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07章:诡袭
  五月初七,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千人将张鸣,率先领着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来到了一日前桓虎骑寇所呆过的【大魏宫廷】森林。

  当然,此时这片森林,早已没有那支桓虎骑寇的【大魏宫廷】踪影,然而,随行的【大魏宫廷】几名青鸦众,却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

  没有同为青鸦众的【大魏宫廷】前队兄弟们,也没有留下任何记号,仿佛青鸦众对桓虎的【大魏宫廷】追踪,就到此为止。

  “出事了。”

  一名称呼被耿老六的【大魏宫廷】青鸦众隐贼面色凝重地说道。

  此人曾是【大魏宫廷】阳夏隐贼众耿楼的【大魏宫廷】隐贼,后被并入青鸦众,原本的【大魏宫廷】名讳早已被人遗忘,但他所背负的【大魏宫廷】数字『六』,则代表着他曾经是【大魏宫廷】耿楼一等一的【大魏宫廷】高手。

  “律律——”

  千人将张鸣的【大魏宫廷】坐骑停在耿老六等隐贼身边,皱眉问道:“生什么事了?”

  此时的【大魏宫廷】张鸣,已得知这些人乃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所收复的【大魏宫廷】隐匿力量,并且,前两日正是【大魏宫廷】借助这些人的【大魏宫廷】追踪能力,才使得张鸣能够死死咬住桓虎骑寇的【大魏宫廷】尾巴,否则,单凭一支步兵想要追踪骑兵,简直是【大魏宫廷】痴人做梦。

  “不清楚,记号到这里就断了……”耿老六机警地审视着四周,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没有接应的【大魏宫廷】人,也没有任何记号留下,应该是【大魏宫廷】出什么事了。”

  说罢,他的【大魏宫廷】目光定格在远处那片森林中,在凝视了数息后,他低声说道:“请张将军的【大魏宫廷】军卒稍歇,我等去打探一下。”

  说罢,几名青鸦众迅地奔向那片森林。

  那度之快,不由地让人为之汗颜。

  来到森林的【大魏宫廷】外围,几名青鸦众不由自主地便抽出了腰后的【大魏宫廷】匕,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蹑手蹑脚地走入声音,简直悄无声息。

  也不知走了多远,他们忽然瞥见地方的【大魏宫廷】地上倒着一具尸体。

  几人面色微变,悄无声息地走上前去。

  只见那具尸体,与他们相似的【大魏宫廷】打扮,毫无疑问亦是【大魏宫廷】青鸦众的【大魏宫廷】成员。

  在对视了一眼后,其中一人上前检查尸体,而其余几人则警惕地四周。

  然而,直到那名检查尸体的【大魏宫廷】同伴开口,四周也并未生什么变故。

  “全身僵硬,至少已死了一天了……”

  听闻此言,耿老六等青鸦众将匕收回了腰后的【大魏宫廷】刀鞘。

  毕竟一般来说,行凶者不会在原地逗留许久,既然这名同伴死在一天前,那么杀害他的【大魏宫廷】凶手,多半是【大魏宫廷】早已撤离了。

  “是【大魏宫廷】段楼的【大魏宫廷】兄弟?”耿老六亦上前瞅了几眼尸体,心下微微叹了口气。

  “嗯,好似是【大魏宫廷】段四七。”

  记得在并未合并成商水青鸦之前,段楼与耿楼的【大魏宫廷】关系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但不管怎么说,平日里多少是【大魏宫廷】有些摩擦的【大魏宫廷】,因此彼此大多都面熟。

  若是【大魏宫廷】在以往也就算了,可如今,他们同为商水青鸦的【大魏宫廷】一员,居然有人杀死了他们的【大魏宫廷】同伴,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对他们商水青鸦的【大魏宫廷】挑衅。

  然而,此刻的【大魏宫廷】耿老六却顾不得愤怒,因为他注意到了死尸的【大魏宫廷】致命伤:抹喉!扎心!

  一刀毙命!

  第二刀补漏!

  『……』

  耿老六的【大魏宫廷】面色顿时就变了,因为那是【大魏宫廷】他们隐贼惯用的【大魏宫廷】暗杀手法。

  “四下找!……段四七那队人,有二十来个弟兄们呢!”

  几名青鸦众对视一下,四下散开。

  大概过了一炷香工夫,他们又返回到耿老六身边,皆黯然地摇了摇头。

  “我找到了四个弟兄,无一活口。”

  “我那边有九个,其中三人被先手暗杀,另外六个,从尸体的【大魏宫廷】伤口判断,是【大魏宫廷】被群攻至死。”

  “我那边找到十几个兄弟的【大魏宫廷】尸体,且该地有拖行尸体的【大魏宫廷】痕迹,应该是【大魏宫廷】敌人的【大魏宫廷】尸体,不过被带走了。”

  『……』

  耿老六凝视着面前的【大魏宫廷】尸体,面无表情。

  能让青鸦众的【大魏宫廷】隐贼,连逃跑都做不到,这是【大魏宫廷】简直难以想象的【大魏宫廷】事,唯一的【大魏宫廷】解释就是【大魏宫廷】,当时有敌对的【大魏宫廷】隐贼埋伏在这片森林,而且数量占据绝对优势。

  “可曾留下记号?”耿老六沉声问道。

  几名青鸦众对视一眼,均摇了摇头。

  “尸体周围都找遍了……”

  “我倒是【大魏宫廷】看到有棵树的【大魏宫廷】树皮被刮掉了,从痕迹的【大魏宫廷】新旧判断,也就是【大魏宫廷】一两日的【大魏宫廷】事……”

  “我也没现什么有用了。……对方很有经验,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大魏宫廷】东西。”

  『同行?』

  耿老六再次皱紧了眉头。

  平心而论,现阶段青鸦众与黑鸦众都在对其他县城的【大魏宫廷】隐贼众开战,因此得罪隐贼的【大魏宫廷】同行,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稀奇的【大魏宫廷】事,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安陵这附近,这少有的【大魏宫廷】并没有隐贼众出谋的【大魏宫廷】地方啊。

  “先撤!将此事上报肃王殿下!”

  “嗯!”

  几名青鸦众迅退离森林,耿老六留下,请千人将张鸣将森林里的【大魏宫廷】青鸦众同伴的【大魏宫廷】尸体带回,而其余几名青鸦众,则迅返回安陵,将此事报之给了赵弘润。

  不得不说,当得知这件事时,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他身边的【大魏宫廷】青鸦众头目段沛,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二十余名青鸦众居然被人一锅端,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将确切情报带回来,这可是【大魏宫廷】黑鸦众都未见得能办得到的【大魏宫廷】。

  唯一的【大魏宫廷】可能就是【大魏宫廷】,那二十余名青鸦众太大意了,误入了敌方的【大魏宫廷】埋伏,以至于等他们现情况不对时,为时已晚。

  “四七、三九……那两个蠢货!”

  在得知了牺牲的【大魏宫廷】成员后,段沛神色复杂地低骂了一句。

  倒不是【大魏宫廷】段沛不在意其他那些青鸦众的【大魏宫廷】死亡,而是【大魏宫廷】因为商水青鸦合并不久,尚在磨合期,因此,段沛对曾经段楼的【大魏宫廷】兄弟的【大魏宫廷】感情,自然要比对别人更加深厚。

  而此时,赵弘润则坐在书桌后皱眉思忖着对方的【大魏宫廷】身份。

  段沛怀疑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青鸦众与黑鸦众目前正在攻打的【大魏宫廷】那几个小隐贼团体,但赵弘润并不这么看。

  一来,青鸦众的【大魏宫廷】应康以及黑鸦众的【大魏宫廷】黑蛛,他二人对那几个小隐贼团体的【大魏宫廷】压制非常厉害,对方应该没有什么余力组织人手反过来狩猎青鸦众。

  二来,那二十余名青鸦众是【大魏宫廷】在追踪桓虎的【大魏宫廷】途中被人杀害的【大魏宫廷】,而桓虎是【大魏宫廷】韩国人,与魏国、尤其是【大魏宫廷】南部的【大魏宫廷】隐贼众几乎不可能存在什么关系。

  如此一来,对方的【大魏宫廷】身份就不难猜测了:那是【大魏宫廷】一支不惜『堕落』到与非隐贼众圈子内的【大魏宫廷】势力合作,并且对青鸦众背后的【大魏宫廷】他赵弘润抱持着强烈不满的【大魏宫廷】势力,再者,这支势力还具有一定的【大魏宫廷】威胁。

  “是【大魏宫廷】金勾!”在思忖了片刻后,赵弘润沉声说道:“段沛,派人通知丧鸦,暂时取消本王先前下达的【大魏宫廷】诛杀桓虎的【大魏宫廷】命令,自省黑鸦众,排除其中的【大魏宫廷】奸细。……心怀不轨者就地格杀,其余有嫌疑者,暂时拘禁,徐徐辨别。”说到这里,赵弘润顿了顿,神色莫名地又补充了一句:“叫『佴』去做。”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佴』,是【大魏宫廷】原阜丘众领金勾一手栽培的【大魏宫廷】年轻隐贼,与金勾的【大魏宫廷】关系像是【大魏宫廷】父子,亦像是【大魏宫廷】师徒。

  段沛闻言会意,抱拳而退:“属下会知会丧鸦,让他盯着佴的【大魏宫廷】……”

  望着段沛消失在书房门外,赵弘润颇有些烦躁地用手指叩击着书桌。

  在他眼里,桓虎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个我行我素、肆意妄为的【大魏宫廷】疯子,而金勾,则是【大魏宫廷】一个被他逼得不得不抛下阳夏阜丘众,隐匿逃亡的【大魏宫廷】枭雄,这两人整到一起,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

  要知道,虽说金勾的【大魏宫廷】势力已大不如前,但他好歹当了十几年的【大魏宫廷】阜丘众领,当初败亡时,也曾带走了两三百人。这还不算,若是【大魏宫廷】此人振臂高呼,赵弘润甚至不敢保证,那些已加入黑鸦众的【大魏宫廷】原阜丘众隐贼,会不会被策反而倒戈,跟随他们的【大魏宫廷】老领。

  “……”

  赵弘润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思忖着对方的【大魏宫廷】下一步。

  在他看来,桓虎不像是【大魏宫廷】那种会忍气吞声的【大魏宫廷】人,否则,他前几日就不会宁可带着骑寇们强行冲破重围,也要杀了王瑔。

  他那番举动,无疑是【大魏宫廷】对他这位肃王的【大魏宫廷】蔑视!

  尽管有些不耻桓虎的【大魏宫廷】为人,但赵弘润不得不承认,此人,有着豪杰的【大魏宫廷】气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换句话说,似桓虎这等豪杰,是【大魏宫廷】绝不甘心咽下这口气的【大魏宫廷】,势必会伺机报复。

  而金勾则更不必多说。

  这两个人合到一起,赵弘润毫不怀疑对方的【大魏宫廷】下一步,会是【大魏宫廷】对他的【大魏宫廷】凶猛报复。

  『不会是【大魏宫廷】打算搅和安陵与鄢陵两县的【大魏宫廷】比赛吧?』

  想到此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面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许多。

  要知道,眼下在安陵与鄢陵交界的【大魏宫廷】地方,聚集着近乎十万甚至乎这个数字的【大魏宫廷】两县县民,双方正为了一口气以及一个面子争地难舍难分,要是【大魏宫廷】这会儿桓虎突然带着他的【大魏宫廷】骑寇杀到,后果不堪设想。

  “卫骄!……派人给屈塍送个口讯,叫他亲自率领鄢陵军,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翟璜一同维持约赛的【大魏宫廷】秩序。”

  “是【大魏宫廷】!”

  吩咐完后,赵弘润抬头望了一眼窗外。

  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保守些,先等安陵与鄢陵两县的【大魏宫廷】约赛结束,毕竟这场约赛也就剩下几日的【大魏宫廷】工夫了。

  待等这场约赛结束,他再来好好对付桓虎以及金勾。

  倒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保守,实在是【大魏宫廷】这场约赛的【大魏宫廷】意义重大,哪怕是【大魏宫廷】他这位肃王也输不起。

  然而,此时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绝没有想到,他远远低估了桓虎的【大魏宫廷】气魄以及金勾对他的【大魏宫廷】憎恨,后两者根本没有偷袭安陵与鄢陵两县约赛的【大魏宫廷】意思,他们选择了一条最艰难也最令人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报复之路。

  袭击商水县!

  “噗噗——”

  五月初八的【大魏宫廷】黎明前夕,在商水县的【大魏宫廷】城墙上,几名在城墙上巡逻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遭到了一些黑衣隐贼的【大魏宫廷】暗杀。

  随即,伴随着轰隆隆的【大魏宫廷】声音,商水县的【大魏宫廷】西城门缓缓打开。

  而与此同时,桓虎率领着他的【大魏宫廷】骑寇们,冲入了这座县城。

  “放火!……给我烧了这座城!”

  横刀立马,桓虎哈哈大笑道。(未完待续。)8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正道潜龙  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调教大宋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努努书坊  贞观帝师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