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33章:进退维谷

第633章:进退维谷

  最终,鄢陵军如愿以偿,前赴孟山一带支援徐殷的【大魏宫廷】汾陉军。

  而在这之后,卫骄这才疑惑地询问赵弘润道:“殿下,尽然您已看穿了楚军的【大魏宫廷】诡计,何以还是【大魏宫廷】要让鄢陵军进兵么?这不是【大魏宫廷】无用之举么?”

  “谁说是【大魏宫廷】无用之举?”

  赵弘润闻言笑了笑,说道:“倘若一切果真如我所料,那么,只要操作得当,孟山这个楚军投出来的【大魏宫廷】香饵,未见得无法攻克……”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收敛了几分,正色说道:“卫骄,你要考虑到,徐殷大将军去年遭到谣言的【大魏宫廷】迫害,蒙受不白之冤,不知有多少不明究竟的【大魏宫廷】人在背地里指责他……可想而知他的【大魏宫廷】心情。眼下我魏营内,恐怕没有人比他更迫切想要立功,哪怕是【大魏宫廷】功利心极强的【大魏宫廷】屈塍,或许就没有像他那样……”

  “殿下您是【大魏宫廷】担心徐殷大将军抗命不尊?”卫骄会意过来,忍不住问道。

  赵弘润顿了顿,打个比喻说道:“一块鲜肉放置于前,很少有人能忍住诱惑。……以往的【大魏宫廷】徐殷大将军多半不会上当,但眼下他立功心切,说不准有可能就没察觉到那份诱饵下的【大魏宫廷】陷阱……眼下孟山堪堪欲破,若我在这个时候叫他撤军,他岂会心甘?”

  “可殿下……”卫骄还要说些什么,却被赵弘润挥挥手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来,我暂时也不能保证已看穿了楚军的【大魏宫廷】诡计,二来,这件事到最后谁对谁错,都于我与徐殷大将军的【大魏宫廷】关系不利。……我若提醒他,他十有八九不会甘心放弃那看起来唾手可得的【大魏宫廷】战果。如若事后证明是【大魏宫廷】我料错,会不会让他产生别样的【大魏宫廷】误会?而最糟糕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万一被我不幸料中,徐殷大将军日后又该如何面对本王?……是【大魏宫廷】故,本王索性不闻不问,哪怕战况当真失利,却于本王与徐殷大将军的【大魏宫廷】关系无碍。”

  卫骄闻言细细想了想,信服地说道:“殿下高瞻远瞩,卑职佩服。”

  “这算什么高瞻远瞩?”赵弘润晒笑一声,随即沉声说道:“还有,就是【大魏宫廷】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关系……因为屈塍的【大魏宫廷】关系,我确实对鄢陵军多有防范,过于偏袒商水军,这点我承认。今朝鄢陵军上下齐心,欲在此战中建立功勋,如若阻止,对军心不利……”

  “可这样一来,殿下就要给汾陉军、鄢陵军收尾了……”卫骄有些不渝地说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哈哈一笑,说道:“本王可是【大魏宫廷】齐鲁魏三国伐楚的【大魏宫廷】西路军主帅,这可是【大魏宫廷】连鲁国国主都未捞到的【大魏宫廷】位置,夫复何求?……其实到了眼下,些许功勋对我而言,已经无足轻重了,更何况,只要此战打得漂亮,哪怕本王不居功,国人亦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身为主帅的【大魏宫廷】本王……”

  “这倒也是【大魏宫廷】。”卫骄想了想,点头附和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

  毕竟如今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已不是【大魏宫廷】两年前刚出宫的【大魏宫廷】稚子,确实没有必要与麾下的【大魏宫廷】将士们争功。

  “不过话说回来,殿下您有把握么?”

  听闻此言,赵弘润眼眸中露出几许莫名的【大魏宫廷】笑意,轻笑着说道:“五成吧。……倘若我没料错的【大魏宫廷】话,这会儿孟山的【大魏宫廷】楚军,处境会变得很尴尬,呵呵呵。”

  而与此同时,屈塍已率领着鄢陵军来到孟山山脚下,与徐殷的【大魏宫廷】汾陉军汇合。

  而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到来,让徐殷感到万分欣喜。

  因为较真来说,他汾陉军之所以此刻会在孟山山脚下,一部分因为蔡擒虎,而另外一部分,则归于徐殷自己立功心切,想趁机追击,一鼓作气拿下孟山。

  没想到,相城的【大魏宫廷】楚军反应非常快,一前一后派出了两支两万人的【大魏宫廷】军队,这让汾陉军非但没能攻克孟山,反而陷入了被三面夹击的【大魏宫廷】尴尬局面。

  不可否认,汾陉军的【大魏宫廷】防守力的【大魏宫廷】确很强悍,以一敌三,凭借一万五千军队抵挡足足近五万楚国正军,居然在短时间内与对方打了个平分秋色。

  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他们虽然能暂时守住阵线,但是【大魏宫廷】却被楚军给拖住了:守,守不了多久;撤,也撤退不了。

  在这种情况下,徐殷唯有寄希望于后方肃王赵弘润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大军。

  但他又拉不下这个脸,毕竟是【大魏宫廷】他默许麾下大将蔡擒虎孤军深入,如今麾下军队进退维谷,他何来脸面派人向赵弘润请援?

  要知道,按照赵弘润先前所指定的【大魏宫廷】战略,强攻孟山的【大魏宫廷】日程最起码也要延后三日,先等他们魏军试探过孟山以及相城的【大魏宫廷】相互支援速度再说。

  但让徐殷既惊喜又惭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二话不说便派来了鄢陵军,整整两万名士卒。

  这两万名士卒的【大魏宫廷】到来,顿时解了汾陉塞尴尬的【大魏宫廷】处境:因为身边多了两万友军,因此哪怕战况不利,徐殷也有底气暂时撤退,不必过于顾忌楚军的【大魏宫廷】追击。

  “肃王殿下……可曾托将军带来什么话?”

  将屈塍请到临时的【大魏宫廷】主帐后,徐殷略有些患得患失地问道。

  而听闻此言,晏墨笑着说道:“徐大将军,肃王殿下说,他全力支持大将军攻打孟山。不过,殿下觉得今日这场仗有些蹊跷,请大将军务必要提高警惕……”

  说着,他便将赵弘润在帅帐内对他们一干将领所说的【大魏宫廷】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了徐殷,只听得后者亦眉头紧皱。

  可能正如赵弘润所猜想的【大魏宫廷】那样,倘若他没有派鄢陵军前来支援徐殷,只是【大魏宫廷】叫后者撤退,想来徐殷很有可能不会听从,甚至于,还会产生某些误会。

  可眼下,两万鄢陵军就在身边,赵弘润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全力支持徐殷』的【大魏宫廷】话并非一句空谈,这就让徐殷能够稍微克制一下立功心切的【大魏宫廷】心情,仔细琢磨赵弘润对众将们所说的【大魏宫廷】那番话。

  这就是【大魏宫廷】主观成见决定态度。

  “听晏将军这么一说,徐某倒是【大魏宫廷】还真……”

  说了半截话,徐殷侧头望向孟山山顶的【大魏宫廷】方向,若有所思。

  半响后,他正色问道:“肃王殿下现下还在原处?”

  “是【大魏宫廷】!”晏墨点点头说道:“肃王殿下已下令商水军继续建造营寨的【大魏宫廷】事宜……”

  听闻此言,徐殷略微一愣,随即看似惆怅地叹了口气,让人隐隐有种英雄迟暮的【大魏宫廷】错觉。

  “此战之后,徐某当亲赴殿下身前认罪。”

  说罢,他深吸一口气,转头望向孟山方向,眯着眼睛说道:“不过在此之前,先让徐某为肃王殿下扫除一些障碍,就算是【大魏宫廷】将功赎罪……”

  听闻此言,屈塍与晏墨对视一眼,抱拳齐声说道:“鄢陵军,愿听从徐大将军的【大魏宫廷】派遣!”

  然而出乎二人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只见徐殷眼角绽露几丝笑意,舔舔嘴唇说道:“两位将军切莫心急,徐某就是【大魏宫廷】因为立功心切,以至于双目被蒙蔽,两位要引以为戒。……先让徐某耍耍孟山上的【大魏宫廷】楚军,看看是【大魏宫廷】否真如殿下所料的【大魏宫廷】那般。”

  说罢,他唤来一名亲卫骑,下令道:“叫蔡擒虎的【大魏宫廷】西卫营撤下来!”

  “诶?”那名亲卫骑闻言大感吃惊,愕然问道:“大将军,这个时候叫蔡将军撤下来?”

  也难怪这名亲卫骑如此震惊,毕竟此刻孟山的【大魏宫廷】楚营连营门都已经被攻破,正是【大魏宫廷】趁胜追击的【大魏宫廷】时候,怎么反而要撤下一个营的【大魏宫廷】兵力呢?

  而见此,徐殷板着脸唬道:“还不速去?!”

  “是【大魏宫廷】!”

  见徐殷这么一说,那名亲卫骑连忙前去传令。

  而与此同时,在孟山山顶上,楚将斗廉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半山腰的【大魏宫廷】战况。

  别看他们孟山楚营的【大魏宫廷】营门已被魏军的【大魏宫廷】蔡擒虎所攻破,但是【大魏宫廷】斗廉毫不慌乱,因为他很清楚,他花了极大精力营建的【大魏宫廷】孟山楚营,绝不可能因为一道辕门被攻破而失陷。

  “魏军的【大魏宫廷】攻势越来越猛了,要不要动用藏兵洞内的【大魏宫廷】士卒?”

  在斗廉的【大魏宫廷】身边,有一名中年副将在旁建议道。

  听闻此言,斗廉目视着战况,徐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一千兵,莫要多……”

  刚说到这,忽然他皱眉了眉头,因为他惊愕地看到,半山腰的【大魏宫廷】魏军,居然有一半左右的【大魏宫廷】士卒退下了山。

  『怎么回事?』

  斗廉的【大魏宫廷】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见此,那名中年副将在旁小心翼翼地说道:“可能是【大魏宫廷】魏军见久攻不下,想撤下一支兵,换新来的【大魏宫廷】援军……”

  『新来的【大魏宫廷】援军么?』

  斗廉目视着山脚下那支飘扬着『鄢陵』旗号的【大魏宫廷】魏军,唤来一名亲卫,对他说道:“叫辕门附近的【大魏宫廷】将士们缓一缓反击,莫要将魏军惊走。”

  “是【大魏宫廷】!”那名亲卫会意,立马跑向半山腰附近的【大魏宫廷】那一道辕门。

  然而,事实出乎了斗廉的【大魏宫廷】意料,明明徐殷已得到了两万鄢陵军的【大魏宫廷】支援,可他并不着急全力进攻孟山,除了调动了近万兵力到侧翼支援中卫营的【大魏宫廷】邓澎,其余一万名左右的【大魏宫廷】鄢陵军,徐殷捏在手里,却是【大魏宫廷】怎么也不放出来。

  而更让斗廉感到心焦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番魏军仅仅只有鄢陵军赶来支援徐殷的【大魏宫廷】汾陉塞,那位肃王姬润以及那另外一支足足有两万人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似乎至今还停留在原地。

  『这都不上钩?』

  斗廉逐渐有些急躁,亦有些茫然无措。

  “将军,魏军大半的【大魏宫廷】兵力皆已山脚下,还要继续示弱么?”那位中年副将在旁小心翼翼地问道。

  只见斗廉下意识望眺望了一眼远方魏军原本准备扎营的【大魏宫廷】位置,几次抬手握拳,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垂了下去。

  “……继续示弱,吊住山下的【大魏宫廷】魏军。眼下若放弃,等于前功尽弃。”

  斗廉恨恨地咬牙说出了这番话,心中暗暗嘀咕:那个乳臭未干的【大魏宫廷】小子究竟在干嘛?看到他就看不到我孟山营岌岌可危了么?在这种情况下,他都不下令挥军总攻?

  而就在斗廉暗自咬牙切齿的【大魏宫廷】时候,他自然不会看到,徐殷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孟山,嘴角冷笑连连。

  『徐某撤下了蔡擒虎的【大魏宫廷】西卫营,单靠褚宣的【大魏宫廷】东卫营,居然还能够与山上的【大魏宫廷】楚军打地平分秋色,嘿,有意思……』(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圣墟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凡人修仙传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渊主宰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房贷计算器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都市奇门医圣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