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43章:抢功
  南门氏,乃楚国有头有脸的【大魏宫廷】大氏族,虽然并非王公地位,但不可否认也是【大魏宫廷】传承悠久的【大魏宫廷】大贵族。

  据说,楚国刚立国时,这支氏族就居住在当时楚王都的【大魏宫廷】南门附近,因此冠名『南门氏』。

  同理,东门氏、北门氏、西门氏,这三个稀奇古怪的【大魏宫廷】姓氏出现的【大魏宫廷】原因亦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

  正因为是【大魏宫廷】大贵族,因此相城守将南门迟尽管万分想要救下城下的【大魏宫廷】南门觉与南门怀两,却也不敢这么做。

  毕竟万一他为了搭救两位族弟而搭上了相城,楚王肯定饶不了他南门氏。

  因此,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位族弟被杀。

  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军的【大魏宫廷】率军将领在制服了城下的【大魏宫廷】楚军残部后,并非赶尽杀绝,居然驾驭着战马走了出来。

  “南门觉、南门怀,事到如今,两位还不投降么?”  『……』

  南门觉与南门怀咬牙切齿地看着那名魏将。

  确切地说,那是【大魏宫廷】一名他们楚国出身的【大魏宫廷】魏将,原暘城君熊拓麾下三千人将,晏墨!

  “晏墨,你背国投敌,不得好死!”南门觉破口骂道。

  听闻此言,晏墨莞尔一笑,随即摇摇头,很有深度地说道我背弃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熊氏一族,我并没有背弃我的【大魏宫廷】同胞!”

  南门觉闻言冷笑道你投靠魏国,杀害了许多楚人,这还叫没有背弃你的【大魏宫廷】同胞?”

  听了这话,晏墨脸上顿时露出严肃地神色,沉声说道战场上,无论是【大魏宫廷】魏人还是【大魏宫廷】楚人,皆是【大魏宫廷】为各自心中的【大魏宫廷】信念而战,为了信念献出生命的【大魏宫廷】战士,是【大魏宫廷】值得尊敬的【大魏宫廷】,晏某虽然杀害了他们,但却敬重他们的【大魏宫廷】信念。”

  听着此番大义凛然的【大魏宫廷】话,南门觉顿时语塞。

  毕竟这就是【大魏宫廷】个仁义高于生命的【大魏宫廷】年代,晏墨说战死的【大魏宫廷】楚军是【大魏宫廷】『求仁得仁』,并且他们的【大魏宫廷】死是【大魏宫廷】『大义』所归,南门觉无法做出反驳。

  事实上,就连城下方才那些早前还对晏墨等鄢陵军将士咬牙切齿的【大魏宫廷】楚军,此刻亦逐渐退却了眼中的【大魏宫廷】恨意,仿佛彼此成了『能够相互理解的【大魏宫廷】战士』。

  这是【大魏宫廷】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年代。

  而此时,晏墨环视了一眼城下的【大魏宫廷】楚军,高声喊道不错,我晏墨亦是【大魏宫廷】楚人,然如今投奔于魏国。但这并不意味我背弃了我的【大魏宫廷】同胞。……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尝言道,国家,即人民,子民,才是【大魏宫廷】国家之重。……为何魏国的【大魏宫廷】朝廷,对于子民的【大魏宫廷】税收仅有『什二』,而我楚国却高达六成?为何魏国的【大魏宫廷】朝廷,他们将税收的【大魏宫廷】绝大多数用于军费以及水利、开垦,而我楚国,熊氏一族却拿着这些税收荒淫无度?……背弃楚国的【大魏宫廷】,并非我晏墨,而是【大魏宫廷】熊氏一族,他们是【大魏宫廷】蛀虫,将偌大的【大魏宫廷】楚国啃食地千疮百孔……”

  “放……放肆!”南门怀惊恐地叫喊了一句。

  但是【大魏宫廷】四周,却诡异地没有人呼应他们,甚至于,就连南门怀在呵斥晏墨时,都隐隐有种莫名的【大魏宫廷】心虚。

  而此时,晏墨再次环视了一眼附近的【大魏宫廷】楚兵,沉声说道晏某只是【大魏宫廷】一介小人物,无法挽救整个楚国,我所能做的【大魏宫廷】,唯有挽救我的【大魏宫廷】同胞……”说到这里,他朝着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伸出手来,正色说道我,同与我一样投奔魏国的【大魏宫廷】同胞,已在魏国的【大魏宫廷】颍水郡居住下来,在那里,我与我那些同胞们有的【大魏宫廷】屋子,有的【大魏宫廷】田地,每年只需向魏国的【大魏宫廷】朝廷上缴微不足道的【大魏宫廷】税收。在那人,我们楚人拥有与魏人一样的【大魏宫廷】地位,受到魏国的【大魏宫廷】庇护。……这才是【大魏宫廷】国家!……诸位,我堂堂大楚落到如今这种局面,岂非是【大魏宫廷】熊氏一族所致?难道诸位还要为那个吸取同胞人血的【大魏宫廷】氏族效忠么?”

  此后,晏墨列举了鄢陵军将士与商水军将士在楚国与在魏国时分别受到的【大魏宫廷】待遇,又列举了魏国种种宽松的【大魏宫廷】对民政策,以至于就连南门觉、南门怀二人身边这批意志最坚定的【大魏宫廷】楚兵,亦陆续地放下了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器。

  或许这些楚兵都开始在考虑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是【大魏宫廷】在为楚国流血,还是【大魏宫廷】在为熊氏一族流血?若是【大魏宫廷】前者,义无反顾,可若是【大魏宫廷】后者,那么,为何要为一个榨取同胞血汗的【大魏宫廷】氏族流血?

  “当啷。”

  一名楚兵丢下了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器。

  随即,这附近的【大魏宫廷】楚兵亦纷纷丢弃了兵器。

  连带着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眼神亦呈现几分闪烁。

  毕竟晏墨在方才的【大魏宫廷】话中已暗示了他们,只要他们投奔魏国,魏国可以保证他们仍可以享有贵族地位,就像鄢陵城的【大魏宫廷】那些楚人贵族一样。

  既然如此,何必一定要为了熊氏一族殉死呢?

  毕竟人死了,那就一切都完了。

  不过话虽如此,南门觉与南门怀二人也并非开口乞降,因为相城城楼上还有他们的【大魏宫廷】族兄南门迟。

  于是【大魏宫廷】,他们看着晏墨不。

  幸亏晏墨亦是【大魏宫廷】心思缜密之人,瞧见这二人的【大魏宫廷】态度,便猜到这二人心中有所顾忌,遂下意识地望向城墙上的【大魏宫廷】南门迟,笑着说道城上的【大魏宫廷】南门将军,晏某这话,也是【大魏宫廷】对你讲的【大魏宫廷】。……何不打开城门,归顺我军呢?”

  城楼上,南门迟皱眉看着晏墨,并非。

  不可否认,晏墨的【大魏宫廷】话,等同于给他留了一条道路,一旦战况不妙,仍可以投靠魏国。

  这看似是【大魏宫廷】一件不错的【大魏宫廷】事,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人在有退路的【大魏宫廷】时候,他还会拼命么?

  不得不说,晏墨不动声色地便打消了这附近楚兵们的【大魏宫廷】死志,瓦解了他们拼命的【大魏宫廷】念头。

  当然了,单单如此,并不能说服南门迟投奔魏军。

  不过晏墨一点也不着急,因为他早已听屈塍派人转告于他,他鄢陵军此番追击南门觉、南门怀二人顺势攻打相城,不过是【大魏宫廷】起个佯攻作用而已,真正的【大魏宫廷】杀招,还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大魏宫廷】项离、张鸣、冉滕那三支千人队。

  而晏墨所要做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借商水军的【大魏宫廷】项离、张鸣、冉滕对相城发动夜袭的【大魏宫廷】这件事,说服相城的【大魏宫廷】守将倒戈,这样一来,功勋自然是【大魏宫廷】归于鄢陵军。

  这不,相城的【大魏宫廷】东城门,已经传来了隐约的【大魏宫廷】厮杀声。

  见此,相城守将南门迟面色大变。

  可就在他正欲有所行动的【大魏宫廷】时候,城下的【大魏宫廷】晏墨笑着说道城上的【大魏宫廷】南门将军,不必惊讶,晏某早就说过,这座相城,无法阻挡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脚步,在你将城内重兵部署到北城门的【大魏宫廷】这会儿,我军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已悄然攻破了东城门,杀入城内……唔,算算时辰,晏某这边也该发动攻击了。……那么,究竟是【大魏宫廷】您主动打开城门,亦投诚的【大魏宫廷】身份与我去见面那位肃王殿下,还是【大魏宫廷】亦战败被擒的【大魏宫廷】战俘身份,去见那位肃王殿下呢?”

  听闻此言,城楼上的【大魏宫廷】南门迟面色变幻连连,他紧忙来到城墙的【大魏宫廷】内侧,眺望东城门方向。

  果不其然,只见东城门方向人声嘈杂,更隐约有几处火起。

  若在平日,南门迟势必是【大魏宫廷】立即派兵前往支援,拼死守住这座城池。

  可是【大魏宫廷】听了晏墨那一番话,他却不由地犹豫起来。

  “相城……守得住么?”南门迟低声询问着身边的【大魏宫廷】心腹副将。

  只见副将眼中闪过几丝为难之色,压低声音说道觉将军与怀将军的【大魏宫廷】四万兵看样子是【大魏宫廷】全军覆没了,单凭城内一两万士卒,倘若魏军尚未杀入城中,倒是【大魏宫廷】能守一段时日,可如今魏军已杀入城内……不好守。”顿了顿,他更小声地说道为今之计,只有两条路。烧却城内的【大魏宫廷】存粮,向浍河撤退,在那里重组阵势……”

  明明说是【大魏宫廷】两条退路,但这位副将却只说了一条。

  而南门迟却已听懂了这名副将的【大魏宫廷】意思,不由地沉思起来。

  在他看来,魏军已杀入了城内,这座相城不见得能够保住,那么就像那晏墨所说的【大魏宫廷】,究竟是【大魏宫廷】以投诚将领的【大魏宫廷】身份去见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还是【大魏宫廷】亦战败被擒的【大魏宫廷】战俘身份去见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为好呢?

  当然是【大魏宫廷】前者!

  想到这里,南门迟转身走向城墙的【大魏宫廷】外侧,冲着晏墨喊道晏将军,您的【大魏宫廷】话能够作数么?”

  晏墨闻言脸上露出几许笑容,信誓旦旦地说道晏某不才,眼下担任着两万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副将一职……”

  『一个楚人,居然能在魏国担任两万军的【大魏宫廷】副将?』

  南门迟眼中闪过一丝讶色,随即,他抱持着谨慎的【大魏宫廷】想法,问道你鄢陵军的【大魏宫廷】主将是【大魏宫廷】何人?”

  “乃屈塍、屈将军!”

  『屈?屈氏?』

  南门迟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毕竟屈在楚国那可是【大魏宫廷】仅次于熊氏的【大魏宫廷】尊贵姓氏。

  想到这里,南门迟挥了挥手,沉声说道开城门!”

  片刻后,相城北城门缓缓开启,晏墨微微一笑,翻身下马,拉着南门觉与南门怀,在二人受宠若惊般的【大魏宫廷】眼神中,一同迈步走入城门。

  旋即,鄢陵军兵不血刃地入了城。

  没过多久,当南门迟那『全军投降』的【大魏宫廷】将令传遍于城内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项离、冉滕、张鸣那三位千人将惊愕地,城内不时何时已被鄢陵军控制了局面。

  城内那近两万楚国正军,居然都在南门迟的【大魏宫廷】命令下,向鄢陵军投降了。

  『这……情况?』

  三位商水军千人将面面相觑。

  然而没过多久,他们便碰到了一位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千人将,后者很淡然地告诉他们,相城已经是【大魏宫廷】他们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囊中物,商水军?爱去哪去哪。

  “他娘的【大魏宫廷】!”

  千人将张鸣气地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刃狠狠摔在地上。

  在他身旁,项离与冉滕两位千人将的【大魏宫廷】面色也不是【大魏宫廷】很好看。

  原因无他,鄢陵军巧妙地夺走了本该是【大魏宫廷】属于他们商水军的【大魏宫廷】战功。

  而且是【大魏宫廷】『克一城』的【大魏宫廷】战功!(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开天录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正道潜龙  都市奇门医圣  白袍总管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大魏宫廷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贞观帝师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