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91章:堂审 2
  第一轮装模作样的【大魏宫廷】堂审结束了,崔氏、冯氏、贺氏等几名世族的【大魏宫廷】家主们,皆愿亦“献出一半家产救济城外难民”的【大魏宫廷】功德,换取他们的【大魏宫廷】家族继续居住在安陵的【大魏宫廷】权益,哪怕是【大魏宫廷】安陵赵氏一门的【大魏宫廷】赵来峪,最终亦不得不点头。

  甚至于,赵弘润罚他比罚其他家族更狠,整整七成!

  毕竟还要算上赵氏一门亏空县仓的【大魏宫廷】罪过。

  相比较赵氏『七成家产』的【大魏宫廷】处罚,堂外的【大魏宫廷】世族家主们忽然觉得己方的【大魏宫廷】『五成』已并不是【大魏宫廷】那样不能接受。

  他们全然没有想过,五成也好、七成也罢,不都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一方的【大魏宫廷】人提出来的【大魏宫廷】么?到时候赵氏一门真正被罚了多久钱,又有谁能清楚得知?

  不过也不怪他们,毕竟据他们所知,赵来峪是【大魏宫廷】被赵弘润排挤出宗府,不得不离开大梁前来安陵投奔他的【大魏宫廷】三个儿子,因此理所当然,赵弘润与赵来峪之间必定有着难以化解的【大魏宫廷】恩怨,他们岂会想到,这一老一小早就暗地里化解了干戈,正联手坑害以他们这帮往日以安陵王氏为首的【大魏宫廷】贵族们呢。

  在赵来峪等人这杆鲜明的【大魏宫廷】旗帜下,随后陆续受审的【大魏宫廷】世族家主们,在十棍杀威棒过后,便急匆匆地提出愿意交出一半家产,希望能借此赎还他们『愚蠢地协助安陵王氏煽动民众造反』的【大魏宫廷】罪名。

  安陵王氏那莫须有的【大魏宫廷】『造反』罪名,正一点一点被落实,成为事实。

  这次堂审,持续了大概一个时辰,结果让多方都很满意。

  县令严庸得偿所愿,终于当了一回真正的【大魏宫廷】县令;而赵弘润则从这些贵族们手中得到了大笔的【大魏宫廷】钱款;而那些贵族们,则终于不必再担心,担心被赵弘润这位肃王殿下麾下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催着搬离安陵了。

  而在这几场堂审过后,真正的【大魏宫廷】戏码终于来到,即对安陵王氏,以及似侯氏等与前者存在联姻关系的【大魏宫廷】世族的【大魏宫廷】判决。

  “带人犯!”

  随着严庸重拍一声惊堂木,宗卫周朴领着一干充当狱卒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将王瓒、王泫、王伦等安陵王氏一门老小的【大魏宫廷】男丁皆带到堂上,其中,还包括郑城王氏本家的【大魏宫廷】王瑔。

  不得不说,在县牢内被关了一宿,王氏一门老小皆忧心忡忡,毕竟他们在牢狱内,还看到了赵成恂、赵成粲、赵成棠等赵氏一门的【大魏宫廷】子弟。

  期间,王三公子王郴还与赵成恂等几位曾经的【大魏宫廷】好友私底下说过话,在得知这帮小伙伴已在这里被关了三四日后,往日张扬跋扈的【大魏宫廷】王三公子王郴,此刻就跟个鸵鸟似的【大魏宫廷】,一双眼睛中充满了恐惧。

  在他看来,倘若赵弘润连赵成恂、赵成粲、赵成棠等赵氏一门的【大魏宫廷】同族子弟都要重惩的【大魏宫廷】话,那他们王氏又算得了什么?

  而在这些人中,唯独王瑔面无惧色,只是【大魏宫廷】用愤恨的【大魏宫廷】目光瞪着赵弘润。

  “跪下!”

  严庸一拍惊堂木。

  此刻已成惊弓之鸟的【大魏宫廷】安陵王氏一门,众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唯独王瑔惊怒地瞪着严庸,骂道:“你算什么东西?居然要本公子跪你?”

  严庸闻言冷哼一声,拍着惊堂木喝道:“来人,打!”

  “谁敢?!”

  见左右商水军出列,王瑔面色顿时涨地通红,环视左右冷冷说道:“连东宫都要尊称本公子一声『舅舅』,谁敢对本公子动刑?”

  不得不说,王瑔的【大魏宫廷】身份着实有些吓人,他是【大魏宫廷】皇后王氏的【大魏宫廷】亲弟弟,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舅舅,魏国君主的【大魏宫廷】小舅子,这一连串尊贵的【大魏宫廷】身份,比起赵弘润亦逊色不了多少。

  正因为如此,严庸心里暗暗打鼓,不禁有些退缩。

  而就在这时,就见赵弘润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衣服上的【大魏宫廷】褶皱,淡淡说道:“藐视国法,藐视公堂,此罪不可赦!……打到他跪!”

  见赵弘润亲自开口,严庸哪里还敢犹豫,抬手一指严庸,喝道:“打!”

  其实就算他不下令,左右商水军也早已出列朝着王瑔走去了。

  而见此,王瑔满脸愠怒,对赵弘润骂道:“赵润!你敢?!”

  只可惜,赵弘润根本不将他的【大魏宫廷】威胁当一回事。

  毕竟说到底,单单一个郑城王氏,赵弘润并不放在眼里,唯一让他有点忌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如今被尊为皇后的【大魏宫廷】王氏。

  至于单单一个王瑔,赵弘润就更加不会在意了。

  威胁他这位肃王?

  还说什么让他赵弘润当场给个说法?

  是【大魏宫廷】见他赵弘润太好说话么?

  赵弘润冷冷地看着王瑔,即便他此番已决定听取赵来峪的【大魏宫廷】建议,并不打算彻底与郑城王氏撕破脸皮,但他觉得有必要让自我感觉良好的【大魏宫廷】郑城王氏弄清楚一件事:就算你们郑城王氏是【大魏宫廷】猛虎,可在我赵弘润面前,也给我像狗一样老老实实地趴着!否则,我就将你们嘴里的【大魏宫廷】牙,一颗一颗地敲下来!

  噼里啪啦,王瑔被按倒在地打了十棍。

  “服么?”赵弘润居高临下地望向被按倒在地的【大魏宫廷】王瑔。

  “少做梦了!”王瑔咬着牙,一脸狰狞地骂道,这位教养不错的【大魏宫廷】贵族,终于露出了他狰狞的【大魏宫廷】一面。

  “本王就喜欢你这种硬骨气。”赵弘润闻言微微一笑,不以为杵,可转头却对那些执刑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说道:“打到他服!”

  “是【大魏宫廷】!”几名士卒点点头,一棍一棍继续执刑。

  这一幕,只看得在堂外旁观的【大魏宫廷】那些贵族们满脸惊恐,暗暗庆幸,庆幸自己方才识时务,否则,此刻遭罪的【大魏宫廷】岂不是【大魏宫廷】自己?

  而众人中,唯独赵来峪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毕竟,此刻大梁那边的【大魏宫廷】消息还未传回来,他并不支持赵弘润对王瑔动刑,更别说似这般往死里打,万一打死了呢?即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恐怕也逃不过要被责难。

  不过,赵来峪显然是【大魏宫廷】高估了王瑔的【大魏宫廷】骨气,后者没过多久就求饶了。

  也难怪,似这种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大魏宫廷】贵公子,如何架得住商水军士卒毫不留情的【大魏宫廷】棍打?

  “住手,住手,我服了,我服了……”王瑔一边惨叫一边求饶道。

  赵弘润故作失望地摇了摇头,调侃道:“看来,你的【大魏宫廷】骨气并没有你我想象的【大魏宫廷】那么硬。”

  “……”王瑔不吭声,只是【大魏宫廷】用憎恨、仇视的【大魏宫廷】目光注视着赵弘润,然而后者却全然不当回事。

  因为若是【大魏宫廷】再做追究的【大魏宫廷】话,王瑔很有可能会被当场打死,这并不符合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利益。

  此时与郑城王氏撕破脸皮,且招惹到皇后王氏,这对赵弘润也没有什么好处,赚足了面子就得了。

  见好就收。

  继王瑔之后,安陵王氏一门亦人人被打了十棍杀威棒,因为有着王瑔这个前车之鉴,他们谁也不敢吭声,默默地承受下来。

  此后,严庸召来了苦主,即贡氏的【大魏宫廷】贡婴、贡孚兄弟二人。

  这对兄弟二人,被王郴等人害死了弟弟,又被王郴滥用私刑,打得遍体鳞伤,以至于此刻一瘸一拐地走入堂上,连下跪都显得十分吃力。

  但瞅着王氏一门老小中的【大魏宫廷】男丁皆被打地哀嚎不已,他们心中却很痛快,连带着对严庸的【大魏宫廷】憎恨也减少了许多。

  毕竟赵弘润早已与他们谈过,并告诉了他们真相,让他们明白,安陵县的【大魏宫廷】县令严庸,其实只是【大魏宫廷】一个傀儡而已。

  “鄢陵贡婴、贡孚,叩见安陵县令大人。”

  “唔。”

  严庸点点头,目视贡婴、贡孚兄弟二人道:“将你兄弟二人的【大魏宫廷】冤屈,一五一十地到来,肃王殿下与本官,会为你们做主。”

  听闻此言,贡婴感激地抱了抱拳,随即手指王郴,怒声说道:“便是【大魏宫廷】此恶贼,害死我等幼弟。……我家幼弟,那日带着四个家仆上山游玩狩猎,结果却遇到这群恶贼……”

  他所讲述的【大魏宫廷】经过,与赵弘润从鄢陵县令彭异那里得知的【大魏宫廷】大同小异,无非就是【大魏宫廷】王郴看那个故去的【大魏宫廷】贡幼不爽。

  就如同那句俗话,『靴子从不在意蚂蚁的【大魏宫廷】感受』,王郴又如何会在意贡幼等楚人?在他看来,这帮楚人是【大魏宫廷】比贱民还要低贱的【大魏宫廷】贱民,是【大魏宫廷】来他们魏国讨食的【大魏宫廷】贱民。

  而贡氏一门虽然是【大魏宫廷】投奔魏国的【大魏宫廷】楚人,但他们好歹也是【大魏宫廷】贵族之后,岂会甘心平白无故受王郴辱骂,于是【大魏宫廷】双方一言不合,勃然大怒的【大魏宫廷】王郴便叫身边的【大魏宫廷】家仆动手,杀了贡幼等人。

  典型的【大魏宫廷】贵族式草菅人命。

  “王郴,你可认罪?”

  严庸将目光望向王郴,冷冷质问道。

  只见平日里张扬跋扈的【大魏宫廷】王三公子王郴,此刻整个人哆嗦地就像是【大魏宫廷】一面筛子,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见此,严庸淡淡说道:“按照我大魏律令,杀人者偿命……”

  一听到『偿命』两字,王郴噗通一声瘫倒在地,六神无主,额头冷汗直冒。

  “……再者,王氏亏空县仓,于国法所不容……”

  说到这里,宗卫卫骄将当初严庸私底下记录的【大魏宫廷】有关于安陵王氏贪赃枉法罪迹的【大魏宫廷】册子递给了严庸,后者直接将其丢到王氏的【大魏宫廷】家主王瓒脚下,用一种仿佛大仇得报的【大魏宫廷】畅快口吻,冷冷说道:“……兼王氏以往在安陵作恶多端,本官做以下判处:首罪王郴,身犯数条大罪,押解至大梁刑部,秋后问斩。王氏一门,查封家产,充军发配……”

  而此时在堂外,宗卫吕牧已将那一干旁观的【大魏宫廷】贵族家主们遣散了。

  见此,严庸换做一种略带嘲讽的【大魏宫廷】口吻,淡淡说道:“念在你等乃公族,本官按俗允许你们『金赎』……”

  金赎,顾名思义,就是【大魏宫廷】用金钱摆平官司,这是【大魏宫廷】魏国王公贵族所享有的【大魏宫廷】不成文的【大魏宫廷】特权。

  在一定程度上,此举践踏国法,但不可否认,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都无法扭转的【大魏宫廷】,魏国贵族历来享有的【大魏宫廷】权益。

  而听闻此言,王氏一门如同劫后逢生,尤其是【大魏宫廷】王郴。

  至于王瑔,在微微一愣后,眼神泛着惊怒,神色复杂地望了一眼赵弘润。

  他已意识到,赵弘润或许并不打算对安陵王氏杀尽杀绝,但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摆明了要榨干安陵王氏最后一个铜钱。(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大魏宫廷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谎话大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