驳道:“那赵润久经沙场,见惯了动辄数万、十几万人的【大魏宫廷】战场,岂是【大魏宫廷】随随便便吓得住的【大魏宫廷】,莫要弄巧成拙。”

  “应老大,那你的【大魏宫廷】意思呢?”丧鸦转头望向应康。

  “等。”应康沉声说道:“倘若那赵润果真有意与我等交涉,必定会派人前来洽谈,在此之前,我等莫要轻举妄动。”

  “等到什么时候?”段楼的【大魏宫廷】首领,那名孔武有力的【大魏宫廷】中年人闻言皱眉说道:“据游马兄弟所言,那赵润一个月后便可召来援军,若不能在此之前解决这件事,待等一月之后他召来援军,到时候咱们可就一点优势也无了”

  应康闻言说道:“那不是【大魏宫廷】还有一个月么?咱们先等几日,瞧瞧他的【大魏宫廷】动静再说。”

  在座的【大魏宫廷】诸位大佬们对视一眼,陆续点了点头,纷纷道好。

  唯有面露狐疑之色的【大魏宫廷】游马,以及眼珠微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金勾,一言不发。

  片刻之后,会议结束,几位大佬们各自沿着地道溜出城外,唯有阜丘众的【大魏宫廷】首领金勾以想看看城内的【大魏宫廷】情况作为借口,来到了游马士馆的【大魏宫廷】屋顶,环抱着双臂,站在屋顶上眺望着县衙的【大魏宫廷】方向。

  “唰”

  一道身影闪过,随即,一个黑影出现在金勾身侧,单膝叩地。

  “首领,探查到了,于两个时辰前离城的【大魏宫廷】那一队人,其带队者,是【大魏宫廷】由赵润身边两名宗卫率领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地,看样子是【大魏宫廷】商水县。”

  “商水?”金勾嘀咕一句,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惊觉。

  只见他皱了皱眉,低声问道:“佴,你觉得咱们与赵润这场交锋,最终哪方能胜出?”

  被叫做佴的【大魏宫廷】黑影看样子是【大魏宫廷】一名男子,闻言低声说道:“唯一的【大魏宫廷】胜出机会,便是【大魏宫廷】与赵润达成协议,余者皆败。”

  “是【大魏宫廷】啊”金勾低声笑了几声,喃喃说道:“此子的【大魏宫廷】身份太尊贵了,尊贵到我方几乎抗拒之力可笑丧鸦那家伙居然还打算胁迫那赵润,真是【大魏宫廷】不知死活。赵润若死在阳夏,赵偲会放过我们?咱们是【大魏宫廷】不能赢,唯有输啊”

  佴闻言低了低头,语气中带着几分羞愧道:“都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错,未能在赵润进入阳夏县境内前将其刺杀”

  “那不怪你,终归那颗首级值五万金,不是【大魏宫廷】那么好拿的【大魏宫廷】。”

  “首领,那如今怎么办?”

  “如今?”金勾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嘿嘿低笑道:“既然不想输,那就只有想办法去赢了或者说,投靠注定会赢的【大魏宫廷】一方。”

  “诶?”佴震惊地望向金勾,搞不懂后者是【大魏宫廷】否在开玩笑。

  “跟我来!”

  丢下一句话,老当益壮的【大魏宫廷】金勾飞快地在屋顶上奔跑,尽管他跑得飞快,却居然并未发出什么声响。

  甚至于,期间遇到几对在街道上巡逻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也未曾发现他的【大魏宫廷】踪迹。

  而与此同时,在县衙的【大魏宫廷】前衙,赵弘润正闲着没事坐在堂上看书。

  虽然众宗卫一个劲地催促赵弘润按时歇息,但很遗憾,身处于一个隐贼出没的【大魏宫廷】县城内,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大魏宫廷】,他在那位马县令的【大魏宫廷】书房里翻出了一些书籍来,打算挑灯看书,借此打发时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弘润忽然听到屋顶传来笃笃笃几声怪响,仿佛是【大魏宫廷】有什么人在叩击着栋梁。

  他下意识抬头望去,骇然瞧见屋内梁上不知何时居然站着两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大魏宫廷】人,一个是【大魏宫廷】头发花白的【大魏宫廷】老者,另外一个,则是【大魏宫廷】一个年轻人。

  而此时,守候在旁的【大魏宫廷】沈彧也注意到了梁上的【大魏宫廷】那两个人,一张脸顿时唰地一下就白了。

  因为他根本不知对方是【大魏宫廷】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进来的【大魏宫廷】,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对方随时有机会刺杀他家殿下。

  他下意识地拔出了利剑,护在赵弘润身前,并大声喊来了守在屋外的【大魏宫廷】商水军。

  反倒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饶有兴致地望着那两个站在横梁上的【大魏宫廷】家伙,淡淡笑道:“没想到半夜还有拜访的【大魏宫廷】客人。喂,有什么事下来说,本王不喜仰着头与人说话。”

  “嘿嘿嘿,就依肃王的【大魏宫廷】意思。”随着几声怪笑,那一老一年轻两个身影,无视此刻已涌入堂内的【大魏宫廷】众商水军士卒,跳了下来。

  正是【大魏宫廷】金勾与佴二人。

  “都退下。”赵弘润瞧了金勾几眼,挥挥手遣退了那些商水军士卒。

  见此,沈彧惊声阻止道:“殿下,这”

  赵弘润抬手打断了沈彧的【大魏宫廷】话,握着书卷淡淡说道:“这位老者若是【大魏宫廷】方才想要行刺本王,本王与你,方才就死了想必他是【大魏宫廷】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讲。”

  沈彧一听,这才作罢。

  而此时,金勾则仔细打量着赵弘润,见后者面不改色,心中大为惊讶。

  “老丈,你是【大魏宫廷】什么人?”赵弘润问道。

  金勾抱了抱拳,说道:“老朽是【大魏宫廷】阜丘众之首,金勾。”

  “喔?”赵弘润眼眉一挑,似笑非笑地问道:“是【大魏宫廷】意图行刺本王的【大魏宫廷】阜丘众?”

  “正是【大魏宫廷】。”金勾低了低头。

  赵弘润挥挥手拦下了一脸激怒的【大魏宫廷】沈彧,看着金勾饶有兴致地问道:“你来做什么?打算来取走本王的【大魏宫廷】首级么?”

  “不,老朽眼下想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老朽项上的【大魏宫廷】首级。老朽希望它还能安在它原来的【大魏宫廷】位置上。”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嘴角扬起几分笑意。

  “有意思”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深圳民升激光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大魏宫廷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白袍总管  开天录  努努书坊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