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54章:强攻铚县

第654章:强攻铚县

  “商水军已拿下蕲县半个城?……这就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命足下前来传达的【大魏宫廷】?”

  在鄢陵军军营的【大魏宫廷】中军帐内,副将晏墨皱眉询问着前来传达的【大魏宫廷】肃王卫。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

  那位肃王卫点点头,在冲着帐内鄢陵军的【大魏宫廷】诸将抱了抱拳后,继而转身离开了。

  他这一走,刚才还显得有些冷清的【大魏宫廷】中军帐内,立马变得热闹起来。

  “肃王殿下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三千人将左洵溪摸了摸下巴,困惑地思忖道:“偏袒商水军?”

  “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偏袒商水军吧?”同为三千人将的【大魏宫廷】公冶胜笑着说道:“可能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觉得我军最近几日的【大魏宫廷】进展太缓慢了,故而用商水军激一激我等……”

  听闻此言,同样是【大魏宫廷】三千人将的【大魏宫廷】华嵛舔舔嘴唇说道:“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我鄢陵军与商水军比个高下么?”

  说着这话,帐内诸三千人将纷纷议论起来,唯独主将屈塍与副将晏墨没有参与讨论。

  因为他们知道,那位肃王殿下特意派一名肃王卫过来传达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进展,意图正如公冶胜所说的【大魏宫廷】那样:那位肃王殿下,对鄢陵军最近几日攻打铚县的【大魏宫廷】进展并不满意。

  而对此,鄢陵军主将屈塍亦不由有些苦恼。

  因为他逐渐感觉到,铚县并不像他起初所臆想的【大魏宫廷】那样好打,以至于他鄢陵军这几日,几乎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斩获。

  这里所说的【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斩获,那简直就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没有丝毫斩获,除了抢割了铚县郊外田地里的【大魏宫廷】谷物,鄢陵军并没有任何进展。

  倘若换做当年还在暘城君熊拓或平舆君熊琥麾下的【大魏宫廷】时候,恐怕这两位多半会将诸将叫到帅帐重责一番,相比之下,似那位肃王殿下这种委婉的【大魏宫廷】激励手段,要宽容地太多太多。

  “好了好了。”屈塍拍拍手阻止了帐内诸将的【大魏宫廷】议论纷纷,似总结般说道:“诸位,想来你们也听到了,殿下对我鄢陵军近几日的【大魏宫廷】进展并不满意。……想来,我鄢陵军刚刚建立优势,诸位也不想再被商水军赶超吧?”

  听闻此言,帐内诸将的【大魏宫廷】神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要知道,因为『三川一役大捷』这件事,作为主力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在魏国内的【大魏宫廷】地位水涨船高,其在战后得到的【大魏宫廷】赏赐,无不让鄢陵军上下兵将们看得眼红。

  而前些日子,因为晏墨巧妙地说降了南门迟,鄢陵军生生从商水军手中抢了『克一城』的【大魏宫廷】功劳,这意味着在这场伐楚的【大魏宫廷】战役中,鄢陵军已初步奠定了优势,只要他们接下来抢在商水军攻克蕲县前攻下铚县,那么,就算之后商水军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攻克了蕲县,他们在这场战役中所建立的【大魏宫廷】功勋,短时间内也很难赶超鄢陵军。

  要知道,功勋排名意味着战后的【大魏宫廷】赏赐多寡,意味着在魏国内的【大魏宫廷】地位以及名誉。

  因此,哪怕是【大魏宫廷】私心颇重的【大魏宫廷】屈塍,都不会在这件事上让商水军专美于前。

  “晏墨,攻城器械打造地如何了?”屈塍回顾晏墨说道。

  晏墨抱抱拳说道:“这两日末将使将士们日夜赶工,已打造成井阑四十余架,冲车十二辆,投石车五十余架,以及攀城云梯百余架……”

  “很好!”屈塍既满意又欣慰地点了点头。

  记得他当初就器重晏墨,因此不遗余力地将后者拉到鄢陵军中,担任一军之副,辅佐协助他。

  而事实证明,晏墨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一位能够独当一面的【大魏宫廷】将领。

  比如这两日,就当屈塍苦思冥想如何用巧计攻克铚县的【大魏宫廷】时候,晏墨则履行着他作为副将的【大魏宫廷】职责,按部就班地打造攻城器械,明显是【大魏宫廷】做好的【大魏宫廷】最坏的【大魏宫廷】打算——强攻铚县。

  而相比之下,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副将,那个叫做翟璜的【大魏宫廷】老将,在屈塍看来就远不如晏墨。

  『哼……商水军。』

  暗自撇了撇嘴,屈塍环视了一眼众将,沉声说道:“诸位,明日强攻铚县,望诸君全力以赴!……我鄢陵军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大魏宫廷】优势,可不能再让商水军赶超!”

  “是【大魏宫廷】!”包括晏墨在内,帐内诸将抱拳应道。

  次日,也就是【大魏宫廷】八月十八日,继上回抢割铚县外郊田地内的【大魏宫廷】谷物一事之后,四万鄢陵军再次全军出动,缓缓来到铚县,陈兵于铚县城下。

  出发之时,屈塍派亲卫向赵弘润做了报备。

  毕竟虽说赵弘润将攻打铚县这件事交给了鄢陵军,但好歹也得请示一下,这是【大魏宫廷】规矩。

  当然,赵弘润并不会阻止鄢陵军的【大魏宫廷】行动,甚至于,他带着宗卫们以及肃王卫们,随军行动,在来到铚县附近后找了一处视野较好的【大魏宫廷】土坡,登高静观这场战事。

  而与大队人马一齐出动的【大魏宫廷】,还有大将军徐殷的【大魏宫廷】汾陉军。

  这位大将军将中卫营留在营内,带着麾下爱将蔡擒虎所率领的【大魏宫廷】西卫营,亲自为鄢陵军压阵。

  由此可以看出,汾陉军与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关系应该是【大魏宫廷】很不错。

  “殿下。”

  就在赵弘润静静地看着鄢陵军四万大军在铚县南方排兵布阵的【大魏宫廷】时候,汾陉军的【大魏宫廷】大将军徐殷,带着爱将蔡擒虎以及几名亲卫,来到了赵弘润这边。

  “大将军。”赵弘润朝着徐殷拱了拱手,随即笑着调侃道:“徐叔,你这可是【大魏宫廷】擅离职守啊。”

  “哈哈哈。”在附近众人的【大魏宫廷】会心笑容中,徐殷亦哈哈笑了起来,指着身后的【大魏宫廷】爱将蔡擒虎说道:“擅离职守,说的【大魏宫廷】也是【大魏宫廷】这混账!……非要跟过来。”

  听闻此言,蔡擒虎伸手抓了抓头发,似埋怨说道:“大将军,末将本来就不善于指挥军队,这场仗又轮不到我冲锋陷阵,呆在军队里怪闷的【大魏宫廷】,你就让我跟着你呗。……西卫营有许鄙在,没事的【大魏宫廷】。”

  蔡擒虎口中的【大魏宫廷】『许鄙』,即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副职,汾陉军西卫营副将,是【大魏宫廷】一位指挥型的【大魏宫廷】将才。

  谁叫蔡擒虎每逢战事都是【大魏宫廷】亲自冲锋陷阵在前头呢?

  眼瞅着徐殷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赵弘润微笑着说道:“徐叔,您对蔡将军的【大魏宫廷】宠信,就不怕其余麾下部将眼红么?”

  倘若这话换成别人来说,怕是【大魏宫廷】有挑拨之嫌,但是【大魏宫廷】这话从赵弘润这位肃王口中说出,无论是【大魏宫廷】徐殷还是【大魏宫廷】蔡擒虎,皆没有丝毫的【大魏宫廷】不悦。

  “这家伙……”在赵弘润困惑的【大魏宫廷】眼神中,徐殷拍了拍蔡擒虎的【大魏宫廷】臂膀,似回忆般说道:“徐某欠他一条性命啊。”

  “哦?还有这事?方便透露么?”赵弘润一听就知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缘由。

  “也没什么,不过是【大魏宫廷】我汾陉军上下皆知的【大魏宫廷】事。”回头看了眼一脸傻笑的【大魏宫廷】蔡擒虎,徐殷笑着说道:“当初这厮啊,是【大魏宫廷】上蔡那边的【大魏宫廷】诸强盗头领之一,对我汾陉军很不服气。……你说他哪来那么大的【大魏宫廷】胆子,居然敢绕到我汾陉塞后方,袭击我汾陉军的【大魏宫廷】运粮队伍……”

  可能是【大魏宫廷】被提到了黑历史,蔡擒虎满脸尴尬地挠着头。

  见此,赵弘润更加好奇地问道:“那之后呢?”

  “之后?”徐殷笑了笑,说道:“当时徐某心中大怒,带了三千兵就去打这混账东西,这厮居然还敢与我汾陉军正面交锋,结果,当场就把他打地屁滚尿流……”

  “那不公平!”蔡擒虎满脸尴尬地叫道:“某当时手底下的【大魏宫廷】强盗,如何打得过咱汾陉军的【大魏宫廷】将士?大将军您胜之不武!”

  “狗屁!”徐殷笑骂了一句,随即又回忆道:“当时这厮在战前,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狂妄,结果一战打下来,他见打不过徐某,居然逃了,然后徐某就带着亲卫们去追。……这厮当时也不知从哪里弄了一匹好马,跑得还挺快,追着追着,就只剩下了我和他……我二人当时大战数百回合……”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赵弘润笑着打断道。

  要知道在他看来,徐殷这位大将军虽然善于领兵,但轮武艺,怎么也不会是【大魏宫廷】蔡擒虎的【大魏宫廷】对手吧?

  岂料这个时候,蔡擒虎却语气莫名地说道:“肃王殿下,那时的【大魏宫廷】末将,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有些蛮力的【大魏宫廷】莽夫而已,那时徐大将军的【大魏宫廷】武艺,远在末将之上……”

  说着,他缓缓道出了当年的【大魏宫廷】事。

  原来,当年徐殷见猎心喜,爱惜蔡擒虎的【大魏宫廷】蛮力,故而在单独追击此人时手下留情,那所谓的【大魏宫廷】大战数百回合,也不过是【大魏宫廷】留着力,纯粹就是【大魏宫廷】要用武力折服蔡擒虎而已。

  结果蔡擒虎这个也倔强,输了几场都不求饶投降,反而越战越来劲。

  而就在两人精疲力尽的【大魏宫廷】时候,山林中居然窜出一只猛虎来。

  当时蔡擒虎没有察觉,险些被那只猛虎咬碎脑袋,幸好徐殷一把将其推开,救了蔡擒虎一命,但结果,徐殷的【大魏宫廷】右侧肩膀却被那只猛虎咬住。

  事后,蔡擒虎一手扛着受伤的【大魏宫廷】徐殷,一手拖着猛虎的【大魏宫廷】尸体,投降了汾陉军。

  也是【大魏宫廷】从那时起,以往冲杀在军队前方的【大魏宫廷】徐殷,慢慢地转型为了指挥型的【大魏宫廷】将领,然而他汾陉军中,却多了一位被人称之为『蔡擒虎』的【大魏宫廷】猛将,代他冲锋陷阵……

  『原来如此!』

  赵弘润这才释然,要知道他原来就感觉蔡擒虎的【大魏宫廷】地位在汾陉军中有些特别:明明是【大魏宫廷】西卫营的【大魏宫廷】营将,但每逢战事都是【大魏宫廷】我行我素,可偏偏汾陉军的【大魏宫廷】兵将们对此毫无意见。

  原来,是【大魏宫廷】蔡擒虎继承了徐殷的【大魏宫廷】武力与作战方式,从某种意义上说,算是【大魏宫廷】徐殷继承衣钵的【大魏宫廷】徒弟。

  眼瞅着蔡擒虎对徐殷那溢于表情的【大魏宫廷】尊敬,赵弘润不自觉地想起了那则对徐殷不利的【大魏宫廷】谣言。

  『倘若徐殷大将军果真被某些奸人陷害,想来遭到蔡擒虎这个力能擒虎的【大魏宫廷】猛将,疯狂的【大魏宫廷】报复吧?』

  赵弘润不自觉地想到。

  而在他暗自思忖的【大魏宫廷】时候,远处传来了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军号。

  鄢陵军终于对铚县展开了强攻!(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39:52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努努书坊  圣墟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深渊主宰  调教大宋  山东布洛尔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正道潜龙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