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10章:姬润与项末 2

第710章:姬润与项末 2

  次日凌晨,苦等了一夜消息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终于得到了青鸦众传回来的【大魏宫廷】消息。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项末命其麾下士卒大肆砍伐林木,仿佛是【大魏宫廷】为了修筑水坝,但事实上,有许多木料却被运到某个隐秘之处,用来打造战船。

  在听完青鸦众的【大魏宫廷】回报后,赵弘润长吐一口气,由衷地赞道:“这个项末……着实可怕。”

  此刻在屋内,宗卫卫骄、吕牧、周朴、穆青、褚亨五人皆在,见赵弘润由衷赞叹那位楚国的【大魏宫廷】上将军项末,吕牧不解地问道:“殿下,项末于此时造船,莫非有什么深意么?”

  只见赵弘润深吸了一口气,徐徐说道:“我们都猜错了,我们以为项末筑坝是【大魏宫廷】为了捕捞浍河里的【大魏宫廷】鱼……”

  “难道不是【大魏宫廷】么?”宗卫长卫骄疑惑地问道:“青鸦众亲眼看到项末军在浍河里捞鱼……”

  “那是【大魏宫廷】项末为了掩人耳目所用的【大魏宫廷】障眼法。”赵弘润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仔细想想,项末麾下有五十万大军,单凭从浍河里捞鱼,怎么可能养活如此庞大的【大魏宫廷】军队?若是【大魏宫廷】他果真这么做,相信不出这个月,其五十万大军就要饿死大半。”

  说到这里,赵弘润眼中露出几许了然之色,喃喃说道:“我说汾陉军那边怎么如此游刃有余,因为按理来说,项末为了攻克铚县,势必会对汾陉军展开猛烈攻势。可那项末倒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害得本王被徐殷大将军责怪烦扰……原来那项末一开始地打着一口气结束这场仗的【大魏宫廷】意图。”

  “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那项末打算在蓄足水势后,掘开水坝,放水淹没下游?”众宗卫们堪称最有头脑的【大魏宫廷】周朴面色微变,惊声问道。

  “不错!”赵弘润点了点头,随即忍不住唏嘘了一番。

  因为此时此刻,无论齐王吕僖还是【大魏宫廷】西路齐军的【大魏宫廷】田耽,二者皆在浍河南岸与数倍于他们兵力的【大魏宫廷】楚军对峙,倘若这个项末掘开浍河,放水淹没下游,可想而知齐王吕僖与田耽的【大魏宫廷】军队会是【大魏宫廷】怎样一副惨状。

  “殿下如此肯定?”周朴在仔细想了想后,提出了疑虑:“或许情况只是【大魏宫廷】像我等先前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项末只是【大魏宫廷】为了给其他路进攻我铚县的【大魏宫廷】楚军创造机会而已。”

  “不可能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摇了摇头,笃信地说道:“你所说的【大魏宫廷】创造优势,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浍河之险,因为固陵君熊吾进攻我铚县,因此我等产生了这样的【大魏宫廷】误会。……但是【大魏宫廷】别忘了,我军这一次采取的【大魏宫廷】战术不同往日,因此固陵君熊吾才有可能攻到浍河边上。”

  “……”周朴闻言微微色变。

  的【大魏宫廷】确,正如赵弘润所言,倘若他们魏军这次依旧采取正统的【大魏宫廷】战术,抱团在一起,固陵君熊吾根本不可能这么快攻到浍河边上。

  因此原本这边的【大魏宫廷】战况,也应该是【大魏宫廷】向东面的【大魏宫廷】齐王吕僖与田耽那样,呈现魏军与楚军两军对峙的【大魏宫廷】局面。

  既然如此,项末筑坝下降浍河的【大魏宫廷】水位,又对其他路的【大魏宫廷】楚军提供了什么优势,创造了什么机会呢?

  “更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最近乃深秋季节,降雨本来就多,倘若项末果真是【大魏宫廷】为了给其他路的【大魏宫廷】楚军创造机会才筑坝蓄水,难道他就不担心一旦蓄水过多导致决堤,反而淹没了其他路的【大魏宫廷】楚军么?”摇了摇头,赵弘润斩钉截铁地说道:“项末乃楚国名将,断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大魏宫廷】疏忽,除非……除非他本来就打算使浍河决堤!”

  周朴面色连连变换,在沉思了一番后,这才心悦诚服,由衷地称赞道:“殿下……英明!”

  话音刚落,就见穆青笑嘻嘻地说道:“咱家殿下,自然是【大魏宫廷】英明的【大魏宫廷】,什么项末,定然不是【大魏宫廷】咱家殿下的【大魏宫廷】对手。”

  众宗卫们会心一笑,就连方才听得一头雾水的【大魏宫廷】褚亨,此刻也咧嘴笑了起来。

  笑了一阵后,周朴逐渐收起了脸上的【大魏宫廷】笑容,正色问道:“殿下,既然那项末意图用水攻之法,那我等就更要及时摧毁那座水坝。”

  “难。”赵弘润摇了摇头,沉声说道:“项末雄心勃勃,希望一战结束这场战事,他自然会对水坝严加防范,我方兵少,若强行袭击,恐怕非但不能取胜,反而会因此丢了铚县。……再者,摧毁项末一座水坝又如何?项末仍可以再修一座,这个季节频繁降雨,项末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机会再蓄一次水。”

  周朴愣了愣,疑惑问道:“那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

  只见赵弘润眼中闪过几丝精芒,阴阴笑道:“将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军队……放到北岸来。”

  听闻此言,屋内诸宗卫愣了一下,待恍然大悟之后,不约而同地亦阴阴笑了起来。

  此后,赵弘润召来几名青鸦众,叫他们分别向汾陉军的【大魏宫廷】徐殷,以及下游的【大魏宫廷】齐王吕僖与田耽等人传达这个讯息。

  几日后,赵弘润算了算日子,感觉差不多了,于是【大魏宫廷】又叫几名青鸦众前往房种一带,来到项末偷偷打造战船的【大魏宫廷】地方,故意暴露了行踪。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己方秘密被刺探的【大魏宫廷】消息,立马就传到了楚国上将军项末耳中。

  “什么?你说我军打造战船的【大魏宫廷】地方,出现了奸细?”

  望着那名前来禀报的【大魏宫廷】将领,项末面色微变。

  听闻此言,那名将领连忙说道:“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上将军,听目击的【大魏宫廷】士卒们言道,那些奸细身穿灰色皮甲,一个个身手敏捷,寻常士卒根本不是【大魏宫廷】对手,不像是【大魏宫廷】一般士卒,倒有些像是【大魏宫廷】刺客、游侠一类……”

  “对方什么来历?”项末皱眉问道。

  “这个不知,那伙人见事迹败露,便果断撤离了。”那名将领如实回答道。

  听闻此言,项末在屋内来回踱了几步。

  非是【大魏宫廷】寻常士卒……刺客般的【大魏宫廷】身手……

  心中微微一动,项末迈步来到靠东的【大魏宫廷】窗户,目光深邃地望向东边的【大魏宫廷】天空。

  难道是【大魏宫廷】……魏公子姬润?

  项末眉头更深了,毕竟据他了解,像赵弘润这般地位的【大魏宫廷】人,手底下养着一些刺客、死士、门客,这是【大魏宫廷】再正常不过的【大魏宫廷】事了,不像其他人那样要偷偷摸摸。

  问题在于,这伙人的【大魏宫廷】来意是【大魏宫廷】什么?

  魏公子姬润……难道他猜到了我的【大魏宫廷】意图?不会吧?

  项末将信将疑。

  沉思了片刻后,他唤来如今担任他侍将的【大魏宫廷】骁将俞骥,对他吩咐道:“俞骥,你即刻带一支百人队,前往魏军汾陉军驻守的【大魏宫廷】山隘、要道,盯着他们一举一动。”

  “遵命!”

  即是【大魏宫廷】此刻天降大雨,但俞骥还是【大魏宫廷】义无反顾地冲入了雨帘。

  半日后,俞骥派人传来消息:汾陉军没有任何异动。

  项末想了想,又对俞骥下达了一道将令:再探!

  大概到了傍晚,俞骥又一次派人传来消息:汾陉军,那些原本据守着山隘、通道的【大魏宫廷】魏军,不知为何搬到山上去了。

  听到这个讯息,项末心中咯噔一下。

  因为他已猜到,那些刺探他军情的【大魏宫廷】奸细或刺客,正是【大魏宫廷】此刻坐镇在铚县的【大魏宫廷】那位西路魏军主帅,魏公子姬润。

  并且,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公子已然猜到了他项末的【大魏宫廷】计略。

  怎么可能?!

  项末的【大魏宫廷】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项末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抱持着放水淹没浍河下游的【大魏宫廷】主意。

  毕竟他手底下有五十万大军,可房钟的【大魏宫廷】存粮,根本不足以养活如此庞大的【大魏宫廷】兵力,即便是【大魏宫廷】他项末已下令每日的【大魏宫廷】口粮减半,也只能再支撑二十几日。

  因此,倘若不想看到麾下兵将活活饿死,或者因此爆发兵变,项末唯一的【大魏宫廷】解决办法,就是【大魏宫廷】迅速结束这场战事——由他来结束这场仗!

  可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这边还未蓄满足够的【大魏宫廷】水势,明明远在铚县的【大魏宫廷】那位魏公子姬润,却不知怎么猜到了他的【大魏宫廷】意图,派人前来侦探。

  这……究竟是【大魏宫廷】哪里出了偏差?

  项末着实有些想不通,因为他自认为他行事非常隐秘,甚至于,为了掩饰水坝的【大魏宫廷】真正功用,还特地派人下河捞鱼。

  可怎么就暴露了呢?

  不得不说,项末着实有些冤枉。

  因为问题不是【大魏宫廷】出在他身上,而是【大魏宫廷】出在魏军这边:由于魏军此番采取了游击战术,使得固陵君熊吾轻而易举地就率军抵达了浍河南岸,使得赵弘润唯有依靠浍河之险抵御熊吾的【大魏宫廷】大军。

  而这个时候,项末却将浍河的【大魏宫廷】水流给截断了,赵弘润忧心忡忡,顾虑熊吾会趁机渡过浍河,怎么可能会不对浍河水势加以重视?

  这一重视,就重视出问题来了。

  倘若换一个战况,比方说魏军也是【大魏宫廷】采取了正统的【大魏宫廷】战术,以至于此刻魏军仍在浍河以南土地与楚军对峙。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用不到浍河之险,或许就会放松警惕,以为项末筑坝只是【大魏宫廷】为了捞鱼弥补军中粮食的【大魏宫廷】缺口。

  换而言之,只能说项末天运不佳。

  魏公子姬润……魏公子姬润……此子,或许比那田耽还要难缠!

  暗自念叨着这个名字,项末在屋内来回踱步,他越来越感觉,那位魏国公子的【大魏宫廷】不同寻常。

  可如今怎么办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项末便深深皱起了眉头,因为水淹浍河下游的【大魏宫廷】计划,还未做好充分准备,再者,眼下浍河的【大魏宫廷】水势,也不足以冲垮下游的【大魏宫廷】所有敌军啊。

  然而尴尬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项末已经没有时间了。

  因为在他看来,铚县的【大魏宫廷】魏国公子姬润已经猜到了他的【大魏宫廷】战略,并且,汾陉军已在准备将军营搬到山上,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在防范他的【大魏宫廷】水攻战术嘛。

  若再耽搁下去,待等魏公子姬润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齐王吕僖与西路齐军的【大魏宫廷】田耽,使吕僖与田耽皆有了防范,到那时候,他项末可就是【大魏宫廷】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想到这里,项末眼中闪过几丝决然。

  罢了!既然此计已暴露,索性就趁汾陉军还未将军营搬至山上,先放水冲毁了他山隘、要道的【大魏宫廷】阻碍,一口气杀到铚县去!

  项末暗暗定下心来。(未完待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布洛尔  白袍总管  开天录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三寸人间  大魏宫廷  凡人修仙传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圣墟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开天录  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贞观帝师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