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715章:战局胶着

第715章:战局胶着

  短短几日,铚县城内的【大魏宫廷】兵卒便从万余人暴增到了数万人,但这也引起了城内魏兵们的【大魏宫廷】警惕与紧张。

  别看铚县城内的【大魏宫廷】魏兵其实皆是【大魏宫廷】楚人,而且很大一部分还是【大魏宫廷】魏军在此战中所容纳的【大魏宫廷】降卒,但在魏军的【大魏宫廷】思想灌输下,他们已逐渐接受了新的【大魏宫廷】身份——即为了解放楚国而战。

  不得不说,尽管楚国也有像寿陵君景舍、西陵君屈平、邸阳君熊商这样的【大魏宫廷】贤明之士,但不得否认,贪婪的【大魏宫廷】楚东熊氏贵族终归是【大魏宫廷】把持着整个国家,而一般出身平民的【大魏宫廷】楚人,事实上对这样以往骑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大魏宫廷】熊氏贵族,并未什么好感,也无几分归属感。

  因此,尽管皆是【大魏宫廷】降兵,但铚县城内的【大魏宫廷】魏军,却很紧张这些近几日收降的【大魏宫廷】楚兵,下意识地盯着他们的【大魏宫廷】一举一动。

  毕竟,就算彼此同属于楚国正军,但少许也存在着区别——一方是【大魏宫廷】直接受楚国管辖的【大魏宫廷】正军,一方是【大魏宫廷】在楚国上将军项末麾下的【大魏宫廷】正军。

  而相比较偏袒楚东熊氏贵族的【大魏宫廷】楚王熊胥,项末这位楚国上将军自然要正直地多。

  就比如,南门阳就隐晦地提醒赵弘润提防这数万新招收的【大魏宫廷】降兵,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这其中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有故意诈降的【大魏宫廷】敌军兵将。

  而对此,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很在意。

  原因很简单,因为至今为止,项末麾下还未有贵族身份、亦或者是【大魏宫廷】平日里受到项末信任的【大魏宫廷】兵将带人投奔,想来那些人也清楚,项末麾下五十万大军中,或有认得他们的【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他们为了诈降故意投奔魏军,难免会被魏军给识破。

  一旦识破,那岂不是【大魏宫廷】白白葬送了性命?

  更何况,魏军的【大魏宫廷】主帅,那位魏公子姬润,那可是【大魏宫廷】个精明厉害的【大魏宫廷】人物,纵使是【大魏宫廷】项末想到了这一层,也不敢拿自己心腹亲信将领的【大魏宫廷】性命开玩笑。

  至于寻常的【大魏宫廷】楚军兵将中是【大魏宫廷】否有着诈降的【大魏宫廷】可能,赵弘润对此毫不在意。

  俗话说近朱则赤、近墨者黑,倘若果真有一些人心存着诈降而投奔魏军,待等南门阳将这些人来到了浍河以南,率领他们与巨阳一带的【大魏宫廷】楚国军队交战。

  到时候,那些诈降者手染了“敌军”的【大魏宫廷】鲜血,内心的【大魏宫廷】想法自然而然会动摇,会受到影响。

  说白了,一般楚军兵卒,几乎不会有那般坚毅不拔的【大魏宫廷】意志力,而意志力坚毅不拔的【大魏宫廷】楚军兵将,又几乎很难逃过魏军的【大魏宫廷】眼睛。

  总的【大魏宫廷】来说,赵弘润此举看似凶险非常,但事实上,其实是【大魏宫廷】有惊无险。

  当然了,在此有个前提,那就是【大魏宫廷】魏军在攻略楚国至今,风评非常好,几乎没有杀戮俘虏、屠戳楚国平民的【大魏宫廷】事,因此,楚人对魏军的【大魏宫廷】印象普遍还是【大魏宫廷】较好的【大魏宫廷】。

  换做齐国的【大魏宫廷】名将田耽试试?

  恐怕那些饥饿的【大魏宫廷】降兵宁可饿死,也不会投降田耽,毕竟田耽在楚国的【大魏宫廷】凶名实在是【大魏宫廷】太甚。

  待等九月二十八日时,这些降兵的【大魏宫廷】整编工作已暂时告一段落,未免夜长梦多,赵弘润任命南门阳为此军主将,率领这支兵力不下于五万人的【大魏宫廷】军队,即刻前往浍河以南,支援鄢陵军与商水军。

  毕竟再怎么笃定,但随着城内的【大魏宫廷】降兵数量越来越多,事实上赵弘润心中也逐渐有些发怵。

  因此,还没等南门阳确切地落实军中将领级的【大魏宫廷】任命,赵弘润便催促南门阳动身。

  毕竟到了浍河以南,项末对这些兵卒的【大魏宫廷】影响力就要小很多了。别看巨阳县一带亦有数十万楚军,甚至于还有另外一位楚国上将军、新阳君项培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十万楚国正军。

  但说到底,即便皆称之为楚国正军,且项末与项培又皆是【大魏宫廷】项氏族人,但说到底,二人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将们并无交集,更何况是【大魏宫廷】菜溪军那等县师。

  因此,将新降的【大魏宫廷】军队带往浍河以南,这是【大魏宫廷】最好的【大魏宫廷】处理方式。

  说实话,别看这件事到目前为止还比较顺利,可实际上赵弘润心中的【大魏宫廷】压力也很大,毕竟他是【大魏宫廷】为了削减项末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数量,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可此举,亦变相地增加了魏军当中的【大魏宫廷】不稳定因素,并且,大幅度减轻了房钟那边的【大魏宫廷】粮食压力。

  可以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绝不希望看到项末从『军粮匮乏』的【大魏宫廷】窘迫中脱身,毕竟这位楚国上将军带给他的【大魏宫廷】压力,绝不亚于田耽。

  别看赵弘润此番在项末面前取得了较大的【大魏宫廷】优势,那说到底,那不过是【大魏宫廷】项末手中缺粮而已,倘若他有足够的【大魏宫廷】粮食,那结果或许就大为不同了。

  总得来说,目前西路魏军的【大魏宫廷】战况还算不错,这不,铚县这边,魏军刚刚击破固陵君熊吾八万军队,并且,从房钟的【大魏宫廷】项末军那边招降了数万人,堪称是【大魏宫廷】少有的【大魏宫廷】大捷。

  但是【大魏宫廷】前线,切确地说是【大魏宫廷】浍河以南的【大魏宫廷】那片土地上,鄢陵军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进展却极为缓慢。

  这也难怪,毕竟鄢陵军与商水军此战采用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们以往从未施行过的【大魏宫廷】游击战术,虽说无休止的【大魏宫廷】骚扰让巨阳、蔡溪、濠上等地的【大魏宫廷】楚军疲于应付,然而从本质来说,楚军的【大魏宫廷】伤亡损失却并不严重。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固陵君熊吾不理会鄢陵军与商水军,直接进攻铚县的【大魏宫廷】这桩事。

  不得不得,固陵君熊吾八万大军在铚县遭遇魏军水攻之计、因而几乎全军覆没的【大魏宫廷】事,几日后便传遍了整个巨阳,让各路楚国正军、县师面色剧变。

  这些人这才意识到,坐镇铚县的【大魏宫廷】那位魏公子姬润,究竟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善于用兵。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了羞辱固陵君熊吾、挑拨他与项末的【大魏宫廷】关系,赵弘润还故意编了一句歌谣,作为对熊吾的【大魏宫廷】嘲讽,其中两句最为点缀:“项末诚可怖,破吾(熊吾)八万兵!”

  若是【大魏宫廷】不知情的【大魏宫廷】人,多半不知这句话中隐藏的【大魏宫廷】笑点,但若是【大魏宫廷】知晓的【大魏宫廷】人,这一首歌谣恐怕足以令其笑掉大牙。

  比如说,此刻身在巨阳县的【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那就属于是【大魏宫廷】笑掉大牙的【大魏宫廷】那一类人。

  “熊吾……哈哈哈哈,说什么若他出征,铚县顷刻可得。这才几日?他居然……居然在铚县一带全军覆没,哈哈哈哈,真是【大魏宫廷】笑死本公子了……”

  只见在巨阳君熊鲤的【大魏宫廷】豪邸内,暘城君熊拓在自己暂时居住的【大魏宫廷】客房内笑得顿足捶胸,险些背过气去。

  见此,其麾下大将子车师紧张地在窗户口探头探脑,时刻警惕着他家公子所居住的【大魏宫廷】这间雅舍外是【大魏宫廷】否有路过的【大魏宫廷】府上下人,毕竟暘城君熊拓在屋内所说的【大魏宫廷】那一番话,若是【大魏宫廷】传了出去,很容易引起争议。

  良久,暘城君熊拓总算是【大魏宫廷】逐渐平静下来,眼眸闪过丝丝精芒,喃喃说道:“姬润,真是【大魏宫廷】不简单!……我原想着,若他能重创熊吾的【大魏宫廷】大军,那该多好,没想到,他做得比本公子所期待的【大魏宫廷】那要彻底,居然令其几近全军覆没……”

  不过说到这里,熊拓眼眸中还是【大魏宫廷】浮现出几丝惋惜之色,倍感遗憾地说道:“只可惜,叫熊吾被跑了。”

  听了这话,部将子车师面色微变,连忙咳嗽一声,小声示意自家公子道:“公子,这话在此地,可不是【大魏宫廷】随便说啊。”

  的【大魏宫廷】确,要知道熊吾乃楚王后所出,万一熊拓这话传到楚宫廷,传到楚王后耳中,这还得了?

  然而,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态度却很镇定,甚至于脸上浮现阵阵的【大魏宫廷】冷笑。

  这也难怪,毕竟别看熊拓也是【大魏宫廷】出身寿郢,但说到底,他如今的【大魏宫廷】地位,来自于他叔父汝南君熊灏旧部的【大魏宫廷】支持,并且,熊拓也从未将自己视为是【大魏宫廷】『楚东熊氏贵族』的【大魏宫廷】一员。

  在他看来,『楚东熊氏贵族』,十个中杀掉九个,楚国非但不会因此衰弱,反而会逐渐恢复以往的【大魏宫廷】强盛。

  比如这座豪邸的【大魏宫廷】主人,巨阳君熊鲤,此人在熊拓眼里,就是【大魏宫廷】一个『该死的【大魏宫廷】人』。

  毋庸置疑,若有朝一日熊拓果真成为楚国的【大魏宫廷】王,那么,似巨阳君熊鲤这等货色,势必被诛。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熊拓并不受到楚东熊氏贵族支持的【大魏宫廷】原因,因为在后者那些人眼里,熊拓俨然就是【大魏宫廷】第二个汝南君熊灏,并且,熊拓要比其叔父熊灏心狠手辣。

  “报!”

  随着一声急呼,一名士卒叩门而入,正是【大魏宫廷】熊拓麾下的【大魏宫廷】兵卒。

  只见此人走入屋内后叩地抱拳,正色禀道:“启禀公子,固陵君熊吾大人已回到了巨阳,巨阳君熊鲤大人请公子即刻前往议事大厅,商讨紧急军情。”

  『呵!』

  暘城君熊拓听闻此言,脸上浮现几分莫名的【大魏宫廷】笑容。

  记得前一阵子,他对巨阳君熊鲤的【大魏宫廷】召唤,总是【大魏宫廷】爱理不理,只不过是【大魏宫廷】碍于公羊韫、公羊瓒这两位楚宫廷卿大夫在场的【大魏宫廷】关系,才不至于不给巨阳君熊鲤面子。

  但是【大魏宫廷】今日,他却迫不及待想要前往议事大厅,因为他迫切想看看固陵君熊吾此刻那张脸,究竟是【大魏宫廷】怎样的【大魏宫廷】憎恨、狰狞。

  而在此期间,部将子车师在旁说道:“熊吾新败,熊鲤多半是【大魏宫廷】希望公子出面主持大局……”

  听闻此言,暘城君熊拓心中那份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

  毕竟这意味着,他终难避免与那位魏国的【大魏宫廷】公子姬润再次沙场相见。

  而问题就在于,别看熊拓与赵弘润曾经相互仇视,可如今,他们的【大魏宫廷】关系诚然是【大魏宫廷】极为复杂。

  首先,熊拓与赵弘润有私底下的【大魏宫廷】来往,倘若没有发生齐王吕僖纠集各国军队讨伐他们楚国的【大魏宫廷】这件事,赵弘润与他治下的【大魏宫廷】商水县,此刻仍在暗中支持他熊拓恢复以往的【大魏宫廷】实力。

  并且,支持他与固陵君熊吾、溧阳君熊盛等楚公子争夺楚王之位。

  其次,因为叔父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关系,熊拓始终将芈姜、芈芮姐妹俩视为他的【大魏宫廷】亲妹妹,而如今,长妹芈姜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要跟赵弘润,换而言之,遵照这个赵弘润还得喊熊拓一声大舅子。

  这关系,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复杂。

  『先到军议大厅再说吧。』

  微微叹了口气,只感觉心情纠结的【大魏宫廷】熊拓,暗自对自己说道。(未完待续。、,您的【大魏宫廷】支持,就是【大魏宫廷】我最大的【大魏宫廷】动力。):26:56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三寸人间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谎话大王  贞观帝师  开天录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深圳民升激光  神级奶爸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白袍总管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