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84章:庇护?
  安陵王氏一门,居然是【大魏宫廷】郑城王氏的【大魏宫廷】分家,这事若不是【大魏宫廷】赵来峪点明,赵弘润还真不清楚。

  原本,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以为王氏一门的【大魏宫廷】仗持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与赵来峪的【大魏宫廷】安陵赵氏一门有联姻之亲,没想到,王氏一门真正的【大魏宫廷】依仗,居然是【大魏宫廷】郑城王氏。

  这伙人,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一系!

  『这可真是【大魏宫廷】……』

  此时此刻,赵弘润俨然有种对世事无常的【大魏宫廷】感慨。

  他原以为王氏一门不过只是【大魏宫廷】条会咬人但又咬不动人的【大魏宫廷】肥鱼,没想到这条肥鱼背后,居然藏着一条大鲸鲨。

  当然了,最大的【大魏宫廷】感慨,恐怕还是【大魏宫廷】因为面前坐着的【大魏宫廷】那位三叔公,赵来峪。

  谁曾想到,当初在宗府里时彼此对骂、骂地脸红脖子粗的【大魏宫廷】双方,此刻却能似这般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喝茶?

  别说旁人意料不到,就连赵弘润也绝没有事先想到。

  而就当赵弘润用复杂的【大魏宫廷】目光打量赵来峪时,赵来峪亦用同样复杂的【大魏宫廷】目光打量着赵弘润。

  二人,对彼此或多或少仍有些芥蒂,但说到底,如今他们的【大魏宫廷】争斗,已只是【大魏宫廷】意气之争,不再涉及到利益。

  因此,当赵弘润应允了赵来峪的【大魏宫廷】求和时,赵来峪不禁有些意外。

  要知道,他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说辞准备用来说服赵弘润,没想到,赵弘润远远比他想的【大魏宫廷】还要果决,在已化解了彼此矛盾的【大魏宫廷】前提下,权衡利害,当即便同意了与赵来峪化干戈为玉帛。

  这让赵来峪对赵弘润更加高看几分。

  毕竟在已化解了恩怨干戈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赵来峪对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才能还是【大魏宫廷】极为赞赏的【大魏宫廷】。

  有时他还曾幻想,倘若他儿孙辈中,哪怕有一人能有像赵弘润这般的【大魏宫廷】才能,不,哪怕只有一半,他赵来峪又何必低声下气地来求和呢?

  单单他赵来峪,年过六旬,只是【大魏宫廷】一把老骨头而已,根本不惧赵弘润,但是【大魏宫廷】为了后辈儿孙,为了他赵氏一门,他不得不垂下头颅。

  这对于一位执掌宗府权柄长达二十余年的【大魏宫廷】老人而言,着实是【大魏宫廷】一件很难短时间内消化的【大魏宫廷】事。

  而赵来峪能做到这一点,说明他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能屈能伸的【大魏宫廷】枭雄之辈,且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穿了事物的【大魏宫廷】根本,这让赵弘润都不由得心存几分佩服。

  也难怪当初连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老爹魏天子赵元偲都没办法单独将其搬倒。

  “肃王……”

  “呵。”赵弘润轻笑了一声,在目视了赵来峪半响后,忽而摇摇头说道:“算了,就喊我弘润吧。”

  赵来峪不由得眼睛一亮。

  在他借那条毒计表露诚意之后,赵弘润亦显示了他的【大魏宫廷】诚意,这让赵来峪暗暗点头:此子,其实心胸并不狭隘,只是【大魏宫廷】报复心有点重而已。

  “那老夫就托大了。”

  赵来峪拱了拱手,旋即对赵弘润正色说道:“弘润,老夫并不建议你直接与王氏撕破脸皮。”

  要是【大魏宫廷】在以往,赵弘润恐怕是【大魏宫廷】听不进这种话的【大魏宫廷】,但如今他与赵来峪彼此坦诚相待,这让他能仔细思考赵来峪说这番话的【大魏宫廷】深意。

  “因为东宫?”

  “唔。”赵来峪点点头,捋了捋胡须说道:“东宫与雍王之争,已是【大魏宫廷】势同水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番你离开大梁,相信东宫与雍王此时必定是【大魏宫廷】斗地天昏地暗。……郑城王氏,乃东宫最大的【大魏宫廷】仰仗,倘若郑城王氏出面阻止你惩治安陵王氏,那么,东宫必定也会有所行动。”

  “我并不畏惧东宫。”赵弘润淡淡说道。

  “这不是【大魏宫廷】畏不畏惧的【大魏宫廷】问题。”赵来峪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东宫太子,是【大魏宫廷】储君,是【大魏宫廷】『半君』,但无论如何,他好歹可以称作是【大魏宫廷】『君』,而你,是【大魏宫廷】『臣』。……你如今在朝野,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权柄极重,但真正到了需要站队的【大魏宫廷】时候,你觉得有多少官员贵族会站在你这边?”

  “……”

  “你最大的【大魏宫廷】失误,就在于你早早地退出了皇位之争,因此,但凡有心从龙的【大魏宫廷】朝臣与才俊,是【大魏宫廷】不会投奔于你的【大魏宫廷】。”说到这里,赵来峪捋了捋胡须,正色说道:“说句难听的【大魏宫廷】,别看你如今权势颇重,待有朝一日,天子不在了,而东宫继位,他下诏收回冶造局,使鄢陵军与商水军归兵部调度,你所营建的【大魏宫廷】权势,顷刻间化为乌有。……或者,你不从,但等同造反。”

  “……”赵弘润闻言长长吐了口气,目视着赵来峪说道:“三叔公,你是【大魏宫廷】在劝我参与夺位么?若我当了大魏君主,『你们』的【大魏宫廷】日子可不会好过。”他口中的【大魏宫廷】『你们』,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国内贵族阶级。

  赵来峪闻言淡淡一笑,说道:“这些暂且不论,老夫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应该提醒你这一点。”

  “……”赵弘润目视着赵来峪良久,忽然开口说道:“东宫,未见得可以顺利继位。”

  听闻此言,赵来峪眼中闪过几丝异色,展颜笑道:“看来,你是【大魏宫廷】支持雍王的【大魏宫廷】……”

  说罢,他点点头,又说道:“不错,相比较东宫,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雍王更为贤良,有才能、有野心,但,雍王出身不好,其母贵妃施氏,其娘家的【大魏宫廷】势力,很难与王皇后相比。……这是【大魏宫廷】雍王唯一不如东宫的【大魏宫廷】。”

  “你到底想说什么?”赵弘润皱眉问道。

  只见赵来峪轻笑两声,忽而压低声音说道:“让雍王出面,来处理王氏。……让雍王去借机打压东宫一系,让他去得罪郑城王氏。”

  “借刀杀人?”

  赵弘润惊异地望了眼赵来峪,心中微动。

  诚然,哪怕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亦有心存忌惮的【大魏宫廷】,比如,王皇后的【大魏宫廷】娘家郑城王氏。

  顾名思义,皇后的【大魏宫廷】权威,自然会比他一介皇子高得多,一旦得罪了郑城王氏,得罪了王皇后,虽说他赵弘润自己不惧,可他在深宫的【大魏宫廷】母妃沈淑妃怎么办?

  别看当初陈淑嫒仗着赵弘润他爹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宠幸,狂妄地想与王皇后平起平坐,在宫廷人尽皆知,可王皇后搭理陈淑嫒了么?

  无论陈淑嫒受宠前还是【大魏宫廷】失宠后,王皇后皆未打压她,就仿佛,根本懒得理睬这种跳梁小丑。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人家王皇后的【大魏宫廷】儿子是【大魏宫廷】东宫太子,况且又有郑城王氏势力强大的【大魏宫廷】娘家,你陈淑嫒一介选秀入宫的【大魏宫廷】小贵族之女,何德何能,夸口要与她王皇后平起平坐?更妄图取代她?

  真是【大魏宫廷】不自量力!

  “王皇后,是【大魏宫廷】个清心寡欲的【大魏宫廷】女人吧?”赵弘润冷不丁地开口道。

  赵来峪愣了愣,随即点头说道:“不错,皇后王氏,着实是【大魏宫廷】一位很得体的【大魏宫廷】女子,以往在宫内,也并未主动与嫔妃结怨。……但事关她儿子的【大魏宫廷】皇位,相信就算是【大魏宫廷】再清心寡欲的【大魏宫廷】女人,都不会坐视不管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闻言思忖了一阵,徐徐点了点头。

  的【大魏宫廷】确,正如赵来峪所言,他赵弘润没有必要自己去得罪郑城王氏,去得罪王皇后,他只要将这件事传递给雍王弘誉就好,相信雍王弘誉会很乐意当他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刃,借机打压郑城王氏,一来削弱的【大魏宫廷】东宫的【大魏宫廷】势力,二来也提高了他雍王的【大魏宫廷】威信。

  不得不说,赵来峪这只老狐狸还是【大魏宫廷】颇有能耐的【大魏宫廷】,只不过,这老头为何要给赵弘润出主意?

  想到这里,赵弘润似笑非笑地对赵来峪说道:“三叔公,这是【大魏宫廷】对我示好么?……你再示好,我也不会再次放宽对你赵氏一门的【大魏宫廷】处罚。”

  赵来峪闻言淡淡一笑,其实在他眼里,只要赵弘润不借机报复,那么,他赵氏一门所面临的【大魏宫廷】危机,其实轻易就能化解,根本不算什么。

  当然,这并不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只见赵来峪徐徐收敛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正色说道:“弘润,我大魏的【大魏宫廷】狼灾何以泛滥,成为心头大患?因为其成群。……老夫知道你对宗府、对宗室心存偏见,因为你只看到宗府掣肘你父皇,却未看到,宗府对你父皇鼎力相助的【大魏宫廷】时候……”说罢,他捋了捋胡须,压低声音说道:“当年南燕大将军萧博远一事,你父皇株连了多少贵族?使得国内多少王公贵族人人自危,欲联合起来逼你父皇退位?是【大魏宫廷】宗府,是【大魏宫廷】宗府站在你父皇这边,强行镇压了此事。”

  『还有这事?』

  赵弘润惊讶地望着赵来峪。

  “老夫并没有诓你。”赵来峪平举双手,对赵弘润说道:“宗府的【大魏宫廷】作用,就好比你冶造局所制造的【大魏宫廷】天秤,于两端抱持平衡,不使皇权过重,亦不使宗族贵勋一方过重。”说罢,他晒笑着对赵弘润说道:“你以为搬倒了老夫,你二伯就会站在你父皇那边?呵呵,不,你二伯还是【大魏宫廷】像老夫以往那样,掣肘皇权……因为这正是【大魏宫廷】宗府之所以存在的【大魏宫廷】最大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至于教训族中不成器的【大魏宫廷】小辈,只不过是【大魏宫廷】顺带的【大魏宫廷】罢了。”

  赵弘润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因为他觉得,依他二伯赵元俨的【大魏宫廷】性格,恐怕还真是【大魏宫廷】会像这位三叔公说得那样。

  忽然,赵弘润抬起头来,皱眉问道:“为何对我说这些?”

  听闻此言,赵来峪严肃说道:“弘润,老夫想为我安陵赵氏一门找一个靠山,好使老夫过世之后,我赵氏一门不至于被那些不成器的【大魏宫廷】儿孙弄垮……”

  “……”赵弘润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

  他简直搞不懂他三叔公的【大魏宫廷】想法,居然想让他庇护安陵赵氏一门,开什么玩笑!

  他不整垮安陵赵氏一门,已经是【大魏宫廷】格外的【大魏宫廷】开恩了。

  “你在说笑吧,三叔公?”

  赵弘润似笑非似地望着赵来峪。(未完待续。)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三寸人间  正道潜龙  深渊主宰  圣墟  贞观帝师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