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39章:诱导
  游马被逮捕且关到了县内的【大魏宫廷】监牢里,这事赵弘润还真不知情。

  一问宗卫周朴,赵弘润这才得知,游马是【大魏宫廷】被商水军千人将冉滕给丢入监牢的【大魏宫廷】,因为冉滕与他率领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在游马士馆的【大魏宫廷】厨房找到了隐秘的【大魏宫廷】地道。

  在密室内,商水军发现了至少上百件私藏的【大魏宫廷】兵刃,以及十几名一度企图拘捕的【大魏宫廷】游马众。

  好在游马当时识时务,喝令密室内的【大魏宫廷】游马众投降于商水军,否则,恐怕这些人早已被千人将冉滕当场击杀了。

  毕竟对于冉滕,赵弘润多少还是【大魏宫廷】有些印象的【大魏宫廷】,记得前者是【大魏宫廷】商水军中颇为强悍的【大魏宫廷】千人队,而冉滕,更是【大魏宫廷】与另外一位叫做项离的【大魏宫廷】千人将,并称是【大魏宫廷】伍忌麾下千人将中最凶悍的【大魏宫廷】两名将官,无论是【大魏宫廷】自身武力还是【大魏宫廷】率领的【大魏宫廷】千人队,都非常的【大魏宫廷】强悍。

  在宗卫周朴的【大魏宫廷】指引下,赵弘润与其宗卫长沈彧来到了阳夏县的【大魏宫廷】县牢。

  期间,赵弘润曾询问周朴有关于县牢的【大魏宫廷】情况,毕竟这座县牢,眼下正是【大魏宫廷】由周朴这位宗卫看守。

  周朴此人,人如其名,是【大魏宫廷】一位看起来很『朴素』的【大魏宫廷】宗卫,平时在宗卫们也不显山露水,沉默寡言、并不喜欢说话,但只有熟悉的【大魏宫廷】人才知道,这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魏宫廷】宗卫,实则能在赵弘润身边众宗卫中,非但武力能排上前五,更是【大魏宫廷】文武兼备且性格稳重的【大魏宫廷】宗卫。

  只不过有时候由于太过于稳重,因此没啥激情。

  周朴告诉赵弘润,此刻的【大魏宫廷】县牢,早已人满为患,十七日那日,商水军抓捕了大量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都是【大魏宫廷】那些起初带着兵刃,但是【大魏宫廷】在被商水军攻击的【大魏宫廷】时候丢下兵器抱头投降的【大魏宫廷】人。

  当时那些商水军士卒们感觉挺头疼的【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命令他们,击杀那些仍然携带着兵刃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却没有说,若是【大魏宫廷】这帮人当场丢弃兵刃、选择投降,这种情况怎么办。

  杀,不合适,可放了这些人,显然更不合适,于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们在想了片刻后,索性将这帮人全部抓起来丢到县牢了事,以至于县牢眼下人满为患。

  阳夏县的【大魏宫廷】县牢,顾名思义,它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座县级的【大魏宫廷】监牢而已,里面仅有十几间左右的【大魏宫廷】牢房。

  本来嘛,每间牢房内顶多关个四五人左右,可如今听周朴说,由于被丢到监牢的【大魏宫廷】人实在太多,以至于每间牢房内居然塞了十几二十个人,非常拥挤。

  而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还有数百名被抓捕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不知该被关到何处,只能暂时用绳索绑起来丢在过道里,或者丢在巫马焦的【大魏宫廷】驻所。

  而待等赵弘润来到监牢内,他终于明白了周朴所说的【大魏宫廷】人满为患究竟是【大魏宫廷】到了什么地步。

  只见在他眼中,过道两旁的【大魏宫廷】牢房内,果真是【大魏宫廷】被犯人挤地满满的【大魏宫廷】,几乎没有什么空隙。

  而在他经过的【大魏宫廷】时候,那些被关在监牢内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们,纷纷站起身来,站在粗大的【大魏宫廷】木质牢栏后,神色愤慨地瞪着他。

  “这就是【大魏宫廷】那个赵润?”

  “那个肃王赵润?”

  “这个可恶的【大魏宫廷】混账……”

  “居然使商水军攻击……”

  在赵弘润经过的【大魏宫廷】期间,各牢房内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们无不咬牙切齿。

  可待等赵弘润因为这些议论心中不喜,停下脚步用目光扫视那些传来议论声的【大魏宫廷】牢房时,那些方才还在私底下议论纷纷的【大魏宫廷】隐贼与游侠们,居然不约而同地撇开了视线。

  这些人畏惧了,他们被赵弘润那凌厉的【大魏宫廷】手段给唬住了。

  “哼!”

  轻哼一声,赵弘润自顾自往前走,终于来到了关押着游马与其麾下游马众的【大魏宫廷】牢房内。

  而此时,想来游马也已从方才监牢内的【大魏宫廷】骚动,猜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到来,此刻早已立于牢栏之后,等着赵弘润。

  赵弘润站在牢门外,上下打量了几眼游马,忽然开口问道:“游马,听说摹敬笪汗ⅰ裤欲求见本王?”

  阻止了牢内其余游马众对赵弘润一脸愤慨的【大魏宫廷】无礼举动,游马抱了抱拳,诚恳地说道:“是【大魏宫廷】,在下希望能说服肃王,使阳夏能避免一场血祸。”

  “阳夏?是【大魏宫廷】阳夏隐贼吧?”赵弘润淡淡笑道:“游马,本王同情你们游马众的【大魏宫廷】遭遇,但有些事,本王觉得还是【大魏宫廷】说清楚为妙。……从什么时候起,你们隐贼认为可以代表整个阳夏县了?”

  游马闻言愣了一愣。

  的【大魏宫廷】确,曾几何时,阳夏隐贼控制着整个阳夏县,可归根到底,阳夏隐贼的【大魏宫廷】确不能代表整个阳夏县。

  别看游马众协助邑丘众维持着阳夏县内和平安泰的【大魏宫廷】局面,可说到底,他们也是【大魏宫廷】朝廷视为贼寇的【大魏宫廷】存在而已,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因为朝廷屡次平剿不力,因此暂时没有再派来围剿的【大魏宫廷】军队而已,并不代表朝廷允许了他们阳夏隐贼对阳夏县的【大魏宫廷】控制。

  沉默了半响,游马抬头望向赵弘润,语气低沉地说道:“肃王,你无论如何也要将我等铲除么?”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啊。』

  赵弘润沉默了。

  然而,游马却会错了意,惨笑两声后自嘲说道:“想必肃王是【大魏宫廷】这样想的【大魏宫廷】吧?可笑我等还以为肃王有与我等坐下来好好聊一聊的【大魏宫廷】心思,没想到却是【大魏宫廷】肃王的【大魏宫廷】缓兵之计……待等过些日子那支在三川取得大捷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全数抵达了阳夏,肃王就该下令攻击了吧?”

  『唔?』

  赵弘润隐隐听出了些什么,故作不知地问道:“什么?攻击什么?”

  听闻此言,游马眼中露出几许异色,低声说道:“攻击县外诸如邑丘众、黑蛛、丧鸦等隐贼众的【大魏宫廷】营寨……”

  『这家伙……他在试探我?』

  赵弘润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又故意装作不知地说道:“你在说什么?隐贼不是【大魏宫廷】已经被本王给铲除了么?”

  “肃王。”游马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说道:“似这种粗劣的【大魏宫廷】装蒜,只会侮辱了肃王你的【大魏宫廷】才智。……明明前一回,受肃王差遣前来我等士馆内收缴兵刃的【大魏宫廷】商水军,根本不知城内有许多士馆地底下建设有可通往城外的【大魏宫廷】地道,而昨日,杀到我游马士馆内的【大魏宫廷】那些商水军,却一口道破了我游马士馆内存在着地道的【大魏宫廷】事实。……并非猜测,仿佛是【大魏宫廷】事先就知道一切似的【大魏宫廷】。”

  说罢,他抬头望向赵弘润,在迟疑了一会后,终于咬牙说道:“恭喜肃王,这么快就得到了一支隐贼众的【大魏宫廷】协助,能否请肃王明示,那个内鬼究竟是【大魏宫廷】谁呢?”

  『这家伙,挺敏锐的【大魏宫廷】嘛……』

  赵弘润有些意外,在看了一眼游马后,故意说道:“你在说什么?本王何时得到了什么隐贼众的【大魏宫廷】协助?”

  “那肃王如何解释地道一事?”

  “这个……”赵弘润『适时』地露出了张口结舌般的【大魏宫廷】窘迫表情,似掩耳盗铃般说道:“你什么身份,有何资格让本王解释什么?”

  话音刚落,就听游马用低沉的【大魏宫廷】声音说道:“阜丘众!……是【大魏宫廷】阜丘众,对不对?”

  “你……”赵弘润好似恼羞成怒般,在愤愤地瞪了一眼游马后,忽然压低声音冷冷说道:“即便如此,你又能做什么?你连这个牢房都出不去。……老老实实在这呆着,待等本王肃清了阳夏一带的【大魏宫廷】隐贼众后,会对你游马众网开一面。”

  说罢,赵弘润丢下一句『好自为之』,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望着赵弘润离开时的【大魏宫廷】背影,游马眼中闪过一丝惊怒:居然果真是【大魏宫廷】阜丘众?!

  “金勾……”

  只见游马抓着牢门,仔细回忆阜丘众首领金勾在那一次会议中的【大魏宫廷】举止。

  游马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开口金勾对这次事件的【大魏宫廷】看法,可那金勾,却只是【大魏宫廷】嘿嘿怪笑了几声,并未说出什么有用的【大魏宫廷】建议。

  当时游马就感觉很奇怪,因为他感觉金勾似乎并不着急。

  而如今,他明白了,原来金勾早已决定投靠方才那位肃王,又有什么好着急的【大魏宫廷】?

  “可恶!”

  游马恨恨地攥了拳头,要知道他平身最厌恶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背叛与出卖,因为这会当他联想到当年『砀郡游马』被朝廷出卖的【大魏宫廷】往事。

  『你好狠啊,金勾大哥……』

  游马眼中闪过几丝恨意。

  因为他已猜到,若金勾果真投靠肃王赵润,那么此人绝非只是【大魏宫廷】为了避祸而已,否则,他为何不在那次会议中提起此事?

  很显然,金勾打算让诸如邑丘众、游马众、黑蛛、丧鸦这些隐贼众全部覆灭在这次事件中,如此一来,他阜丘众便可称为阳夏县唯一的【大魏宫廷】一支隐贼。

  而在游马暗自猜测着金勾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时,赵弘润已在宗卫周朴的【大魏宫廷】相送下,走出了监牢。

  『真是【大魏宫廷】意外,没想到那游马这么快就联想到了金勾,倒是【大魏宫廷】省了我一番工夫去引导……这是【大魏宫廷】否说明,那金勾平日里信誉不佳?』

  暗自摇了摇头,赵弘润回头对宗卫周朴道:“周朴,方才那个叫游马的【大魏宫廷】男人,倘若他企图越狱,你……暗助他一把。”

  周朴闻言毫不意外,拱手抱了抱拳,说道:“殿下放心,卑职会给他机会的【大魏宫廷】。”

  正如赵弘润所估计的【大魏宫廷】,宗卫周朴根本不问诸如『为何要暗助其越狱』这种问题,仿佛他早已猜到了似的【大魏宫廷】。

  唔,挺无趣的【大魏宫廷】一个人。

  不过,鉴于宗卫周朴他那保守的【大魏宫廷】性格,既然他已这么说了,那游马势必能逃出监牢,只要后者有这份心。

  『别让我失望了,游马……』

  深深回望了一眼监牢,赵弘润迈步离开了县牢。(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房贷计算器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山东布洛尔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三寸人间  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开天录  大魏宫廷  贞观帝师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