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42章:二桃杀三士

第542章:二桃杀三士

  尤其是【大魏宫廷】到了他撬锁的【大魏宫廷】时候,留守的【大魏宫廷】那几名充当狱卒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居然一个个自己喝醉了。

  当时游马急着逃出县牢,没有多做考虑,可如今仔细回想一下,他的【大魏宫廷】顺利出逃,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有人故意安排的【大魏宫廷】。

  甚至于,或许那个宗卫周朴,也是【大魏宫廷】顺着他的【大魏宫廷】意,故意将那根铜丝留给他的【大魏宫廷】,好方便他撬开锁逃出去。

  既然有宗卫的【大魏宫廷】参与,那么希望他游马顺利逃出监牢的【大魏宫廷】人也就不难猜测了,毕竟阳夏县内那十名宗卫只听命于一个人,即那位肃王。

  顺着这条线再仔细回想,游马逐渐感觉当时那位肃王的【大魏宫廷】态度很有些问题,尤其是【大魏宫廷】当他问到『如何得知地道的【大魏宫廷】秘密』时,赵弘润那张口结舌的【大魏宫廷】模样。

  想到这里,游马不禁有些泄气。

  因为他本以为是【大魏宫廷】凭借着自己的【大魏宫廷】本事逃出了监牢,可如今细想起来,分明是【大魏宫廷】宗卫周朴与监牢内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受到了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私下叮嘱,暗中配合他越狱而已。

  至于赵弘润这么做究竟有什么目的【大魏宫廷】,随着应康在勃然大怒时的【大魏宫廷】几句话,游马也有所猜证了。

  那位肃王,想得到阜丘众在戈阳山的【大魏宫廷】巢穴位置!

  当他将这个猜测与应康一说,应康亦是【大魏宫廷】面露惊色,但随后,应康却苦涩地说道:“纵使你我已猜知那个赵润的【大魏宫廷】企图,又能如何?难道就眼睁睁看着阜丘众协助商水军将我等一网打尽么?”

  听闻此言,游马亦不禁为之语塞。

  的【大魏宫廷】确,就算猜到了那位肃王的【大魏宫廷】意图又怎么样?难不成就不泄露阜丘众的【大魏宫廷】巢穴位置?

  凭什么?

  凭什么阜丘众能使邑丘众陷入这等危机,而邑丘众却不能做出同样的【大魏宫廷】还击?

  纵使明知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图,他们为了报复阜丘众,亦只能乖乖就范。

  这即是【大魏宫廷】阳谋,即便明知是【大魏宫廷】计,仍不得不往里钻。

  想到这里,游马忍不住暗自嘲讽金勾:任你奸猾似鬼,企图借助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力量吞并阳夏其余隐贼势力,可你怎么斗得过那位肃王?你以为你助那位肃王肃清了阳夏县,那位肃王就会放任你阜丘众继续扩大?

  “应康大哥,那咱们之后怎么办?……若咱们也泄露了阜丘众的【大魏宫廷】营寨位置,虽然可以报复金勾,但最终获利的【大魏宫廷】,却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大人……在其面前,我邑丘众与阜丘众,至此可以任意拿捏,他要何时发兵剿灭我等,就能何时发兵剿灭我等……”

  听了游马的【大魏宫廷】话,应康陷入了沉思,半响后问道:“游马老弟,那你说怎么办?”

  只见游马思忖了片刻,压低声音说道:“暂不泄露阜丘众的【大魏宫廷】营寨位置。……如果我没有猜错的【大魏宫廷】话,那位肃王是【大魏宫廷】不会剿灭余众,单单留下一个阜丘众的【大魏宫廷】,否则,日后他如何制衡金勾?而一旦应康大哥你白白将阜丘众的【大魏宫廷】营寨位置泄露给了赵润,那咱们,可就真的【大魏宫廷】再无一点仗持了……”

  “你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

  “知道阜丘众营寨位置的【大魏宫廷】,只有邑丘众,或许我们能借这一点,与那位肃王交涉一番。”游马压低声音说道:“这或许能让邑丘众有一线生机。”

  听闻此言,应康在密室内来回踱了几步,皱眉说道:“可如此一来,我邑丘众岂不是【大魏宫廷】从此要听命于那个赵润,失却自由沦落为朝廷的【大魏宫廷】走狗?”

  游马闻言苦笑道:“事已至此,岂还顾得上隐侠『不为伥鬼』的【大魏宫廷】宗旨?”

  所谓的【大魏宫廷】伥鬼,是【大魏宫廷】魏国风俗的【大魏宫廷】一种说法,魏人认为被老虎所咬死的【大魏宫廷】人的【大魏宫廷】鬼魂,他们因为自己死于虎口,心中怨愤无从发泄,因此转化为伥鬼,协助咬死他们的【大魏宫廷】老虎咬死更多的【大魏宫廷】受害者,让更多的【大魏宫廷】人遭到他们遭受的【大魏宫廷】苦难,于是【大魏宫廷】便有了『为虎作伥』这句成语。『注:这是【大魏宫廷】这句成语的【大魏宫廷】正解。』

  而隐贼中『不为伥鬼』的【大魏宫廷】这条自律,或者说宗旨,意在告诫同道不得贪图荣华富贵投靠朝廷、投靠权贵,毕竟就算是【大魏宫廷】在魏国,贵族压迫平民的【大魏宫廷】现象还是【大魏宫廷】很普遍,而朝廷,由于偏袒贵族,因此被许多自由之士所不耻。

  而相比之下,反而是【大魏宫廷】被朝廷定罪为贼寇的【大魏宫廷】隐贼,他们反而不会去倾轧平民,他们攻击的【大魏宫廷】对象,很多都是【大魏宫廷】为富不仁的【大魏宫廷】贵族,因此,从平民角度说,隐贼们自称隐侠、义士,并没有什么错。

  但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这个角度,那就截然不同了。

  毕竟赵弘润便是【大魏宫廷】魏国内最大的【大魏宫廷】贵族,赫赫王族出身,再当他从国家角度看待隐贼这件事时,隐贼就成了『不服朝廷约束、桀骜不驯之人』,所谓的【大魏宫廷】『侠、以武犯禁』,指的【大魏宫廷】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一点。

  “总之,我先想办法与那位肃王交涉一番。”

  留下一句话,游马便又启程返回阳夏县。

  记得出来的【大魏宫廷】时候,他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隐秘的【大魏宫廷】地道,但是【大魏宫廷】回去的【大魏宫廷】时候,由于已隐隐猜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图,游马索性也不再偷偷摸摸,光明正大地从县城门走了进去,并告诉守城门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他是【大魏宫廷】从县牢里逃出来的【大魏宫廷】逃犯。

  县城门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大惊失色,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大魏宫廷】逃犯,明明已逃出了城,居然自己又回来了。

  于是【大魏宫廷】,值守城门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二话不说就将游马那一行人十几人捆绑起来,带到了县牢。

  把守县牢的【大魏宫廷】,仍然是【大魏宫廷】宗卫周朴。

  当他听说游马去而复返的【大魏宫廷】消息后,也着实是【大魏宫廷】愣了一下。

  一个额头受创,一个鼻青脸肿,周朴与游马这两个伤患彼此对视者,均感觉气氛有些尴尬。

  “我回来了。”

  终究,游马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唔。”宗卫周朴应了一句,有心想问问游马吧,却又担心坏了他们家殿下的【大魏宫廷】大事,因此只好将疑问憋在心里。

  岂料游马会主动开口说道:“承蒙宗卫大人暗助在下越狱,在下已见过了邑丘众的【大魏宫廷】首领应康大哥。……宗卫大人可以如此向肃王复命。”

  “……”周朴闻言愣了愣,眼眸中露出几丝饶有兴致之色。

  他本来就觉得游马是【大魏宫廷】个聪明人,如今听了这句话,他对游马更加高看了几分。

  “可别怪本宗卫将你教训得这么惨……”

  “事实上在下应该感谢宗卫大人才是【大魏宫廷】。”在说这句话时,游马也觉得很别扭,毕竟周朴可是【大魏宫廷】将他狠狠揍了一顿,可他却还得感谢前者,这事说起来还真是【大魏宫廷】别扭。

  “你的【大魏宫廷】『感谢』,本宗卫已经收到了。”周朴摸了摸额头绑着的【大魏宫廷】绷带,表情意味不明,显然是【大魏宫廷】对游马当时出阴招颇有些不满。

  游马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抱抱拳说道:“有一事想请宗卫大人帮忙。……在下,还想求见肃王一面。”

  周朴深深地望了一眼游马,忽而唤来几名商水军士卒,指着游马说道:“将此人带往县衙,若有人问起,就说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意思。”

  “是【大魏宫廷】,宗卫大人!”那几名商水军士卒颔首应道。

  约一盏茶的【大魏宫廷】工夫,游马被带到了县衙,值守县衙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一听是【大魏宫廷】宗卫周朴的【大魏宫廷】意思,果然没有阻拦,任凭那几名商水军士卒将用绳索绑着的【大魏宫廷】游马带到了县衙内。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正在县衙的【大魏宫廷】前衙等候,至于等候什么,无非就是【大魏宫廷】等候邑丘众的【大魏宫廷】反应而已。

  顺利的【大魏宫廷】话,他过不了多久就能得到阜丘众的【大魏宫廷】老巢位置,如此一来,金勾与他的【大魏宫廷】阜丘众,亦成了他砧板上的【大魏宫廷】鱼肉,翻不出什么花样。

  可赵弘润没有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没有等到阜丘众派人送来有关于阜丘众巢穴的【大魏宫廷】位置,却等到了游马这个越狱出去却有自投罗网的【大魏宫廷】逃犯。

  “游马?”

  当听到宗卫长沈彧的【大魏宫廷】禀告时,赵弘润稍稍吃了一惊,不约皱了皱眉。

  『难道他不曾去联络邑丘众?可他若是【大魏宫廷】不打算去联络邑丘众,他越狱做什么?』

  心中狐疑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吩咐人将等候在外面的【大魏宫廷】游马带了进来。

  待再次看到游马,发现他鼻青脸肿,赵弘润错愕之余,心中亦暗暗有些好笑。

  毕竟宗卫周朴早已将他如何暗中助游马越狱的【大魏宫廷】事告诉了赵弘润。

  而在暗笑了几声后,赵弘润故意板起脸来,唬道:“游马,你还敢回来?!……你真有胆量啊,本王对你网开一面,你却伺机逃狱……”

  岂料听闻此言,游马却笑着说道:“肃王殿下,不是【大魏宫廷】你暗中让那名叫周朴的【大魏宫廷】宗卫协助我逃狱的【大魏宫廷】么?”

  赵弘润愣了愣,有些意外地上下打量了几眼游马,同时收起了脸上的【大魏宫廷】怒容,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么说,你将本王想要的【大魏宫廷】东西带来了?”

  『果然……』

  游马心中暗道一声,随即摇摇头说道:“肃王想要的【大魏宫廷】东西,只有两拨人知道,但其中一拨人,势必是【大魏宫廷】不会交给肃王的【大魏宫廷】,因此,只剩下另一拨人。……在下想知道,不知肃王愿意付出什么代价,来交换那一件东西呢?”

  『……』

  赵弘润皱了皱眉,他当然听得懂游马的【大魏宫廷】这番话。

  正因为听得懂,他才感觉事情的【大魏宫廷】演变与他猜测的【大魏宫廷】稍微出现了些偏差,他本以为阜丘众会拱手送上阜丘众的【大魏宫廷】巢穴位置,却没想到,这伙人比他预计的【大魏宫廷】稍微聪明点,企图用这一点来与他讨价还价。

  『只可惜……』

  赵弘润暗自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游马,看来你与那个应康,并不适合行商。”

  “什么意思?”游马疑惑地问道,不理解赵弘润为何将话题扯到行商这方面。

  而这时,就听赵弘润淡淡说道:“你要知道,判断一件物什是【大魏宫廷】否有价值,并不在于卖家,而是【大魏宫廷】在于买家,即市需。……你信不信,倘若本王改变主意不再想要那件东西了,你游马众与邑丘众的【大魏宫廷】处境,会更加不利?”

  游马闻言色变,他听懂了赵弘润言外之意:若是【大魏宫廷】你不将那件东西交给本王的【大魏宫廷】话,那本王就只能与阜丘众合作了,如此一来,你游马众与邑丘众还会有活路么?

  不过转念一想,游马脸上又露出了几许喜色。

  因为从这句话中,游马亦能隐隐听出,赵弘润并未打算将阳夏隐贼赶尽杀绝。

  『这是【大魏宫廷】为何?』

  游马心中很是【大魏宫廷】吃惊,因为他一直都以为赵弘润打算将阳夏隐贼连根拔起的【大魏宫廷】。

  他并不清楚,赵弘润之所以改变了主意,正是【大魏宫廷】因为金勾的【大魏宫廷】那一番话。

  不得不说,尽管金勾奸猾狡诈,但有几句话还是【大魏宫廷】颇有道理,深得赵弘润之心的【大魏宫廷】。

  比如说,他说赵弘润身边缺少一支隐秘力量,这一点就让赵弘润很是【大魏宫廷】意动。

  只不过,鉴于阜丘众的【大魏宫廷】种种恶迹,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很信任这支隐贼众而已,相比之下,他更加倾向于以往维持着阳夏县治安的【大魏宫廷】邑丘众。

  但即便如此,似游马这般自以为是【大魏宫廷】地与他交易,摆出软威胁的【大魏宫廷】架势,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无法容忍的【大魏宫廷】。

  就像他当初对司马安所说的【大魏宫廷】那句话:不服从上令的【大魏宫廷】军队,就没有存在的【大魏宫廷】必要。

  同理,不听话、不忠诚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赵弘润要他何用?

  因此,赵弘润要摆明立场,免得这些隐贼还以为非他们不可。

  挣扎良久之后,游马终于长吐一口气,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邑丘众愿献上阜丘众的【大魏宫廷】营寨位置,只希望肃王能放一条生路。……并非胁迫肃王,只是【大魏宫廷】恳请。”

  听闻此言,赵弘润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笑容。

  只见他抬起手来,竖起两根手指,淡淡说道:“本王,并不打算将阳夏隐贼赶尽杀绝,不过,亦不允许太多的【大魏宫廷】隐贼势力扎根在此地。两股,唯有两股本王可以默许。……你将本王的【大魏宫廷】话,回去告诉应康。”

  『……』

  游马脸上变颜变色,他当然听得懂赵弘润这句话的【大魏宫廷】深意。

  二桃杀三士!(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笔趣阁  圣墟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开天录  山东布洛尔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