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89章:老奸猾与小奸猾的【大魏宫廷】密商

第589章:老奸猾与小奸猾的【大魏宫廷】密商

  “冲动,太冲动了!”

  一个时辰后,在县衙的【大魏宫廷】书房里,赵来峪似怒其不争般数落着赵弘润。

  而在他面前,赵弘润罕见地露出了讪讪之色。

  原因很简单,因为赵来峪此前曾建议他赵弘润装伤拒绝王瑔的【大魏宫廷】邀请,因为他猜到赵弘润准会将事情搞砸。

  而当时,赵弘润自信满满、不以为意:不就是【大魏宫廷】忍着不发火吗?这有什么难的【大魏宫廷】?

  可结果,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没忍住,果然被赵来峪给说中了。

  “三叔公,你不知那小子当时有多嚣张,本王从来没见过如此气焰嚣张的【大魏宫廷】家伙!”赵弘润愤愤地说道,浑然没注意到赵来峪正用惊异的【大魏宫廷】目光看着他。

  『此子……居然也有指责别人嚣张的【大魏宫廷】时候?』

  赵来峪布满褶皱的【大魏宫廷】眼角不由地抽搐了几下,语气古怪地说道:“那也不及你,当场召来商水军将对方一干人全部拿下,关入县牢……”

  “哪里哪里。”赵弘润一脸不堪夸奖的【大魏宫廷】谦逊状。

  见此,赵来峪的【大魏宫廷】眼角再次抽搐了两下,古怪说道:“弘润,老夫可不是【大魏宫廷】在……算了。”

  猜到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在打诨装傻,赵来峪也懒得与他争论,捋着胡须沉思着赵弘润方才对他讲述的【大魏宫廷】事情经过。

  “大梁那边的【大魏宫廷】事,老夫自离开大梁后,亦不曾关注。不过,依老夫看来,雍王殿下不至于……不至于如此轻易就落败……”

  见赵来峪说起正事,赵弘润亦不再装傻充愣,闻言皱眉说道:“你是【大魏宫廷】说,王瑔那王八蛋在诓我?”

  “那也不至于。”赵来峪捋了捋胡须,思忖道:“老夫以为,可能是【大魏宫廷】在你不曾关注大梁的【大魏宫廷】这两个月里,东宫出于某种原因,在朝野的【大魏宫廷】声势大涨,盖过了雍王……总之,雍王如今的【大魏宫廷】处境,怕是【大魏宫廷】不会好过。”说到这里,他吸了口气,皱眉说道:“如此一来,叫雍王去对付郑城王氏的【大魏宫廷】策略,或许很难达成了。”

  听闻此言,赵弘润笑着说道:“我当时也是【大魏宫廷】这么想的【大魏宫廷】。……反正等不到雍王兄了,索性本王自己掀桌子得了!”

  『……』

  赵来峪哭笑不得地瞅着赵弘润。

  不可否认,在化解了干戈,在彼此了解了对方的【大魏宫廷】性格后,赵来峪突然发现,眼前这位传闻中难以相处的【大魏宫廷】后辈,其实并不难相处,只要放下架子,此子还是【大魏宫廷】很容易沟通的【大魏宫廷】。

  想到这里,赵来峪不由地叹了口气,遗憾于当初怎么没发现这一点。

  否则,他还是【大魏宫廷】能在宗府担任宗老,执掌大权。

  不过仔细想想,依他赵来峪的【大魏宫廷】性格,若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办法,他岂会对赵弘润这个低两辈的【大魏宫廷】族中后辈低头呢?可若是【大魏宫廷】不低头,赵弘润与他的【大魏宫廷】关系,又岂会似眼下这般和睦?

  『时也命也!……一啄一饮、莫非前定。』

  赵来峪暗自感慨了一番宿命的【大魏宫廷】恶意,随即收敛心神,思索起眼前这件事来。

  毕竟如今的【大魏宫廷】他,准确地说他安陵赵氏一门,早已登上一艘名为『肃王』的【大魏宫廷】战船,他也并没打算换一艘船。

  东宫太子那艘船好是【大魏宫廷】好,但是【大魏宫廷】,一来依附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国内王公贵族实在太多,即便他赵来峪曾经贵为宗府宗正,但如今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介失了权力的【大魏宫廷】老人而已,凭什么让东宫太子倚重?而反观肃王赵弘润这边,由于此子以往对国内王公贵族从不假以辞色,以至于到如今,都没有贵族依附于他,这边的【大魏宫廷】发展空间更大。

  至于其二嘛,那就是【大魏宫廷】赵来峪并不认为眼前这位肃王不如大梁的【大魏宫廷】那位东宫太子。

  太子算什么?储君算什么?

  如今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天子,当初也只是【大魏宫廷】授封景王的【大魏宫廷】四皇子而已,可还不是【大魏宫廷】成为了天子?

  别看如今东宫太子仿佛得势似的【大魏宫廷】,一旦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改变了主意,参与皇位争夺,谁胜谁败尚且不知。

  万一日后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肃王成为了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君主呢?

  『……』

  赵来峪捋着胡须,目不转睛地瞅着赵弘润,幻想着他们安陵赵氏一门辉煌的【大魏宫廷】将来。

  “三叔公?三叔公?老年痴呆了?”

  “唔?”赵来峪回过神来,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赵弘润,尽管不知『老年痴呆』的【大魏宫廷】具体含义,但大抵他还是【大魏宫廷】能明白这准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词。

  “弘润,你想好要与东宫撕破脸皮了么?”赵来峪问道:“安陵王氏,或许还不会在东宫眼里,东宫所依仗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郑城王氏而已。但你要知道,安陵王氏乃郑城王氏的【大魏宫廷】分家,况且此番你又羞辱了王瑔,待王瑔回去后添油加醋那么一说,别说郑城王氏会敌视你,东宫或许也会因此设法报复。”

  赵弘润闻言阴测测地说道:“别的【大魏宫廷】我无所谓,但若是【大魏宫廷】有人胆敢欺负到凝香宫头上,本王就带着鄢陵军与商水军杀到大梁去……”

  此举,简直是【大魏宫廷】大逆不道,形同造反,赵来峪眨了眨眼睛,索性装作没听到,端起茶杯喝了几口,随即岔开话题说道:“莫要冲动,老夫建议你先派人到大梁打探一番,看看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如若果真是【大魏宫廷】东宫击败了雍王,这可不妙……弘润啊,老夫前几日对你提出的【大魏宫廷】建议,你考虑地如何了?倘若东宫得势,除非你得到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支持,否则,恐怕你守不住你如今的【大魏宫廷】权势啊。”

  “……”赵弘润闻言思忖了片刻,随即抬头对赵来峪说道:“若我将安陵交给你,你守得住么?”

  一听此言,赵来峪两眼双方。

  毕竟,这话意味着赵弘润要提携他们安陵赵氏一门了,这可是【大魏宫廷】天赐的【大魏宫廷】机遇啊。

  想到这里,赵来峪轻笑几声,说道:“弘润,你以为老夫是【大魏宫廷】何人?既然老夫能在宗府二十余年不倒,区区一个安陵,何足挂齿?”

  岂料赵弘润闻言轻笑了两声,说道:“你活着,我当然放心,可你还能活多久?”

  “这个……”

  赵来峪面色一僵,毕竟他也知道,他那三个儿子,没一个能扛起重担的【大魏宫廷】,他若在世,安陵赵氏一门有赵弘润在背后支持,自然无忧,可若是【大魏宫廷】有朝一日他不在了呢?万一到时候他那几个儿子被人教唆,背弃了眼前这位肃王,背弃了这艘魏国最好的【大魏宫廷】战船呢?

  望了一眼手中的【大魏宫廷】拐杖,赵来峪觉得自己有必要学学如何延年益寿。

  不过此事先不着急,毕竟赵来峪自忖自己这把老骨头至少还能支撑几年,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如何取代安陵王氏……不不不,是【大魏宫廷】如何协助眼前这位肃王,解决他的【大魏宫廷】问题。

  “你要整垮安陵王氏?”

  赵来峪小声问道:“你可想好了,若是【大魏宫廷】你这么做的【大魏宫廷】话,你与郑城王氏之间,就再无回旋余地了。……老夫建议你,先派人弄清楚大梁发生了什么事,再来定夺安陵王氏。”

  “来不及。”赵弘润摇摇头,说道:“今日我召商水军查封了王氏的【大魏宫廷】府邸,全城的【大魏宫廷】贵族都睁着眼看着呢,若是【大魏宫廷】我发了一通火,结果却只是【大魏宫廷】虎头蛇尾,这帮人,十有*会倒向郑城王氏,那个王瑔,要比王瓒、王泫、王伦兄弟三人加起来都难对付……索性将错就错、一错到底。”

  在听到『一错到底』这个词,赵来峪的【大魏宫廷】心神不由地一颤。

  他可是【大魏宫廷】知道,眼前这位肃王绝非是【大魏宫廷】什么心慈手软之人。

  是【大魏宫廷】故,他连忙说道:“莫要牵连过多……”

  然而,他还未说完,就被赵弘润笑着打断了:“放心,我会给三叔公留下一些的【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赵来峪这才点了点头:这才对嘛,倘若安陵被赵弘润整地只剩下他们赵氏一个贵族,就算是【大魏宫廷】他赵来峪,也独力难支啊。

  “弘润,老夫有个建议。”只见赵来峪双眸闪着睿智的【大魏宫廷】光芒,压低声音说道:“你要杀鸡儆猴,并不一定要杀王氏的【大魏宫廷】族人。……王氏的【大魏宫廷】几个小子,比如王郴,是【大魏宫廷】『贡氏兄弟』一案的【大魏宫廷】主犯,你的【大魏宫廷】确可以依我大魏刑律,处死此人,但也可以用这些小子的【大魏宫廷】性命胁迫王氏,从他们手中捞一笔恰敬笪汗ⅰ慨款。”说着,他见赵弘润微微皱眉,又说道:“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杀了王郴等人,贡氏之子又岂会死而复生?给他们一笔恰敬笪汗ⅰ慨,让王氏亲自对其认罪致歉,想来贡氏兄弟亦不会过多追究……”

  “唔……之后呢?”

  “之后?”赵来峪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榨干了王氏的【大魏宫廷】家产,就将其驱赶到郑城去。如此一来,你得到了安陵王氏的【大魏宫廷】家产,但却不至于将郑城王氏得罪地太深,仍有回旋余地。”

  “……而你赵氏,亦可顺理成章地取代王氏在安陵的【大魏宫廷】地位,对吧?”赵弘润没好气地补充道。

  “呵呵呵呵。”赵来峪呵呵笑了起来,被赵弘润拆穿之后毫无尴尬之色。

  『这老东西,什么时候都不忘给自己家族捞好处……』

  赵弘润暗自摇了摇头,但是【大魏宫廷】不可否认,赵来峪的【大魏宫廷】建议的【大魏宫廷】确不错:要杀鸡儆猴,并不一定要杀人,设法夺走王氏一门的【大魏宫廷】家产,将其光身赶出安陵,这未尝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办法。

  更何况,城外尚有五万余难民,想要安置他们,怎么可能不花钱呢?

  想到这里,赵弘润思忖着说道:“明日,我会叫严庸升堂,正式处理『贡氏兄弟』以及『县仓亏空』两案,且会叫城内贵族世家到场。……三叔公,我需要几个能顺应县衙处置的【大魏宫廷】人……”

  “老夫明白。”

  赵来峪捋着胡须,点点头说道:“这件事就交给老夫吧。……能等上一艘名为『肃王』的【大魏宫廷】战船,相信那些人就算是【大魏宫廷】倾尽家产,亦趋之若鹜。”(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开天录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三寸人间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正道潜龙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