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34章:阜丘贼首金勾 2

第534章:阜丘贼首金勾 2

  只要他金勾接下来能够说服这位肃王,那么,阜丘众便可从这场劫难中抽身脱出,甚至于,还能攀上肃王弘润这个高枝。

  眼下的【大魏宫廷】问题就在于,如何说服眼前这位肃王呢?

  在来之前,说实话金勾并没有多大的【大魏宫廷】把握,因为在之前的【大魏宫廷】密室会议中,游马也讲述了他与赵弘润见面的【大魏宫廷】经过,当时游马口中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听上去就像是【大魏宫廷】一个冲动而刚愎自用的【大魏宫廷】年轻人。

  平心而论,金勾并不希望与这种少年得志的【大魏宫廷】年轻人打交道,因为年轻人的【大魏宫廷】冲动,往往会使本可在相互妥协后达成协议的【大魏宫廷】谈话,因为那一丁点的【大魏宫廷】退让而谈崩。

  但在亲眼见到赵弘润后,金勾却惊讶地发现,这位肃王远不止游马所评价的【大魏宫廷】骄傲自负、刚愎自用那么简单,从方才此子在听到他提出了归顺的【大魏宫廷】心意后,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思索,且并未说出『你们先前行刺本王、此刻居然还想归顺本王』这样冲动的【大魏宫廷】言论来,金勾便已明白,眼前这位年轻的【大魏宫廷】肃王,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理智而懂得衡量利弊的【大魏宫廷】年轻人。

  既然是【大魏宫廷】一位理智而懂得衡量利弊的【大魏宫廷】人,那么,只要从利害入手便可。

  想到这里,金勾朝着赵弘润抱了抱拳,用低沉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肃王,老朽知道前几番我阜丘众对肃王的【大魏宫廷】行刺,让肃王你深恶痛绝。……不过老朽也从中发现了肃王身边一个薄弱点。”

  “薄弱点?”赵弘润眼中露出几分兴致,淡笑说道:“说来听听。”

  只见金勾望了一眼宗卫长沈彧,随即用一贯阴沉的【大魏宫廷】语气继续说道:“老朽手底下的【大魏宫廷】人,将前几次行刺肃王时的【大魏宫廷】经过都告诉了老朽,老朽觉得,肃王身边这些位宗卫大人,他们只懂得保护肃王,却不懂得预防。”

  “你这家伙什么意思?!”宗卫长沈彧不悦地呵斥道。

  “沈彧,别忙,听他说。”赵弘润挥挥手,示意沈彧稍安勿躁。

  见此,沈彧这才闭上了嘴,不过脸上犹带着愠色。

  而这时,就听金勾继续解释道:“在老朽看来,几位宗卫大人对肃王的【大魏宫廷】保护,只局限于对付那些意图对肃王不利,但根本不能称之为刺客的【大魏宫廷】敌人。……说句不恭的【大魏宫廷】话,这位宗卫大人,老朽二人何时进得这屋子,且用什么办法进来的【大魏宫廷】,您知道么?”

  “……”沈彧张了张嘴,无言以对,一张脸憋得通红。

  好在金勾也只是【大魏宫廷】借此事打个比方,并非是【大魏宫廷】故意落沈彧的【大魏宫廷】面子,在问了一句后,便自行道出了答案:“老朽二人,是【大魏宫廷】从屋顶下来的【大魏宫廷】。”他指了指头顶上的【大魏宫廷】屋顶,正色说道:“但凡隐贼,都懂得如何悄无声息地移走瓦片,潜入屋内。因此,这位宗卫大人你单单在屋外派人守卫,是【大魏宫廷】防不住真正的【大魏宫廷】刺客的【大魏宫廷】……你以为刺客会走正门么?”

  “……”沈彧惊疑不定地望了一眼屋顶,表情有些诧然。

  而此时,金勾仿佛是【大魏宫廷】看穿了沈彧的【大魏宫廷】心思,桀桀笑道:“宗卫大人不必仔细看了,老朽此番并非为行刺肃王而来,只不过怕引起误会,这才从屋顶潜入,待会,无论说服肃王的【大魏宫廷】结果如何,老朽都会从屋门离开,因此早已将瓦片复原了……”

  说着,他环视了一眼周遭,仿佛瞧见了什么不好的【大魏宫廷】事似的【大魏宫廷】,微微摇了摇头。

  见此,沈彧心下起疑,不解问道:“又怎么了?”

  只见金勾指了指四周,摇头说道:“这些摆设就不对,刺客皆是【大魏宫廷】身手敏捷之辈,可这屋内却有诸多杂物,你真有自信能在这种地方保护肃王周全?”

  “这是【大魏宫廷】县衙的【大魏宫廷】衙堂!”沈彧气愤地说道。

  “老朽只是【大魏宫廷】就事论事。”朝着沈彧抱了抱拳,金勾又接着说道:“方才老朽在横梁上瞧得仔细,宗卫大人你负责保护肃王,可你的【大魏宫廷】位置就有问题,别看你与肃王隔得不远,可事实上,你与肃王之间隔着一张桌子,若老朽是【大魏宫廷】前来行刺的【大魏宫廷】刺客,径直从肃王的【大魏宫廷】身侧跃下,你根本保护不及……”

  说罢,他指了指赵弘润身后的【大魏宫廷】那一堵墙,正色道:“你应该站在肃王身后,贴着这堵墙,这样,当你看着前方的【大魏宫廷】时候,你的【大魏宫廷】眼睛余光也可以注意到两侧的【大魏宫廷】小门,倘若再在屋顶上增派几个暗哨,绝没有几个人能在你眼皮底下潜进来。”

  沈彧张了张嘴,细细思忖金勾的【大魏宫廷】话,居然忘记了动怒,反而问道:“还有呢?”

  金勾有些意外地望了一眼沈彧,不吝赐教道:“还有,切记不可让肃王坐在眼下这个位置,你看肃王此刻坐的【大魏宫廷】位置,正对着衙堂的【大魏宫廷】门……这就意味着若是【大魏宫廷】有刺客企图行刺肃王,他根本不需要进屋,只要躲在对面那棵庭院里的【大魏宫廷】树上,或者趴在县衙的【大魏宫廷】围墙上,用一支箭矢、弩矢,就可以悄无声息地暗杀肃王……”

  听闻此言,沈彧瞧了一眼漆黑的【大魏宫廷】屋外,脑门上不由地渗出了些冷汗。

  而此时,金勾再次望向赵弘润,低沉地笑道:“如老朽所言,宗卫大人并不擅长应付真正的【大魏宫廷】刺客。”

  这回,沈彧虽然脸上不渝,但是【大魏宫廷】却没有再出言反驳,因为金勾确实指出了许多他护卫工作上的【大魏宫廷】弱点。

  而见金勾卖弄他暗杀那方面的【大魏宫廷】经验,赵弘润微微一笑,说道:“这就是【大魏宫廷】你所说的【大魏宫廷】『本王身边的【大魏宫廷】薄弱点』?”

  出乎赵弘润意料,金勾摇了摇头,说道:“此小道尔,只要稍加点拨,相信宗卫大人们便可万无一失地保护肃王。”

  赵弘润听了有些糊涂,疑惑问道:“那你所说的【大魏宫廷】薄弱点是【大魏宫廷】什么?”

  只见金勾沉思了片刻,回顾赵弘润说道:“一两个时辰前,肃王曾派了几位宗卫大人,率领两百左右商水军前往商水县……肃王可知,其实老朽可以将这队人截杀。”

  赵弘润闻言顿时眼神一冷,面无表情地瞅着金勾,淡淡说道:“你是【大魏宫廷】在威胁本王么?”

  金勾有些惊讶于赵弘润眼眸中那一瞬间泛起的【大魏宫廷】杀意,心中微惊,他摆摆手解释道:“肃王误会了。……肃王可还记得,肃王在圉县那间驿站时,曾叫那十几名游侠前往鄢陵去送递口信?可结果,他们没离开多远,就被我阜丘众给截杀了。……这种连求援消息都送不出去的【大魏宫廷】滋味,相信不好受吧?”

  “你这家伙什么意思?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稍稍对金勾有些改观的【大魏宫廷】沈彧,听闻此言顿时又冷下了脸。

  然而此时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却仿佛听懂了什么似的【大魏宫廷】,脸上的【大魏宫廷】愠怒之色逐渐退了下来。

  这不,仅仅只停搁了数息,就听金勾又正色说道:“肃王身边的【大魏宫廷】薄弱处,在于肃王身边缺少一股擅长隐匿的【大魏宫廷】力量……”

  赵弘润放下了手中的【大魏宫廷】书卷,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搁置在座椅的【大魏宫廷】靠背上,静静地思忖起来。

  诚然,在那段接二连三遭到行刺的【大魏宫廷】日子里,赵弘润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憋屈。

  这份憋屈,并不只是【大魏宫廷】他堂堂肃王接二连三遭到行刺,更仍他感到惊怒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根本连口信都送不出去。

  要知道,驿长何之荣所在的【大魏宫廷】那间驿站,距离鄢陵往返一次不过一日半的【大魏宫廷】路程,若是【大魏宫廷】单程的【大魏宫廷】话,用快马代步不过大半日的【大魏宫廷】工夫,可谓是【大魏宫廷】近在咫尺。

  然而,赵弘润却连遭到行刺的【大魏宫廷】消息都送不出去,只能暂时躲入圉县,借助圉县的【大魏宫廷】县兵。

  好在这次有圉县在,倘若是【大魏宫廷】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魏宫廷】荒野呢?

  岂不是【大魏宫廷】空有数万兵权都会被一伙几十上百人的【大魏宫廷】贼子暗杀?

  明明手中攥着可以化解危机的【大魏宫廷】军队力量,却因为消息传递不出去而迟迟无法调集军队,这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最感觉憋屈的【大魏宫廷】地方。

  而倘若当时赵弘润手中有阜丘众这一支隐匿力量,岂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赵弘润有些意动了。

  而此时,金勾仍在陈述利害,比如他暗示赵弘润,倘若后者愿意接受阜丘众的【大魏宫廷】投靠,那么,阜丘众就能为赵弘润解决一些后者不方便亲自动手的【大魏宫廷】事。

  再者,阜丘众亦能帮赵弘润刺探情报、传递消息,这可远远比传令兵更稳妥。

  而最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金勾告诉他,不止他们魏国有似?阳隐贼、阳夏隐贼这样的【大魏宫廷】刺客组织,别的【大魏宫廷】国家居然也有,比如魏国的【大魏宫廷】小弟卫国,就有非常强大的【大魏宫廷】刺客组织,比阳夏隐贼还要强大。

  “卫国?”

  赵弘润着实有些吃惊,因为他一直以来都不觉得卫国有多少强大,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被宋国欺负弱小国家而已,要不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护着,恐怕早就被宋国给灭了。

  然而金勾却告诉他,或许卫国的【大魏宫廷】军队确实不堪一击,但卫国的【大魏宫廷】隐贼,或者说隐侠,却是【大魏宫廷】众所周知的【大魏宫廷】强悍。

  而最后,金勾更是【大魏宫廷】向赵弘润保证,他会帮助赵弘润解决阳夏隐贼这个问题,使阳夏隐贼成为赵弘润手中可用的【大魏宫廷】一支力量。

  『这家伙……居然是【大魏宫廷】想借我的【大魏宫廷】力量,吞并整个阳夏县的【大魏宫廷】众多隐贼势力?』

  隐隐察觉到金勾的【大魏宫廷】意图,赵弘润用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目光望着前者。

  也难怪,毕竟他赵弘润之所以会到阳夏,全是【大魏宫廷】因为金勾的【大魏宫廷】阜丘众招惹所致,然而眼下,就在其余那些可以说是【大魏宫廷】被牵连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们打算联合起来对抗他赵弘润时,金勾却居然决定投靠后者,出卖那些被他牵连的【大魏宫廷】,诸如邑丘众、游马众等隐贼势力。

  这已不是【大魏宫廷】一般程度上的【大魏宫廷】卑鄙无耻狡诈。

  『这老家伙,还真是【大魏宫廷】奸猾狡诈,哼唔……』

  暗自轻哼一声,赵弘润缓缓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先让本王看到你的【大魏宫廷】诚意。”

  金勾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会意之色。

  “肃王放心,两日之内,阳夏县各隐贼势力的【大魏宫廷】情报,以及他们在县外的【大魏宫廷】营寨位置,便会呈交肃王手中……”(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大魏宫廷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深圳民升激光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努努书坊  笔趣阁  正道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