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38章:夜战 3
  『ps:相熟的【大魏宫廷】小伙伴“白皮小火车”的【大魏宫廷】新书《我在三国打直播》已经上架入V啦,成绩很不错哦,爽点多多、质量保证,有兴趣的【大魏宫廷】书友不妨前去看看,顺手给个订支持一下。网W w√Wく.★8く1★zくWく.√C o M★在此多谢诸位书友。』

  ————以下正文————

  孟山楚营,是【大魏宫廷】一座以整座孟山为建设基础的【大魏宫廷】军营,在魏国抵达此地之前,楚军几乎将孟山山上的【大魏宫廷】林木砍伐了大半,用这些木料建造了这座仿佛要塞般的【大魏宫廷】军营。

  之所以用『仿佛要塞』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孟山楚营,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座军营的【大魏宫廷】占地极广,可以说,从孟山的【大魏宫廷】半山腰起,都被这座楚营囊括在内。

  若从鸟瞰角度观察这座楚营,就不难现,这座楚营的【大魏宫廷】营栅呈『回』字形状,楚将斗廉命令楚兵在军营中建造了一圈又一圈的【大魏宫廷】营栅,因此,倘若最外圈的【大魏宫廷】营们被攻陷,说实话并不能保证就能攻克这座楚营。

  正因为如此,今日白昼里,魏将徐殷起初令部将蔡擒虎、褚宣二人各自率领西卫营与东卫营强攻这座楚营,双方鏖战了大半个时辰,除了楚军“故意”拱手相让的【大魏宫廷】最外侧营栅的【大魏宫廷】营门外,其实并没有什么收获。

  毫不夸张地说,楚将斗廉将这座军营打造地固若金汤,论防御力度恐怕不亚于当年赵弘润在鄢水所修筑的【大魏宫廷】魏国鄢水大营,也难怪他有如此底气,用不惜将军营最外侧营栅的【大魏宫廷】门户拱手相让于魏军的【大魏宫廷】方式,在诱使魏将徐殷对这座军营展开猛攻。

  当然了,虽说孟山楚营防守森严,但也得区分所面对的【大魏宫廷】对象:对于一般的【大魏宫廷】军卒,孟山军营确实是【大魏宫廷】一座固若金汤的【大魏宫廷】堡垒,但对于某些擅长飞檐走壁的【大魏宫廷】隐贼众而言,所谓的【大魏宫廷】『防守森严』,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一句笑话而已。

  “嗖嗖嗖——”

  随着一阵轻微的【大魏宫廷】穿搜声响起,商水青鸦的【大魏宫廷】头目段沛带着百余名青鸦众潜到了孟山的【大魏宫廷】西北处,一直来到了半山腰山林的【大魏宫廷】尽头。

  突然,段沛停下了脚步,倚靠在一棵山木,面色冷峻地打量着不远处的【大魏宫廷】楚营营栅。

  而见此,跟在他身后的【大魏宫廷】百余名青鸦众,亦立即停下了脚步,各自躲藏起来。

  此刻段沛所身处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半山腰以下这片山林的【大魏宫廷】尽头,距离不远处的【大魏宫廷】楚军营寨大概有三四十丈的【大魏宫廷】距离——为了防止遭到偷袭,楚军在军营外开辟了一片大概几十丈左右的【大魏宫廷】空旷地。

  『这个距离,不大好办啊……』

  段沛目测了一下己方所处的【大魏宫廷】位置与那不远处的【大魏宫廷】楚营之间的【大魏宫廷】距离,眼眸中略微露出几许顾虑。

  据他所知,这座由楚军建造的【大魏宫廷】孟山楚营,它建造地很有意思,整个军营就只有一个出口,就建造在孟山的【大魏宫廷】东面方向,其余三面,皆是【大魏宫廷】高达两丈左右的【大魏宫廷】营栅,可以说是【大魏宫廷】一般军卒无法通行的【大魏宫廷】死路。

  但即便如此,楚将斗廉还是【大魏宫廷】在其余三面部署了兵力防守。

  比如眼下段沛所在的【大魏宫廷】这边,在他视野范围内,就有三座哨塔,每两座哨塔之间大概相距两百步左右,倘若楚营内到处都是【大魏宫廷】按照这种间距建造的【大魏宫廷】哨塔,那么别说是【大魏宫廷】针对一般军卒的【大魏宫廷】偷袭,哪怕是【大魏宫廷】对于青鸦众等人而言,都是【大魏宫廷】一个不小的【大魏宫廷】挑战。

  因为两百步的【大魏宫廷】间距,这可是【大魏宫廷】在弓箭以及强弩的【大魏宫廷】射击范围内,可以让每座哨塔相互庇护,因此,若段沛想要拿下这几座哨塔,就必须做到悄无声息,否则,别说会惊动营地内的【大魏宫廷】楚兵,甚至于,还会遭到其余哨塔上值守楚兵的【大魏宫廷】飞矢攻击。

  不过最让段沛感到头疼的【大魏宫廷】,却并非是【大魏宫廷】那些哨塔上的【大魏宫廷】值守楚兵,而是【大魏宫廷】在哨塔两侧,那些被高高架起的【大魏宫廷】火盆,火盆内熊熊燃烧的【大魏宫廷】烈焰,照亮了这附近一带,尽管光线并不能算是【大魏宫廷】很充足,但仍然可以看到营栅外的【大魏宫廷】人影。

  『这怎么办?』

  段沛眯着眼睛死死盯着正对面那座哨塔上端,目不转睛地看着上面那几名抱着武器的【大魏宫廷】楚兵,仔细地观察着他们。

  据他的【大魏宫廷】观察,这些哨塔,每座大概是【大魏宫廷】由一个伍的【大魏宫廷】士卒把守,两名手持盾牌的【大魏宫廷】刀盾兵,以及三名捧着手弩的【大魏宫廷】弩手。

  但是【大魏宫廷】,哨塔上却只够站立两到三人,因此,每隔一段时间,这五名楚兵都会换防,困乏的【大魏宫廷】士卒爬下哨塔,大概是【大魏宫廷】在营栅内歇息打盹,而歇息了一阵子的【大魏宫廷】同伴,则接替同泽的【大魏宫廷】防务。

  总得来说,就是【大魏宫廷】一座哨塔一个伍的【大魏宫廷】士卒把守,段沛观察了好一阵子,也未现有什么别的【大魏宫廷】花样。

  这让段沛心中暗道一声侥幸:毕竟在两到三双眼睛下潜进,总比在五双眼睛下潜近这座楚营要简单地多。

  可问题就在于,即便对面军营每座哨塔只有两三名楚兵把守,想要靠近,这仍然是【大魏宫廷】一桩挑战。

  但是【大魏宫廷】段沛心中却没有丝毫退缩畏惧,反而是【大魏宫廷】兴致高涨。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想当初他们几群隐贼众窝在阳夏那个小地方,除了彼此内斗外,何曾做过什么轰动的【大魏宫廷】大事?而如今,他们却要偷袭一座近万楚军把守的【大魏宫廷】军营。

  这简直……太他娘的【大魏宫廷】刺激了!

  当然,除了兴致使然,他们所效忠的【大魏宫廷】主君肃王弘润所给予的【大魏宫廷】报酬,亦是【大魏宫廷】刺激他们不惜豁出性命的【大魏宫廷】原因。

  尽管目前的【大魏宫廷】赏赐仍局限于财物,但段沛相信,迟早有一日,出身隐贼众的【大魏宫廷】他,以往做过不少龌蹉事的【大魏宫廷】他,亦有可能混一个贵勋,摇身一变成为平民们所羡慕的【大魏宫廷】贵族老爷。

  当然,要赶在阳夏黑鸦众的【大魏宫廷】前面。

  不得不说,非唯一,就意味着有竞争,就好比鄢陵军与商水军,作为肃王赵弘润麾下唯二的【大魏宫廷】隐贼众,商水青鸦与阳夏黑鸦尽管都是【大魏宫廷】为同一位主君效力,但仍然会出现彼此的【大魏宫廷】竞争。

  当然了,这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想要的【大魏宫廷】结果。

  『等!』

  段沛向身后的【大魏宫廷】青鸦众传达了一个『稍安勿躁』的【大魏宫廷】讯息,毕竟他出前,赵弘润曾叮嘱过他,他们这些青鸦众,是【大魏宫廷】此次作战的【大魏宫廷】关键。

  这一等,就是【大魏宫廷】足足一个时辰,段沛笔直地站在一棵树的【大魏宫廷】背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哨塔上的【大魏宫廷】楚兵,非但感觉腰酸背痛,就连眼睛都开始泛酸,甚至是【大魏宫廷】淌泪。

  但即便如此,包括段沛在内的【大魏宫廷】所有青鸦众,仍旧保持着最高的【大魏宫廷】注意力。

  忽然,楚营内响起了咚咚咚的【大魏宫廷】示警鼓声,这让段沛略微一愣。

  『暴露了?哦,不对……』

  略微一惊之后,段沛立马便猜到,这可能是【大魏宫廷】楚营召集营内士卒的【大魏宫廷】鼓声,毕竟此时此刻,把守这座军营的【大魏宫廷】楚将斗廉,正率领麾下楚军下山与汾陉军展开鏖战,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打地眼红上火,因此命人来军营调动剩余兵力。

  还别说,事情真相还真被段沛给猜到了,楚将斗廉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从军营抽调了兵力。

  而这桩事最直接的【大魏宫廷】体现就是【大魏宫廷】,段沛这边的【大魏宫廷】哨塔上的【大魏宫廷】楚军守卫,仿佛是【大魏宫廷】被抽掉了一半,使得原本间距两百步左右的【大魏宫廷】哨塔,其中有一座空置了出来。

  见此,段沛脸上闪过浓浓狂喜之色。

  因为这意味着在相等范围内,他们只要提防一座哨塔就行了,难度比起刚才何止下降了一半。

  『准备行动!』

  段沛向身后的【大魏宫廷】青鸦众传达了讯息。

  片刻后,段沛挑了一个光线相对比较昏暗的【大魏宫廷】位置,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向楚营营栅靠近。

  三四十丈的【大魏宫廷】距离,不远也不近,一路上段沛的【大魏宫廷】心仿佛敲鼓般,咚咚作响。

  不过事实证明,他潜伏的【大魏宫廷】本事还是【大魏宫廷】十分过硬的【大魏宫廷】,跑动迅且期间并未出什么声音,以至于当他背贴着营栅暗自平复心情时,他身背后,在那营栅内部的【大魏宫廷】哨塔上,那两名居高临下的【大魏宫廷】楚兵,根本没有现他的【大魏宫廷】到来。

  甚至于,那两名楚兵居然还在闲聊,大概是【大魏宫廷】在闲聊此刻山下的【大魏宫廷】夜战。

  『聊吧,聊吧,再过一下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段沛暗自冷哼一声,随即朝着对面的【大魏宫廷】林子招了招手。

  片刻后,又有一名青鸦众悄无声息地迅来到他身边,随即此人双膝微屈,双手合在一处,做了一个准备上抬的【大魏宫廷】架势。

  而见此,段沛脚踩他这名同伴的【大魏宫廷】手上,借力翻上了营栅,整个人趴在上面,将手垂了下来。

  此时,就见那名同伴拉住他的【大魏宫廷】手借了力,另一只手亦顺利地攀上了营栅。

  随即,二人迅翻入营寨内。

  他们很小心,因为就在不远处,有三名楚兵正抱持着兵器坐在那里,也不知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在打盹。

  段沛与那名青鸦众对视一眼,从腰后取出匕,小心翼翼地潜伏过去,一手捂住一名楚兵的【大魏宫廷】口鼻,随即割喉、扎心,叫那两名楚兵连临死前的【大魏宫廷】呼喊都叫不出来,便下意识地睁大着眼睛,茫然无知地步向了死亡。

  甚至于,那两名楚兵身边的【大魏宫廷】同伴,甚至于根本没有察觉到此事。

  片刻之后,段沛解决掉了那第三名楚兵,随即指了指上方的【大魏宫廷】哨塔。

  那名青鸦众会意,随后,段沛与他迅翻身上了哨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与方才相似的【大魏宫廷】手法,各自暗杀了一名楚兵。

  『哼,警惕心不过如此嘛,真是【大魏宫廷】白担心了……』

  甩了甩匕上的【大魏宫廷】鲜血,段沛有些无语地看着脚边的【大魏宫廷】尸体。

  不得不说,他这样的【大魏宫廷】评价显然有失偏颇了,毕竟楚军上下又怎么晓得,魏军中还有青鸦众这支刺客随军行动呢?

  片刻之后,百余名青鸦众6续翻过了营栅。

  但见段沛做了一个『散开』的【大魏宫廷】手势,百余名青鸦众当即四下分散,前往猎杀他们附近的【大魏宫廷】值守楚兵。

  一时间,这附近的【大魏宫廷】楚军哨卫不知被暗杀掉多少。

  而在杀掉了这附近的【大魏宫廷】楚军侯,段沛等人将这些楚兵尸体上的【大魏宫廷】甲胄剥了下来,自己穿上,随即,一群人在营中放火,点燃这附近可以点燃的【大魏宫廷】一切东西。

  孟山楚营,后方失火。(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圣墟  正道潜龙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房贷计算器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笔趣阁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