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49章:南门氏投魏

第649章:南门氏投魏

  八月八日傍晚,齐王吕僖亲笔所写的【大魏宫廷】回信,亦或是【大魏宫廷】表彰功勋的【大魏宫廷】信件,亦送至了赵弘润所在的【大魏宫廷】相城,送到了后者手中。

  内容没啥好说的【大魏宫廷】,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表彰了魏军在攻克相城时期的【大魏宫廷】勇武,且应允吸引符离塞楚军注意的【大魏宫廷】事,都是【大魏宫廷】些很书面、很官腔的【大魏宫廷】说辞,没啥意思。

  反而是【大魏宫廷】顺便受到了六王兄姬昭的【大魏宫廷】书信,这里面的【大魏宫廷】内容才让赵弘润感觉有些意思。

  姬昭在信中感谢了他这个弟弟,说若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争气、及时将捷报送到了齐王那边,恐怕这次作为兄长的【大魏宫廷】他姬昭,真要被齐国的【大魏宫廷】右相田広挤兑地无言以对了。

  “看来睿王殿下在齐国也并非过得全然顺心……”

  宗卫长卫骄亦在旁看到了心中的【大魏宫廷】文字,忍不住感慨道。

  『睿王……么?』

  赵弘润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而就在此时,屋外的【大魏宫廷】肃王卫前来禀报:“殿下,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屈(塍)将军与晏(墨)副将求见。”

  “请他们进来。”

  赵弘润随口说道。

  片刻之后,屈塍与晏墨二人便联袂来到了屋内,双双抱拳行礼。

  “收编的【大魏宫廷】情况如何了?”随口问了一句,赵弘润随手将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塞到晏墨手中,对他说道:“留着,做个纪念。”

  屈塍有些困惑地瞧了一眼晏墨手中的【大魏宫廷】书信,随即抱拳禀道:“回禀殿下,收编的【大魏宫廷】事宜已大致完成,眼下我鄢陵军刨除伤亡,已有三万八千余人。”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旋即提醒道:“大义的【大魏宫廷】灌输,莫要落下,要让每一名军中士卒了解,我军并非是【大魏宫廷】『攻打』楚国,而是【大魏宫廷】『解放楚国的【大魏宫廷】子民』,魏楚两国并非敌人。”

  “末将明白!”屈塍神色严肃地说道。

  而此时,晏墨已经看了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书信,也猜到眼前这位肃王殿下这是【大魏宫廷】为了表彰他晏墨在巧取相城这件事上的【大魏宫廷】功勋,因此将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送给他留作纪念。

  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件足以当做传家宝的【大魏宫廷】宝贝,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他晏墨是【大魏宫廷】楚人出身,留着楚人最痛恨的【大魏宫廷】宿敌、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书信,这叫什么事?

  可若叫他事后毁掉吧,他又有些舍不得,毕竟普天之下,能有几个楚人,有机会收藏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

  于是【大魏宫廷】在纠结了一阵子后,晏墨还是【大魏宫廷】决定将它作为传家宝,毕竟齐王吕僖在信中高度赞扬了魏军攻克相城的【大魏宫廷】功勋,而相城就是【大魏宫廷】他晏墨拿下来的【大魏宫廷】,虽然信中并未提及他晏墨的【大魏宫廷】名字,但也足以让晏墨日后老了,向子孙后代吹嘘当年的【大魏宫廷】赫赫功勋。

  虽然『一名投奔魏国的【大魏宫廷】楚人帮助齐国打下了楚国的【大魏宫廷】城池』这件事,怎么听都感觉十分违和。

  心情纠结地将书信贴身收好之后,晏墨抱了抱拳,说道:“殿下,攻打『铚』县,希望殿下能让我鄢陵军担任先锋。”

  『你这是【大魏宫廷】跟商水军抢功抢上瘾了?』

  赵弘润瞥了一眼晏墨,不过心中倒能理解晏墨的【大魏宫廷】急切,毕竟他前两日才刚刚告诉后者,只要后者能再建立一些功勋,魏国朝廷那边就会为了表彰他的【大魏宫廷】功勋而授予其贵勋地位。

  如此,倒也不奇怪晏墨为何如此上心。

  想了想,赵弘润正色说道:“这事先不急,你给本王将南门怀叫来,本王要问一问『铚县』的【大魏宫廷】情况。”

  听赵弘润这么说,晏墨也没有办法,遂转口问道:“殿下,不知齐国的【大魏宫廷】粮草、辎重,何时运至?”

  事实上,南门迟为了显示自己投诚于魏军的【大魏宫廷】诚意,并没有毁掉相城内的【大魏宫廷】粮草,不夸张地说,相城内的【大魏宫廷】粮草,足以支撑眼下近十万魏军两个月之久。

  不过话说回来,两个月左右的【大魏宫廷】粮草,并不足以让赵弘润以及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放心地向南进兵,毕竟历代这种战事,一场仗打上几个月那是【大魏宫廷】常有的【大魏宫廷】事。

  因此,晏墨才有这么一问。

  听闻此言,赵弘润点头说道:“齐王已经应允,再次派人给我军补充辎重粮草……说起这事,南门迟回来了没有?”

  赵弘润口中的【大魏宫廷】南门迟,昨日已乔装离城,在几名青鸦众的【大魏宫廷】保护、亦或是【大魏宫廷】监视下,前往接触他的【大魏宫廷】亲弟弟南门阳,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想办法将南门阳手底下那五万龙脊山楚军也拉到魏军的【大魏宫廷】阵营中。

  不过,龙脊山的【大魏宫廷】楚兵,并非全然听命于南门阳,因此想要运作此事,还是【大魏宫廷】有些难度的【大魏宫廷】。

  “还未。”晏墨摇头回答道。

  赵弘润点点头,说道:“先等南门迟回来。对了,孟山的【大魏宫廷】楚将斗廉……怎么样了?”

  听闻此言,屈塍抱拳说道:“据斥候回报,斗廉闭营不出,正在修缮军营,看样子是【大魏宫廷】打算死守孟山了。”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问道:“可曾派人前往说降?”

  “派了一名南门迟麾下的【大魏宫廷】三千人将,且还是【大魏宫廷】以往与斗廉关系不错的【大魏宫廷】,可是【大魏宫廷】……”屈塍脸上露出几许郁闷之色,怏怏不乐地说道:“没有按期回来。”

  『就是【大魏宫廷】说,要么被抓了,要么被砍了咯?』

  轻哼一声,赵弘润淡淡说道:“有骨气。哼,不过,相城都已落入我军手中,他斗廉占着一个小小的【大魏宫廷】孟山,还妄想挽回局面?”

  听闻此言,屈塍抱拳说道:“殿下,要不要我鄢陵军先替殿下拔了这个钉子?”

  “……”赵弘润闻言沉思了片刻。

  作为一个中度的【大魏宫廷】强迫症患者,赵弘润做事素来是【大魏宫廷】讲究尽善尽美,自然不会喜欢身边留着斗廉这个敌对势力。

  好比是【大魏宫廷】游戏中地图,一片已被己方攻陷的【大魏宫廷】绿色中出现一个赤红的【大魏宫廷】红点,怎么看怎么别扭,恨不得马上就拔除了这个据点。

  但理智却反复告诫赵弘润,孟山楚营固若金汤,攻打不易,若是【大魏宫廷】强行攻打,虽说最终势必能够攻克,但却会付出巨大的【大魏宫廷】损失,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会延误魏军攻取『铚』、『蕲』两地,与南门氏一族里应外合,与齐王吕僖亲率的【大魏宫廷】齐鲁联军前后夹击符离塞的【大魏宫廷】时间。

  总而言之,就是【大魏宫廷】得失不成正比。

  “无妨,留着吧,到时候本王会在相城留下些兵马。……后路被断,谅那斗廉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是【大魏宫廷】!”

  几人又聊了一阵,随即,屈塍与晏墨便告辞离去。

  不多时,南门怀便在听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召见后前来,赵弘润询问了他一些有关于『铚』县的【大魏宫廷】情况。

  而与此同时,新降魏的【大魏宫廷】原相城守将南门迟,已在青鸦众的【大魏宫廷】协助下,找到了他弟弟南门阳大军驻扎的【大魏宫廷】地方。

  他以『南门氏族人』的【大魏宫廷】身份作为幌子,顺利见到了弟弟南门阳,以至于后者在军营中军帐内看到自家亲兄长之后大吃一惊。

  “兄……”

  然而,还没等南门阳一脸震惊地喊出『兄长』两字,就看到南门迟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屏退左右!

  南门阳自然不会怀疑自家亲兄长,见此遂让自己的【大魏宫廷】心腹护卫也退下,包括守在帐外的【大魏宫廷】守卫,尽皆遣散。

  而在此之后,南门阳的【大魏宫廷】目光不由地望向了自家亲兄长南门迟身后的【大魏宫廷】那几人,那几个生面孔。

  “无妨,是【大魏宫廷】自己人。”南门迟解释道。

  他身后的【大魏宫廷】那几个生面孔,那可是【大魏宫廷】青鸦众的【大魏宫廷】人,可不是【大魏宫廷】自己人嘛。

  “哦。”南门阳点点头,也没有细问,迈步走到兄长面前,神色凝重地问道:“兄长,你不是【大魏宫廷】在相城么?怎么……”

  南门迟想了想,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斗廉那『围困魏军』的【大魏宫廷】计策失败了。”

  南门阳闻言眼眉一挑,事实上他在率军袭到这个魏营,却见营内空无一人后,就已感觉情况不对,只是【大魏宫廷】当时情况尚不明了,他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这不,他那时当即派人前往打探相城、孟山一带的【大魏宫廷】消息,没想到派出去的【大魏宫廷】斥候还未回归,坐镇相城的【大魏宫廷】自家兄长却来到了此处。

  “相城……”

  “已落入魏军手中。”南门迟很坦然地说道。

  听闻此言,南门阳倒吸一口冷气,没注意到兄长脸上坦然神色的【大魏宫廷】他,心急地说道:“兄长莫担忧,小弟即刻点齐兵马,助你夺回相城。”

  说着,他正要迈步走向帐外,却被南门迟一把抓住了手臂。

  “兄长,你……”南门阳再迟钝也发觉兄长的【大魏宫廷】怪异了。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相城丢了,何以自家兄长还能不急不躁,坦然处之?

  而此时,就听南门迟压低声音说道:“相城,是【大魏宫廷】为兄献让的【大魏宫廷】。……为兄,包括你觉族兄、怀族兄,皆已投诚于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

  南门阳惊骇地倒退两步,右手下意识地摸向了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剑,望向自家兄长的【大魏宫廷】眼神亦是【大魏宫廷】惊疑不定。

  良久,他咽了咽唾沫,这才问道:“兄长,这是【大魏宫廷】为何?”

  听闻此言,南门迟遂将丢掉相城的【大魏宫廷】经过,包括晏墨说降他的【大魏宫廷】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南门阳,只听得南门阳头皮发麻。

  毕竟,若敌军的【大魏宫廷】主将是【大魏宫廷】一位能够洞察先机的【大魏宫廷】可怕对手,任谁都会感到心惊胆颤。

  “兄长,你们真是【大魏宫廷】真心,还是【大魏宫廷】说权宜之计?”

  在说这话的【大魏宫廷】时候,南门阳右手按在腰间的【大魏宫廷】剑柄上,时不时地用眼神打量着南门迟身后的【大魏宫廷】那几个生面孔。

  然而,南门迟却移动了一步,挡在了南门阳与那几名青鸦众之间,低声说道:“我等已决定投奔魏国,是【大魏宫廷】故,我亲自前来说摹敬笪汗ⅰ裤。”

  听闻此言,南门阳的【大魏宫廷】脸上露出几许惊疑困惑之色。

  而就在这时,就听南门迟语气复杂地说道:“投奔魏国,肃王允许我等保留贵族地位,虽然期间必定会受到些束缚,但总好过被田耽所杀……”

  “田耽?”南门阳的【大魏宫廷】眼眸顿时睁大。

  “正是【大魏宫廷】!……此番齐鲁魏三国联军的【大魏宫廷】东路军,便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大魏宫廷】田耽,而『蕲』县,即是【大魏宫廷】田耽渡浍河的【大魏宫廷】必经之地。若我等逃走,必被熊氏一族株连整个氏族;若是【大魏宫廷】城破,则必定被田耽杀尽族内老小。与其如此,何不投奔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

  “……”

  南门阳闻言面色阴晴不定,在帐内来回踱步深思。

  见此,南门迟趁热打铁说道:“三日之内,魏军便要取『铚』县,在此期间,我等里应外合,助魏军拿下『蕲』县,即可解除『蕲』县被田耽攻破的【大魏宫廷】惨剧。事后,我南门氏迁至魏国境内,从此与楚国斩断瓜葛。……魏国的【大魏宫廷】鄢陵、商水、长平等诸县,居住的【大魏宫廷】皆是【大魏宫廷】楚人,那位肃王殿下亦承诺不会亏待我等,阳,你还犹豫什么?”

  南门阳沉思了片刻,终于咬咬牙说道:“要我怎么说?”

  听闻此言,南门迟脸上露出几许笑容,压低声音说道:“这支军队,你能掌控么?”

  南门阳听懂了兄长的【大魏宫廷】意思,闻言摇头说道:“小弟麾下军队,乃驻守龙脊山的【大魏宫廷】军队,主将乃子车继,小弟权柄稍逊于他,担任副将……若小弟下令倒戈投魏,恐怕难以服众。”

  南门迟闻言回想起临行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嘱咐,低声说道:“那你就继续待在这里,莫要轻动,若有人问及,你就以『断魏军后路』的【大魏宫廷】理由搪塞。……不出意外的【大魏宫廷】外,十日内符离塞必破,到时候为兄再引荐你见肃王殿下……”

  南门阳想了想,重重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悄然潜回蕲县的【大魏宫廷】南门觉,亦向族内的【大魏宫廷】老人说起此事,游说后者。

  可能是【大魏宫廷】『大齐名将田耽』的【大魏宫廷】凶名实在太响亮,南门氏的【大魏宫廷】族老们在听说『田耽将攻蕲县』的【大魏宫廷】消息后,大惊失色,最终被南门觉说服。

  次日,即八月九日,魏军正式南下,攻打铚县。(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08:11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努努书坊  开天录  三寸人间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谎话大王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都市之神帝驾到  房贷计算器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山东布洛尔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