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66章:安陵王氏

第566章:安陵王氏

  安陵,是【大魏宫廷】魏国颍水北君屈指可数的【大魏宫廷】大县。

  而安陵王氏,则是【大魏宫廷】安陵首屈一指的【大魏宫廷】贵族豪门,数百年来皆是【大魏宫廷】如此。

  为何安陵王氏可以传承数百年?

  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一支豪族,也姓姬!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安陵王氏,乃魏国建国初期姬姓王族子弟的【大魏宫廷】后人,只不过随着一代代的【大魏宫廷】传承,与姬姓赵氏一族血统隔得比较远了,遂降为『公族』,称『姬姓王氏』。

  别看赵弘润他三叔公赵来峪的【大魏宫廷】那一支『姬姓赵氏』贵为王族,而安陵王氏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公族,好似矮了一些,可事实上,王氏在安陵的【大魏宫廷】底蕴,根本不是【大魏宫廷】赵来峪这一支姬姓赵氏可比,只不过后者血统更纯正、地位更高些而已。

  不夸张地说,安陵王氏的【大魏宫廷】势力与财力,绝不会比成陵王赵文燊等封王的【大魏宫廷】诸侯逊色,两者的【大魏宫廷】区别,仅在于后者有封邑,并且无论多少代仍可套用『姬姓赵氏』这个尊贵的【大魏宫廷】姓氏,而前者却没有这种殊荣而已。

  这类例子,在魏国司空见惯:有许多财富惊人、势力庞大的【大魏宫廷】大贵族,事实上都姓姬,都出自『姬姓赵氏』这个尊贵的【大魏宫廷】姓氏,只不过随着年代的【大魏宫廷】变迁,他们由于血脉杂了,而被宗府勒令改了氏称罢了。

  说白了,如今在魏国,『姬姓』的【大魏宫廷】大贵族有许许多多,但『赵氏』,却只有宗族以及成陵王赵文燊等建国初期所封的【大魏宫廷】诸侯王,其余,皆改了氏称,比如在这安陵的【大魏宫廷】王氏。

  如今的【大魏宫廷】安陵王氏,家主叫做王瓒,在其同辈兄弟中排行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叫王泫、一个叫王伦。

  而王瓒又生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长子叫做王植、次子即王邯,三子即是【大魏宫廷】被当地人称之为『王三公子』的【大魏宫廷】王郴。

  嫡长子王植,这人素有才华,年纪轻轻便通过了科举,随后在安陵王氏财力与势力的【大魏宫廷】支持下,步入仕途,眼下在大梁朝廷吏部担任郎官,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年轻有为。

  而次子王邯,则自幼不喜好读书,从小跟着哥哥王植读书,但最终也没学出个所以然来。

  起初,王邯希望能入伍驻军六营,当个军官,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安陵王氏虽然权势不小,但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那几位大将军,却从不对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假以颜色,毕竟似百里跋、司马安、朱亥、徐殷等大将军,皆是【大魏宫廷】魏天子曾经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威胁他们?活腻味了?

  于是【大魏宫廷】,最早王邯凭着安陵王氏的【大魏宫廷】势力,虽然当时混入了浚水军,但却只捞到一个伍长的【大魏宫廷】职务。

  浚水军,众所周知,训练是【大魏宫廷】极其艰苦的【大魏宫廷】,王邯熬了半年,实在是【大魏宫廷】熬不住了,遂逃回了家中。

  当时安陵王氏花了好大代价,才让浚水军将王邯的【大魏宫廷】名字在兵册中划除,否则,似王邯这种逃兵,浚水军势必会将其抓回去,严肃军纪。

  以为驻军六营是【大魏宫廷】城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不过看在安陵王氏暗中送的【大魏宫廷】重礼的【大魏宫廷】份上,百里跋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将王邯这个逃兵给划除了。

  回到安陵后,王邯在家族的【大魏宫廷】帮助下,成为了安陵的【大魏宫廷】都尉。

  不得不说,王邯终归是【大魏宫廷】在浚水军中被操练了半年,一身武艺还真着实不错,至少寻常的【大魏宫廷】县兵,来十个也不是【大魏宫廷】他对手,因此,担任县尉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至于王瓒最小的【大魏宫廷】儿子王郴,那就纯粹是【大魏宫廷】个娇生惯养的【大魏宫廷】纨绔子弟了,平日里犬马声色,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不可否认,这是【大魏宫廷】魏国国内绝大多数贵族世家的【大魏宫廷】真实写照:对于要继承家业的【大魏宫廷】嫡长子,家族会严格教育,鼎力培养,但是【大魏宫廷】对于一些注定无法继承家业的【大魏宫廷】儿子,对他们的【大魏宫廷】家教就要相对宽松许多。

  这种教育方式,导致安陵王氏的【大魏宫廷】这代的【大魏宫廷】嫡长子王植年纪轻轻便步入仕途,被称之为栋梁之才,而他的【大魏宫廷】弟弟王邯与王郴,一个仗着自己是【大魏宫廷】县尉横行乡里,一个纯粹吃喝玩乐,每日走马狩猎,根本未考虑过将来。

  不过话说回来,似王郴这种贵族子弟,就算注定将来无法继承家业,也确实不需要为将来的【大魏宫廷】生活所担忧,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王氏的【大魏宫廷】族人,就算王植日后继承了家业,也不会亏待他两个弟弟。

  再者,王郴虽然不学无术,但对父母却颇为孝顺,兼之又能说会道,哄得老父老母颇为欢心。

  因此,别看王瓒对外总是【大魏宫廷】夸奖自己的【大魏宫廷】大儿子王植,但是【大魏宫廷】内心,却对小儿子王郴极为疼爱,除了家主之位不可能传给王郴外,其余王郴无论想要什么,王瓒都会尽力满足他。

  不过,今日王郴回来的【大魏宫廷】时候,王瓒却从家仆口中得知小儿子神色有异。

  于是【大魏宫廷】,王瓒便命家仆将王郴叫到了书房。

  “郴儿,听说摹敬笪汗ⅰ裤今日不高兴,怎么了,与成恂斗嘴了?”王瓒笑着问道。

  安陵王氏,与安陵赵氏,出自一个祖宗,而近代又多有联姻,两家的【大魏宫廷】关系极好,因此,就算赵成恂是【大魏宫廷】王族子弟,在王瓒面前,向来也是【大魏宫廷】持小辈之礼的【大魏宫廷】。

  “孩儿与十三兄亲如兄弟,怎么会争吵斗嘴呢?”王郴摇了摇头,他口中的【大魏宫廷】『十三兄』,指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在安陵赵氏这一支中排行十三的【大魏宫廷】赵成恂。

  王瓒闻言哈哈一笑,点点头说道:“好好好,亲如兄弟就好。……我王氏,与你十三兄的【大魏宫廷】赵氏,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个祖宗衍生下来的【大魏宫廷】,本就是【大魏宫廷】兄弟。”说着,他顿了顿,疑惑问道:“既然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你十三兄,那又是【大魏宫廷】为何?”

  王郴闻言思忖了一下,随即这才怯生生地说道:“父亲,孩儿可能……得罪了肃王赵润。”

  “得罪就得罪……”王瓒本不当回事,毕竟他这个小儿子从小会惹事,这些年来得罪的【大魏宫廷】人可不少,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待反应过来,王瓒的【大魏宫廷】面色就有些变了,急声问道:“你说摹敬笪汗ⅰ裤得罪了谁?”

  “就是【大魏宫廷】十三兄本家的【大魏宫廷】兄弟,肃王赵润……”

  “肃王?”王瓒面色一阵变幻,站起身来,在书房内来回踱着步,口中沉声说道:“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道来。”

  于是【大魏宫廷】,王郴便将他们狩猎回程时遭遇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王瓒,只听得后者眉头微皱。

  良久,王瓒皱眉说道:“你们不该将其关在城外。……本是【大魏宫廷】一件小事,可你们这么一弄,确是【大魏宫廷】彻底得罪了那赵润。”

  “那是【大魏宫廷】十三兄的【大魏宫廷】主意……”王郴连忙解释道:“父亲不知,那赵润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嚣张跋扈,还说什么他的【大魏宫廷】名讳写作『弘润』,就念做『跋扈』、念做『咄咄逼人』,丝毫不将我王氏一族放在眼里。”

  其实这一些,王郴方才就已经说过一遍,因此,王瓒听罢也没有别的【大魏宫廷】什么反应,只是【大魏宫廷】摇头说道:“尽管如此,你们还是【大魏宫廷】不能将他关在城外……”

  见父亲这么说,王郴心中微微有些吃惊,小声问道:“父亲,那赵润,果真权势很大么?”

  “唔。”王瓒点了点头,凝声说道:“赵润,并非是【大魏宫廷】寻常的【大魏宫廷】皇子,今年开春的【大魏宫廷】时候,他连大梁的【大魏宫廷】宗府都给扳倒了,你不是【大魏宫廷】奇怪你十三兄的【大魏宫廷】祖父(赵来峪)为何会来到我安陵么?为父可以告诉你,你十三兄的【大魏宫廷】祖父,正是【大魏宫廷】被那赵润排挤,失去了对宗府的【大魏宫廷】掌控……”

  “宗……宗府?”

  王郴面露吃惊之色。

  别看平民百姓,除大梁那边外,很少对宗府很少有知情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在贵族圈子里,宗府却是【大魏宫廷】高高在上的【大魏宫廷】存在,尤其是【大魏宫廷】在姬姓赵氏王族,以及像姬姓王氏这样的【大魏宫廷】公族心目中。

  因此,骤然听到赵弘润连宗府都扳倒了,将赵成恂的【大魏宫廷】祖父赵来峪从大梁踢走,踢回了安陵,王郴顿时目瞪口呆。

  “那……那怎么办?”王郴惊慌失措地问道。

  王瓒摆了摆手,示意小儿子稍安勿躁。

  尽管王瓒并未见过肃王赵润,但是【大魏宫廷】对于那位肃王的【大魏宫廷】事迹,他却多有听闻。

  他并不担心小儿子王郴得罪了那位肃王,毕竟双方都是【大魏宫廷】出自一个祖宗,就算稍有摩擦,相信那位肃王也不会将眼前这个小儿子往死里整。

  王瓒更加在意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小儿子王郴口中所说的【大魏宫廷】粥厂。

  安陵城外的【大魏宫廷】难民,王瓒知道;以他小儿子王郴与赵成恂为首的【大魏宫廷】一帮坏小子,搬空了县仓内的【大魏宫廷】库米,售卖到外县,他也知道。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兴趣过问此事。

  饿死些难民怎么了?哪国没有饿死过人?

  然而那位肃王,却命令他安陵县的【大魏宫廷】县令严庸开设粥厂,施舍米粥给城外的【大魏宫廷】难民,这个讯息,让王瓒感觉到了情况不妙。

  而那位肃王对待他小儿子以及安陵赵氏赵成恂的【大魏宫廷】态度,更让王瓒意识到了危机。

  “郴儿,这几****乖乖呆在家中,不许外出……”

  就在王瓒叮嘱自己小儿子的【大魏宫廷】时候,忽然书房外急匆匆奔来一名家仆,上气不接下气地禀告道:“老爷,不好了,鄢陵军占据了我安陵的【大魏宫廷】南城门。……随后,有一伙人前往了县仓,劈开了门锁,检查了县仓内的【大魏宫廷】仓米。”

  王瓒心中咯噔一下。

  他当然明白这件事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主使:除了那个肃王赵润,谁有胆量占据南城门,且私自打开县仓检查仓米?

  在王郴惊愕的【大魏宫廷】目光中,王瓒神色凝重地在书房内来回踱步,思考着对策。

  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有一名家仆前来禀告。

  “老爷,府外了一行人,说是【大魏宫廷】肃王驾到,让老爷亲自出门恭迎。”

  『果然来了……』

  王瓒面色微变。

  他并不在意赵弘润一行人摆架子,毕竟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身份地位,的【大魏宫廷】确要比他尊贵,亲自出门恭迎,这并没有什么。

  他担心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位肃王此番来意不善。(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调教大宋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圣墟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渊主宰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