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72章:姬润与田耽

第672章:姬润与田耽

  时间回溯到一炷香工夫前,齐国名将田耽在宿县的【大魏宫廷】南郊指挥麾下军队战列阵势。

  他麾下东路军,早在昨日的【大魏宫廷】傍晚前便从蕲县来到了宿县,只不过当时天色已不早,是【大魏宫廷】故田耽并非着急攻打宿县罢了。

  当夜,田耽命令麾下兵将们一方面在宿县南郊距城十五里处驻扎军营,一方面则叫士卒安装随军而至的【大魏宫廷】许多战争兵器的【大魏宫廷】部件。

  正如当初赵弘润攻打三川时使商水军运载着魏国冶造局所研发的【大魏宫廷】投石车与连弩车,田耽的【大魏宫廷】东路军,亦配置有鲁国工匠们研制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比如说称之为『天石战车』的【大魏宫廷】投石车。

  依靠着这些战争利器,田耽得以在短短几日内前后攻克『钟吾』、『兰陵』、『溧阳』,以让人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速度抵达铚县。

  虽然说期间发生了点意外,原本作为目标的【大魏宫廷】铚县居然被魏军的【大魏宫廷】商水军给攻占了,但即便如此,田耽也已攻克三座城池。

  『……』

  一想到功勋,田耽便不由得想到了西路军,因为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至今为止也已攻克了『相城』、『铚县』、『蕲县』,恰恰好也是【大魏宫廷】三座城池。

  虽然说事实上田耽还有『攻克海州』的【大魏宫廷】功劳,但是【大魏宫廷】真正计较起来,攻克海州的【大魏宫廷】功劳应该属于『齐国羽山要塞』的【大魏宫廷】『羽山军』,并不能算作东路军的【大魏宫廷】功劳。

  因此,目前为止西路军与东路军的【大魏宫廷】战功不相上下,就看哪方先攻克宿县,那么,哪方就能领先。

  正因为如此,昨日田耽亦是【大魏宫廷】大清早地就带领兵马前来宿县。

  到了宿县一瞧,田耽发现赵弘润与他的【大魏宫廷】西路军还未抵达,心中大乐。

  他哪晓得是【大魏宫廷】西路军摸错了方向,就快摸到符离塞去了,见西路军迟迟未到,他暗自鄙夷了一阵魏军的【大魏宫廷】行军速度,便吩咐麾下兵将做好次日强攻宿县的【大魏宫廷】准备。

  反正田耽也没想着要借助魏军的【大魏宫廷】力量攻克宿县,赵弘润与他所率领的【大魏宫廷】西路军来与不来,对他而言相差无几。

  此番田耽所率领的【大魏宫廷】东路军,乃是【大魏宫廷】齐国琅邪郡境内的【大魏宫廷】军队。

  琅邪郡,乃齐国少数几个部署重兵的【大魏宫廷】郡县,总共驻扎有『琅邪军』、『北海军』、『东莱军』以及『即墨军』这四支,因为琅邪郡一带受『海夷』的【大魏宫廷】骚扰很严重。

  这四支军队,编制分别为一万人,因此换而言之,整个琅邪郡部署着齐国四万军队,这在齐国境内也是【大魏宫廷】非常少见的【大魏宫廷】,能与琅邪郡相提并论的【大魏宫廷】,恐怕也只有齐国与韩国的【大魏宫廷】边界『巨鹿郡』了。

  而在去年齐国吕僖决定攻打楚国之际,『琅邪军』、『北海军』、『东莱军』、『即墨军』这四支军队的【大魏宫廷】编制人数临时翻倍,而此次,前三支军队一齐出动,作为田耽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而『即墨军』则留下守卫琅邪郡。

  『琅邪军』、『北海军』、『东莱军』这三支人数为两万人的【大魏宫廷】军队,再加上预备役,东路军主帅田耽手中的【大魏宫廷】兵权其实一度达到八万。

  不过随着沿途攻克楚国的【大魏宫廷】城池,田耽亦相应了陆续分出兵力守卫已攻占的【大魏宫廷】城池,因此,如今他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力,也就在六万左右。

  这一点,情况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西路军非常相似,因为后者此番前来宿县所携带的【大魏宫廷】军队,差不多也是【大魏宫廷】这个数。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双方手中的【大魏宫廷】兵力相当,战功也相当,使得田耽在心中对赵弘润略有些不是【大魏宫廷】滋味。

  倒不是【大魏宫廷】他对赵弘润有何偏见,只不过,他已三十出头,并且成名已久,而赵弘润虽说亦是【大魏宫廷】一位战功赫赫的【大魏宫廷】魏国公子,但说到底,这位肃王殿下今年不过才十六岁。

  这一比较,让田耽如何自处?

  赢了不光彩,输了,那固然是【大魏宫廷】更不光彩。

  除非是【大魏宫廷】在战功方面将赵弘润这个后辈远远甩在后面。

  不过就在田耽振作精神准备打一场漂亮的【大魏宫廷】攻城战,使宿县也成为他的【大魏宫廷】功勋时,他忽然收到了鄢陵军将军东郭昴派人送来的【大魏宫廷】讯息: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到了!

  『到就到呗!』

  田耽当时暗自嘀咕了一句。

  数日前在蕲县,商水军曾与东路军发生矛盾,因为这件事,田耽对赵弘润多少也有些怨气。

  原因很简单,因为赵弘润将他的【大魏宫廷】肃王王旗交给了商水军,以此来告诫、甚至是【大魏宫廷】警告东路军。

  田耽毫不怀疑,倘若当时他东路军的【大魏宫廷】兵将果真胆量攻击商水军,那么,赵弘润势必会立即派人将这件事告诉齐王吕僖,请后者治东路军的【大魏宫廷】罪。

  否则,肃王的【大魏宫廷】王旗不呆在肃王身边,交给单独出征的【大魏宫廷】商水军这算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正因为如此,于公于私田耽都不想与赵弘润见面。

  可转念一想,他忽然又觉得,他还非得去见一见赵弘润不可。

  一般来说,无论是【大魏宫廷】友军还是【大魏宫廷】盟军,彼此间都有一条不成文的【大魏宫廷】规矩,即谁先抵达某座敌城,谁就能率先攻打这座城池,除非力有不逮,否则其余军队不可抢功,免得战后利益分配不均,发生龌蹉。

  可问题就在于,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姬润,至今年仅十六岁,并且贵为一国的【大魏宫廷】公子,他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清楚这个不成文的【大魏宫廷】规矩呢?

  倘若他东路军这边打得火热,那位肃王的【大魏宫廷】西路军却趁机夺了宿县,这又该怎么办?

  于是【大魏宫廷】想来想去,田耽觉得还是【大魏宫廷】应该去见一见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当面说说清楚,免得发生龌蹉。

  因此,他将指挥权暂时让渡给『北海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仲孙胜,让他代为指挥东路军对宿县的【大魏宫廷】攻城事宜,而他,则带着几名亲卫,骑马前往宿县西郊,寻找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行踪。

  而赵弘润这边,他一边观察着齐国军队的【大魏宫廷】战斗力,一边徐徐前来宿县的【大魏宫廷】南郊,意图旁观东路军主力部队的【大魏宫廷】攻城情况,以至于他与田耽在途中碰到了面。

  在听到宗卫长卫骄的【大魏宫廷】低声提醒后,赵弘润当即便注意到了迎面而来的【大魏宫廷】田耽那一行人,遂勒住了缰绳,静静地等着对方过来。

  片刻工夫后,田耽带着几名亲卫来到赵弘润身前,拱手抱拳说道:“姬润公子,别来无恙。”

  他的【大魏宫廷】态度很冷淡,一张脸面无表情,语气也并非很热情,就仿佛是【大魏宫廷】对待陌生人似的【大魏宫廷】。

  不过话说回来,他田耽与赵弘润本来就只有一面之缘,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呵。”赵弘润闻言轻呵了一声,拱拱手还了一礼,随即目视着田耽不说话。

  因为他很清楚,田耽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骄傲的【大魏宫廷】人,心高气傲绝不亚于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

  不过清楚归清楚,并不代表赵弘润就能接受田耽这种态度。

  既然田耽以冷淡对待他,那么他自然也以冷淡对待田耽。

  二人沉默对视良久,田耽惊讶地发现,对面这位年仅十六岁的【大魏宫廷】魏国公子,似乎丝毫不受他田耽的【大魏宫廷】盛名影响,这让田耽在暗暗称赞了一句后,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印象也变得愈发恶劣。

  而在旁,两人的【大魏宫廷】随行人员彼此互望了几眼,也隐隐看出了几分——这两位偏师的【大魏宫廷】主帅大人,似乎对彼此皆不是【大魏宫廷】很服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田耽微吐一口气,终止了与赵弘润那无意义的【大魏宫廷】相互凝视,只见他哂笑道:“须知兵贵神速,姬润公子何以姗姗来迟?”

  『这是【大魏宫廷】在教训我么?』

  赵弘润暗自皱了皱眉,脸上却无有表示。

  他当然不会开口解释是【大魏宫廷】他摸错了方向,毕竟这么说还不得让对方笑死?

  于是【大魏宫廷】他淡淡说道:“所谓欲速则不达,徐徐而进,以王道御兵,则战必胜、攻必取……贪功冒进之辈,往往自食恶果。”

  二人的【大魏宫廷】对话,让二人身背后的【大魏宫廷】随从皆微微色变。

  固然,田耽的【大魏宫廷】话暗藏嘲讽,然而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回应,又岂是【大魏宫廷】没有讥讽的【大魏宫廷】意思?

  只不过这两位都说得挺隐晦罢了。

  『好个狂妄的【大魏宫廷】家伙(小辈)!』

  再一次相互凝视着,赵弘润与田耽皆在心中暗骂。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赵弘润如今俨然已是【大魏宫廷】魏国统帅层次的【大魏宫廷】佼佼者,而田耽更是【大魏宫廷】扬名已久的【大魏宫廷】齐国名将,况且此次齐王吕僖又分别任命他们二人担任西路军以及东路军的【大魏宫廷】主帅,谁会甘愿被对方比下去?

  赵弘润不愿,田耽更加不愿!

  或许这才是【大魏宫廷】他俩相互看不顺眼的【大魏宫廷】真正愿意,什么蕲县那件事,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个导火索罢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逐渐意识到对面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并非是【大魏宫廷】寻常意义上的【大魏宫廷】年轻人,因此,田耽懒得与对方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道:“按照惯例,先到先取,宿县归我东路军!”

  “笑话!”赵弘润闻言哂笑道:“照这么说,蕲县是【大魏宫廷】我西路军打下来的【大魏宫廷】,你东路军凭什么厚颜无耻地入驻城中,居然还扬言若商水军不开城门,你等就要攻城?!”说着,他伸出手来做讨要状,正色说道:“你要打宿县?可以,蕲县还回来!”

  “……”田耽闻言皱了皱眉。

  别以为东路军眼下已抵达宿县,并且已在宿县的【大魏宫廷】南郊建筑军营,就觉得蕲县对他们已不再重要。

  事实上,宿县南郊的【大魏宫廷】东路军的【大魏宫廷】军营,只不过是【大魏宫廷】起一个田耽在攻打宿县期间的【大魏宫廷】过渡作用罢了,蕲县才是【大魏宫廷】东路军的【大魏宫廷】真正据点城池,齐国负责督运粮草的【大魏宫廷】后勤军,早已源源不断地将供养东路军的【大魏宫廷】粮草运到蕲县。

  这个时候将蕲县交还给西路军,那他们东路军怎么办?

  想到这里,田耽不悦说道:“蕲县本就是【大魏宫廷】我东路军负责攻打的【大魏宫廷】城县……是【大魏宫廷】你西路军抢了我军的【大魏宫廷】功勋。”

  “笑话!”赵弘润撇撇嘴,讥讽说道:“不是【大魏宫廷】说『先到先得』么?”

  田耽张了张嘴,哑口无言。(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47:34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大魏宫廷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谎话大王  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