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38章:镇压
  想他们前几日还在取笑赵弘润,嘲笑后者这位堂堂肃王,在兵备库遭到攻陷后居然不敢再吭声,偃旗息鼓不敢再全城收缴他们的【大魏宫廷】兵器。

  没想到仅仅只过了几日,他们便领略到了肃王的【大魏宫廷】愠怒所导致的【大魏宫廷】后果。

  赵弘润用凌厉的【大魏宫廷】手段,使阳夏县内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与游侠们认清了一件事:他,绝非可随意揉捏的【大魏宫廷】软柿子。

  什么?在兵备库遭到袭击后,再花费力气收缴城内的【大魏宫廷】兵器?再施行一次『刀剑禁令』?

  根本用不着,那些不听话的【大魏宫廷】家伙,直接杀了就是【大魏宫廷】了!

  甚至于,有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在杀死了那些随身携带着武器的【大魏宫廷】游侠们,根本瞧也不瞧掉落在地的【大魏宫廷】兵器,仍由它们落在地上。

  谁敢捡?!

  谁捡杀谁!再捡再杀!

  当口舌无法解决的【大魏宫廷】时候,就直接用拳头将对方揍趴下,这即是【大魏宫廷】历来屡试不爽的【大魏宫廷】『王道为皮、霸道为骨』方略。

  截止二月十七日傍晚,阳夏城内的【大魏宫廷】隐贼士馆以及游侠团体,皆遭到了商水军主力军堪称覆灭性的【大魏宫廷】打击,不知有多少条性命丧生于这场混战。

  而其中,绝大多数是【大魏宫廷】隐贼势力与游侠团体的【大魏宫廷】人。

  不得不说,可能这两者以往在阳夏堪称土霸王、地头蛇,但是【大魏宫廷】在诸如商水军这种正规军面前,亦不过是【大魏宫廷】弱鸡,不过是【大魏宫廷】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正如悍卒央武所说的【大魏宫廷】,那些参与了镇压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主力军士卒,普遍表示阳夏这边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们实在太弱,只敢仗着人多势众喧闹一番,可待等到商水军开始镇压时,这帮人死的【大魏宫廷】死、逃的【大魏宫廷】逃,居然在一个照面的【大魏宫廷】工夫内就被击溃。

  这还没有当初羯角部落所奴役的【大魏宫廷】胡人奴隶兵厉害嘛,更遑论如今已更名为『川北骑兵』的【大魏宫廷】原羯角骑兵。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如此,商水军主力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根本未曾将这场镇压当成什么战斗,因为在他们看来,这简直是【大魏宫廷】饭后用来消化食物的【大魏宫廷】某种运动而已。

  只见那些商水军主力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他们一边镇压着阳夏县内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势力,一边与同伴闲聊着前一阵子在三川战役后朝廷给予他们的【大魏宫廷】犒赏,或有人还在抽闲考虑如何使用那笔战后犒赏。

  而面对着丝毫未将他们放在眼里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主力军士卒们,阳夏县内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势力也愤怒了,于二月十七日深夜,针对在街道上巡逻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们,展开了报复性质的【大魏宫廷】反击。

  然而,当他们前呼后拥地从僻静的【大魏宫廷】小巷里窜出来,企图攻击那些在街上巡逻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们时,后时虽人数远远少于前者,却是【大魏宫廷】不慌不忙,在队伍前后架起了几只仿佛大木箱子似的【大魏宫廷】东西。

  然后,就听到类似“突突突”的【大魏宫廷】声音连续响起,那些隐贼与游侠们惊骇地发现,他们身边的【大魏宫廷】同伴莫名其妙地死了大半。

  “这玩意,真好用啊。……比连弩还要好用。”

  商水军悍卒央武瞅着远处那帮狼狈败退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们,一脸兴奋地拍了拍身边那只形状像是【大魏宫廷】大木箱子似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弩匣,或者称之为机关弩匣。

  要知道,他们方才根本没有动手,单单用那几架弩匣,就杀得那些隐贼与游侠们面如土色,狼狈地逃窜。

  而在那些隐贼与游侠狼狈逃窜的【大魏宫廷】时候,央武那一干负责在街道上警戒巡逻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却是【大魏宫廷】连追都懒得追赶,一个个围在那几只弩匣旁,一脸新鲜劲地议论纷纷。

  他们不觉有些骄傲与得意,因为作为肃王麾下嫡系军队,他们商水军总能接触到一些由冶造局所研制的【大魏宫廷】最新式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

  比如上次在三川战役中使用过的【大魏宫廷】连发重弩与可拆卸投石车。

  他们早已询问过成皋军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从后者口中,他们这才得知,在魏国的【大魏宫廷】众驻防军中,他们商水军是【大魏宫廷】第一支使用这种战争兵器的【大魏宫廷】军队。

  虽然那些连弩与投石车,在战后已经移交给成皋军,作为巩固成皋关边塞力量的【大魏宫廷】强力武器,但商水军士卒们还是【大魏宫廷】非常得意:毕竟那是【大魏宫廷】他们用剩下的【大魏宫廷】。

  虽说商水军皆是【大魏宫廷】楚人出身,可他们却使用着魏国最新式、最强力的【大魏宫廷】武器,这当他们更加笃信:那位肃王果真是【大魏宫廷】将他们视为嫡系军队。

  瞧瞧砀山军,多可怕的【大魏宫廷】魏**队,可他们配置有这种兵器么?没有!

  这就是【大魏宫廷】身为商水军一员的【大魏宫廷】好处,一旦冶造局有了什么新式的【大魏宫廷】武器,他们总能第一个尝鲜,领略最新式武器的【大魏宫廷】巨大威力。

  “这么好用的【大魏宫廷】兵器,想不通肃王殿下为何放弃让冶造局去改良了……”

  央武无法理解地摇了摇头,随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望了一眼已空无一人的【大魏宫廷】街巷,又望了一眼仍在“突突突”吐射着弩矢的【大魏宫廷】机关弩匣,皱皱眉问道:“这玩意,怎么关?”

  “没法关。”

  在旁,同伴乐豹耸了耸肩,说道:“白天的【大魏宫廷】时候,有几队兄弟们就试过了,这玩意一旦打开开关,就会持续发射弩矢,非要等到匣子内的【大魏宫廷】弩矢全部射完它才会停下。……有两队兄弟们试着强行关闭,结果这玩意立马就坏掉了。”

  乐豹的【大魏宫廷】话,让附近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们恍然大悟:怪不得肃王舍弃了这种看似强力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原来是【大魏宫廷】个残次货。

  “不过这玩意还是【大魏宫廷】挺有意思的【大魏宫廷】。”央武咧嘴笑道。

  可惜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这几只仍在发射弩矢的【大魏宫廷】弩匣构成了一张火力网,在它们发射完匣内的【大魏宫廷】弩矢前,他们这些人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眼。

  什么?带着这些玩意继续巡逻?万一撞见了别的【大魏宫廷】小队的【大魏宫廷】同泽,误伤了对方怎么办?

  “这玩意……放弃就放弃吧。”

  央武收回了先前对弩匣的【大魏宫廷】赞誉,怏怏地说道。

  他的【大魏宫廷】话,让周边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们哈哈大笑。

  而相比较商水军士卒这种幸福式的【大魏宫廷】烦恼,那些隐贼与游侠们,可就要凄惨地多了。

  要知道他们本来就不如商水军士卒凶悍擅战,因此这才仗着人多势众前往报复前者,可没想到,商水军搬出了机关弩匣,双手环抱,啥也不做,居然就能将他们杀败。

  这还怎么打?

  不得不说,双方在武器配置上的【大魏宫廷】差距实在太大了,这让阳夏城内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势力们,在商水军面前简直没有丝毫反击余地,简直是【大魏宫廷】单方面的【大魏宫廷】屠杀。

  当晚,阳夏县内的【大魏宫廷】平民担惊受怕地过了一夜,因为生怕祸及自己,他们一宿都未敢合眼。

  待等到次日,即二月十八日天明,一些胆大的【大魏宫廷】平民早早起来,在自家宅院张望街道上的【大魏宫廷】动静。

  他们心惊胆颤地看到,那些商水军士卒们正在将一具具尸体拖到僻静的【大魏宫廷】小巷里去,而街道的【大魏宫廷】路面上,几乎每隔一段路就有一大片被鲜血染红的【大魏宫廷】路面,一名名商水军士卒正在用土灰清理着那些血迹。

  毋庸置疑,昨晚那场阳夏隐贼游侠势力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冲突,最终以后者的【大魏宫廷】胜利而告终。

  “这位军爷……”

  一名看似已有五十来岁的【大魏宫廷】老头,扛着一柄锄头,一脸胆怯地从一个小巷里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询问着一名街道上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军爷们是【大魏宫廷】在戒严么?那老朽去城外的【大魏宫廷】农田播种,免得误了春耕……”

  “你走你的【大魏宫廷】。”那名商水军士卒招招手,和善地说道。

  只可惜,他身上的【大魏宫廷】甲胄上鲜红一片,看得那名老人心中有些发颤。

  不过后来的【大魏宫廷】事实证明,这些在隐贼与游侠们面前凶神恶煞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们,在对待一般平民的【大魏宫廷】态度上却颇为和善。

  甚至于,有些商水军士卒还隐晦地告诉陆续出现在街道上的【大魏宫廷】平民们,让他们别走小道,免得被某些不好的【大魏宫廷】东西吓到。

  比如说,堆积如小丘般的【大魏宫廷】死尸什么的【大魏宫廷】。

  由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和善,担惊受怕了一宿的【大魏宫廷】阳夏平民,陆陆续续也敢壮着胆子出来了。

  不过后来这些平民仔细想想,觉得自己的【大魏宫廷】恐惧完全就没有必要:虽说商水军皆是【大魏宫廷】由投奔魏国的【大魏宫廷】楚人所组成的【大魏宫廷】军队,可他们如今亦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岂会无缘无故攻击他们这些平民?

  一旦想通了此事,阳夏县的【大魏宫廷】平民对商水军也就不再害怕了,依旧是【大魏宫廷】以往做啥、今日也做啥,有的【大魏宫廷】出城去城外的【大魏宫廷】农田春耕,有的【大魏宫廷】则忙碌于其他事,使得天明时冷冷清清的【大魏宫廷】城内街道,逐渐又变得热闹起来。

  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大魏宫廷】。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正在县衙前衙的【大魏宫廷】堂上,仔细地观阅着一份特殊的【大魏宫廷】地图。

  在这份特殊的【大魏宫廷】地图上,标注着邑丘众、黑蛛、丧鸦、段楼等隐贼势力,秘密建设在县城外的【大魏宫廷】贼寨。

  唯独没有阜丘众的【大魏宫廷】贼寨位置。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份地图,正是【大魏宫廷】阜丘众首领金勾再一次秘密见赵弘润时,亲手呈上的【大魏宫廷】地图。

  『那老头……可真狠啊,毫不顾及同行的【大魏宫廷】交情,还是【大魏宫廷】说,同行是【大魏宫廷】冤家?』

  赵弘润站起身来,负背双手在堂内来回踱了几步。

  平定阳夏隐贼势力,赵弘润制定了两个步骤的【大魏宫廷】计划:第一步,便是【大魏宫廷】肃清阳夏县内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将那些可通往县外的【大魏宫廷】地道堵死;而第二步,便是【大魏宫廷】正式进攻那些隐贼势力建设在县外山林中的【大魏宫廷】秘密贼寨。

  问题是【大魏宫廷】,倘若剪除了邑丘众、黑蛛、丧鸦等隐贼势力,单单留下一个阜丘众,这果真合适么?

  那个阴险狠辣的【大魏宫廷】邑丘众首领金勾,赵弘润自忖没有完全把握能驾驭这样一个枭雄式的【大魏宫廷】人物。

  可若是【大魏宫廷】没有阜丘众的【大魏宫廷】相助,赵弘润预感他紧接着派商水军去围剿那些隐贼势力的【大魏宫廷】战斗,很有可能会让商水军损失惨重。

  毕竟那些隐贼势力,可不是【大魏宫廷】阳夏县内那些隐贼可比的【大魏宫廷】。

  就在赵弘润纠结之际,宗卫周朴来到了先衙,抱拳说道:“殿下,县牢内有个叫游马的【大魏宫廷】男人,从昨晚起便一直喊着想求见殿下您。”

  “游马?”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手中那份特殊的【大魏宫廷】地图。(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努努书坊  山东布洛尔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白袍总管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神级奶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开天录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奇门医圣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