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599章:赵氏五子

第599章:赵氏五子

  “本王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半响后,赵弘润沉声说道,挥挥手遣退了段沛。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让他有些发懵,因为上一回听说『桓虎骑寇』的【大魏宫廷】时候,桓虎这个胆大包天的【大魏宫廷】大盗贼,刚刚从围剿他们的【大魏宫廷】成皋军手中逃过,带着数百名手底下的【大魏宫廷】骑寇,在阳翟附近饶过边防,潜入了魏国内部。

  仅仅只过了一两个月,桓虎却出现在魏国的【大魏宫廷】腹地安陵附近,这让赵弘润感觉很是【大魏宫廷】棘手。

  那可是【大魏宫廷】连天子营帐都敢袭击的【大魏宫廷】大盗贼,与一般山贼强盗完全就是【大魏宫廷】两个概念。

  甚至于,赵弘润怀疑『桓虎骑寇』根本就是【大魏宫廷】韩国人组建的【大魏宫廷】『砀郡游马』,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搅和魏国的【大魏宫廷】安定,就像当年魏国对宋国所做的【大魏宫廷】那样。

  可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桓虎自从在阳翟潜入魏国境内后,至今为止赵弘润并未听说摹敬笪汗ⅰ壳边发生什么杀人抢掠的【大魏宫廷】事,这让赵弘润有些看不透桓虎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而就在赵弘润思忖之际,忽听屋内响起一个轻声:“肃王殿下,看似是【大魏宫廷】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

  赵弘润抬头望向传来声音的【大魏宫廷】地方。

  说话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十三公子赵成恂,只见他目视着赵弘润,看似和善地说道:“不知可有我安陵赵氏能为肃王殿下效力的【大魏宫廷】地方?”

  “……”赵弘润眼中闪过几丝异色,随即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这是【大魏宫廷】在试探本王与你祖父的【大魏宫廷】关系?”

  听闻此言,赵成恂的【大魏宫廷】眼眸不自觉地睁大了几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他心中十分奇怪他祖父赵来峪与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复杂关系。

  他很清楚,他祖父赵来峪就是【大魏宫廷】被赵弘润排挤出大梁的【大魏宫廷】,且从前一阵子赵弘润亲自登门问罪那件事中,赵成恂亦猜到他祖父在离开大梁前,可能又做了什么让这位肃王殿下不快的【大魏宫廷】事。

  因此按理来说,两家是【大魏宫廷】恩怨重重,似赵弘润前一阵子那般欲致他们安陵赵氏一门于死地,这并不奇怪。

  然而,事态的【大魏宫廷】发展却又些出乎赵成恂的【大魏宫廷】意料。

  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还有他赵成恂,他们族兄弟五人,被关到了县牢,被充当狱丞的【大魏宫廷】宗卫周朴好一番折磨,但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番遭罪的【大魏宫廷】仅仅只有他们族兄弟五人。

  要知道,他们可是【大魏宫廷】有着十三个族兄弟的【大魏宫廷】,并且上面还有赵文蔺、赵文衢、赵文辅等父伯,可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肃王殿下仿佛是【大魏宫廷】忘记了其余人,专门针对他们五个。

  更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宗卫周朴在县牢内对他们的【大魏宫廷】折磨,大多以精神折磨为主,极少像对付其他人那样鞭打、棍打,顶多就是【大魏宫廷】抽几下嘴巴。

  因此,赵成恂在县牢内呆了几日后,心中不由地泛起一个看似疯狂的【大魏宫廷】猜测:莫非,被放弃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他们五个,而是【大魏宫廷】其余的【大魏宫廷】安陵赵氏族人?

  在那之后没几日,安陵王氏一门亦被关到了县牢,与赵氏不同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王氏是【大魏宫廷】一门老小所有的【大魏宫廷】男丁皆身陷县牢,哪怕是【大魏宫廷】赵成恂印象中安分守己的【大魏宫廷】几个王氏子弟。

  而之后,王氏一门皆被提审,而他们赵氏的【大魏宫廷】五个小子,依旧被关在县牢里,除了宗卫周朴时不时地找茬,借机教训他们以外,赵成恂甚至怀疑赵弘润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将他们给忘了。

  而这,让赵成恂更加笃信自己的【大魏宫廷】猜测:他祖父赵来峪,很有可能与眼前这位肃王殿下做了什么私底下的【大魏宫廷】交易,让后者来磨砺他们兄弟五人。

  当然,这些都只是【大魏宫廷】赵成恂的【大魏宫廷】猜测,究竟情况如何,他也不敢保证。

  因此,方才他见赵弘润在听到一名下人的【大魏宫廷】耳语后面露凝重之色,遂适时地插了一句嘴:能否有他们安陵赵氏出力的【大魏宫廷】地方?

  若是【大魏宫廷】有,很好,倘若赵弘润肯让他们安陵赵氏出力的【大魏宫廷】话,这就意味着,他与安陵赵氏的【大魏宫廷】老爷子赵来峪之间,的【大魏宫廷】确有什么私底下的【大魏宫廷】交涉。

  然而,没想到赵弘润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大魏宫廷】心思,这让赵成恂暗自诧然:素闻肃王弘润才思敏捷,心思缜密,果然非同一般。

  赵成恂心中微微有些打鼓。

  “你很聪明。”赵弘润望着赵成恂点点头,赞许道:“周朴每日都有将你们兄弟五人在县牢内的【大魏宫廷】情况告诉本王,只有你,赵十三,在县牢内不吵不闹,安安分分。……这很好,人啊,该认怂的【大魏宫廷】时候就要认怂,大丈夫能屈能伸,而你们四个……”

  赵弘润转身望向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冷笑骂道:“头几日被打入县牢,还不学乖,吵吵嚷囔着你们爹都是【大魏宫廷】谁。你们是【大魏宫廷】真蠢么?……既然本王已将你们打入县牢,还会在意你们爹是【大魏宫廷】谁?你们那三个蠢爹,斗得过本王么?啊?”

  说到这里,赵弘润手指着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四人,低声骂道:“若非此番是【大魏宫廷】本王,若非我大魏姬姓独大,不似楚国当年芈、屈两氏相争,你们几个,早就被整死在牢里了!”

  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面面相觑,被赵弘润训斥地哑口无言。

  瞥了一眼看似有些恍然大悟般的【大魏宫廷】赵成恂,赵弘润索性也不再隐瞒,淡淡说道:“不错,本王你们祖父赵来峪,已化解了干戈,并受他托付,好好教训摹敬笪汗ⅰ裤们几个不成器的【大魏宫廷】孙子……”

  说到这里,他见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四人仿佛要故态重演,微微露出仿佛有恃无恐的【大魏宫廷】样子,遂咧嘴一笑,冷冷说道:“赵来峪给本王说了,只要不致死、不致残,他绝不插手本王如何料理你们,你们最好别让本王逮到机会,要不然,本王再叫周朴进来?相信此刻周朴就在书房外候着……”

  一听到周朴的【大魏宫廷】名字,五个赵氏子弟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包括赵成恂在内,一个个缩着脑袋,不敢造次。

  『这简直是【大魏宫廷】刚出虎口,又入狼穴啊!』

  『让赵弘润磨砺我等?』

  『苦也!苦也!』

  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四人心中暗暗叫苦,倒是【大魏宫廷】赵成恂眼中闪过丝丝异色,很是【大魏宫廷】震惊于他祖父赵来峪的【大魏宫廷】手段,居然有办法在当时那种情况,扭转局势,非但化解了与眼前这位肃王的【大魏宫廷】恩怨,居然还让他们安陵赵氏一门能够攀上肃王这艘战船。

  『祖父,不愧是【大魏宫廷】屹立庙堂二十余年的【大魏宫廷】老人……』

  赵成恂暗暗说道。

  “行了,多余的【大魏宫廷】威胁,本王也就不说了,相信你们几个早已得到了教训,应该都学乖了。……这两日,你们就跟着本王,本王有件事,让你们去做。”

  五个赵氏子弟,如今已得知其祖父赵来峪与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私下交易,清楚赵弘润随时可以修理他们,他们哪敢不从。

  “请肃王殿下吩咐。”三公子赵成稚恭恭敬敬地施礼说道。

  “赵三,安陵与鄢陵两县县民的【大魏宫廷】矛盾,你可听说过?”赵弘润随口问道。

  『赵三?』

  三公子赵成稚表情古怪地望了一眼赵弘润,但不敢有何异议,老老实实地说道:“有所耳闻。”

  “那就好。”赵弘润点点头,随即正色说道:“此番本王前来安陵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化解两县县民的【大魏宫廷】矛盾。……现如今,本王已经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到鄢陵县县令彭异手中,叫他在县内挑几个人,作为鄢陵的【大魏宫廷】代表,与安陵交涉。……安陵这边,就由你们五个,出面与对方交涉。”

  赵氏五子闻言面面相觑,其中,五公子赵成炅皱皱眉,拱手说道:“肃王殿下,据在下所知,鄢陵与我安陵的【大魏宫廷】矛盾,恐怕不是【大魏宫廷】桌上辩论几句就能化解的【大魏宫廷】……”

  “这个你们不用管,本王自有主意。……你们只要知道,此番你们是【大魏宫廷】代表整个安陵去的【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丢了颜面,你们安陵赵氏刚刚取代王氏的【大魏宫廷】位子,可能就会因此受到些不利的【大魏宫廷】影响。”

  『取……取代安陵王氏?』

  『我赵氏一门,取代了王氏一门?』

  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四人闻言又惊又喜,因为这句话透露出了赵弘润对他们赵氏一门的【大魏宫廷】态度,唯有赵成恂微微皱了皱眉:赵氏取代王氏,那王氏呢?

  可是【大魏宫廷】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开口询问,道理很简单,赵弘润要杀鸡儆猴,震慑安陵城内的【大魏宫廷】贵族,既然他们赵氏侥幸逃过一劫,那么剩下的【大魏宫廷】王氏,赵弘润岂会轻易再让其逃了?

  “回去准备吧,换身干净点的【大魏宫廷】衣衫,明日清早到县衙候命,倘若本王起来的【大魏宫廷】时候没瞧见你们五个,本王会叫周朴亲自去你们赵氏府上提人,别以为你们老爹可以帮得了你们。……还是【大魏宫廷】那句话,别让本王逮到机会。”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赵成稚、赵成炅、赵成棠、赵成粲连连点头,躬身而退。

  倒是【大魏宫廷】赵成恂在离开前望着赵弘润欲言又止:“肃王殿下,王氏……”

  “去吧。”赵弘润淡淡说道。

  赵成恂立马就听懂了,神色黯然地离开了。

  望着赵成恂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宗卫长卫骄忍不住笑道:“看不出来,这小子还知道些仗义。”

  “莫以为纨绔子弟中有没有仗义二字,虽说是【大魏宫廷】狐朋狗友,但有些时候,亦是【大魏宫廷】一呼百应,虽说是【大魏宫廷】些不学好的【大魏宫廷】混账东西,但相比较赵来峪那等心狠手辣的【大魏宫廷】枭雄之辈,还是【大魏宫廷】这些小辈比较纯粹……也比较蠢!”

  听着极为年轻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一口一个『小辈』,卫骄忍俊不禁笑了起来,随即,他问道:“殿下,对于鄢陵与安陵的【大魏宫廷】矛盾,殿下已有主意了?”

  “唔。”赵弘润点点头,亦不隐瞒,微叹说道:“看到时候的【大魏宫廷】情况吧,倘若可以化解干戈,那固然是【大魏宫廷】最好;如若不能,那就只有耍个花招,再弄个事出来,转移矛盾。相比之下……卫骄,你传本王的【大魏宫廷】令,你叫商水军的【大魏宫廷】项离、冉滕、张鸣三名千人将,率各自千人队,搜查鄢陵、安陵一带全境,哪怕翻个底朝天,也要给本王找到那桓虎!……本王寻思着,此贼来意不善!”

  “是【大魏宫廷】!”(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圣墟  贞观帝师  三寸人间  三寸人间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笔趣阁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笔趣阁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  都市奇门医圣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