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82章:各有算计 3

第682章:各有算计 3

  八月三十日,又轮到齐军对宿县展开进攻。

  与前两日的【大魏宫廷】感觉不同,今日,宿县守将吴沅不时有种心惊肉跳的【大魏宫廷】感觉。

  久为战将的【大魏宫廷】吴沅对此并不算陌生,那种心惊肉跳的【大魏宫廷】感觉,意味着今日会发生什么对他极其不利的【大魏宫廷】事。

  仔细想想,当年那时候也有这种类似的【大魏宫廷】感觉,只不过他当时没有相信自己的【大魏宫廷】直觉,依旧带兵出去,这才中了项末的【大魏宫廷】圈套,兵败被擒。

  虽然那时候项末爱惜他的【大魏宫廷】才能,并未加害,但这件事亦从侧面反应出,有时候一名将领的【大魏宫廷】直觉,要比他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大魏宫廷】东西更准。

  “宿县……不好守了。”

  站在城门楼上,吴沅目视着在城外排兵布阵的【大魏宫廷】东路齐军,口中喃喃说道。

  冷不防听到这句,旁边那位宿县的【大魏宫廷】县公东门宓,面色微变,吃惊地扭过头来盯着吴沅。

  因为在东门宓的【大魏宫廷】印象中,吴沅此人虽然话不多,但却是【大魏宫廷】一位极为稳重靠谱的【大魏宫廷】将领,不像楚国某些将领与贵族那样,一听到『田耽』这个名字就吓得双腿发软,甚至于,吴沅仿佛丝毫未将田耽的【大魏宫廷】威名当一回事。

  当然,吴沅的【大魏宫廷】这份自信,并不是【大魏宫廷】狂妄,这几日的【大魏宫廷】攻城战,这位吴越之地的【大魏宫廷】降将已经做到了他能够做到的【大魏宫廷】一切,将田耽的【大魏宫廷】军队阻挡在城外,不得寸进。

  至于南城墙被齐军的【大魏宫廷】投石车砸毁,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大魏宫廷】缺口,这只是【大魏宫廷】因为宿县楚军缺少相应的【大魏宫廷】远程反制手段,是【大魏宫廷】『非战之罪』,倒不能因此怪罪吴沅。

  更何况,齐军就算将南城门砸出一口缺口,亦不代表齐军就能顺利从这个缺口杀入城内——守将吴沅早已下令昼夜赶修城墙,利用那些齐军投石车抛投过来的【大魏宫廷】石弹,堵死了宿县南城门的【大魏宫廷】缺口。

  『果然还是【大魏宫廷】因为昨日北城门那一仗吗?』

  东门宓捋了捋胡须,暗自想道。

  他还记得,那时候他与吴沅,以及城墙上几乎任何一名楚军兵将,都在或轻或重地取笑魏军居然想放火烧毁城墙的【大魏宫廷】可笑举动,然而随后的【大魏宫廷】事实,却仿佛狠狠甩给了他们一记巴掌——魏军非但用这种办法摧毁了宿县的【大魏宫廷】北城墙,甚至于还使得宿县城内的【大魏宫廷】楚军士气大跌,人人惊恐。

  惊恐什么?

  自然是【大魏宫廷】惊恐那位西路军的【大魏宫廷】统帅,『魏国肃王姬润』。

  因为在这些楚人的【大魏宫廷】共识中,火是【大魏宫廷】无法烧毁城墙的【大魏宫廷】,即是【大魏宫廷】说『非人力所能达成』,而如今魏军做到这一点,这就让宿县城内的【大魏宫廷】楚军大为惊恐:莫非魏军受火神庇护?

  当然,因为这件事而惊恐不安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城内那些楚军兵将,而至于这位出身吴越之地的【大魏宫廷】将领吴沅,他在事后只是【大魏宫廷】满脸凝重地询问东门宓:魏军主帅,究竟是【大魏宫廷】何许人物?

  『魏公子润』,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齐国与楚国率先打响名气的【大魏宫廷】称谓。

  从这个称谓中能看出什么?除了『魏王之子』外,还剩下什么?

  由此可见,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曾经击败过楚暘城君熊拓进犯魏国的【大魏宫廷】十六万大军,楚国对于赵弘润仍然没有产生重视,更别说当赵弘润被与『楚国的【大魏宫廷】宿敌田耽』摆在一起后。

  毫不夸张地说,眼下十个楚人,最起码有六七个将目光投注在田耽所率领的【大魏宫廷】东路齐军身上,看着他们一路高奏凯歌,连连攻克楚国城池,却忽略了一个事实:『魏公子润』所率领的【大魏宫廷】西路魏军,他们进攻楚国的【大魏宫廷】速度丝毫不亚于田耽的【大魏宫廷】东路齐军。

  而吴沅,显然是【大魏宫廷】从昨日魏军用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方式摧毁宿县北城墙这件事中,感觉到了魏军那位主帅的【大魏宫廷】韬略。

  南有『楚国宿敌田耽』,北有『魏公子润』,纵使是【大魏宫廷】吴沅曾在符离塞守将项末上将军面前信誓旦旦地保证宿县不会有失,此刻亦难免动摇了信心。

  不得不说,亲眼目睹昨日魏军以那种方式摧毁宿县北城墙的【大魏宫廷】“神迹”,宿县城内楚军兵将们,可谓是【大魏宫廷】大受打击。

  “宿县……还能守多久?”望了一眼四周,见无人侧耳窃听他俩的【大魏宫廷】对话,县公东门宓遂小声问吴沅道。

  “……”吴沅漠然地瞥了一眼东门宓,避重就轻般地说道:“无论如何,吴某亦会守到最后,尽我力所能及。”

  东门宓愣了愣,随即不由地苦笑起来,因为他发现,吴沅似乎是【大魏宫廷】误会了什么。

  想到这里,东门宓连忙表明心迹道:“虽我东门氏家业皆在此宿县,然我东门氏受大王与项氏诸多恩惠,岂可做出背主投敌之事?老朽只是【大魏宫廷】觉得,若宿县有失,符离塞的【大魏宫廷】上将军,处境恐怕……”

  吴沅闻言默然不语。

  其实他也很清楚,此番『抵御齐王吕僖讨伐军』的【大魏宫廷】战役,楚国已经失去了先机。

  这不,齐王吕僖手中的【大魏宫廷】两柄利刃——西路魏军的【大魏宫廷】魏公子姬润,与东路齐军的【大魏宫廷】齐国名将田耽,他二人此刻分别占据着铚县与蕲县,截断了符离塞与楚国王都寿郢的【大魏宫廷】联系。

  或许对于整个楚国而言,这场仗尚未露出败相,但是【大魏宫廷】对于楚国上将军项末所镇守的【大魏宫廷】符离塞来说,却已经是【大魏宫廷】『腹背受敌』、『粮仓被袭』等诸多最不利的【大魏宫廷】局面。

  因此,眼下除非浍河南方的【大魏宫廷】百万楚军北上援助符离塞,最起码也要夺回铚县与蕲县,否则,项末就只能从符离塞向南撤离,除非他甘愿与麾下数十万大军一起被困死在这座要塞。

  然而,楚国的【大魏宫廷】那位上将军项末,至今都不舍得放弃他修筑的【大魏宫廷】符离塞,不舍得这座要塞落到齐王吕僖手中,至今仍在苦苦挣扎,否则,按照吴沅的【大魏宫廷】判断,项末早就应该向南突围了。

  『就以此战,来报答项末当年的【大魏宫廷】不杀之恩吧……』

  吴沅在心底暗暗说道。

  说着,他转头对东门宓说道:“东门族长。”

  “吴将军有何吩咐?”东门宓似乎是【大魏宫廷】从吴沅那沉重的【大魏宫廷】语气中感觉出了什么,一张老脸变得甚是【大魏宫廷】严肃。

  只见吴沅上下打量了东门宓几眼,随即沉声说道:“为坚守此城,吴某希望东门氏拿出家财,让吴某可以凭此财物激励军中士卒士气。”

  不得不说,东门宓可不是【大魏宫廷】铚县的【大魏宫廷】万奚那种鼠目寸光的【大魏宫廷】氏族族长,明明城池都快被攻破了,居然还死捏着钱财,以至于最终便宜了魏军的【大魏宫廷】鄢陵兵。

  在听闻吴沅的【大魏宫廷】话后,东门宓虽然有些心疼,但他终归也晓得孰轻孰重,于是【大魏宫廷】闻言后点头说道:“我东门氏愿意倾尽家财,资助将军!”

  “好!”吴沅脸上终于罕见地露出了几许欣慰的【大魏宫廷】笑容,随即,他转头望向城外正准备进攻的【大魏宫廷】齐军,头也不回地说道:“趁着城外北郊的【大魏宫廷】援军尚未被魏军驱逐,收拾细软,退至符离塞去吧。……项将军,当可保证你家族一门无恙。”

  东门宓闻言一愣,随即面色动容:吴沅这分明是【大魏宫廷】给了他东门氏一条活路啊!

  要知道,作为宿县的【大魏宫廷】县公,倘若是【大魏宫廷】东门宓自己私下逃走,那么日后势必会受到楚王的【大魏宫廷】指责,但倘若这个判断出自正军将领吴沅之口,那么,这个责任就牵扯不到东门氏身上。

  『宿县果然是【大魏宫廷】保不住了么?……吴将军给了我东门氏活路,他自己又该怎样抽身?』

  想到这里,东门宓皱眉问道:“将军,那您……”

  吴沅依旧目视着城外的【大魏宫廷】齐军,重复着他方才的【大魏宫廷】那句话:“无论如何,吴某都会坚守到最后,尽我力所能及。”

  这明明是【大魏宫廷】一句语气平常的【大魏宫廷】话,可听在东门宓耳中,却不亚于这世上最悲壮的【大魏宫廷】豪言。

  『吴将军,竟要死守宿县,不惜战死在城中?』

  东门宓面色动容,下意识开口道:“吴将军……”

  “住口!”吴沅立即喝止了东门宓,随即在微微吸了口气后,沉声说道:“你设法回到上将军身边,若是【大魏宫廷】吴某拼死守住了宿县,则请上将军即刻出兵攻打相城,断『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后路。……此人,让吴某感到战栗,比当年遇到上将军更甚。你将这句话原话转达给上将军,他会明白的【大魏宫廷】。……倘若最终吴某并未能守住宿县,就请上将军莫要在留恋符离塞,即刻向南突围。……要塞终归是【大魏宫廷】死物,它就在那里,不会走也不会逃,纵使今日被齐军所夺,日后终是【大魏宫廷】有办法夺回来的【大魏宫廷】。可倘若人死了,那就真的【大魏宫廷】全完了。”

  “将军……”

  望着眼前这位出身吴越之地的【大魏宫廷】将领,东门宓眼眸中露出了敬佩。

  “多谢将军!”只见东门宓恭恭敬敬地向吴沅拱手施礼,小声说道:“小老儿话不多说,只衷心祝愿将军武运长久。”『注:“武运昌隆”这个词的【大魏宫廷】确挺带感的【大魏宫廷】,可惜是【大魏宫廷】舶来之词,用来这里总感觉违和,还是【大魏宫廷】算了。』

  吴沅微微一点头,不再说话。

  见此,东门宓深深注视了吴沅一番,随即咬咬牙,头也不回地步下城墙,火急火燎地回他东门氏的【大魏宫廷】府邸去了。

  事实上,在吴沅心中,对于目前他宿县境况最明智的【大魏宫廷】选择,就是【大魏宫廷】向北撤退。

  这可以解决他所有问题:一来可以避免他与他麾下数万楚军被姬润与田耽联手击败,二来,也可以让符离塞的【大魏宫廷】上将军项末了解到,眼下的【大魏宫廷】境况究竟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恶劣,促使项末下决定舍弃符离塞向南突围。

  只不过,吴沅心中尚惦记着当年项末对他的【大魏宫廷】恩情,因此即便是【大魏宫廷】在这种情况下,犹想着挽回劣势,为项末守住其后方而已。

  『固然,宿县已注定不能久守。既然如此,索性就改变战术,以杀死城外的【大魏宫廷】敌军作为目的【大魏宫廷】。如此一来,日后项末向南突围时,所遭遇的【大魏宫廷】阻碍亦会小得多,说不定还能顺势夺回铚县与蕲县……』

  心中想着此事,吴沅面无表情地看着城外齐军的【大魏宫廷】先锋军,正在进攻南城墙的【大魏宫廷】那一块缺口。

  且在此期间,齐军那支先锋军,有意无意地清理着道路。

  “哼唔。”

  瞥了一眼城外远处,在齐军本阵处的【大魏宫廷】那一面『齐上将军田』字样的【大魏宫廷】旗帜,吴沅轻哼一声,眼眸中闪过一抹嘲讽。(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神级奶爸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三寸人间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