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97章:妖孽几凡

第597章:妖孽几凡

  不知过了多久,赵弘润长吐一口气,摇了摇头。

  “皇位……实非本王想要之物……”

  说罢,他用遗憾的【大魏宫廷】目光望着骆瑸,心中不禁有些苦闷:唾手可得的【大魏宫廷】英才,却与我无缘。

  但不可否认,骆瑸说得没错,似他们这种有宏远目标的【大魏宫廷】儒士,又岂会心甘心愿投奔一个立志要当纨绔闲王的【大魏宫廷】皇子呢?

  似东宫、似雍王,那些能够成为魏国君主的【大魏宫廷】皇子,才是【大魏宫廷】这些文士追随效死的【大魏宫廷】对象,毕竟前者可以支持他们,实现他们的【大魏宫廷】抱负,使魏国变得更加强大的【大魏宫廷】抱负。

  而就在赵弘润满心遗憾之际,却见骆瑸露出了发自肺腑的【大魏宫廷】笑容,微笑着说道:“周昪,看来不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您的【大魏宫廷】人。”

  听闻此言,赵弘润微微一愣,随即皱皱眉有些不悦地说道:“你在试探本王?”

  见此,骆瑸面色一正,拱手致歉道:“请肃王殿下恕罪。”

  望着正向自己拱手致歉的【大魏宫廷】骆瑸,赵弘润方才因为骆瑸那一番话而怦然心动的【大魏宫廷】情绪,一下子就消失地无影无踪,因为骆瑸根本不是【大魏宫廷】要投奔他,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在试探他而已。

  “你还想着辅佐东宫?”赵弘润皱眉问道:“他已将你逐出东宫……”

  听闻此言,骆瑸微微一笑,心平气和地说道:“既是【大魏宫廷】自己选择的【大魏宫廷】人王,哪怕前程再是【大魏宫廷】坎坷,爬着亦要走完这段。……这是【大魏宫廷】我辈读书人的【大魏宫廷】倔强。”

  赵弘润肃然起敬,默然地注视着骆瑸,良久,这才淡淡说道:“东宫……已不再需要你了。”

  “不!”骆瑸摇摇头纠正道:“眼下太子殿下虽然看似在朝野声望剧增,可实则已经掉入了某人的【大魏宫廷】陷阱……骆瑸曾经怀疑过肃王殿下,不过从肃王殿下方才的【大魏宫廷】态度可以推断,殿下您并非是【大魏宫廷】设下此计的【大魏宫廷】人,那么,周昪背后的【大魏宫廷】哪一位,就不难猜测了……”

  说到这里,他微微眯了眯眼睛,自信满满地说道:“雍王弘誉!”

  『这家伙……』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打量,心中倍感吃惊。

  要知道,他可是【大魏宫廷】凭着青鸦众打探来的【大魏宫廷】情报,这才得知周昪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准备了两年的【大魏宫廷】暗棋,可是【大魏宫廷】这骆瑸,却能看穿此事,很不简单。

  当然,赵弘润并不准备暴露自己,因此他故作疑惑地问道:“周昪,那是【大魏宫廷】谁?”

  听闻此言,骆瑸似笑非笑地望着赵弘润。

  瞧见对方的【大魏宫廷】笑容,赵弘润这才暗骂自己糊涂:不知周昪是【大魏宫廷】谁,他又如何得知骆瑸已失去了东宫的【大魏宫廷】器重,借机招揽他呢?

  不过骆瑸并未说破,而是【大魏宫廷】简单地向赵弘润解释了一遍周昪的【大魏宫廷】事迹,总算是【大魏宫廷】给赵弘润留了面子。

  “周昪此人,在下听说,与在下一样,是【大魏宫廷】洪德十六年科举的【大魏宫廷】才子,据说是【大魏宫廷】文章不为当时礼部官员所喜,因此名次不高。……但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人在科试之后,便消失了踪迹,据说是【大魏宫廷】回故乡苦心研读诗经,准备下次再考。……然而前一阵子,周昪却突然找上东宫,献出那般惊艳的【大魏宫廷】国策,在下怎么看,都觉得这件事不会简单。”

  “哦?”赵弘润眨了眨眼睛,故作不知地问道:“为何?”

  “因为太巧了。”骆瑸摇摇头说道:“当时正是【大魏宫廷】肃王离开大梁之后,大梁朝廷,人人皆知东宫与雍王之间的【大魏宫廷】争斗必将开始,此时这个周昪却突然冒了出来,取得了东宫的【大魏宫廷】信任……当时在下就在想,此人若非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人,那么,就必定是【大魏宫廷】雍王殿下筹备许久的【大魏宫廷】杀招。”

  说到这里,骆瑸转头望向赵弘润,言辞确凿般说道:“明眼人都瞧得出来,周昪所提的【大魏宫廷】那几项强国之策,除『大魏武军』外都存在弊端,若操作不善,后患无穷。……可惜东宫受肃王殿下您的【大魏宫廷】刺激,太渴望得到一支军队的【大魏宫廷】兵权,在看到周昪的【大魏宫廷】第一条计策后,便欣喜若狂地采纳了,将周昪的【大魏宫廷】条条计策上献朝廷……”

  赵弘润静静地听着骆瑸向他倒苦水,向他倾诉东宫不听他的【大魏宫廷】劝告,宠信周昪不说,居然还指责他不该妒忌贤良,气地骆瑸自行搬出了东宫。

  “……在下的【大魏宫廷】确很气,那周昪分明是【大魏宫廷】不安好心,可东宫……唉!”摇了摇头,骆瑸苦笑着说道。

  “可即便如此,你还是【大魏宫廷】要回到东宫身边,对么?”赵弘润不禁有些妒忌。

  骆瑸并没有注意到赵弘润眼中的【大魏宫廷】妒忌,正色说道:“在下绝不会让周昪得逞!……他设下这等毒计坑害东宫,但在下未尝没有办法将其扭转过来,叫雍王自食恶果!”

  说到这里,他这才意识到从方才起就一直在向赵弘润倾述、抱怨,尴尬地说道:“实在抱歉,让肃王殿下您听了在下百般牢骚……”

  “无妨。”

  赵弘润摆摆手,正要说话,却见骆瑸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多谢肃王殿下能让在下倾诉心中的【大魏宫廷】怨气,在下已经打起精神来了。”说罢,他犹豫了一下,带着几分恳求说道:“肃王殿下能否将在下放回大梁,若没有在下,恐怕东宫会叫雍王与周昪玩弄于鼓掌之上。”

  赵弘润张了张嘴,可瞅着骆瑸殷切的【大魏宫廷】目光,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将即将脱口而出的【大魏宫廷】话咽回了肚子,拍拍手召来段沛,吩咐道:“段沛,将骆先生……送回大梁。”

  段沛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大魏宫廷】疑惑,可能是【大魏宫廷】在纳闷,这个骆瑸不是【大魏宫廷】殿下特地叫他们青鸦众从大梁掳回来的【大魏宫廷】人么?怎么又要送回去?

  不过既然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吩咐,段沛自然不敢有所异议:“是【大魏宫廷】!”

  “多谢肃王殿下!”

  骆瑸拱手深深一鞠躬,一脸感激之色。

  看得赵弘润郁闷不已:就连赵弘礼那种家伙,居然也能得到如此忠心出色的【大魏宫廷】谋士辅佐?而我堂堂肃王,居然招揽不到一个能出谋划策的【大魏宫廷】人?

  望着骆瑸离开书房的【大魏宫廷】背影,赵弘润迈步走到窗前,长长吐了口气。

  『不知道天底下,还能有媲美骆瑸的【大魏宫廷】人才么?』

  ——与此同时,王都大梁——

  在翰林署内,有一名年轻的【大魏宫廷】抄书小吏正手捧着一份刚刚抄录的【大魏宫廷】公文,眼中露出几许困惑之色。

  “周昪……此人的【大魏宫廷】计策,好是【大魏宫廷】好,可是【大魏宫廷】留有后患啊……总感觉哪里不对。”

  就在此人心存疑惑之际,忽听门外传来了呼唤声:“何兄,该回府了。”

  “哦哦。”

  年轻的【大魏宫廷】抄书小吏将手中的【大魏宫廷】文书放回远处,随即整了整衣袖,与平日里结识的【大魏宫廷】同官署内的【大魏宫廷】好友一起喝酒去了。

  这个人,叫做何昕贤。

  ——与此同时,同在王都大梁——

  在赵弘润往日频繁出入的【大魏宫廷】一方水榭内,在一楼的【大魏宫廷】大厅内,有众多文士一边等待着楼内花魁的【大魏宫廷】出题,一边谈论着最近大梁内所发生的【大魏宫廷】事。

  而其中,就聊到了东宫太子重拳出击让雍王弘誉彻底跌入下风的【大魏宫廷】这件事。

  然而在那些文士兴致勃勃地提起要投奔东宫时,在角落里,却有一名风流儒士撇了撇嘴,用带着醉意的【大魏宫廷】语气不屑说道:“一帮蠢材。”

  那些文士勃然大怒,指着那人骂道:“你这家伙说什么?”

  在言语冲突中,有人认出了那名酒醉的【大魏宫廷】儒士,哈哈大笑道:“我当是【大魏宫廷】谁,原来是【大魏宫廷】两年前在考场上作弊被除名的【大魏宫廷】温先生……”

  听闻此言,那名被称之为『温先生』的【大魏宫廷】儒士面色涨地通红,愤慨地说道:“是【大魏宫廷】吏部,是【大魏宫廷】吏部那帮混账坑害我!他们恨我向肃王告密,因此勾结礼部官员用考场作弊的【大魏宫廷】污名坑害我!”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些文士讥笑着。

  温先生满脸愠怒,咬牙切齿暗暗说道:“好,说我作弊是【大魏宫廷】吧……好,来年科举,我就作弊给你们看看!看我如何将一群草包送上甲榜!”

  这个人,叫做温崎!

  ——与此同时,在上党郡曲阳县附近的【大魏宫廷】一个小县内——

  “县老爷,县老爷。”

  一名年轻的【大魏宫廷】衙役,手捧着一份文书送到了县衙内的【大魏宫廷】书房,气喘吁吁地对书房内一位正在缝补自己破衣服的【大魏宫廷】年轻县令说道:“老爷,这是【大魏宫廷】朝廷刚刚派人送来的【大魏宫廷】公文。”

  “唔?”

  年轻的【大魏宫廷】县令放下手中的【大魏宫廷】衣物,迈步过来接过公文,三下两下拆开,观阅起来。

  仅仅只扫了几眼,年轻的【大魏宫廷】县令便皱起了眉头。

  “老爷,什么事啊?”年轻的【大魏宫廷】衙役小心翼翼地问道。

  年轻的【大魏宫廷】县令淡淡一笑,随口说道:“与我县无关。……朝廷准备将上党、河东等地,那些闲置的【大魏宫廷】土地租售给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叫后者组建私兵阻挡韩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为此,朝廷设下了重饵。”

  说罢,年轻的【大魏宫廷】县令挥挥手遣退了衙役,独自一人负背双手站在窗口。

  “周昪……哼!自以为天衣无缝么?”

  年轻的【大魏宫廷】县令撇了撇嘴,随即继续缝补自己的【大魏宫廷】旧衣物。

  这个人,叫做寇正!

  ——与此同时,荥阳——

  一名读书声打扮的【大魏宫廷】文士正目视着当地县令贴出来的【大魏宫廷】布告,不由地微微皱眉。

  “介子,怎么了?朝廷刚颁布的【大魏宫廷】政策有什么问题么?”

  随着询问声,他的【大魏宫廷】好友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旁,疑惑地询问道。

  在其身后,跟着数十名胡人奴隶。

  “唔……有点在意。”文士点点头,脸上露出几许困惑之色。

  见此,好友搂着他的【大魏宫廷】肩膀,笑嘻嘻地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咱们又赚了一大笔,应该找个地方庆祝一下。”

  “好吧。”文士无奈地笑了笑,不过临走前,仍瞥了一眼那张布告。

  这个人,叫做介子鸱!

  ——与此同时——

  在黄池县的【大魏宫廷】县衙内,有一名看似主簿打扮的【大魏宫廷】年轻官员,正站在该县的【大魏宫廷】县令身边,目视着朝廷的【大魏宫廷】文书,面有异色……

  而在襄陵县,一名刚刚回乡苦读诗经,准备三年之后再次参加科举的【大魏宫廷】年轻人,在听到了屋外的【大魏宫廷】喧吵后,转头望向窗外,只见在他简陋的【大魏宫廷】屋院外,当地有名的【大魏宫廷】富豪不知为何,变卖家产,准备前往上党……

  华阳……

  山氏……

  许县……

  鄢陵……

  商水……

  洪德十六年,以及下一届洪德十九年的【大魏宫廷】科举,妖孽甚多!(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圳民升激光  正道潜龙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谎话大王  圣墟  贞观帝师  深圳民升激光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圣墟  开天录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