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57章:对宗卫们安排

第557章:对宗卫们安排

  事后,赵弘润亲笔写了三封书信。

  第一封书信,自然是【大魏宫廷】给他母妃沈淑妃的【大魏宫廷】家书,大意就是【大魏宫廷】告诉他母妃,他已抵达了商水,目前正在调和鄢陵与安陵两个县城之间的【大魏宫廷】关系,请沈淑妃不要担心。

  总之,就是【大魏宫廷】尽量挑好话说,至于路上遭遇行刺什么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根本不敢写,也嘱咐沈彧回到大梁后切勿说漏嘴。

  第二封书信,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写给他的【大魏宫廷】五叔,『禹王』赵元佲,请他帮忙教授沈彧关于统兵的【大魏宫廷】种种经验。

  不得不说,这还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第一次用奉承的【大魏宫廷】口吻给别人写信。

  没办法,毕竟他与他五叔,这十几年来虽说在重大节日时见过几面,但终归接触不深,赵弘润也有些担心这位叔父不给他这个侄子面子。

  至于第三封书信,则是【大魏宫廷】送给他爹魏天子的【大魏宫廷】,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当赵弘润他五叔『禹王』赵元佲不给他这个侄子面子时,魏天子能帮忙说说情,毕竟赵弘润与其五叔赵元佲的【大魏宫廷】关系,铁定没有魏天子与赵元佲的【大魏宫廷】关系好。

  写完这三封书信后,赵弘润唤来肃王卫的【大魏宫廷】卫长岑倡,叫他派二十名肃王卫,陪同沈彧一同返回大梁。

  虽然沈彧口口声声说他一个人就能行,但赵弘润考虑到他胸口的【大魏宫廷】皮外伤还未痊愈,且右手暂时还不能提物,因此,仍然坚持让那二十名肃王卫陪同。

  三月十三日,赵弘润带着众宗卫们给沈彧摆酒送行,在酒足饭饱后,又一路将沈彧送到了商水港口,目送着沈彧登上了朝廷户部那些回王都大梁的【大魏宫廷】回程船队。

  “沈彧,你这家伙,要好好地学啊!”

  “若是【大魏宫廷】学不成,看我们日后怎么收拾你!”

  “莫要偷懒懈怠啊!”

  在开船前,众宗卫们纷纷向沈彧开口说道,虽然他们的【大魏宫廷】语气听着挺恶劣,但那拳拳赤子之心,却让沈彧眉开眼笑,很是【大魏宫廷】感慨身为孤儿的【大魏宫廷】自己,居然能获得如此一群异性兄弟。

  “别光说我……卫骄,我离开后,你就是【大魏宫廷】宗卫长了,戒一戒你那急躁的【大魏宫廷】脾气吧。”

  “少说废话!”卫骄没好气地还嘴道。

  “……吕牧,你为人比较稳重,替我看着点卫骄。”

  “我明白。”吕牧点了点头。

  “褚亨,保护好殿下!”

  “你放心!”褚亨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周朴,众兄弟之中,最让我放心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你了,替我看着点。”

  “呵呵。”周朴笑着点了点头。

  “穆青,你……算了。高括、种招,朱桂、何苗,殿下就拜托你们了……”

  “混蛋!你倒是【大魏宫廷】说些什么啊!”穆青故作气愤地大叫道,引来众宗卫们的【大魏宫廷】哄笑。

  最终,沈彧将目光投向赵弘润,抱了抱拳,正色说道:“殿下,那卑职……暂时就离开殿下了。”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本王麾下能独当一面的【大魏宫廷】大将,就祝你一帆风顺!”

  “多谢殿下!”

  沈彧朝着赵弘润以及众宗卫们重重抱了抱拳。

  船队,缓缓启程,赵弘润一行人目送着沈彧随着船队逐渐消失在视线的【大魏宫廷】尽头。

  不可否认,曾几何时赵弘润身边始终有十位宗卫跟随,如今却只剩下九人,尽管只是【大魏宫廷】暂时的【大魏宫廷】,亦让赵弘润与其余九名宗卫们感到有些不适。

  不过话说回来,此番沈彧受伤,或许并非尽然是【大魏宫廷】一件坏事。

  毕竟呆在赵弘润身边,这位宗卫们充其量只是【大魏宫廷】一介护卫,哪怕日后随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权势增大,这些宗卫们有机会成为手握重兵的【大魏宫廷】将军,但能成为将军,未见得就能具备相应的【大魏宫廷】本事。

  若是【大魏宫廷】一切顺利,沈彧能有机会在禹王赵元佲的【大魏宫廷】身边学习统帅之道,那他日后的【大魏宫廷】成就,绝对要比在赵弘润身边担任宗卫长更高。

  『或许,我应该让宗卫们外出磨练,而不是【大魏宫廷】将其带在身边?』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中闪过几丝迟疑。

  要知道,他与宗卫们亲如兄弟,他对宗卫们信任万分,而宗卫们亦对他忠心耿耿。

  因此,赵弘润自然不满足于让这些宗卫仅仅只局限于护卫一职,有选择的【大魏宫廷】话,他自然希望这些宗卫们日后也能像百里跋、司马安、徐殷、朱亥等人一样,成为手握重兵的【大魏宫廷】擅战之将。

  虽然赵弘润并不会放松培养像伍忌那样有潜力的【大魏宫廷】将领,也会继续寻找有才能的【大魏宫廷】将才,但论到最放心的【大魏宫廷】,无非还是【大魏宫廷】他身边这些宗卫们。

  若是【大魏宫廷】时时刻刻将这些宗卫们带在身边,事实上,反而是【大魏宫廷】限制住了这些宗卫们的【大魏宫廷】潜力。

  不过赵弘润也明白,若是【大魏宫廷】他此刻就这么提出来的【大魏宫廷】话,相信这些宗卫们必定会因为担心他的【大魏宫廷】安危而拒绝他的【大魏宫廷】好意。

  这种事,只能慢慢来。

  打个比方说,待日后这些宗卫们彻底信任了青鸦众,或许他们就会为了能更好会他效力,而暂时离开磨练本事。

  不得不说,沈彧这件事,让赵弘润开始考虑起宗卫们的【大魏宫廷】将来。

  毕竟可以的【大魏宫廷】话,他自然希望宗卫们日后皆能独当一面,无论是【大魏宫廷】为他分忧,还是【大魏宫廷】提携这些宗卫们。

  三月十四日,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五日假期』结束了,众商水军兵将们纷纷从商水县境内的【大魏宫廷】第二个故乡返回军营,投入新一轮的【大魏宫廷】训练日程。

  毕竟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定位便是【大魏宫廷】驻防军,可不是【大魏宫廷】原先那种农耕兵,一年四季除了出征打仗便是【大魏宫廷】无休止的【大魏宫廷】训练,虽然枯燥,但确实唯一能保证军队战斗力的【大魏宫廷】办法。

  当日,赵弘润将伍忌叫到了面前。

  毕竟接下来,商水军暂时就没有任务了,哪怕爆发齐楚之战,就算赵弘润被齐王吕僖指定为魏军的【大魏宫廷】统帅,也不见得会带着商水军一同讨伐楚国。

  毕竟商水军皆是【大魏宫廷】楚人出身,就算他们如今自称商水人,但对于故国楚国,心中多少会留有几分感情,带着他们去讨伐楚国,将楚国逼上绝境,这种事太残酷了。

  因此,除非魏国再发生除了与楚国交战外别的【大魏宫廷】战事,比如与北方的【大魏宫廷】韩国,否则,商水军暂时是【大魏宫廷】没有别的【大魏宫廷】事,唯有日复一日的【大魏宫廷】枯燥训练。

  而赵弘润之所以将伍忌叫到面前,也无非是【大魏宫廷】激励他,使他更严格地训练兵将,使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实力能稳步向浚水军、砀山军、成皋军等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军队靠齐。

  不过最后,赵弘润将种招、朱桂、何苗四名宗卫推了出来,对伍忌吩咐道:“伍忌,从今日起,他们四人就在你麾下任职。……就担任,唔,千人将吧。你有什么事,可以安排他们去做。”

  “殿下,你……”种招吃惊地看着赵弘润。

  其余,朱桂与何苗二人亦是【大魏宫廷】欲言又止。

  见此,赵弘润摆摆手说道:“沈彧这件事,让本王想到了一个以往忽略的【大魏宫廷】问题,那就是【大魏宫廷】对你们这些宗卫的【大魏宫廷】栽培。……若只是【大魏宫廷】呆在本王身边,再过十年,你们也仍是【大魏宫廷】宗卫,无法精进本事。与其如此,本王还不如将你们放在商水军磨练一番。”说罢,他又对伍忌笑道:“伍忌,别误会本王是【大魏宫廷】想夺你兵权哟。”

  伍忌闻言笑着说道:“末将如今的【大魏宫廷】一切皆是【大魏宫廷】殿下给的【大魏宫廷】,就算殿下收回,末将亦绝无怨言,只是【大魏宫廷】……”他看了一眼种招等人,吞吞吐吐地说道:“军中操练辛苦,怕是【大魏宫廷】四位宗卫大人无法承受。”

  『哈?』

  种招、朱桂、何苗三人听了这话有点不乐意了。

  他们心说:老子当初在宗府里被操练时,你小子还不知在哪呢!军中操练辛苦?会被宗卫羽林郎更加严格苛刻么?

  瞅了一眼种招三人那不服气的【大魏宫廷】表情,赵弘润便知伍忌的【大魏宫廷】话让这三名宗卫心中不舒服了。

  可能在伍忌看来,宗卫便是【大魏宫廷】一群养尊处优的【大魏宫廷】皇子护卫,可事实却不是【大魏宫廷】,宗卫羽林郎,堪称是【大魏宫廷】魏国境内训练最严格、最苛刻的【大魏宫廷】,哪怕是【大魏宫廷】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训练量,都不足以与宗卫羽林郎相提并论。

  见此,赵弘润笑笑说道:“伍忌,可别小瞧宗卫哟。”

  说罢,他转头对种招等人说道:“种招,回头给伍(忌)将军一份你们宗卫的【大魏宫廷】操练单子,给本王像操练宗卫们那样,操练商水军!”

  听闻此言,种招望了一眼有些莫名其妙的【大魏宫廷】伍忌,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倒是【大魏宫廷】朱桂与何苗二人皱了皱眉,后者迟疑说道:“殿下,会不会太狠了?若是【大魏宫廷】像要求我们宗卫羽林郎那样要求商水军,恐怕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兵将们,会怨声载道啊。”

  “无妨,只要你们三人以身作则即可。”

  说罢,赵弘润目视着伍忌与种招、朱桂、何苗四人,正色说道:“商水军乃本王嫡系军队,本王对你们的【大魏宫廷】要求很简单。变强!愈强愈好!……本王,要一支可以击溃天下任何一支兵马的【大魏宫廷】强军!”

  『足以击溃天下任何一支兵马?』

  伍忌面露吃惊之色,似乎是【大魏宫廷】没想到赵弘润居然有着这样的【大魏宫廷】抱负。

  在见罢伍忌之后,赵弘润又唤来的【大魏宫廷】青鸦众的【大魏宫廷】应康,让高括亦暂时在应康身边待一阵子。

  毕竟高括对此打探情报、分析情报很有一手,因此,赵弘润打算日后让高括来负责青鸦众与黑鸦众的【大魏宫廷】事。

  至于卫骄、吕牧、穆青、周朴、褚亨五人,卫骄作为如今的【大魏宫廷】宗卫长,要履行沈彧先前的【大魏宫廷】职责,必须时时刻刻呆在赵弘润身边,而褚亨,虽然拥有着众宗卫中最过硬的【大魏宫廷】武力,但这家伙实在有些憨傻,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这货实在一根筋,无论是【大魏宫廷】将其放在哪里,赵弘润都不会放心。

  更何况,褚亨接受了沈彧临走前的【大魏宫廷】嘱咐,多半不会离开。

  至于吕牧与周朴,是【大魏宫廷】宗卫中最让赵弘润与原宗卫长沈彧放心的【大魏宫廷】,稳重而且机敏。

  尤其是【大魏宫廷】周朴,别看他貌不进人,但事实上却是【大魏宫廷】一位文武兼备,属于是【大魏宫廷】无论放在什么位置皆能胜任的【大魏宫廷】人才。

  因此,赵弘润并不担心吕牧与周朴的【大魏宫廷】将来。

  至于穆青,作为宗卫中年纪最小、性格也最是【大魏宫廷】轻佻,与他赵弘润最合拍的【大魏宫廷】一位宗卫,除非穆青自己开口提出,否则,赵弘润暂时还不想磨砺掉他的【大魏宫廷】性格。

  而在安排好这一切后,赵弘润终于启程前往鄢陵,去履行他此番南下所肩负的【大魏宫廷】职责。(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圣墟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正道潜龙  笔趣阁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笔趣阁  调教大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