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08章:诡袭 2
  『ps:好了,这一段铺垫剧情终于要写完了,接下来,先来一段肃王视角的【大魏宫廷】东宫与雍王的【大魏宫廷】争斗。再然后,便是【大魏宫廷】齐鲁魏三国伐楚的【大魏宫廷】国战!』

  ————以下正文————

  “咚——!咚——!咚——!”

  响彻商水城的【大魏宫廷】警钟,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大将谷粱崴。

  他睁着尚且带着几许困意的【大魏宫廷】眼眸,将手从刚迎娶的【大魏宫廷】第四房夫人的【大魏宫廷】**下抽出来,一脸惊怒地望向窗外昏暗的【大魏宫廷】天色。

  『搞什么鬼?!谁敢无故恰敬笪汗ⅰ棵响警钟?』

  不怪谷粱崴的【大魏宫廷】第一反应居然是【大魏宫廷】这个,要知道,商水乃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默认封邑,可以视为是【大魏宫廷】『肃王党』的【大魏宫廷】大本营,拥有着三万人编制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且前几日又有商水青鸦的【大魏宫廷】进驻。

  如此强大的【大魏宫廷】力量,使得谷粱崴根本不会想到这座县城居然会遭到攻击。

  不过,鸣响警钟一事,事关重大,他这位商水县的【大魏宫廷】第一驻防将领不出面是【大魏宫廷】不行的【大魏宫廷】。虽然他有些留恋摹敬笪汗ⅰ壳位床上的【大魏宫廷】女人,但理智却告诉他,哪怕敲响警钟只是【大魏宫廷】一场误会,但若是【大魏宫廷】在生这种事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他这位主将却不露面,那位肃王殿下准会将他的【大魏宫廷】皮扒下来。

  迅披上战袍,谷粱崴一边咒骂着一边提着兵器冲了出去,冲出他那座新修的【大魏宫廷】将军府邸。

  然而,当他冲出府门外时,他却骇然地看到城内有好几处火光冲天。

  『敌……敌袭?!』

  谷粱崴的【大魏宫廷】脸顿时就变得煞白。

  商水县遭到袭击……

  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商水县遭到袭击……

  谷粱崴的【大魏宫廷】额头顿时渗出了一层冷汗。

  好在城内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他们的【大魏宫廷】反应要比谷粱崴这位驻将快得多,早已在各自百人将、五百人将、千人将们的【大魏宫廷】组织下,开始做出应对。

  这不,谷粱崴就看到一支百人队迅从他府门前跑过。

  见此,谷粱崴急声问道:“何人袭击商水?是【大魏宫廷】楚人呢么?”

  谷粱崴的【大魏宫廷】第一个反应,便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或平舆君熊琥,毕竟这附近胆敢打商水主意的【大魏宫廷】,也就楚国的【大魏宫廷】那两位而已。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猜错了。

  “回禀将军,暂不清楚。不过听说是【大魏宫廷】一支骑兵……”

  『骑兵?』

  谷粱崴暗自嘀咕:楚西哪来的【大魏宫廷】骑兵?

  也是【大魏宫廷】,作为原平舆君熊琥麾下的【大魏宫廷】将领,暘城君熊拓手底下有没有骑兵,他还不清楚么?

  思忖了片刻,谷粱崴当即下令道:“你们这些人,即刻去羊舌一氏,将其府邸团团保护起来!再派几人到港口调兵!……快去!”

  “是【大魏宫廷】!”

  那名百人将抱拳领命,带着麾下百人队改变方向,前往羊舌氏的【大魏宫廷】府邸。

  毕竟羊舌氏的【大魏宫廷】府邸内,借宿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那些女人,谷粱崴宁可自己的【大魏宫廷】府邸遇袭,也不敢对那座府邸有什么松懈。

  而在那队商水军士卒离开之后,谷粱崴抽出宝剑,带着一干护卫前往哨所。

  走着走着,他忽然看到前方有一群手持刀刃的【大魏宫廷】平民,惊地他险些就下令进攻。

  “谷粱(崴)将军!”对方率先开口了。

  “游马?”谷粱崴微微一愣,眼中的【大魏宫廷】敌意顿时消散了,毕竟游马的【大魏宫廷】底细他也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

  “游马兄弟,你可知生了何事?”谷粱崴收起刀剑走了过去。

  游马摇了摇头,随即踢了踢脚边几具尸体,语气凝重地说道:“是【大魏宫廷】阜丘众!……这帮人开了城门,放入了一队骑兵。”

  谷粱崴不太清楚魏国的【大魏宫廷】隐贼众,但多少还是【大魏宫廷】知道大概是【大魏宫廷】刺客样的【大魏宫廷】人。

  他回顾游马说道:“游马兄弟,我已派人到港口调兵,一刻辰之内援军便可赶到,在此之前,希望游马众助某一臂之力。”

  “应当!”游马点了点头,毕竟他们游马众已在商水定居下来,岂能容忍底细不明的【大魏宫廷】敌人袭击城县,将这座县城搅地一塌糊涂?

  想了想,游马提醒谷粱崴道:“谷粱将军,在下建议您先稳固四方的【大魏宫廷】城门,免得贼人逃窜。……商水遇袭,青鸦众必定火赶来支援,待等青鸦众赶到,再徐徐清除城内的【大魏宫廷】敌人。”

  谷粱崴点点头,随即恶狠狠地说道:“本将军要将这帮贼子挫骨扬灰!”

  不得不说,谷粱崴此刻心中怒火滔天。

  商水,作为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封邑,居然遭到了贼子的【大魏宫廷】袭击,这还得了?

  不将进犯的【大魏宫廷】贼子一网打尽,他如何向那位肃王殿下交代?

  而与此同时,被谷粱崴痛恨唾骂的【大魏宫廷】主犯桓虎,正带着手底下的【大魏宫廷】骑寇们杀入了商水县的【大魏宫廷】县牢,释放了关在县牢内的【大魏宫廷】囚犯。

  这些囚犯,大多都是【大魏宫廷】楚人。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就算在投奔魏国的【大魏宫廷】四十余万楚民当中,也不全然都是【大魏宫廷】安分守己的【大魏宫廷】良民,其中也有些不服魏国法律约束的【大魏宫廷】家伙。

  当然了,这其中也包括某些贵族世家子弟,这些人皆是【大魏宫廷】因为不甘心屈居于羊舌氏之下,以至于在羊舌焘治理商水期间从中作梗的【大魏宫廷】人。

  只可惜,因为羊舌杏的【大魏宫廷】存在,羊舌一氏注定成为商水县最具权势的【大魏宫廷】贵族,而在赵弘润面前卑躬屈膝的【大魏宫廷】羊舌焘,在惩治这些贵族方面,那可是【大魏宫廷】毫不留情,请来商水军,处死的【大魏宫廷】处死、下狱的【大魏宫廷】下狱,弄死了好些在楚国时比他羊舌氏势大的【大魏宫廷】贵族,终于使羊舌氏成为了商水县的【大魏宫廷】权贵。

  这些人的【大魏宫廷】共同点,是【大魏宫廷】他们对羊舌氏恨之入骨,亦对鼎力支持羊舌氏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痛恨万分。

  而如今,桓虎与他手底下的【大魏宫廷】骑寇们,将这些人释放了出来。

  “去杀!……杀光你们看到的【大魏宫廷】所有人,将整座县城变成人间地狱!哈哈哈哈……”

  望着那些囚犯们疯狂地冲出县牢,漫步在县牢内的【大魏宫廷】桓虎哈哈大笑。

  他无所谓这些人会不会按照他所说的【大魏宫廷】那样,给商水这座县城再增添几分胡乱,反正这些囚犯一旦逃出监牢,势必会与外面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撞见,到时候双方怎么可能不厮杀起来?

  “唔?”

  忽然,桓虎微微一愣,倒退了两步,疑惑地望着左侧的【大魏宫廷】牢房。

  只见在牢房内,有一名消瘦男人,正用淡然的【大魏宫廷】目光看着他。

  这名消瘦男子很了不得,双手双脚居然都铐着铁锁,桓虎至今为止放了那么多囚犯,还是【大魏宫廷】第一次看到有人身戴枷锁的【大魏宫廷】。

  『这个男人……很不一般。』

  桓虎凝视了那个年轻人几眼,忽然拔刀砍断了牢门上的【大魏宫廷】铁锁,随即,推开牢门走了进来。

  “三儿,把钥匙给我。”那名带着枷锁的【大魏宫廷】消瘦男子开口说道,对他身旁一名稚嫩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说道。

  “不、不可。”稚嫩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摇头说道。

  说罢,他用明显带着恐惧的【大魏宫廷】口吻质问桓虎道:“你……你是【大魏宫廷】什么人?”

  “老子?”桓虎脑海中回想起当初赵弘润有关『兵与贼』的【大魏宫廷】那句话,咧嘴笑道:“老子是【大魏宫廷】贼,专杀兵的【大魏宫廷】贼!”说罢,他朝着那名稚嫩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努了努嘴,轻佻地问道:“小子,你是【大魏宫廷】兵么?”

  “我、我是【大魏宫廷】……”

  那名稚嫩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全身都在哆嗦,眼中亦流露出几许恐惧之色。

  “三儿,把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器丢了!”消瘦男子再次开口说道。

  桓虎颇有些意外地望了一眼消瘦男子,随即咧嘴冲那名稚嫩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笑道:“小子,听他的【大魏宫廷】,丢了兵器,老子不杀你。”

  然而,那名稚嫩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用颤抖的【大魏宫廷】双手握着兵器,在几番挣扎犹豫后,咬牙说道:“我、我是【大魏宫廷】商水军……啊!”

  说罢,他大叫着,提着武器冲向了桓虎。

  桓虎撇了撇嘴,根本懒得动手,在他身后,窜出一名全身黑衣的【大魏宫廷】阜丘众,以凌厉的【大魏宫廷】手法,瞬息间将匕刺入了那名商水军士卒的【大魏宫廷】心口。

  “……”消瘦男子张了张嘴,随即无声地叹了口气。

  “很有胆气!”桓虎望着地上的【大魏宫廷】尸体点点头,随即又颇感遗憾地摇了摇头。

  之后,他抬头望向那名消瘦男子,笑着问道:“兄弟,你为何身负枷锁?这县牢内,好似只有你一个身负枷锁。”

  “因为他们怕我杀出去。”消瘦男子淡然说道。

  “……”桓虎微微一愣,随即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舔了舔嘴唇问道:“有兴趣跟着老子么?”

  “哼!”消瘦男子冷哼一声,淡淡说道:“家父,乃是【大魏宫廷】召陵县的【大魏宫廷】英雄,我不会使家父的【大魏宫廷】英名蒙羞的【大魏宫廷】,别妄想了!”

  桓虎闻言有些吃惊,随即咧嘴笑道:“有意思,你这么一说,老子对你更感兴趣了。……喂,兄弟,你被关在这里,应该也是【大魏宫廷】与赵润有仇吧?……正巧我也是【大魏宫廷】。”

  消瘦男子瞥了一眼桓虎,淡淡说道:“我的【大魏宫廷】仇人,只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平舆君熊琥……肃王,还算不上。”

  “唔,那这样吧,你助我杀了赵润,我帮你杀了熊琥,怎么样?”说着,桓虎换了一种语气,朝地上的【大魏宫廷】尸体努了努嘴,说道:“正好这里有个替死的【大魏宫廷】尸体,放把火烧了,谁晓得那究竟是【大魏宫廷】谁?……还是【大魏宫廷】说,还宁可死在这里?”

  消瘦男子沉默了片刻,随即朝着那名方才出手的【大魏宫廷】阜丘贼说道:“喂,那个小子身上有开锁的【大魏宫廷】钥匙,你取来给我开锁。”

  那名阜丘贼凝视了片刻消瘦男子,默不作声地从那名稚嫩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身上摸出钥匙,给消瘦男子解开了枷锁。

  而就在枷锁解开的【大魏宫廷】那一瞬间,消瘦男子眼眸中凶光毕露。

  然而,那名阜丘贼亦早有防范,手中的【大魏宫廷】匕狠狠扎向消瘦男子。

  只可惜,匕还未触碰到消瘦男子就停下了,因为前者抓住了他的【大魏宫廷】手腕,硬生生让他无法动弹。

  『好……好大的【大魏宫廷】力气……』

  就在那名阜丘贼一失神的【大魏宫廷】工夫,只见消瘦男子的【大魏宫廷】右手抓住他脑后的【大魏宫廷】头,面露狞色,手臂力,狠狠撞向墙壁。

  只听砰地一声,那名阜丘贼的【大魏宫廷】脑袋撞到墙壁上,居然像是【大魏宫廷】蛋壳般破裂,红白浊物,流了一地。

  桓虎身边几名阜丘贼见此面露怒色,只要上前,却见消瘦男子斜睨了他们一眼。

  那是【大魏宫廷】一种全然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的【大魏宫廷】眼神。

  一种杀气鼎沸的【大魏宫廷】眼神。

  纵使是【大魏宫廷】那些杀人如麻的【大魏宫廷】阜丘贼,亦被这名消瘦男子的【大魏宫廷】眼神惊地不敢妄动。

  在桓虎动容的【大魏宫廷】目光中,消瘦男子缓缓站起身来,舒展着四肢,仿佛是【大魏宫廷】一头刚刚脱离牢笼的【大魏宫廷】猛虎。

  此时,独臂的【大魏宫廷】金勾带着几名阜丘贼来到了此处,急不可耐地催促道:“桓虎,你还在做什么呢?咱们只有只有一炷香的【大魏宫廷】工夫,若是【大魏宫廷】等港口的【大魏宫廷】商水军或是【大魏宫廷】商水青鸦赶到,咱们这点人,全要死在这里!”

  “慌什么?”桓虎撇了撇嘴,随即,他转头望向消瘦男子,问道:“兄弟,咱们要逃亡去宋地了,一起么?”

  消瘦男子缓缓走出了牢门,取下墙壁上一支火把,丢在牢门内的【大魏宫廷】干草上,随即对桓虎说道:“记住你的【大魏宫廷】承诺,如若你做不到,到时候我就宰了你!”

  “嘿!”桓虎怪笑一声。

  见到这一幕,金勾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消瘦男子,一脸疑惑地低声问道:“桓虎,他是【大魏宫廷】何人?”

  只见桓虎上下打量着消瘦男子,嘿嘿怪笑道:“本想着恶心恶心赵润,没想到找到一个实力恐怖的【大魏宫廷】新同伴。”说到这里,他努努嘴问道:“话说,兄弟你怎么称呼?”

  只见消瘦男子转头望了一眼牢内的【大魏宫廷】火焰,眼眸中闪过一丝黯然。

  随即这份黯然便化作的【大魏宫廷】决意。

  “陈狩!”(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神级奶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笔趣阁  开天录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大魏宫廷  努努书坊  凡人修仙传  山东布洛尔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