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74章:因缘
  片刻后,赵弘润告别了田耽,按照约定将宿县战场让给东路军。

  赵弘润固然是【大魏宫廷】面色如常,但跟在他身后的【大魏宫廷】那诸位鄢陵军、商水军将领们,却仿佛跟打了一场胜仗似的【大魏宫廷】,大有扬眉吐气的【大魏宫廷】意思。

  因为他们在离开时,带走了一个非常不得了的【大魏宫廷】“战利品”——齐国『东莱军』将军,甘茂。

  一位名副其实的【大魏宫廷】齐军大将。

  『……』

  目视着赵弘润等人离去,田耽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眼眸中隐隐泛着愤怒、不甘与无可奈何。

  “田帅……”齐国北海军主将仲孙胜颇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就这么……就这么让魏军带走甘茂将军?”

  “否则怎样?!”田耽回头瞪了一眼包括仲孙胜在内的【大魏宫廷】诸齐国将领。

  不得不说,此刻的【大魏宫廷】田耽,心情已恶劣到了极致。

  只因为目前他齐国的【大魏宫廷】国情,不允许得罪赵弘润那位位高权重的【大魏宫廷】魏国,而齐王吕僖所组织的【大魏宫廷】这次『齐鲁魏三国伐楚』的【大魏宫廷】大事,更是【大魏宫廷】不容破坏。

  基于这些原因,田耽才会忍着愤怒,眼睁睁地看着赵弘润将他麾下将领甘茂强行“借”走。

  他不敢发作。

  因为他很清楚,赵弘润根本不是【大魏宫廷】像其所说的【大魏宫廷】那样“看中”了甘茂的【大魏宫廷】领兵才能,这厮分明就借此羞辱整个东路军,以报当日东路军在蕲县时出言侮辱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仇恨。

  当然,田耽可以严词拒绝。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亦是【大魏宫廷】性格极为强硬之人,单从那句『齐王陛下何时允许、何时再继续符离塞之战』便可瞧出端倪。

  甚至于,田耽怀疑若是【大魏宫廷】他不同意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要求,后者非但不会攻打宿县,可能还会阻扰他东路军进攻宿县。

  更有甚者,西路军与东路军很有可能在宿县城郊打起来。

  若是【大魏宫廷】果真闹到这种地步,这个责任该由谁来背负?

  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

  哼!毋庸置疑地说,齐王吕僖事后必定是【大魏宫廷】怪罪齐国的【大魏宫廷】将领,因为眼下齐国的【大魏宫廷】国情,不能得罪魏国这个正在茁壮发展的【大魏宫廷】盟友,毕竟齐王吕僖还指望着在他死后,魏国能在他齐国遭到楚国等外敌侵略时拉齐国一把,如此一来,齐王吕僖又岂会去得罪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润?

  因此,田耽选择了妥协,尽管他此刻的【大魏宫廷】心情恨不得要将某个人千刀万剐。

  “呼……”

  也不知过了多久,田耽长长吐了口气,环顾周边的【大魏宫廷】诸将领说道还愣在这里做?都回到各自将位上去!……今日之内,务必要给田某攻克宿县!”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唯有在今日内攻克宿县,适才脸面尽丧的【大魏宫廷】东路军才能挽回一些颜面,田耽才有底气向赵弘润讨回那位“外借”的【大魏宫廷】将军甘茂。

  “……”

  诸齐军将领们面面相觑,识趣没敢再多说,一个个看似魂不守舍地回到各自军中。

  此时再看他们,脸上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大魏宫廷】倨傲。

  不得不说,赵弘润方才那一番举止,好比是【大魏宫廷】给了他们当头一锤,让他们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有些事,纵使是【大魏宫廷】他们也不能妄加评断的【大魏宫廷】。

  而相比较这位齐军将领,似屈塍、晏墨、伍忌等魏军将领们,此刻一个个那是【大魏宫廷】神清气爽。

  尤其是【大魏宫廷】伍忌等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将军们。

  曾几何时,东路齐军在蕲县城外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嚣张,丝毫不将他们商水军放在眼里,哪怕当时伍忌祭出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王旗,那帮人犹骂骂咧咧,不知收敛。

  而今日,他们西路魏军的【大魏宫廷】统帅肃王赵弘润亲自提起此事,向东路军兴师问罪,结果怎得?东路齐军那么多将领,居然被这位肃王殿下一个人压制了下来。

  这简直是【大魏宫廷】,叹为观止!

  “我辈前世修福,才能在肃王殿下麾下为将……”

  在的【大魏宫廷】路上,鄢陵军的【大魏宫廷】主将屈塍一个劲地恭维着赵弘润,虽说他为人能说善道,但这次倒还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真心话。

  毕竟他们这些投奔魏国的【大魏宫廷】楚将,最需要的【大魏宫廷】其实并非是【大魏宫廷】权利、地位,而是【大魏宫廷】有一个难以撼动的【大魏宫廷】坚实靠山,比如说,眼前这位肃王殿下。

  听闻此言,诸鄢陵军与商水军将领们纷纷出言表示赞同,心中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效死之心,更是【大魏宫廷】翻倍地增长。

  堂堂魏国皇子、一军主帅,为了他们这些楚人出身的【大魏宫廷】部下,尚不惜与盟国的【大魏宫廷】军队翻脸,夫复何求?

  诸将们愈发坚信:两年前归顺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绝对是【大魏宫廷】他们这一辈子所做出的【大魏宫廷】最明智的【大魏宫廷】选择。

  面对着诸将们纷纷表示感激、表达谢意、表明心迹,赵弘润笑呵呵地点着头,照单全收。

  不过片刻后,见诸将们继续仍有继续的【大魏宫廷】意思,他这才抬手挥了几下,示意诸将安静下来。

  “好了好了,你等的【大魏宫廷】心意本王明白。……当初本王就说过,只要你等忠心为我大魏,无论何人羞辱、苛责你等,皆有本王为你等出头!”

  “末将愿为大魏效死!愿为殿下效死!”诸将领纷纷叩地抱拳,神色肃穆的【大魏宫廷】发誓道。

  见此,赵弘润笑呵呵地扶起诸位将领,随即在回头瞥了一眼宿县方向后,轻笑着说道方才你等也在那,本王与田耽的【大魏宫廷】约定,想必你等也听到了。……不难猜测,田耽此刻多半是【大魏宫廷】决心在今日之内攻克宿县。不过想要在一日内攻克宿县,哼,想来也不是【大魏宫廷】那么容易的【大魏宫廷】。”

  说着,他转头对屈塍说道屈塍,拿行军图来。”

  “是【大魏宫廷】!”屈塍点头领命,同时转头望向身后的【大魏宫廷】亲卫。

  其亲卫会意,当即从腰间的【大魏宫廷】小囊中取出卷成一卷的【大魏宫廷】行军图,与另外一名亲兵合作,将行军图悬空铺设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身前。

  “屈塍、晏墨、伍忌、南门迟,上前来。”赵弘润开口唤道。

  四将会意,上前两步,围着那张行军图站好。

  只见赵弘润伸手指向行军图上的【大魏宫廷】『宿县』位置,正色说道本王方才远望宿县城墙,却感觉城内军队并非很多,这不对劲。……宿县乃符离塞囤积粮草的【大魏宫廷】重地,而符离塞又早已得知铚县与蕲县落入我方手中,岂有不迅速增派援军,防备我方袭击其囤粮重地的【大魏宫廷】道理?……因此本王怀疑,这宿县一带的【大魏宫廷】山丘、林子,很有可能埋伏有符离塞的【大魏宫廷】支援军队,欲趁我方全力进攻宿县之时,杀我方一个措手不及。”

  说着,他在地图上指了几个位置,正色说道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需要仔细搜查。……若果真有楚军埋伏,不必回报,立即与其交兵,将其驱逐。……掌控这一带之后,鄢陵军在这里驻扎,商水军在这个位置驻扎,截断符离塞与宿县的【大魏宫廷】要道。”

  而在赵弘润向屈塍等将领嘱咐这些事时,那位被“借”到魏军这边的【大魏宫廷】原齐国东莱军将军甘茂,正用惊讶而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眼神打量着赵弘润。

  不得不说,甘茂真的【大魏宫廷】很吃惊。

  他原因为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名义上的【大魏宫廷】主帅,领兵打仗,应该是【大魏宫廷】由其麾下的【大魏宫廷】将领负责,可如今一瞧,似乎事实与他们所猜想的【大魏宫廷】根本不符。

  这也难怪,毕竟赵弘润实在太年轻了,以至于他的【大魏宫廷】征战史,简直如同奇迹一般。

  首先,此子十四岁首次带兵出征,以三万五千兵力破楚暘城君熊拓十六万大军,非但收复失地,甚至于还反攻到楚国境内,甚至连汝南都攻克,几乎要打到楚国的【大魏宫廷】大江(长江)。

  而次年,年仅十五岁的【大魏宫廷】此子又率领三四万兵马,讨伐三川,大破川戎,让拥众二三十万人马的【大魏宫廷】羯角部落族长比塔图兵败而亡,使大半个三川臣服于魏国,几乎都快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三川郡。

  至于今年,年方十六的【大魏宫廷】此子又作为魏国援军的【大魏宫廷】主帅,率领五万五千魏军支援齐国讨伐楚国的【大魏宫廷】战事,在此战中所立下的【大魏宫廷】军功,至今为止与齐国的【大魏宫廷】名将田耽不相上下。

  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妖孽!

  而正因为此子(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战绩,在他这个年纪太过于让人瞠目结舌,因此齐国的【大魏宫廷】将领们都不这些战功真是【大魏宫廷】此子凭借自身所得,他们猜测,可能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身边,有哪位告人为其出谋划策。

  正因为心中抱持怀疑,因此就连田耽都没有称呼赵弘润为『肃王』,而是【大魏宫廷】称呼后者为『姬润』,其深意,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仅仅对赵弘润那尊贵的【大魏宫廷】出身表示尊重而已。

  而此时此刻,原齐国东莱军将军甘茂却瞧得清清楚楚:魏军上下,根本没有所谓的【大魏宫廷】告人辅佐眼前这位『魏润』,似乎从头到尾都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在发号施令。

  更让甘茂感到吃惊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初至宿县,便立即到宿县窥视了城内楚军的【大魏宫廷】守备情况,并作出了相应的【大魏宫廷】判断。

  这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一位经验丰富的【大魏宫廷】统帅,哪里只是【大魏宫廷】初出茅庐的【大魏宫廷】年轻人。

  『这位魏润对战场的【大魏宫廷】洞察力……居然丝毫不亚于田(耽)帅?』

  回想起田耽昨日也做出过相应的【大魏宫廷】判断,以至于他们齐军故意藏起了一支军力以防备突发情况,甘茂心中剧惊。

  此时,赵弘润已将诸将的【大魏宫廷】任务分派妥当。

  然而领到任务的【大魏宫廷】伍忌,刚一转身便看到了正睁大着眼睛的【大魏宫廷】甘茂。

  “殿下,这个人……办?”伍忌请示道。

  可能是【大魏宫廷】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位『魏润』的【大魏宫廷】不寻常,甘茂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有些惶恐地看着赵弘润。

  只见赵弘润似笑非笑地打量了甘茂几眼,忽而淡淡说道伍忌,就交给你了。……将其丢到你商水军中,从小卒做起!”

  听闻此言,还未离开的【大魏宫廷】屈塍与晏墨,在对视一眼后,满带恶意地看着甘茂,暗暗冷笑。

  作为将领,他们当然清楚战争期间小卒的【大魏宫廷】阵亡率。

  而同样也明白这一点的【大魏宫廷】甘茂,在听闻此言,满心苦涩。(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开天录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努努书坊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白袍总管  正道潜龙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