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26章:战略
  赵弘润与赵弘昭的【大魏宫廷】抵拳,其重大意义,相信会在随后若干年里陆续浮现出来。

  不得不说,齐魏的【大魏宫廷】稳固邦交,无论对于齐国而言还是【大魏宫廷】对于魏国而言,都是【大魏宫廷】极为有利的【大魏宫廷】。

  但说到底,最为得利的【大魏宫廷】还得是【大魏宫廷】齐国。

  毕竟齐国有可能在来年,就要仰仗盟友魏国的【大魏宫廷】支持了。

  这一点,赵弘润固然是【大魏宫廷】早已预见,而赵弘昭亦是【大魏宫廷】心知肚明。

  当然,其实在心底,赵弘昭稍稍还是【大魏宫廷】有些担心的【大魏宫廷】。

  倒不是【大魏宫廷】担心眼前这位八王弟日后违背承诺,而是【大魏宫廷】担心他日后无法左右魏国对齐国的【大魏宫廷】态度。

  毕竟赵弘润并不参与魏国的【大魏宫廷】皇位之争,这就意味着,其无法真正决定魏国对待齐国的【大魏宫廷】邦交策略。

  『倘若能说服弘润继承皇位的【大魏宫廷】话……』

  想到这一个可能,赵弘昭不由得怦然心动。

  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位才能绝不逊色于他的【大魏宫廷】八王弟,会将魏国治理地很好。

  可不知为何,当他有意想用旁敲侧击的【大魏宫廷】手法鼓动这位八王弟时,他心底隐隐泛起一种莫名的【大魏宫廷】情绪。

  不由得,他回想起了一段往事。

  那是【大魏宫廷】去年四月,他带着新婚的【大魏宫廷】妻子嫆姬返回魏国看望父母双亲,几日后,眼前这位八王弟在大梁外的【大魏宫廷】十里亭送别了他。

  那时,他也曾鼓动眼前这位八王弟去争那个他们兄弟们皆向往的【大魏宫廷】位置。

  而当时,眼前这位八王弟说了一句玩笑,一句颇有豪言意味的【大魏宫廷】玩笑,惊地他恍惚间看到了某种幻觉。『注:具体在第二百五十九章。』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很大。

  是【大魏宫廷】典型的【大魏宫廷】『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大魏宫廷】人,要么不去做,既然要做,就要尽可能地做到最好。

  其中最为典型的【大魏宫廷】例子就是【大魏宫廷】博浪沙河港。

  在这个年代,没有人会用金属桩子取代木桩,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就偏偏要不惜代价,用巨大的【大魏宫廷】铜柱来作为固定的【大魏宫廷】基础。

  他不想建什么十几二十年就会腐朽的【大魏宫廷】河港,要建,就建百余年、数百年亦不会坍塌的【大魏宫廷】宏伟建筑。

  这样一个心很大的【大魏宫廷】人若果真成为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君主,这对中原各国而言,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么?

  『……』

  赵弘昭无法回答自己内心的【大魏宫廷】疑问。

  此刻他的【大魏宫廷】内心,着实有些纠结。

  他不敢再细想下去,因为若是【大魏宫廷】在想下去,他所身处的【大魏宫廷】立场,便变得十分尴尬。

  于是【大魏宫廷】,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封地图,向赵弘润道明了他今日前来的【大魏宫廷】最大目的【大魏宫廷】。

  “弘润,这是【大魏宫廷】泗水一带的【大魏宫廷】地略图,你看一下。”

  说完,他并没有直接递给赵弘润,而是【大魏宫廷】在帐篷内左右瞧了几眼,最后将地图铺在了赵弘润昨晚歇息的【大魏宫廷】简易睡榻上,且坐在了一端。

  赵弘润微微一愣,随即顿时明白过来:这位六王兄,想必是【大魏宫廷】要向他解释这场战役的【大魏宫廷】战略。

  于是【大魏宫廷】,他也走了过去,坐在地图另外一边的【大魏宫廷】床铺上。

  泗水,或者确切地称之为泗水郡,它与魏国颍水郡的【大魏宫廷】情况差不多类似,一部分在齐鲁两国手中,一部分则在楚国手中。

  因此,泗水郡历来是【大魏宫廷】齐楚交锋的【大魏宫廷】第一战场,当地的【大魏宫廷】农业受到战火的【大魏宫廷】影响,相对萧条,很多土地被白白荒废。

  “这里是【大魏宫廷】『邳』。”

  赵弘昭指了指地图上标注着『邳』的【大魏宫廷】县城。

  确切地说,『邳』并非是【大魏宫廷】一座县城,它是【大魏宫廷】齐国从前年开始修缮的【大魏宫廷】驻军城池,可以理解为是【大魏宫廷】一座要塞,也是【大魏宫廷】此番齐、鲁、魏三国伐楚的【大魏宫廷】大本营。

  据赵弘润所知,这座要塞内囤积了大量的【大魏宫廷】粮食,供养齐鲁魏三十万联军的【大魏宫廷】粮食,并且,齐国还会源源不断地从国内运输粮草到这座要塞。

  关于这点,赵弘润忍不住有些羡慕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大气粗,毕竟他五万五千魏军在这场战役中的【大魏宫廷】粮食消耗,皆由齐国供给,犒军的【大魏宫廷】钱财,亦由齐国供给。并且看这情形,鲁国军队的【大魏宫廷】钱财消耗,恐怕亦是【大魏宫廷】由齐国供给。

  虽说这是【大魏宫廷】理所应当,但也足以证明齐国的【大魏宫廷】殷富。

  相比之下,赵弘润打了场三川战役就消耗了魏国两年的【大魏宫廷】税收,实在是【大魏宫廷】弱爆了。

  此时,赵弘昭可没料到赵弘润正在眼红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力,用严肃的【大魏宫廷】口吻讲述着齐王吕僖对这场战役的【大魏宫廷】安排。

  “此番讨伐楚国,大王决定『一主两辅』,由他亲自担任联军的【大魏宫廷】主帅,再由两个人担任副将,从旁协助。……其中一个人,就是【大魏宫廷】你。”

  “我?”赵弘润微微一愣。

  要知道在这种规模的【大魏宫廷】战役中,联军主帅的【大魏宫廷】副将,那可不是【大魏宫廷】在帅帐出谋划策的【大魏宫廷】参谋那么简单。

  虽说是【大魏宫廷】『副将』,但其实可以理解为是【大魏宫廷】『偏师的【大魏宫廷】领兵大将』,是【大魏宫廷】相当高级别的【大魏宫廷】战争期间的【大魏宫廷】职衔,并且,拥有着相当大的【大魏宫廷】自由发挥空间。

  说得直白点,齐王吕僖不会管赵弘润如何打这场仗,只要结果对整个战局有所贡献即可,哪怕魏军偃旗息鼓几个月,然后突然间打下了楚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寿郢,这都是【大魏宫廷】可以的【大魏宫廷】。

  当然了,话虽如此,但作为偏师,自然要起到掩护主力军的【大魏宫廷】作用。

  而这个临时职衔,让赵弘润很满意,毕竟他也不希望齐王吕僖随便派个什么人过来,指手画脚的【大魏宫廷】命令他麾下的【大魏宫廷】鄢陵军、商水军、汾陉军。

  『齐王吕僖,倒是【大魏宫廷】挺会做人的【大魏宫廷】嘛。』

  赵弘润微微笑了笑。

  岂料,赵弘昭好似是【大魏宫廷】看穿了他的【大魏宫廷】心思,摇头说道:“弘润,你想错了,并不是【大魏宫廷】你想的【大魏宫廷】那样。……大王任命你为副将,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我大魏出兵五万的【大魏宫廷】份上,而是【大魏宫廷】因为你的【大魏宫廷】战勋。”说到这里,他语气莫名地补充了一句:“别忘了,这是【大魏宫廷】大王最后一次伐楚,这或许是【大魏宫廷】他此生最后一件事,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干扰。”

  赵弘润闻言不由地愣了愣,随即好奇问道:“不知另外一位副将是【大魏宫廷】何人?”

  “田耽。”赵弘昭简洁明了地说道。

  “……”赵弘润张了张嘴,有些吃惊。

  齐将田耽,曾经作为护送赵弘昭与嫆姬夫妇二人前赴大梁的【大魏宫廷】使节,与赵弘润等人,甚至是【大魏宫廷】当时碰巧出访魏国的【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等人碰过面。

  也正是【大魏宫廷】在那个时候,赵弘润这才得知,齐国有一位相当相当凶猛的【大魏宫廷】战将。

  记得赵弘润第一次出征,其战绩是【大魏宫廷】花了前后五个月的【大魏宫廷】工夫,攻克楚人十八座城池,击溃楚军十六万。

  而那位猛将田耽,他的【大魏宫廷】战绩则是【大魏宫廷】在一年之内攻克了楚城五十四座。

  此人,花了两倍于他的【大魏宫廷】时间,创造了三倍于他的【大魏宫廷】辉煌战果,让楚国畏之如虎。

  『居然是【大魏宫廷】田耽……』

  赵弘润不觉有些意外。

  因为按理来说,最佳的【大魏宫廷】分配方式不该是【大魏宫廷】他与鲁国国主或者鲁国什么重要的【大魏宫廷】将领担任副将么?

  没想到,作为联盟成员之一的【大魏宫廷】鲁国,居然没有捞到副将的【大魏宫廷】职衔。

  基于这一点,赵弘润相信了赵弘昭的【大魏宫廷】话:对于人生中最后一场战事,齐王吕僖力争做到最佳。

  微吐了一口气,赵弘润正色问道:“总的【大魏宫廷】战略是【大魏宫廷】什么?”

  听闻此言,赵弘昭手指着地图上『邳』县的【大魏宫廷】位置,沉声说道:“在你还未率军前来之前,试探性的【大魏宫廷】交锋由大王亲率的【大魏宫廷】齐鲁两军负责,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给楚国施加压力,让楚国对符离塞增兵。”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符离塞,是【大魏宫廷】楚国专门为了提防齐鲁两国的【大魏宫廷】进攻而建造的【大魏宫廷】要塞。

  “齐王所率领的【大魏宫廷】主力军,亲自充当诱饵?”赵弘润隐隐听出了些端倪,颇有些兴致地问道。

  赵弘昭闻言微微一笑,点头说道:“符离塞不好打,若是【大魏宫廷】用常规战术,只要楚军闭门不出,撑到入冬恐怕也不难,但……我方却等不了那么久。因此这一仗,就要看你与田耽将军了。”

  “怎么说?”赵弘润目视着地图问道。

  只见赵弘昭将双手的【大魏宫廷】食指按在地图上的【大魏宫廷】邳县位置,随即一根手指向东移,一根手指向西移,口中沉声说道:“田耽将军打东南的【大魏宫廷】溧阳,至于弘润你,则强渡浍河。”说到这里,他将两根手指移到地图上『符离塞』的【大魏宫廷】后方,沉声说道:“迂回绕后,到时候对符离塞前后夹击。”

  “唔……”

  赵弘润没有急着发表看法,只是【大魏宫廷】默默地看着这张地图。

  在他看来,这个总战略谈不上高明或不高明,只能说是【大魏宫廷】很正确的【大魏宫廷】进兵选择,毕竟绕开了符离塞这个楚国的【大魏宫廷】雄关。

  可问题在于,此次作为对手的【大魏宫廷】,那可是【大魏宫廷】传说中『能用人海战术淹死两个国家的【大魏宫廷】军队』的【大魏宫廷】楚国啊,虽说齐王吕僖亲自作为诱饵,但说到底,他能吸引多少楚军?

  二十万?

  四十万?

  对于一个国内人口以两千万起步的【大魏宫廷】国家来说,百万都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大数目。

  相信此刻盯着覆国危险的【大魏宫廷】楚国熊氏贵族们,恐怕早已纠集了数百万的【大魏宫廷】军队。

  总结下来一句话:这仗,不好打。

  而赵弘昭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正色说道:“此战关系重大,大王已明确表示,齐鲁两国会鼎力支持这场战事,若是【大魏宫廷】弘润你有何需要,尽管提出来。”

  “这事先不急,有需要的【大魏宫廷】时候,我自然会提出来。”

  赵弘润点点头,随即聚精会神地望着地图上浍河中游一个标注着『铚』的【大魏宫廷】楚国县域。

  没有料错的【大魏宫廷】话,这就是【大魏宫廷】他势必要想办法攻克的【大魏宫廷】目标了,否则,强渡浍河只是【大魏宫廷】一句空谈。

  然而,从地图上显示,『铚』并不好打,因为它的【大魏宫廷】下游就是【大魏宫廷】符离塞。

  就算齐王吕僖再怎么吸引楚军的【大魏宫廷】注意力,一旦『铚』遭到攻击,符离塞的【大魏宫廷】士兵势必会出动协助。

  到那时,别看赵弘润手中有五万多魏军,但迎上在兵力上呈现压倒性优势的【大魏宫廷】楚军,说实话并没有多大的【大魏宫廷】赢面。

  『不过在此之前……』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目光,向地图的【大魏宫廷】北面移动,目不转睛地盯住了标注着『相』城的【大魏宫廷】地方。(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开天录  圣墟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