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03章:墨门钜子

第703章:墨门钜子

  在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冷眼旁观下,固陵君熊吾率领着十万大军从巨阳县出击了。

  在此,姑且先介绍一下巨阳县附近一带的【大魏宫廷】驻扎楚军。

  首先是【大魏宫廷】巨阳军,即巨阳君熊鲤的【大魏宫廷】私军,也可以理解为是【大魏宫廷】巨阳县的【大魏宫廷】县师,原本有十五万左右,但其余五万兵力,巨阳君当时派了出去。

  而这五万军队中,其中三万兵由当时的【大魏宫廷】楚将孙叔轲率领,支援铚县县公万奚。

  而如今,这四万军队已败于魏军手中,其中有两万降兵在主将孙叔轲的【大魏宫廷】号召下,归降于魏军。

  至于另外两万兵,则驻守在浍河南岸,由楚将黄渚率领。

  魏军强渡浍河时遭到数支楚军的【大魏宫廷】阻击,其中就有楚将黄渚的【大魏宫廷】两万楚军。

  刨除了巨阳军这支本地的【大魏宫廷】军队后,其余皆是【大魏宫廷】楚国从各地征调过来的【大魏宫廷】军队。

  其中包括,新阳正军十万,统帅为楚国上将军、新阳君项培;

  蔡溪军(县师)三万,统帅为县公蔡厚;

  西阳军(县师)三万,统帅为县公西门嵇;

  鄣阳军(私军)五万,统帅为鄣阳君熊整麾下大将周征;

  彭蠡(li)军(私军)五万,统帅为彭蠡君熊益麾下大将徐暨。

  再加上暘城君熊拓新训练的【大魏宫廷】十万兵,以及固陵君熊吾八万兵,此刻驻扎在巨阳县一带的【大魏宫廷】楚军,总计五十二万军队。

  这还不包括被西越牵绊了行程的【大魏宫廷】寿陵君景舍与西陵君屈平这两位的【大魏宫廷】军队,否则,单单西路魏军这边,就要面对近乎七十万军队,一个庞大让几乎叫人绝望的【大魏宫廷】数字。

  当然了,其实即使是【大魏宫廷】目前在巨阳县一带的【大魏宫廷】五十万楚军,也已足够让魏军引起重视。

  这不,当青鸦众将在前线打探得来的【大魏宫廷】情报送到铚县,送到赵弘润手中时,后者满脸凝重之色。

  因为双方的【大魏宫廷】兵力相差实在是【大魏宫廷】悬殊。

  要知道,即便是【大魏宫廷】前后收编了几支楚国正军,鄢陵军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兵力加在一起,也不过**万人,而他们所要面对的【大魏宫廷】楚军,却有多达五十万。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不由地暗暗称赞自己一句,因为事实已证明,单凭**万尚处在磨合期的【大魏宫廷】魏军,想要在正面交锋上战胜五十万楚军,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一项艰巨的【大魏宫廷】挑战。

  倘若不下令全军化整为零的【大魏宫廷】话,恐怕魏军甚至无法在巨阳县一带楚军的【大魏宫廷】威胁下,在浍河南岸站稳脚跟。

  “巨阳县居然有这么多军队?”

  宗卫长卫骄在旁听到这个情报,不由地满脸惊骇。

  因为他忍不住猜想:单单他魏军要攻打的【大魏宫廷】目标正阳县,便有五十万楚军,那么,濠上呢?由齐王吕僖亲率大军攻打的【大魏宫廷】下蔡呢?东路齐军田耽所负责攻打的【大魏宫廷】钟离、向县呢?

  照这样算下来,此番联军需要面对的【大魏宫廷】楚**队,岂不是【大魏宫廷】已超出两百万军队?

  “咕……”

  饶是【大魏宫廷】卫骄,此刻亦忍不住咽了咽唾沫,面色有些失神。

  毕竟对于魏国而言,近百年来何曾参与过如此规模的【大魏宫廷】战争?

  似当前这种规模的【大魏宫廷】战场,已经超出了他卫骄能理解的【大魏宫廷】范围,让这位英勇的【大魏宫廷】宗卫长,亦不由地感觉浑身冒汗。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卫骄的【大魏宫廷】异状,赵弘润笑着宽慰道:“莫要被楚军庞大的【大魏宫廷】兵力数字给吓到,事实上此刻巨阳县境内那五十万军队,在本王看来值得警惕的【大魏宫廷】,怕是【大魏宫廷】也只有项培的【大魏宫廷】十万新阳正军,其余那些楚军……呵,恐怕也就是【大魏宫廷】只能打打顺风仗,一旦战况不利,哼哼,总之,不足为惧。”

  确实,眼下驻扎在巨阳县一带的【大魏宫廷】这五十万楚军,除了楚国上将军、新阳君项培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十万新阳军乃是【大魏宫廷】楚国正军外,其余要么就是【大魏宫廷】当地的【大魏宫廷】县师、要么就是【大魏宫廷】私军,无论是【大魏宫廷】武器装备还是【大魏宫廷】训练程度,差得楚国正军不是【大魏宫廷】一星半点,与魏军更是【大魏宫廷】无法比较。

  听闻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宽慰,卫骄深吸一口气,逐渐将情绪稳定下来。

  他惭愧地说道:“卑职胆怯,让殿下见笑了。”

  听闻此言,赵弘润微微一笑,随即坦然说道:“岂止是【大魏宫廷】你胆怯,难道我心中就没有几分畏惧么?”

  说到这里,他在卫骄惊讶与意外的【大魏宫廷】目光下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其实我也是【大魏宫廷】心惊肉跳,但是【大魏宫廷】你我都清楚,单纯的【大魏宫廷】恐惧对战况不会起到丝毫帮助,与其在这担惊受怕,为何不抓紧时间寻找楚军的【大魏宫廷】破绽,为我军增添胜算呢?”

  卫骄闻言心悦诚服,不由地抱拳赞道:“殿下英明。”

  说罢,他忍不住问道:“不知殿下可已有什么破敌的【大魏宫廷】妙策?”

  听闻此言,赵弘润将目光投注到桌上的【大魏宫廷】行军地图上,口中徐徐说道:“破敌的【大魏宫廷】妙计暂时还无,不过,大致的【大魏宫廷】战术,本王倒是【大魏宫廷】有些头绪了。”

  说罢,他瞥了一眼地图上标注着巨阳县的【大魏宫廷】那块,心中暗暗冷笑。

  据他所知,巨阳君熊鲤曾派麾下军队扫荡了封邑内的【大魏宫廷】楚民村落,大肆征收粮食,本来赵弘润还有些纳闷,但如今他总算是【大魏宫廷】明白了:原来是【大魏宫廷】为了供养这数十万前来支援的【大魏宫廷】楚军。

  问题是【大魏宫廷】,这批粮食可以支撑多久呢?

  那可是【大魏宫廷】五十万楚军啊,每日的【大魏宫廷】军粮消耗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一个天文数字。

  想到这里,赵弘润不由得有些洋洋得意,因为他对鄢陵军与商水军下达的【大魏宫廷】命令是【大魏宫廷】骚扰楚军、不与楚军正面交锋,在某种角度来说,这个战术恰好极为克制巨阳县那庞大的【大魏宫廷】楚军。

  说白了,只要魏军一日不与楚军正面交锋,楚军便唯有徒耗军粮,而一旦其军粮告竭,别说五十万楚军,就算是【大魏宫廷】五百万楚军,又何足道哉?

  要说有什么是【大魏宫廷】值得担心的【大魏宫廷】,那就是【大魏宫廷】鄢陵军与商水军是【大魏宫廷】否得以领悟游击战的【大魏宫廷】精髓,能否将这套战术准确地施行。

  而除此之外,唯一值得在意的【大魏宫廷】,那就只有铚县的【大魏宫廷】防守问题。

  鄢陵军与商水军采用了游击战术,这就意味着河对岸的【大魏宫廷】楚军将可以越过这两支军队,直接攻打铚县。

  而眼下,铚县乃是【大魏宫廷】支持魏军攻打楚国的【大魏宫廷】重要据点,若是【大魏宫廷】这里被楚军反攻攻克,整个战局或许就会被扭转。

  而深入楚国的【大魏宫廷】鄢陵军与商水军,也将会面临后路被截断的【大魏宫廷】窘迫局面。

  针对此事,赵弘润前几日在权衡了许久后,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决定故技重施,采用当年在鄢水边对付暘城君熊拓时的【大魏宫廷】那一套战术:你强任你强,我就是【大魏宫廷】龟缩不出;可偏偏你还无法击毁这层龟壳,因为龟壳上有刺。

  “鲁国的【大魏宫廷】工匠们到了么?”

  赵弘润转头询问卫骄道。

  卫骄想了想,说道:“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大军应该有大部分渡过浍河,后方的【大魏宫廷】鲁国工匠应该是【大魏宫廷】闲下来了,差不多该到了……”

  “唔。”赵弘润点点头。

  鲁国的【大魏宫廷】工匠团,隶属于后勤军,他们有些相当于工程兵,并不负责上阵杀敌,只是【大魏宫廷】跟随军队,待需要时打造一些重要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

  比如,齐鲁魏三军用来强渡浍河的【大魏宫廷】浮桥,就是【大魏宫廷】出自这些鲁国工匠们的【大魏宫廷】手笔。

  而眼下,因为齐王吕僖已率军强行渡河浍河,算算时间,这会儿多半正与浍河南岸的【大魏宫廷】楚军厮杀,这就使得那些鲁国工匠们闲了下来,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趁此机会,给齐王吕僖送了个口讯,请来了这支工匠团。

  不得不说,正如卫骄所言,当日傍晚的【大魏宫廷】时候,鲁国的【大魏宫廷】工匠团便来到了铚县,赵弘润接见了他们的【大魏宫廷】首领。

  确切地说,并不应该称呼首领,而应该称呼为墨家钜子。

  因为鲁国其实是【大魏宫廷】一个由墨家思想所统治的【大魏宫廷】国家,这一点,与其余推崇儒学的【大魏宫廷】中原国家不同。

  顺便一提,鲁国的【大魏宫廷】墨家,现今有三位钜子,今日赵弘润所接见的【大魏宫廷】这位叫做公输班,乃是【大魏宫廷】鲁国国主公输磐的【大魏宫廷】族人。

  不得不说,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首次与掌握着这个时代最高工艺的【大魏宫廷】鲁国墨家接触,心情不由地有些紧张。

  毕竟不管墨家思想在这个时代如何不受其余中原国家重视,但赵弘润对其却非常重视,在他看来,这些被指责为卖弄奇淫巧技的【大魏宫廷】人,才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大魏宫廷】智者,是【大魏宫廷】一个国家不可缺少的【大魏宫廷】人才。

  不过让赵弘润微微有些失望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他心中颇为神秘的【大魏宫廷】钜子公输班,其实只是【大魏宫廷】一个其貌不扬的【大魏宫廷】中年人,就跟魏国工部的【大魏宫廷】那些官员们似的【大魏宫廷】,身上衣服上甚至带着一些木屑。

  不过即便如此,赵弘润看待对方的【大魏宫廷】眼神依旧未见有丝毫改变。

  “钜子。”

  “润公子。”

  待双方见礼之后,赵弘润便直接了当地说出了来意:“今日请钜子前来,主要为两件事。”

  “愿闻其详。”公输班一脸憨厚笑容地说道。

  见此,赵弘润将他们魏军的【大魏宫廷】近况告诉了公输班,希望后者带领那些鲁国工匠,将铚县打造成一座固若金汤的【大魏宫廷】堡垒。

  期间,赵弘润还将几张他亲笔所画的【大魏宫廷】草图递给了公输班。

  “啧啧,想不到润公子非但擅长领兵作战,对于我等奇淫巧技,亦极为擅长……这等连弩,啧啧。”公输班啧啧称赞着。

  也难怪公输班如此赞誉,毕竟连弩在魏国,那可是【大魏宫廷】冶造局压箱底的【大魏宫廷】东西,此番若不是【大魏宫廷】为了防备楚军,赵弘润可舍不得就这么白白拿出来。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专利,剽窃他国先进战争兵器的【大魏宫廷】例子比比皆是【大魏宫廷】。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赵弘润将连弩的【大魏宫廷】图纸让公输班一观,保不定几日之内,连弩就会成为齐鲁联军的【大魏宫廷】常备战争兵器。

  当然了,这只是【大魏宫廷】一句比方,毕竟墨家未见得舍得抛弃他们钻研已久的【大魏宫廷】机关弩匣。

  “此事易尔,不知润公子另外一桩事……”

  听闻此言,赵弘润沉吟了一番,这才开口问道:“钜子,不知贵方可愿到我大魏去?”

  “……”

  公输班微微皱了皱眉。(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神级奶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布洛尔  圣墟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