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84章:黄雀
  夜袭宿县这等大事,田耽果然是【大魏宫廷】不放心交给别人,因此亲自前来静观。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负责在第一轮佯攻南城墙并且在第三轮时强攻此处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齐将仲孙胜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北海军,而负责第二轮佯攻北城墙的【大魏宫廷】军队,则是【大魏宫廷】齐将东郭昴。

  如田耽所期待的【大魏宫廷】那样,夜袭宿县的【大魏宫廷】进展非常顺利,只不过其中有些小小的【大魏宫廷】不尽人意。

  比如说,在城北负责佯攻的【大魏宫廷】琅邪军的【大魏宫廷】大将东郭昴,由于城内楚军的【大魏宫廷】引诱,以至于贪功心切,杀入城中,没想到反而中了楚军的【大魏宫廷】诡计,被断了后路。

  『原来如此!吴沅这是【大魏宫廷】要与田某拼命了……』

  记得在接到城北斥候的【大魏宫廷】汇报后,田耽心下顿时一凛。

  毕竟,吴沅是【大魏宫廷】一个强劲的【大魏宫廷】对手,而当这个对手豁出性命时,那无疑将会是【大魏宫廷】十分可怕的【大魏宫廷】对手。

  好在,齐军此番夜袭宿县的【大魏宫廷】目标,并不是【大魏宫廷】看似最有攻克城池机会的【大魏宫廷】城北,而是【大魏宫廷】在城南。

  想来纵使是【大魏宫廷】口口声声要不择手段的【大魏宫廷】田耽,其实此人心中的【大魏宫廷】骄傲,也只允许他利用魏军的【大魏宫廷】战果,而不会真正的【大魏宫廷】将其窃为已有。

  “报!仲孙将军已击退宿县城南的【大魏宫廷】楚将吴康!”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田耽一直在等的【大魏宫廷】好消息终于从前方传达过来。

  不得不说,纵使是【大魏宫廷】至今为止克城上百座的【大魏宫廷】田耽,在听到这则报讯后亦不由满脸喜悦。

  也难怪,毕竟今日攻克宿县,无论对于他还是【大魏宫廷】他麾下的【大魏宫廷】齐军而言,皆是【大魏宫廷】一件至关重要的【大魏宫廷】事。

  然而这个消息传到吴沅耳中,这位宿县守将,却是【大魏宫廷】绷紧了脸。

  “什么?你说吴康被击退了?”

  目视着前来报讯的【大魏宫廷】传令兵,此刻身在城北的【大魏宫廷】吴沅眼中尽是【大魏宫廷】迷惑与震惊。

  要知道,他已经设法断了齐将东郭昴所率领的【大魏宫廷】琅邪军的【大魏宫廷】后路,正准备带着麾下此刻因为受到了钱物的【大魏宫廷】刺激而显得战意浓浓的【大魏宫廷】正军,希望能将这支已步入他陷阱的【大魏宫廷】齐军歼灭。

  可没想到,他麾下将领吴康所守卫的【大魏宫廷】南城,却居然出了岔子。

  要知道,诱敌与被击退,这是【大魏宫廷】两码事,此刻宿县城内已有一支琅邪军,再让另外一支齐军入城,不难猜测楚军企图全歼一支楚军的【大魏宫廷】胜算就会减低。

  甚至于弄假成真,使宿县成为齐军的【大魏宫廷】囊中物。

  『居然被俞骥一语成箴……』

  吴沅表情古怪地嘀咕了一句,随即他唤来麾下将领毛祁,吩咐他道:“毛祁,你在此守着,全力围杀这边的【大魏宫廷】齐军,吴某要即刻感到城南去。”

  “末将遵令。”部将毛祁抱抱拳,接管了此地的【大魏宫廷】指挥。

  而在此之后,吴沅即刻带领麾下一支军队前往支援城南的【大魏宫廷】吴康。

  没有猜到田耽夜袭他宿县的【大魏宫廷】方位,这让吴沅不禁有些气恼,毕竟摸错了方向,就意味着他们楚军为了埋伏楚军而所做的【大魏宫廷】一切准备皆成了白费,这如何让吴沅不气恼?

  而更让他气恼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待等他来到城南后,他现城南的【大魏宫廷】战况,居然已糜烂至此——军中,居然出现了逃兵!

  这还得了?!

  远远看到一拨逃兵仓皇地向这边逃来,吴沅眼眸一冷,当即拔出佩剑,当机立断地与他的【大魏宫廷】亲卫们一同杀死了数十名逃兵,这才震慑住了其余逃兵。

  不怪他如此心狠,毕竟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名将领都不会允许逃兵的【大魏宫廷】出现,尤其是【大魏宫廷】在楚国。

  在楚国,针对逃兵的【大魏宫廷】惩罚那是【大魏宫廷】非常严厉的【大魏宫廷】,非但当场格杀,甚至是【大魏宫廷】,日后或许还会牵连到家眷。

  而在严令禁止下,城南仍然出现了逃兵,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边的【大魏宫廷】战况比吴沅所想象的【大魏宫廷】还要恶劣。

  『吴康……』

  吴沅心中默念一遍那位族人的【大魏宫廷】名字,颇有些担心后者,毕竟在他心目中,除了项末这个恩人外,就只有吴康等与他同样是【大魏宫廷】出身吴越之地的【大魏宫廷】兵将,才可称得上是【大魏宫廷】自己人。

  “将军,这些人怎么办?”

  一名协助吴沅阻挡逃兵去路的【大魏宫廷】将领冷冷瞅着那些此刻跪在地上哀求饶命的【大魏宫廷】逃兵,询问吴沅道。

  只见吴沅皱眉望了一眼附近那些逃兵,沉声喝道:“敌人就在前方,何惧之有?……尔等皆跟随本将军前往杀敌,逃逸者,皆杀之!”

  这一声冷酷的【大魏宫廷】命令,虽然使得附近众楚国兵将们心中一震,但不可否认算是【大魏宫廷】制止了兵卒逃逸的【大魏宫廷】现象。

  此后,随着吴沅及时率领大队人马来到城南,城南楚军的【大魏宫廷】溃败之势,当即便扭转过来。

  而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察觉到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负责猛攻宿县城南的【大魏宫廷】齐将仲孙胜。

  就在一刻辰之前,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北海军击败了楚将吴康,明明是【大魏宫廷】全军推进的【大魏宫廷】大好局面,但是【大魏宫廷】一刻辰之后,明明在气势上占据优势的【大魏宫廷】北海齐军,居然被强行挡了回来。

  『吴沅来了!』

  仲孙胜心中一凛,因为在宿县,唯有吴沅在楚军中有着如此高的【大魏宫廷】威望与震慑力。

  『来的【大魏宫廷】好快啊……该死!东郭昴没能将吴沅拖在城北么?』

  仲孙胜在心中暗骂着同僚东郭昴,因为按照主帅田耽所指定的【大魏宫廷】战术,东郭昴与琅邪军应当吸引吴沅的【大魏宫廷】注意,将这名宿县的【大魏宫廷】楚军最高统帅拖在城北,好方便仲孙胜与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北海齐军将战线推进。

  不过话说回来,战场本身就是【大魏宫廷】如此:计划比如变化,哪怕是【大魏宫廷】再周详的【大魏宫廷】战术,也总会出现不尽人意的【大魏宫廷】变故。

  而事到如今,仲孙胜也只有硬着头皮命令麾下士卒强行进攻,毕竟倘若在这种时候再被吴沅击溃,那可真是【大魏宫廷】要叫齐军颜面尽失了。

  “杀吴沅,赏千金!”

  仲孙胜言简意赅的【大魏宫廷】一句口号,可谓是【大魏宫廷】极大的【大魏宫廷】鼓舞了士气。

  只见在宿县城南的【大魏宫廷】大街小巷,齐军士卒与楚军士卒厮杀在一处,毫无阵型、毫无秩序,俨然已是【大魏宫廷】混战。

  不得不说,在这种作战环境狭隘的【大魏宫廷】巷战,齐军士卒便6续暴露了他们的【大魏宫廷】弱点:虽然齐国的【大魏宫廷】军卒拥有着可能是【大魏宫廷】中原国家军队中最精良的【大魏宫廷】武器与装备,但他们的【大魏宫廷】本身实力,却是【大魏宫廷】远远不如魏国步兵,甚至连楚国的【大魏宫廷】正军士卒也比不上。

  以至于当无数楚国正军士卒死死守住各条街道时,无数齐军士卒几次奋力进攻,居然皆被楚军挡了回来,气地负责这块区域的【大魏宫廷】齐将仲孙胜恨不得亲自上阵打破僵局。

  想来仲孙胜料想不到,楚将吴沅究竟在后方杀了多少逃兵、许下多少关于赏赐方面的【大魏宫廷】承诺,才使得楚军能够挽回先前的【大魏宫廷】劣势。

  渐渐地,此前明明占据着优势的【大魏宫廷】齐国北海军,居然被楚军一点一点地击退了。

  『这个吴沅,还真是【大魏宫廷】前所未有的【大魏宫廷】强劲之地……』

  仲孙胜心中暗恨。

  他忍不住骂道:“冯宝呢!……他是【大魏宫廷】干什么吃的【大魏宫廷】?!”

  然而片刻后,前方传来消息:偏将军冯宝,被楚将吴沅斩杀。

  『……』

  仲孙胜顿时目瞪口呆,要知道冯宝那可是【大魏宫廷】他北海军的【大魏宫廷】一员猛将,可在这里,居然被吴沅所杀。

  而更让他震惊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吴沅作为宿县的【大魏宫廷】楚军最高统帅,居然已亲自身负战场杀敌。

  『原来如此,是【大魏宫廷】吴沅亲自上阵,激励了楚军……』

  仲孙胜捏了捏拳头,只听得拳头咯嘣作响。

  不得不说,他这些跟随田耽,不知击败了多少楚军、多少楚将,但还真未遇到过像吴沅这样“不知死活”的【大魏宫廷】敌将。

  那个吴沅,仿佛丝毫不畏惧齐军主帅田耽的【大魏宫廷】赫赫威名。

  还真别说,吴沅还真不怕田耽。

  因为说实话,田耽在楚国的【大魏宫廷】凶名,有一半是【大魏宫廷】因为他胜多败少,而另外一半,则是【大魏宫廷】因为此人非常“记仇”,倘若遇到某个楚将,且此人给齐军造成了太多的【大魏宫廷】阻碍,那么日后只要有机会的【大魏宫廷】话,田耽就会杀尽这名将领的【大魏宫廷】家眷,作为对楚国将领的【大魏宫廷】威慑。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如此,楚国的【大魏宫廷】将领皆非常畏惧田耽,就像东门宓所认为的【大魏宫廷】那样,很多人只要听到田耽的【大魏宫廷】名字,就会吓得双腿软,实在是【大魏宫廷】田耽在楚国的【大魏宫廷】暴虐凶名,远比他作战勇猛更加深入人心。

  可问题就在于,吴沅乃是【大魏宫廷】吴越之民出身,而吴越之民素来顽强、坚韧,岂会在意田耽的【大魏宫廷】威胁?

  要知道,相比较楚国近百年来对吴越之民的【大魏宫廷】威胁,似田耽这种,根本无关痛痒。

  这是【大魏宫廷】一个楚国花了上百年工夫,都未使其臣服的【大魏宫廷】民族!

  “该死!”

  暗骂一句,按耐不住的【大魏宫廷】仲孙胜拔出佩剑,亲自加入了战斗,因为他若是【大魏宫廷】再无动于衷的【大魏宫廷】话,可能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士卒果真会逐渐被楚军压制,以至于被驱逐出城外。

  不得不说,吴沅与仲孙胜这两名楚、齐将领亲自上阵,极大地鼓舞了两军士卒的【大魏宫廷】士气,同时也使得这场混战变得更加激烈。

  放眼城内大街小巷,几乎到处都是【大魏宫廷】楚、齐两国士卒相互厮杀的【大魏宫廷】身影,横尸遍地、血流成河。

  然而,就在楚、齐两支军队正处于鏖战的【大魏宫廷】时候,在宿县的【大魏宫廷】西城门,却有几十个黑影利用钩索工具悄无声息地攀上了城墙。

  随后,这些人暗杀掉了城墙上那些记挂着城内混战的【大魏宫廷】楚兵,悄悄地打开了城门。

  而在此之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伍忌与汾陉军的【大魏宫廷】蔡擒虎,面带着一抹笑容,带着大队人马从城外的【大魏宫廷】夜幕中现身,堂而皇之地从城门进入了宿县。

  在那些徐徐进入宿县的【大魏宫廷】商水军士卒当中,原齐国东莱军将领甘茂一脸气愤、惊怒。

  『那姬润……居然利用田帅!』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魏军,终于在楚、齐两军士卒厮杀地最激烈的【大魏宫廷】时候,悄然登场。(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圣墟  努努书坊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