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699章:乱世
  『ps:着凉了,头疼欲裂,容我出去刮个痧,回来后再补上另外一章。万分抱歉。』

  ————以下正文————

  时间回溯到洪德十八年八月。

  在八月十四日,韩国骑军终于兵出天门关与孟门关,数万轻骑速攻魏国『上党郡』山阳县。

  当日,山阳战事爆发,魏国四皇子、燕王赵弘疆,率领三万余山阳军死守城池,守至黄昏,这才使韩国骑兵撤退。

  次日,魏国驻军六营之一的【大魏宫廷】南燕军,在大将军卫穆的【大魏宫廷】率领下,紧急支援山阳,期间又遭遇韩国骑兵的【大魏宫廷】伏击,卫穆指挥若定,最终以双方平分秋色收场。

  待等到八月十六日,韩国西路从北地方向出兵,进攻魏国『河东郡』,魏国城池『汾阴』沦陷。

  此后,无数韩国骑兵侵入河东郡。

  在此期间,魏国东宫皇太子赵弘礼,领『北疆督帅』、『远征军』主帅职衔,携副帅『桓王』赵弘宣,坐镇河东『安邑』,正式对西路韩国进行反击。

  上党、河东两地的【大魏宫廷】战事爆发,代表着魏韩战争正式开启。

  八月十八日,魏国附属友邦『川雒部落联盟』,对韩国宣战。

  期间,青羊、白羊、灰羊等羱族部落,以及纶氏、孟氏等羝族部落,还有个别羯族部落,组成『川雒军』,进入河东,与韩国的【大魏宫廷】『游骑兵』交战。

  所谓的【大魏宫廷】游骑兵,顾名思义,即四处游荡、负责扫荡敌境反抗力量的【大魏宫廷】骑兵,是【大魏宫廷】协助主力军作战的【大魏宫廷】侧应部队。

  因此,游骑兵并没有明确的【大魏宫廷】攻击目标,享有最高的【大魏宫廷】自由度,是【大魏宫廷】故这些游骑兵自侵入魏国河东郡西部以来,四处进攻,一度总领北疆、河东战事的【大魏宫廷】魏国东宫皇太子赵弘礼感到分外棘手。

  『注:游骑兵并非是【大魏宫廷】真正意义上的【大魏宫廷】骑兵兵种,而是【大魏宫廷】指专门负责骚扰打游击的【大魏宫廷】骑兵,比如,桓虎寇骑与砀郡游马,就应当被归类于游骑,而不是【大魏宫廷】用于正面战场的【大魏宫廷】骑兵。』

  然而,待等川雒骑兵进入河东之后,魏军『北疆远征军』的【大魏宫廷】处境倒是【大魏宫廷】改善了许多,毕竟川雒骑兵亦是【大魏宫廷】擅长四处游击的【大魏宫廷】骑兵,且实力并不逊色于韩国游骑兵。

  八月二十日,韩国加大对山阳县的【大魏宫廷】进攻力度,燕王赵弘疆与南燕大将军卫穆奋力抵御,双方互有胜败伤亡。

  而在此期间,魏王赵元偲命新晋军府上将军韶虎,携五万训练已久的【大魏宫廷】『大魏武军』,紧急支援上党。

  待等上将军韶虎与他麾下那五万大魏武军抵达山阳县,上党魏军立马扭转了此前的【大魏宫廷】被动局面,然而此时,河东战场的【大魏宫廷】战况却大为不妙。

  仔细想想也不奇怪,毕竟东宫太子赵弘礼、以及桓王赵弘宣皆是【大魏宫廷】初次领兵,而手底下的【大魏宫廷】『北疆军』,亦是【大魏宫廷】有一群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私军组成,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评价来说,就是【大魏宫廷】一群不堪大用的【大魏宫廷】乌合之众,因此别说反击韩军,这些人居然连韩国的【大魏宫廷】游骑兵也抵挡不住,要不是【大魏宫廷】有川雒骑兵在旁援护,恐怕安邑已然被攻陷。

  河东打了败仗的【大魏宫廷】噩传到了大梁,然而魏天子却没有几分震怒。

  毕竟河东战场投入的【大魏宫廷】魏军皆是【大魏宫廷】魏国国内贵族们所组成的【大魏宫廷】私军,哪怕吃了败仗,消耗的【大魏宫廷】也是【大魏宫廷】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实力,与魏国并无多大关联。

  甚至于,魏天子还巴不得这些贵族损失过重。

  只不过,考虑到河东战场若是【大魏宫廷】战况糜烂,或将影响到国人的【大魏宫廷】情绪,影响到山阳战场,最终导致整个北疆战域的【大魏宫廷】失利,因此,魏天子一方面命成皋军大将军朱亥提兵前往河东,坐镇『王峘』、『武遂』两地,一方面则派他当年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现三卫军统帅李钲,前往安邑,协助东宫太子弘礼与桓王弘宣。

  本来,魏天子倒是【大魏宫廷】想过是【大魏宫廷】否要调动他儿子赵弘润收复的【大魏宫廷】五万『川北骑兵』,没想到一查才知道,这五万『川北骑兵』已秘密被调到商水。

  于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立马就懂了。

  八月,对于魏国北疆军卒而言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个艰巨的【大魏宫廷】考验,因为其中有很多人都不清楚韩国骑军的【大魏宫廷】实力,因此白白吃了不少败仗,好在此番魏国在整个北疆投入的【大魏宫廷】兵力并不少,因此战况虽说不利,但好歹还是【大魏宫廷】能坚持下来。

  而待等到八月份的【大魏宫廷】末尾,魏国在北疆的【大魏宫廷】压力便小了很多。

  因为在这个月,齐国巨鹿郡的【大魏宫廷】巨鹿水军,遵从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命令,由上将军田骜率领整个水军,在韩国的【大魏宫廷】东边,正式发动攻势,强大的【大魏宫廷】『火弩战船』,频繁攻击韩国在长江下游的【大魏宫廷】邯郸郡,战况简直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势如破竹。

  虽然韩国在决定进攻魏国时,早已考虑到齐国这方面的【大魏宫廷】因素,因此在与巨鹿郡相邻的【大魏宫廷】邯郸郡部署了重兵,但奈何齐国巨鹿水军携带太多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韩*队抵挡不住这些由鲁国工匠们所精心打造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以至于在齐国上将军田骜的【大魏宫廷】攻击下,屡屡战败。

  总得来说,北方中原的【大魏宫廷】战况目前还不算是【大魏宫廷】很激烈,无论是【大魏宫廷】齐魏一方,还是【大魏宫廷】韩国一方,都保持着克制与理智。

  而在中原的【大魏宫廷】南方,战况可要比北方激烈地多。

  ——商水县——

  九月七日,青鸦众首领应康收到了从铚县赵弘润处紧急送来的【大魏宫廷】讯息,传递讯息的【大魏宫廷】那几名青鸦众,这一路上堪称是【大魏宫廷】日夜兼程,这才抢在九月初十这个日子前,将那位肃王的【大魏宫廷】命令传回到商水。

  收到这则消息后,应康不敢怠慢,当即将其交给相当于商水县县守的【大魏宫廷】大将谷粱崴。

  谷粱崴在看过讯息后,立马将五万川北弓骑的【大魏宫廷】督将博西勒,以及游马轻骑的【大魏宫廷】首领游马一齐请到了府内。

  待等见到博西勒与游马二人后,谷粱崴也没有废话,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交给二人,对他们说道:“肃王殿下有命,命你二人即刻率领麾下骑兵进攻楚国。……此番进兵,肃王命博西勒将军为主帅,游马担任副帅,具体的【大魏宫廷】进攻路线已清楚写在信中,你二人自行商讨。”

  “游马骑要与我川北骑一同前往?”博西勒在听闻这话后怀疑地问道。

  听了这话,游马的【大魏宫廷】表情顿时就拉了下来,毕竟怎么听都感觉是【大魏宫廷】博西勒在嫌弃他。

  不过也难怪,毕竟游马新军才训练了没多久,虽然军中士卒在经过严格训练后,骑术逐步提高,但说到底,这仍然只是【大魏宫廷】一支新军而已,如何比得过长年征战的【大魏宫廷】川北弓骑?

  很显然,博西勒是【大魏宫廷】在顾虑游马新军会不会拖他川北弓骑的【大魏宫廷】后腿,毕竟在这位羯族将军的【大魏宫廷】心中,骑兵日行数百里长途奔袭,这是【大魏宫廷】很正常的【大魏宫廷】事,堪称家常便饭;然而在魏国,这却是【大魏宫廷】衡量一支骑兵是【大魏宫廷】否堪称精锐的【大魏宫廷】标准之一,这还比什么?

  注意到博西勒的【大魏宫廷】轻视与游马脸上的【大魏宫廷】愤怒之色,谷粱崴只好打个圆场说道:“博西勒将军,砀山游马乃是【大魏宫廷】我大魏曾经的【大魏宫廷】……唔,你可以理解为是【大魏宫廷】一支精锐,而游马亦是【大魏宫廷】当年砀山游马的【大魏宫廷】老卒,他会给予你诸多建议的【大魏宫廷】。”

  然而博西勒并不信服,摇摇头淡淡说道:“中原的【大魏宫廷】骑兵,太弱。……即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精锐,怕是【大魏宫廷】也不过如此。”

  听闻此言,游马冷笑着讥讽道:“那么强大的【大魏宫廷】羯角骑兵,又为何会臣服于肃王殿下?”

  博西勒语噎了一下,半响后这才说道:“我只是【大魏宫廷】说魏国的【大魏宫廷】骑兵太弱,并没有说魏国的【大魏宫廷】步兵弱小。……击败我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步兵。”

  “你……”

  眼瞅着博西勒与游马相互瞧不顺眼,谷粱崴摇摇头,随即正色说道:“好了,到此为止!……某不管你二人的【大魏宫廷】情绪如何,总之,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命令不容违背!明白了么?博西勒将军,还有游马将军?”

  博西勒与游马对视一眼,这才不得不接受这种让他们都非常不爽的【大魏宫廷】任命。

  “谨遵肃王殿下之命!”

  九月初十,五万川北弓骑与数千游马新军,在博西勒与游马的【大魏宫廷】率领下,兵出商水,正式对楚国展开进攻。

  他们第一个攻打的【大魏宫廷】目标,便是【大魏宫廷】楚平舆君熊琥所管辖的【大魏宫廷】项城。

  ——吴越,会稽——

  在九月初的【大魏宫廷】某一日,东越领袖少康接见了齐国派遣的【大魏宫廷】使节冯谖。

  少康,乃当初东越王的【大魏宫廷】后嗣。

  百余年前,楚国攻灭东越,东越因此亡国。

  然而,楚国在攻灭东越后,吴越之民始终不肯臣服于楚国,他们激烈地反抗,甚至于,还屡次组织了类似敢死队的【大魏宫廷】军队,深入楚国腹地进行报复,这即是【大魏宫廷】楚国境内西越叛乱军的【大魏宫廷】由来。

  别看吴越是【大魏宫廷】一个已亡国的【大魏宫廷】民族,但是【大魏宫廷】这个民族的【大魏宫廷】实力可不容小觑,比如如今的【大魏宫廷】领袖少康与他所领导的【大魏宫廷】『东瓯军』,这十几年来逐渐收复故土,早已成为楚国心腹大患,因此才有楚国上将军项末率军征讨吴越。

  “……正如在下方才所言,吾主大齐之王,愿意与东越、与少康殿下世代交好,视齐越互为友邦。……依在下看来,齐越两国利害一致,楚国一日势大,于吾主,于少康殿下,皆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事。此番吾主挥大军攻楚,私以为正是【大魏宫廷】越国复国的【大魏宫廷】时机。”

  在冯谖的【大魏宫廷】劝说下,少康显然是【大魏宫廷】意动了。

  这不意外,毕竟东越与楚国乃世代宿敌,亡国之恨不共戴天,想来少康只要不犯傻,就应该明白趁这个绝佳的【大魏宫廷】机会重创楚国。

  然而,少康亦有他的【大魏宫廷】顾虑,那就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这场针对楚国的【大魏宫廷】战事究竟能维持多久,毕竟传闻中,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别到时候他们东越这边兴匆匆地起兵反楚,齐王吕僖却亡故了,以至于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在沉思了一番后,少康还是【大魏宫廷】同意了这件事。

  九月初十,吴越领袖少康率领数万『东瓯军』,对楚国的【大魏宫廷】昭关展开攻势。

  而几乎于此同时,楚国境内寿陵、西陵一带的【大魏宫廷】西越叛乱军,亦举兵进攻四邻。

  九月初十这一日,六路大军齐攻楚国,一场波及整个南方中原的【大魏宫廷】旷世战役,就此打响。(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笔趣阁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深圳民升激光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圣墟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