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89章:项末的【大魏宫廷】决断

第689章:项末的【大魏宫廷】决断

  曾几何时,赵弘润误以为楚国很弱,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亦不堪一击。

  后来他才知道,他当年击败的【大魏宫廷】所谓『楚暘城君熊拓麾下十六万大军』,其实只是【大魏宫廷】楚国一帮农民兵而已,根本不算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正规军。

  楚国的【大魏宫廷】正规军,即『楚国正军』,虽然没有达到『魏国步兵』那种程度,无论是【大魏宫廷】军团作战还是【大魏宫廷】单兵作战皆拥有着过人的【大魏宫廷】武力,但不可否认,楚国正军要远比当年楚暘城君熊拓麾下那些农民兵强悍地多。

  这一点,从齐军夜袭宿县却被楚将吴沅堵截地死死的【大魏宫廷】,就能看出端倪。

  明明齐军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皆要被楚国正军精良地多,可齐军就是【大魏宫廷】无法在势头上压制楚军。

  再说楚国的【大魏宫廷】将领,可能赵弘润几乎不知楚国有什么善战的【大魏宫廷】将军,但那只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一直呆在魏国,孤陋寡闻,事实上,不止是【大魏宫廷】齐国拥有像田耽这样的【大魏宫廷】名将,楚国也有。

  其中最为著名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堪称楚国世代虎将名门的【大魏宫廷】项氏。

  楚国的【大魏宫廷】项氏,名气丝毫绝不会比齐国的【大魏宫廷】田氏逊色。

  只不过与田氏不同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项氏亦是【大魏宫廷】芈姓之后,是【大魏宫廷】正儿八经的【大魏宫廷】楚国公族。

  他们不像『屈氏』那样不满足于在楚国的【大魏宫廷】地位,企图从『熊氏』手中窃夺国家,因而与『熊氏』一族展开了数十上百年的【大魏宫廷】争斗,项氏的【大魏宫廷】存在,更像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守护者,他们几乎不参与楚国宫廷争斗那些狗屁事,只负责镇守楚国几个紧要之地。

  比如当代项氏一门中最为瞩目的【大魏宫廷】将星项末,就曾镇守『昭关』十余年,替楚国抵挡来自东南方向的【大魏宫廷】吴越之民的【大魏宫廷】攻击,并屡次出兵镇压叛乱军。

  已战死在宿县的【大魏宫廷】楚将吴沅,就是【大魏宫廷】项末最后一次征讨吴越之地时收复的【大魏宫廷】吴越将领。

  从那之后,项末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被调到宿县,开始兴修符离塞,从此未曾在参与楚国与吴越之民的【大魏宫廷】战争。

  九月初二的【大魏宫廷】寅时,刚刚睡下没多少时间的【大魏宫廷】项末,就再次被其亲兵唤醒。

  “是【大魏宫廷】齐军又来进攻了么?”

  项末睁着布满血丝的【大魏宫廷】双目问道。

  这几日,符离塞的【大魏宫廷】处境真可谓是【大魏宫廷】不好过,因为对面『邳』要塞的【大魏宫廷】齐鲁联军,就跟发了疯似的【大魏宫廷】,几乎一天要攻打符离塞七八次,简直不留活路。

  项末心中清楚,齐王吕僖之所以如此疯狂,一来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位齐国君王命将不久,因此迫切想要重创楚国,免得楚国待其吕僖死后进攻齐国;二来,是【大魏宫廷】因为齐王吕僖有两位副将,即『魏公子润』与『大齐名将田耽』,此二人目前正在攻打符离塞的【大魏宫廷】后防宿县,齐王吕僖死死拖住符离塞的【大魏宫廷】兵力,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让项末不敢分兵前往支援宿县。

  不得不说,在这种腹背受敌的【大魏宫廷】艰难处境下,纵使是【大魏宫廷】项末亦有些疲于应付。

  “并非齐军。”

  项末的【大魏宫廷】亲卫在听到自家将军的【大魏宫廷】询问后,表情有些不安,低头说道:“是【大魏宫廷】宿县来人了。……宿县的【大魏宫廷】县公东门宓,领着其一门,前来投奔我符离塞。”

  『东门宓?我不是【大魏宫廷】让他在宿县辅助吴沅么?他来做什么,难道……』

  项末闻言皱了皱眉,点点头说道:“让他进来。”

  亲卫抱拳而退,片刻后,他领来一人,正是【大魏宫廷】宿县县公东门宓。

  “上将军。”

  在见到项末后,东门宓拱手施礼,毕恭毕敬,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东门氏也算是【大魏宫廷】依附项氏的【大魏宫廷】贵族。

  项末点点头,因为两族的【大魏宫廷】关系很近,因此项末也没有俗套地质问东门宓为何丢下宿县,举家投奔他符离塞,而是【大魏宫廷】直截了当地问道:“宿县已不能保全?”

  “是【大魏宫廷】。”东门宓低声说道。

  虽然他已经知道项末为人宽厚,不过因为他东门氏此番为了避祸而提前举家逃出宿县,这也算是【大魏宫廷】临阵脱逃,因此,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是【大魏宫廷】故,他咬咬牙告罪道:“上将军,为我东门氏一族不至于被诛,小老儿携家人临阵脱逃,愧对大王,愧对上将军,请上将军论处。……希望念在我东门氏以往的【大魏宫廷】苦劳上,请上将军高抬贵手,仅治小老儿的【大魏宫廷】罪,饶过我东门氏。”

  “……”项末上下打量了东门宓几眼。

  其实对于这桩事,项末本身倒并是【大魏宫廷】很在意,因为他很清楚吴沅是【大魏宫廷】一个什么样的【大魏宫廷】将领——吴沅杀伐果断,倘若不是【大魏宫廷】他允许东门氏举家撤离,东门宓与他的【大魏宫廷】氏族,绝不可能活着离开宿县。

  换而言之,既然东门宓来到了宿县,这就意味着是【大魏宫廷】吴沅允许的【大魏宫廷】。

  吴沅作为宿县的【大魏宫廷】最高将领,自然拥有这方面的【大魏宫廷】权限。

  更何况,面对西路魏军与东路齐军那十几万大军,东门宓与其东门氏一族又能对战况起到什么帮助?

  因此,项末挥挥手说道:“此事暂且搁置,我问你,吴沅叫你来,可有什么嘱咐?”

  东门宓闻言眨了眨眼睛,心知眼前这位上将军已经猜到了什么,因此心中的【大魏宫廷】忐忑逐渐消退。

  只见他拱了拱手,正色说道:“吴(沅)将军希望上将军尽早撤退,向南突围。……他还有句话让小老儿转告上将军,说是【大魏宫廷】……符离塞是【大魏宫廷】死物,它就在这里,不会走也不会逃,纵使今日被齐军所夺,日后终是【大魏宫廷】有办法夺回来的【大魏宫廷】。可倘若人死了,那就真的【大魏宫廷】全完了。”

  『……』

  项末闻言微微色变,在屋内来回踱了几步,他的【大魏宫廷】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大魏宫廷】预感。

  因为吴沅托东门宓转达的【大魏宫廷】那一番话,与其说是【大魏宫廷】呈恰敬笪汗ⅰ侩,倒不如说更像是【大魏宫廷】临终前的【大魏宫廷】嘱咐。

  沉默了片刻后,项末沉声说道:“将宿县的【大魏宫廷】现况一五一十地道来,不得有半点隐瞒!”

  “是【大魏宫廷】!”见项末态度顿变,东门宓心中微惊,不敢怠慢,当即老老实实地将他临离开前宿县的【大魏宫廷】情况告诉了项末,包括宿县南城门与北城墙相继被田耽与赵弘润前后摧毁的【大魏宫廷】事。

  而听闻东门宓这一番话,项末面色大变,因为他这才震惊地意识到,吴沅所面对的【大魏宫廷】,并非只是【大魏宫廷】单单一个『齐国名将田耽』,还有一个用奇计摧毁宿县城墙的【大魏宫廷】西路魏军的【大魏宫廷】年轻统帅,『魏公子润』。

  『不愧是【大魏宫廷】当年击败暘城君熊拓殿下的【大魏宫廷】人……魏公子润。』

  项末的【大魏宫廷】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可能楚国本土的【大魏宫廷】熊氏贵族一个个自认为『我大楚天下无敌』,但项氏子弟,绝不会轻视任何一个敌人。

  对于那位魏公子润,亦或是【大魏宫廷】说魏王的【大魏宫廷】八公子肃王姬润,项末就曾托人向暘城君熊拓打听过。

  当时,暘城君熊拓给予了姬润极高的【大魏宫廷】评价。

  只不过,当时楚国王都寿郢,并未将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话当真,那些公卿们普遍认为,这是【大魏宫廷】熊拓故意吹捧姬润,好使得他败在那姬润手中不至于让人耻笑。

  唯独寥寥几人留了心。

  其中就有项末。

  倒不是【大魏宫廷】全然因为暘城君熊拓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评价,而是【大魏宫廷】因为项末曾听说赵弘润曾将楚西的【大魏宫廷】数十万楚民接纳到魏国,这让项末顿时对赵弘润报以警惕。

  在项末看来,姬润卷走楚西的【大魏宫廷】财富,这无所谓,反正楚西远远没有楚东殷富。

  可姬润居然卷走了楚国数十万民众,这就有问题了。

  这说明那位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野心,并不满足于保家卫国,他的【大魏宫廷】野心要更大。

  “容我……思忖一下。”

  因为心事繁杂,项末也无暇再与东门宓说话,待问恰敬笪汗ⅰ垮楚吴沅并没有其他事托东门宓传达后,他便让东门宓退下歇息去了。

  东门宓离开后,项末独自一人坐在屋内。

  因为吴沅托东门宓转达的【大魏宫廷】那一番话,让项末有种不好的【大魏宫廷】预感。

  “来人!”

  项末沉声喊道。

  话音刚落,便见一名亲卫走了进来。

  可还未等项末开口,就听那名亲卫说道:“上将军,宿县又来人了。”

  “又来人了?”正准备冒险发兵支援宿县的【大魏宫廷】项末,闻言微微一愣。随即,他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什么,叹息道:“是【大魏宫廷】吴沅他们吧?……呵,终归对方是【大魏宫廷】那田耽呐!”

  说着这话,项末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宿县,还是【大魏宫廷】丢了。

  不过叹气归叹气,可他心中却莫名地反而心安了些许,不再像刚刚那样焦躁。

  “叫他们进来吧。”项末开口说道。

  “是【大魏宫廷】!”亲卫抱了抱拳,但是【大魏宫廷】却未立即转身离开。

  见此,项末眼中闪过几丝困惑,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只见那名亲卫犹豫了一下,这才低声说道:“从宿县前来投奔我符离塞的【大魏宫廷】,有宿县县公东门宓的【大魏宫廷】东门一氏族人,也有吴康、俞骥两位将军,唯独……唯独没有吴沅将军。”

  项末脸上的【大魏宫廷】表情顿时僵住了,双眼亦不自觉地睁大了几分。

  同时,他心中的【大魏宫廷】那份不好的【大魏宫廷】预感,正迅速化作某种负面情绪,让他通体冰凉。

  那一瞬间,他脸上闪过诸如震惊、难以置信、愤怒等诸多表情,但最终,就只剩下了悲伤与惋惜。

  沉默了良久,项末用低沉嗓音说道:“让他们……进来。”

  “是【大魏宫廷】。”亲卫这才抱抱拳,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吴康、俞骥二将便来到了项末的【大魏宫廷】屋内,只见二人眼眶泛红,双目布满血丝,一瞧见项末,吴康便哽咽地说道:“上将军,宿县……宿县沦陷了!”

  听闻此言,项末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大魏宫廷】开口问道:“吴沅……何在?”

  此时,俞骥亦双目眼眶泛红地低声说道:“吴沅将军,选择留在宿县!”

  一时间,整个屋内顿时死寂下来。

  项末几番张嘴,几番欲言又止,但最终,这些皆化作一声无声的【大魏宫廷】叹息。

  “来人!”

  “上将军。”亲卫闻言来到屋内。

  只见项末沉吟了片刻,随即正色说道:“即刻派人通知龙脊山的【大魏宫廷】子车继,就说……宿县已失,我军将全军向南突围,让他速速与我军汇合。”

  “撤兵?”亲卫吃惊地问道。

  “对!”项末略一点头,终于下了决定。

  “姑且暂时将符离塞让给齐军,过不了多久,项某还是【大魏宫廷】会夺回来的【大魏宫廷】!”(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12:48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贞观帝师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贞观帝师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深圳民升激光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大魏宫廷  调教大宋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