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42章:后计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

  此刻的【大魏宫廷】孟山守将斗廉,仿佛是【大魏宫廷】千万头牛在心中飞奔而过,让他的【大魏宫廷】内心分外凌乱。

  他原以为魏军是【大魏宫廷】『调虎离山』,先利用魏将徐殷佯攻南门觉、南门怀二人的【大魏宫廷】事将他斗廉引诱下山,好使魏国的【大魏宫廷】商水军有机会袭击他的【大魏宫廷】孟山军营。

  没想到真相恰恰相反,魏国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在孟山军营只不过是【大魏宫廷】虚晃一枪,目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将他斗廉骗回孟山,好方便商水军联合另外两支魏军,围杀南门觉、南门怀二人的【大魏宫廷】四万相城楚军。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并非『调虎离山』,而是【大魏宫廷】『声东击西』!

  想到这里,心情万分焦虑的【大魏宫廷】斗廉当即急声呼道张继,随我带兵下山,援护南门军!”

  “是【大魏宫廷】!”副将张继抱拳应道。

  然而,让斗廉倍感绝望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山下的【大魏宫廷】厮杀声,已然减弱了不少,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已经没救了?

  『不!应该还赶得及!』

  斗廉咬咬牙,暗自说道。

  只可惜,就在他企图加入山下的【大魏宫廷】混战时,必经之路上,出现了一支驻守的【大魏宫廷】魏军。

  只见这支魏军路上点燃了一堆又一堆的【大魏宫廷】篝火,围绕着篝火驻守着,挡住了斗廉前进的【大魏宫廷】脚步。

  这支魏军人数并不多,据斗廉目测估计大概只有一两千人,可就当斗廉准备强行凿穿这支魏军的【大魏宫廷】封锁,前往救援南门觉、南门怀那两时,他忽然听到身背后孟山上,居然又传来了吵杂的【大魏宫廷】声音。

  原来,负责佯攻孟山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副将翟璜并非走远,他见斗廉再次带兵下山,心中牢记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叮嘱,遂再一次攻打孟山,逼斗廉回孟山军营。

  虽说是【大魏宫廷】佯攻,但倘若斗廉不回军营的【大魏宫廷】话,翟璜必定会变佯攻为猛攻,毕竟他手底下有三支千人队,况且还有段沛所带领的【大魏宫廷】百余名青鸦众协助,在斗廉调走了军营内大部分兵力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未必无法攻克这座孟山楚营。

  而翟璜的【大魏宫廷】这个举动,无疑让斗廉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大魏宫廷】境地:若是【大魏宫廷】回营,则无法救援南门觉、南门怀那四万相城楚;可若是【大魏宫廷】不顾孟山的【大魏宫廷】安危,保不定这座军营就会落入魏军的【大魏宫廷】手中。

  “啊!”

  斗廉气地几近要抓狂了。

  他也想不通,明明是【大魏宫廷】他在设计魏军,准备将三支魏军围杀在此地,结果却反了呢?

  “哎!”

  在权衡了一下利害后,斗廉无奈地只能选择返回孟山军营。

  毕竟相比较而言,孟山军营这个据点,远要比南门觉、南门怀两的【大魏宫廷】那四万相城楚军重要地多。

  道理很简单,因为商水军既然在这附近,那就意味着魏军失去了一切粮草、辎重,换而言之,军中仅有士卒们随身携带的【大魏宫廷】干粮,因此,只要这场战事拖上几日,斗廉未必没有机会扳回劣势。

  但若是【大魏宫廷】让魏军攻克了孟山军营,那就真的【大魏宫廷】全完了。

  因为孟山军营内,有早前斗廉为了防备魏军围困山营而准备的【大魏宫廷】大量粮草,且营栅、兵帐等扎营必需品一应俱全,若是【大魏宫廷】这些都落在魏军手中,无疑会让不利的【大魏宫廷】战况变得更加不利。

  于是【大魏宫廷】,斗廉很果断地原路返回。

  不过话说,其实这会儿就算斗廉带着兵马前往援护南门觉、南门怀二人,也已无法挽回楚军全线溃败的【大魏宫廷】劣势。

  因为在汾陉军、鄢陵军、商水军这三支魏军的【大魏宫廷】三面夹击下,这四万相城楚军首尾难顾、腹背受敌,阵型几度被魏军杀穿。

  待等魏军喊出『降者不杀』这个口号时,就意味着这场战事已然以魏军的【大魏宫廷】胜利而告终。

  这就是【大魏宫廷】夜战最典型的【大魏宫廷】特征:由于视野的【大魏宫廷】限制,一旦局部溃败,就会导致全军溃败,几乎没有可能再挽回劣势。

  因此但凡两军展开夜战,要么大胜、要么大败,很少会出现平局,也几乎不可能扭转劣势。

  正因为如此,除非像赵弘润此番设计的【大魏宫廷】这样三面夹击敌军,否则,一般而言带兵的【大魏宫廷】将领是【大魏宫廷】拒绝夜战的【大魏宫廷】,因为夜战最难掌控局面。

  “降者不杀!”

  面对着已无斗志的【大魏宫廷】楚军,三支魏军摆出一字阵,包围,开始了收尾工作。

  而见此,楚军士卒纷纷丢下了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器,按照魏军士卒所喊的【大魏宫廷】那样,一个个双手抱头,坐在地上,满脸惶恐不安之色。

  瞧见这一幕,南门觉与南门怀便知大势已去,也无暇再稳定军心、鼓舞士气,当即带着身边的【大魏宫廷】亲卫强行突围,企图逃回相城。

  只可惜,魏军早有准备,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强行突围了几次,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能成功突围,只能与身边的【大魏宫廷】亲卫们,还有这附近的【大魏宫廷】寥寥相城楚军,做困兽之斗。

  而这时,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大将伍忌在鄢陵军西卫营营将蔡擒虎的【大魏宫廷】协助下,率领大军一路杀到了战场的【大魏宫廷】东南侧。

  这里是【大魏宫廷】鄢陵军负责的【大魏宫廷】位置,作为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屈塍跨坐在马上,指挥着这边的【大魏宫廷】战事,围杀那些仍不死心的【大魏宫廷】楚军。

  “将军,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伍忌来了。”

  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屈塍身后有一名亲卫低声说了一句。

  『……』

  屈塍转头瞧了一眼,果然看到伍忌与一名模样粗犷的【大魏宫廷】魏将一齐策马而来,脸上闪过几丝疑惑。

  那位模样粗犷的【大魏宫廷】魏将屈塍认识,正是【大魏宫廷】汾陉军的【大魏宫廷】西卫营营将蔡擒虎,是【大魏宫廷】汾陉军大将军徐殷的【大魏宫廷】心腹爱将,今日白昼里屈塍与对方还打过招呼。

  而就在屈塍心中纳闷这两人会在一起时,伍忌与蔡擒虎已驾驭着坐骑来到了他身旁。

  “屈(塍)将军!”

  伍忌抱抱拳打着招呼道。

  同时,蔡擒虎亦与屈塍打了声招呼。

  “伍(忌)将军,蔡(擒虎)将军。”屈塍亦抱拳还礼,随即好奇问道两位此来,莫非有要事?”

  蔡擒虎耸了耸肩,表示没啥要事,倒是【大魏宫廷】伍忌笑着解惑道为南门觉、南门怀二人而来。”

  屈塍疑惑地瞧了一眼伍忌,随即心中恍然,问道莫非(肃王)殿下还有何嘱咐?”

  “正是【大魏宫廷】!”伍忌笑了笑,随即指了指相城的【大魏宫廷】方向,对屈塍说道殿下有令,将南门觉、南门怀二人的【大魏宫廷】残部放走,放他们回相城……鄢陵军可在后掩杀。”

  听闻此言,屈塍微微皱了皱眉,随即眼眸中闪过几丝讶色。

  『那位殿下的【大魏宫廷】心好大啊,一口气吞了南门觉、南门怀四万相城楚军还不够,还想着顺势拿下相城?』

  屈塍终归是【大魏宫廷】屈塍,思忖了一下便猜到了赵弘润这道将令的【大魏宫廷】用意,心下暗暗咋舌。

  他想了想,说道既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将令,屈某岂有不从之理?不过,凭此恐怕难以顺势攻克相城。”

  论城府心机,十个伍忌也不及屈塍,于是【大魏宫廷】在听闻此言后,伍忌笑着解释道屈将军放心,我商水军有三支精锐千人队曾袭向龙脊山,伺机在龙脊山上放火。……这三支千人队,已然潜到相城东侧,若是【大魏宫廷】鄢陵军能够吸引相城内守军的【大魏宫廷】注意,使他们将兵力部署在西门或北门,末将麾下那三支千人队,便有机会杀入城内……”

  『三支千人队?莫非是【大魏宫廷】项离、冉滕、张鸣那三支?』

  屈塍眨巴着眼睛,心中暗想道。

  毕竟彼此是【大魏宫廷】竞争关系,屈塍当然清楚商水军中唯项离、冉滕、张鸣那三支千人队最为精锐,其队伍中的【大魏宫廷】士卒,个个都是【大魏宫廷】几经考验的【大魏宫廷】悍卒。

  “好!”屈塍点点头,附耳对身边一名亲卫低语了几句,随即对后者言道传告晏(墨)副将,令他放过南门觉、南门怀二人,顺势取相城!”

  “是【大魏宫廷】!”

  亲卫抱拳领命而去。

  不多时,这道将领传到了晏墨的【大魏宫廷】耳中,他一边暗暗惊诧于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计略,一边果然命令麾下士卒放水,使得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终于突破重围,带着寥寥千余的【大魏宫廷】残兵,死命逃向相城。

  而见此,晏墨则按照计划,一路追赶掩杀。

  相城,实际上这座城池才是【大魏宫廷】真正阻拦魏军的【大魏宫廷】第一颗钉子,与这座坚城相比,孟山楚营就不算了。

  当然了,前提是【大魏宫廷】南门觉与南门怀此番各自所率领的【大魏宫廷】那两万相城楚军尚在城内。

  而眼下,在失去了那四万楚军的【大魏宫廷】情况下,相城内只剩下寥寥一、两万士卒。

  不过话说,即便相城城内只剩下一两万士卒,在楚军有防备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即便魏军强攻城池,恐怕也要付出沉重的【大魏宫廷】代价才能攻克这座城池。

  因此,赵弘润选择了巧取。

  此刻已是【大魏宫廷】丑时前后,被魏军故意放过的【大魏宫廷】南门觉与南门怀两名楚将,带着千余残部惶惶逃到相城。

  可是【大魏宫廷】相城城墙闻讯惊起的【大魏宫廷】楚军们却根本不敢开城门,因为南门觉与南门怀的【大魏宫廷】身后,跟着人数不知究竟有多少的【大魏宫廷】魏军。

  没过多久,相城守将南门迟亲自来到了北城门,他是【大魏宫廷】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的【大魏宫廷】族兄。

  不得不说,当南门迟看到城下那两位狼狈逃回的【大魏宫廷】族弟时,他惊地目瞪口呆。

  “族兄,救我!”

  “族兄,救救我等!”

  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在城下苦苦哀求。

  面对着两位族弟的【大魏宫廷】苦苦哀求,城楼上的【大魏宫廷】南门迟咬紧了牙关。

  他岂是【大魏宫廷】不想开城门救的【大魏宫廷】两位族弟?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此时开城门放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入内,岂不是【大魏宫廷】连带着魏军也放了进来?

  而与此同时,在相城的【大魏宫廷】东城门。

  在相城内的【大魏宫廷】楚军皆被北城门外的【大魏宫廷】魏军所吸引注意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有数十个黑影迅速攀上了相城的【大魏宫廷】东城墙……(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圣墟  笔趣阁  白袍总管  大魏宫廷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  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